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占庭帝国就这样屈服了。

    他们也没胆量不屈服,实际上这时候的拜占庭强敌环伺,尤其是北方的保加利亚人……

    实际上他们刚刚从保加利亚人的奴役下解放出来,虽然奴役这个词有点夸张,但在目前这位君士坦丁五世登基之前,拜占庭帝国其实每年都得向保加利亚进贡以换取和平的,是他通过战争击败了保加利亚人,但也仅仅是暂时解除了威胁。而同时东方的埃兰人依靠着阿布.木si林这个传奇统帅,也已经不断击败大食人,正逐渐恢复萨珊帝国的疆域并开始从安纳托利亚高原对拜占庭产生威胁,得益于通过贸易从河中获得的大量盔甲武器,埃兰人对拜占庭帝国的威胁甚至超过以前的大食人。

    至于大食……

    北非的埃及,突尼斯和摩洛哥三个埃米尔已经形同du立,只不过名义上还是哈li发的大臣而已,但他们已经根本不再听从其号令,倭马亚家族的势力在伊比利亚重新崛起,埃兰人恢复了波斯高原和巴比伦尼亚,大食帝国四分五裂。而目前大食的哈希姆家族在解决了他们内部的权力斗争后,仅仅还能够保留着半岛和叙利亚一带,就连都城都换成了大马士革,甚至和埃兰已经休战,但休战后的大食,却将扩张的目标对准了塞浦路斯。

    同样北非和伊比利亚的大食人也在向地中海各岛扩张。

    四面受敌的君士坦丁五世真没有力量再面对一个敌人。

    而且是一个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敌人。

    就这样代表着大唐帝国皇帝陛下的杨大王,和拜占庭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共同签署条约,大唐帝国租借金角湾北岸土地五百年,当然,其他那些附属条款也肯定罗列,总之随着这份条约签署,大唐的势力正式扩张到了欧洲,紧接着后面随行而来的商船上,整整一个旅的安西军登陆。

    双方随后完成划界,然后杨丰任命的守备官开始撒钱……

    撒胡椒。

    这东西在这里比钱好使。

    大唐的守备官以胡椒为工资,招募那些拜占庭人当建筑工人,利用从怀远城运输来的一船船水泥之类,在君士坦丁堡对面迅速修筑起一座大型棱堡,甚至修建起了港口,并且在这座棱堡里架起了一门门恐怖的五十斤,也就是六十八磅巨炮。这种大炮的射程可以轻松覆盖几乎半个君士坦丁堡,而且可以使用新式开花弹,大炮的第一次试射就将一枚巨大的开花弹打到了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另一边,那爆炸的恐怖火团让君士坦丁堡城墙上所有拜占庭人无不颤抖。总之,在杨丰的亲自坐镇下,用整整一年时间打造了一座坚固的要塞,同样也建成了一座新的商业中心,那些跟随唐军脚步的大唐和河中各国商人,迅速在这座被杨丰命名为龙城的要塞內,开始了他们的财富梦想。

    当然,他们不会向君士坦丁五世交一分钱税的。

    好在后者同样获利巨大。

    他的懂事获得了杨丰的军火,让拜占庭帝国的装备水平一下子和埃兰齐平,也就是说拜占庭人同样开始链板甲化,甚至在拜占庭一位公主成功依靠美人计挤到杨丰床上,成为他的情fu后,拜占庭人已经开始获得更高端的明光铠了。

    反正安西军已经不玩这个了。

    已经基本上实现了火器化的安西军,早就把当年那些沉重的盔甲统统抛弃,现在正好向外倾销。

    现在安西军就重骑兵还穿重甲。

    而且是全身板甲。

    剩下全是骑马的线列步兵,但也进行马上格斗训练,因为根本不需要自己负重,他们实际上也都额外带着长矛和刀还有战锤,另外也都有半身甲,毕竟追击的时候,骑在马上拿长矛戳要比他们下马拿刺刀捅容易,但本质上他们还是线列步兵,只是这个时代敌人太弱,再加上他们足够奢侈所以才这样的。

    至于杨丰的火器会不会扩散……

    那个短时间內是不会的,因为火药只有碎叶的兵工厂制造,硝石来自鄯善的硝石矿,硫磺来自土库曼的硫磺矿,最终的生产在碎叶城外一座单独的城堡完成,工人全是杨丰自己的家奴,而且还是他的狂信徒。

    至于火炮燧发枪制造,那个就算泄露出去也无所谓。

    没有火药那就是烧火棍。

    就这样,杨丰正式打开了欧洲的大门,在龙城建成后,他的舰队紧接着开出博斯普鲁斯海峡,进入爱琴海然后向南,仿佛闯入游泳池的鳄鱼般张开血盆大口,打着生人勿近的旗帜浩浩荡荡向前。因为实际上又耽搁了两年时间,他的舰队规模已经膨胀到了二十艘战列舰,再加上随行的大批商船,华丽丽地航行在爱琴海的蔚蓝色中一路向南,越过克里特岛转向西方开始横贯地中海,打着贸易和访问的招牌驶入一座座港口,向那些雅威的子民展示来自东方的神灵,搞得西欧一片鸡飞狗跳。

    这时候的西欧是查理曼统治着。

    罗马的教宗刚刚从他爹矮子坯平手中获得了教皇国,意大利北部因为查理曼刚刚征服了伦巴第人,所以归属法兰克帝国,南部和巴尔干属于拜占庭,查理曼正在向北征服德意志地区的萨克森人,用剑强迫他们皈依主的怀抱。

    不皈依就去死好了。

    至于中欧则是与柔然有点关系的阿瓦尔人,还有斯拉夫人,总之都是些欧洲历史定义的蛮族,情况非常的混乱,欧洲的强国就是法兰克和拜占庭,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岛都是拜占庭的地盘,甚至一直到巴利阿里群岛都是拜占庭的,只有西班牙是倭马亚王朝余孽占据。英国这时候还处在混乱的七国时代,七个入侵的盎格鲁-撒克逊部落,在杀光了英格兰地区的凯尔特人之后成为主人,然后各自占据地盘互相征战,至少再过一百多年他们才能够由其中的威塞克斯以盟主形式,将其统一为英格兰王国。

    这时候还依然乱着呢!

    那里是欧洲最偏远的小角落。

    事实上这些土地对杨丰来说,完全没有征服的必要,征服他们相当于拯救他们,让他们从蒙昧中得到阳光的照耀,而且距离太远,控制的成本实在太高,再说他们手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最多贩个白奴什么的,可白奴不需要控制那么麻烦。

    这时候的西欧和大唐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别说和大唐比,文明程度就是比波斯都差一截。

    事实上这时候的欧洲就跟现代的非洲一样。

    这完全就是一片野蛮人大陆,除了部分法国和部分意大利,因为罗马帝国的遗泽,得到了文明的阳光照耀之外,绝大多数欧洲土地,还依然在野蛮的黑暗中,从德意志一直到东欧再到北欧,全都是如此,就连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都没几个。是查理曼的征服才让他们开始雅威化,至于现代欧洲国家的格局,包括神罗,那都得是查理曼死后的继承人虔诚者路易死了以后,法兰克帝国被三个儿子瓜分然后才逐渐开始形成,而此时就连查理曼本人都还没加冕罗马人的皇帝。

    这样的土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继续混乱下去,甚至他们不乱也得挑拨他们乱,比如说给可怜的萨克森人送点陌刀什么的。

    或者给阿瓦尔人送点链板甲。

    他们据说是西迁的柔然人,占据着潘诺尼亚,也就是匈牙利为核心的中欧。

    这时候欧洲蛮族们装备太差,基本上没什么像样武器,有把刀剑就算好的了,很多还玩大木棒呢!虽然欧洲链甲骑士们装备已经很烂,但他们是更烂,如果德意志丛林里的萨克森部落勇士,人手一把恐怖的陌刀,那么查理曼的征服大军身上那些小铁环恐怕撑不住。同样阿瓦尔人手中的弓箭如果换成一水的复合弓和破甲箭,估计法兰克士兵的很难抵挡,反正河中的仓库里堆满了淘汰下来的武器,只要他们有钱没什么不可以,没钱的话女人也行,话说杨大王一直对自己后gong还没个标准化大洋马感到遗憾。

    尤其是北欧系统的。

    总之就是玩贸易和控制,但完全没必要去征服,这时候来征服除非杀光他们,否则的话那不是征服而是恩赐。

    恩赐给他们文明。

    但有几个地方除外。

    “回去告诉令尊,咱们经过的几个地方我要了!”

    杨丰抚摸着跪在他脚下的少女脑袋说道。

    后者恋恋不舍地抬起头,用娇媚的目光仰望他,这位是君士坦丁五世的女儿,同时也是杨丰的情fu,虽说人家有信仰,不可能嫁给一个据说后gong无数的异教徒,但情fu就完全不需要在乎愧对神灵了,在大半年的时间里,这位公主已经彻底沦陷,如痴如醉般迷恋着杨丰的大棒,虽然杨丰离开了君士坦丁堡,但她仍然打着前往罗马的旗号跟随一起。

    “把你的嘴擦擦!”

    杨丰递过手帕说道。

    公主殿下赶紧接过擦嘴。

    “第一,我需要租借克里特岛。

    作为回报,我会每年按照过去你们在克里特岛获得的税收,向你们支付两倍于此的租金,租期同样是五百年,另外我还承诺,以后在克里特岛驻扎的军队包括我们的战舰,会在大食人入侵爱琴海的时候,为你们摧毁他们的舰队。

    第二,我还需要租借马耳他岛。

    至于条件与克里特岛相同,如果北非的大食人入侵西西里,我的舰队也会为你们提供支援。

    第三,拜占庭帝国沿海的所有港口向大唐开放,大唐的商船和战舰可以停靠你们的任何港口补给,同样大唐可以在需要的港口设立领事馆,大唐商人可以在这些港口居住并且设立商铺,他们的待遇也按照君士坦丁堡条约之规定。

    如果他答应这些,我会赠送给他三千套具装骑兵的装备。”

    杨丰说道。

    “第三条没问题,第二条估计也没问题,但第一条,你不觉得克里特岛实在太大了吗?”

    公主殿下趴在他腿上说。

    “大小很重要吗?我不可能向你们这里迁移人口,我自己在河中的人口都需要从内地迁移呢!而照我估计就算再有一百年,我也不可能把河中的土地填满,那里比你们整个帝国都要大,人口估计不会比希腊更多,我不可能向外迁移人口。我要的只是保证从黑海一直到大西洋的航线安全,我不能指望你们来保卫,我必须让我自己的军队来保卫这条航线,所以必须得建立我自己的控制区,既然是自己的控制区,那就不可能与别人一起分享,我必须控制整个岛屿。

    克里特岛和马耳他岛。

    岛上的人依然是你们的,只不过由我的人替你们管理,我的军队会和你们一同保护爱琴海和地中海,我不觉得你们失去什么,你们要明白,我和大食人是势不两立的,我杀了他们的皇帝,杀了他们无数的人,我毁掉了他们的辉煌帝国,我和他们可以说是天敌,这一点上我们是盟友,克里特岛对你们来说,无非是一个阻挡大食人进入爱琴海的屏障,但你们确定你们的军队能够保卫它?

    你们不能确定。

    但我可以确定我的士兵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能够保护克里特岛,而我的舰队可以保证,任何企图进入爱琴海的大食战舰都会被击沉。

    毕竟君士坦丁堡也有我的城市。”

    杨丰说道。

    克里特岛和马耳他岛在手,他在地中海的航线就串起来了,从怀远开始,沿着君士坦丁堡,克里特岛,马耳他岛形成一条珍珠链,然后他就可以控制整个沿线的贸易了。

    至于最后一站……

    “大王,大食人的战舰,应该是从突尼斯开出来的。”

    杨忠突然走进房间说道。

    公主殿下抬起头媚眼如丝般看着杨丰,杨丰就像抚摸宠物一样,抚摸着她的头发。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紧接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