君士坦丁堡。

    “伯爵阁下,我们是怀着真诚的善意而来,我们的要求真得很简单,您难道不能再考虑一下吗?”

    安西军西洋舰队统制杨忠说道。

    他身旁的马国翻译官紧接着重复他的话,此时他们面前是拜占庭帝国的一位官员,而他们脚下是一艘十几丈长的巨舰,那些穿着红色军服的安西军水师士兵们,在甲板上排着整齐的队伍表现对客人的尊重,尽管他们的要求是那样地令客人感到愤怒……

    “你们这是侵略,任何一个罗马的勇士都不会同样。”

    那位伯爵阴沉着脸说。

    呃,杨忠或者说他后面另外一艘战列舰上的杨大王,对拜占庭人提出的要求是租借金角湾北岸,也就是君士坦丁堡对面,与这座巨型城市的围墙仅仅几百米之隔的加拉塔,那是一座木制的灯塔,以加拉塔为核心从海岸向北延伸三里,再从金角湾尽头向东与其终点划一条连线,并且将这条连线向东继续延伸到海岸,整个这片大概十平方千米土地。东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将这片土地租借给大唐帝国,租期五百年,每年租金五百枚金币,当然,还包括了大唐商船在海峡的通过权,大唐水师舰队对金角湾的使用权,唐人在东罗马帝国享有的领事裁判权,总之还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内容。

    然后拜占庭人毫不犹豫地拒绝。

    他们当然不可能答应,谁能答应让自己国家的海军基地和别人的海军共享?谁能答应自己都城的围墙不足五百米外驻扎另外一支军队?

    还租借?

    还租期五百年?

    你们怎么不直接抢啊?

    “伯爵阁下,您这让我真得很为难啊,或许我该请您看一样东西。”

    杨忠无奈地说。

    同时他上前一步,就像老朋友般在拜占庭这位伯爵警惕的目光中,揽着他的肩膀,仿佛要说什么私密的话一样走到甲板边缘,然后拉着旁边的绳索,按着他一起低下头。

    那位伯爵茫然地看着下面一个缓缓伸出的黑色柱子。

    骤然间炽烈的火焰喷射。

    “轰!”

    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撞击他的耳膜,他下意识地尖叫一声,紧接着脚下的战舰剧烈晃动,他的腿一软立刻倒向海面,好在杨忠一下子勒着他脖子拉住,就在同时伯爵大人脚下的甲板上出现一滩尿液,他就像要溺水般死死抓住杨忠的衣服,这时候浓重的硝烟从他们脚下升起,在硝烟的气味中他剧烈地咳嗽着。

    “伯爵阁下,我郑重地要求您再考虑一下!”

    杨忠狞笑着说。

    伯爵这时候才清醒,他脸色苍白地看着炮弹在岸边激起的泥沙。

    “你们的船的确很大,你们的武器的确很可怕,但是,主的荣光照耀下的罗马勇士有死无降!”

    他一脸决然地说道。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杨忠无可奈何地说。

    就在同时他的手向下一压,紧接着就看见下面的船舷一个个炮管接连不断地伸出,而他头顶的桅杆上,信号兵挥动手中信号旗,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蔚蓝色上,从北向南一字排开在海岸边的十二艘战列舰上,一个个同样的炮管也在不断伸出,转眼间三百门大炮就这样一齐对准了濒临海岸而建的君士坦丁堡城墙。与此同时数十艘拜占庭海军的德罗蒙桨帆船也驶出金角湾,其中包括四艘甚至比唐军战列舰还长的重型德罗蒙,细长的战船两侧数十支船桨伸出,夹着中间张开的巨大船帆,看上去也颇有气势。

    杨忠看了看远处的拜占庭舰队再看看己方最中间那艘战舰上,那个隐约可见的身影,紧接着转回头,对着那伯爵笑了笑。

    “开炮!”

    他带着笑容说道。

    骤然间一道炽烈的火焰从前方炮管喷出,然后是第二道,第三道……

    这艘战列舰右舷所有大炮在极短时间里依次开火,不仅仅是这艘,海面上所有大唐战舰全部开火,在火焰的喷射和雷霆般的炮声中,那名拜占庭伯爵惊恐尖叫着,双手死死抓住了一根绳索,在战舰的剧烈晃动中,颤抖着看着不到一里外的一座高塔,那高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碎石的飞溅中变得支离破碎……

    很快炮击结束。

    “您不再考虑一下吗?”

    杨忠说道。

    那伯爵哆哆嗦嗦不说话。

    那座塔楼已经面目全非,就像被岁月腐蚀得千疮百孔的烂木头,凄凉地矗立在辉煌的城墙上。

    就在这时候,拜占庭海军的战舰驶入了攻击距离,大唐舰队后面六艘战列舰同时调整位置,将一百五十个炮口对准了这支舰队,而拜占庭人的德罗蒙战船上,那些英勇的战士就像古老的希腊时代一样,举着盾牌拔出他们的剑,在他们身旁投石机,弩炮甚至希腊火全部严阵以待,随时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等待那战船冲角纷纷撞击敌舰水线的一刻……

    “开火,重点攻击那些前面有长管伸出的小船!”

    一艘战列舰甲板上,端坐在宝座上的杨丰,用手中扇子一指说道。

    那是希腊火船。

    “玛的,这城墙真结实!”

    紧接着他看了一眼君士坦丁堡的城墙低声自言自语。

    这城墙的确超乎他预期。

    在他计划中,应该是一轮齐射摧垮城墙,以此来威胁拜占庭人就范,但很显然装逼失败了,也难怪奥斯曼人需要为它单独铸造乌尔班大炮,这种石灰和碎砖压实的城墙已经达到了素混凝土的级别,实际上超过了中原的夯土城墙,十八磅和十二磅炮的威力实在太小了,这得三十二磅炮,或者干脆来更狠的。

    他向旁边侍从一招手,后者立刻低下头听他吩咐几句后离开。

    就在这时候炮声再次响起。

    包括杨丰脚下这艘在内,六艘拦截拜占庭舰队的战舰上,一百五十门大炮开始了壮观的齐射,在火光的密密麻麻不停闪耀中,在雷霆般炮声不停炸响中,一枚枚炮弹呼啸着掠过海面,然后在那些德罗蒙排桨船上撞开无数的碎片飞溅。这些战舰木板当然不可能有风帆战列舰厚度,甚至都不如大航海时代的武装商船,别说十八磅炮弹,就是更小的九磅炮弹都能轻松击穿它们的木板,这些炮弹带着恐怖的动能撞碎甲板上士兵的身体,接着又击穿他们脚下甲板,然后带着散弹般喷射的碎木将舱内划桨手打得血肉飞溅。

    更可怕的是那些装有希腊火的小型战船,它们外面的防护丝毫无法抵挡凶猛的炮弹,穿透木板的炮弹击碎装火油的罐子,被引燃的火油很快将这些小船变成了火炬。

    仅仅一轮齐射,三分之一的拜占庭战舰就被毁。

    所有完成发射的大炮以最快速度被炮兵拉回舱内,紧接着重新完成装填,然后再次推出炮门,重新瞄准残余拜占庭战舰开火,而在这些战舰的甲板上,那些速射的弗朗机炮则以极快速度接连不断开火。可怜的拜占庭战舰在这几乎超越了千年的恐怖打击下,随着那些呼啸而至的炮弹击打的碎片不断迸射,很快变成破碎的浮木和燃烧的火炬,那些幻想着冲角撞击后跳帮展现他们英勇的士兵,在来自几百米外的炮弹打击下血肉飞溅,无助地随着他们的战船沉入海底,在君士坦丁堡城墙上那些惊恐绝望的目光中化作残缺的浮尸。

    “伯爵阁下,您还不再考虑一下吗?”

    杨忠问那伯爵。

    后者颤抖着,看着远处城墙上的旗帜还是没说话。

    “最大仰角,轰击城内!”

    杨忠很无奈地说道。

    所有战舰上,那些舰炮的仰角纷纷调高到极限,所有炮口全部对准了城内,紧接着恐怖的齐射开始,炮弹呼啸着掠过城墙,在这座著名的城市内部落下,而这时候临近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马尔马拉海的部分,恰恰又是拜占庭皇室和贵族的居住区包括他们的大皇宫,实际上也就在后来奥斯曼的托普卡帕宫南边,就是背靠城墙,炮弹越过城墙就直接落在皇宫。

    这个时代又不可能有打超过一千米的武器,海上登陆又直接撞城墙,登陆场全在城墙的攻击范围,可以说这一带几乎是最安全的,但可惜现在攻击这座城市的并不是投石机,而是射程最远超过三千米的舰炮。

    哪怕不是开花弹,从天而降的炮弹也照样摧毁那些华丽的建筑。

    呼啸落下的炮弹,立刻开始在拜占庭的皇宫制造死亡和毁灭,在皇宫內侍女和仆人惊恐地奔跑尖叫中,在城墙上的君士坦丁五世和所有士兵瞠目结舌的注视下,那些代表着西方艺术辉煌的建筑和雕塑,在炮弹的落下中不断粉碎。甚至就连巍峨的圣索菲亚大教堂都没幸免于难,这座与大皇宫比邻的建筑因为其高耸的塔楼,而成为那些炮兵们最喜欢的目标,尽管炮弹飞越一千多米距离后动能已经不足以穿透厚厚的大理石,但那些拱顶可挡不住十八磅炮弹,很快不断落下的炮弹就让它千疮百孔。

    “我就喜欢毁灭!”

    杨忠得意地对伯爵说道。

    但就在这时候,杨大王的座舰上旗帜突然挥动。

    “暂停射击!”

    杨忠急忙说道。

    各舰立刻停止了射击。

    所有人将目光转向杨丰座舰,看着那张带着圣洁白光的宝座,这时候人们才发现杨丰已经不见了,而就在同时,那艘战舰的尾楼后面两扇舱门突然打开,一只红色的巨鸟缓缓钻出舱门,通过一条同时伸出的滑道一下子冲到了海面上,紧接着在水面开始向前,随着它的不断向前,速度也越来越快,仅仅转眼间它就昂起头一飞冲天,这时候鸟背上一个身影探出头来,海面上的大唐士兵一片欢呼,因为那赫然就是他们的大王。

    大王驾驶着他的神鸟,很快到了比桅杆还高的天空,那神鸟的双翼向下一斜,鸟背上的杨大王伸出手向着下面的将士们挥手致意。

    欢呼声响彻海面。

    紧接着那神鸟后面一道彩色的祥云拖起。

    这壮观景象让士兵们都要疯了。

    他们甚至跪倒在甲板上,向着天空膜拜,而在他们的膜拜中,那七彩祥云环绕整个舰队划了一个圆,就在这个圆完成的一刻,那神鸟带着嗡嗡声越飞越高,很快化作天空中一个红色的影子,就在这时候,它突然间开始急速下降,在人们的视野中越来越大,并且直冲向君士坦丁堡城墙。

    所有战舰上唐军官兵屏住呼吸。

    而君士坦丁堡城墙上,那些拜占庭士兵也颤抖着,看着这恍如神迹般的景象,看着那神鸟越来越近,甚至近到一直压到了他们头顶。

    也就是在这时候,那神鸟下方突然间一个东西落下,还没等拜占庭士兵反应过来,它就准确地钻进了一座塔楼的射口,而那神鸟也在塔楼上方急速掠过直冲高空,下一刻仿佛有地狱的恶魔钻出般,那整个塔楼在火光的闪耀中四分五裂。伴着天崩地裂的巨响,整个塔楼连同相距数十米的内外两道城墙,城墙上的无数士兵,同时化作无数碎块和尘埃,就如同火山爆发般冲天而起,一道仿佛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急速扩散,一股无形的撞击力量,恍如最恐怖的风暴般将四周的士兵吹起,甚至在飞起同时四分五裂。

    呃,这只是一枚航弹。

    五百磅的航弹。

    只不过杨丰给换了黑suo金。

    而杨丰驾驶的也不过是一架小型的水上飞机,这是他特意订做的新玩具,无非就是小型水上飞机,再加一个特制挂架而已,小倩给他发过来散件他自己组装,当然也可以在陆地上起降,主要用来带着自己那些后gong佳丽们在天上浪的。

    偶尔客串一下轰炸机。

    至于效果……

    “伯爵阁下,我再次郑重地要求您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的要求。”

    杨忠诚挚地说。

    “我们,我们同意!”

    伯爵阁下看着城墙上的旗帜,哆哆嗦嗦地说道。

    “啊,这才是朋友嘛!”

    杨忠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