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川东山黑石峡。

    三艘宋军战舰三角排列,在滔滔江水推动下急速向前。

    正中前方战舰甲板上,摆放一张铺着虎皮的太师椅,杨丰一脸倨傲地端坐其上,在他背后竖立着蒙哥的九斿白纛,而在九斿白纛后面是巨大的战鼓,一名膀大腰圆的鼓手赤膊不停挥动鼓槌,闷雷般的鼓声在峡谷间回荡,而在两旁稍微拖后的两艘战舰上各有一面同样的战鼓,鼓手也在不停地擂动,三艘战舰就这样一往无前地直冲前方。

    在他们前方是一支庞大舰队。

    至少超过五十艘战舰在几百米宽江面上逆流而上。

    这是后撤的蒙古水军。

    统帅是都元帅纽璘,蒙古贵族,祖上是铁木真的亲卫,之前就是他率军攻下西川,他此前按照蒙哥的命令,率领水军顺流而下越重庆至涪州,并且在涪州以浮桥锁长江,但夏季江水暴涨冲断浮桥,接着又被吕文德猛攻冲开防线,他不得不率军后撤,并且在重庆江北区的铜锣峡和吕文德持续激战,但却在吕文德和重庆守军夹击下溃败,最后不得不收拾溃兵后撤合川,并且与史天泽合作在黑石峡击败援救钓鱼城的吕文德。

    但现在随着蒙哥被杀,一切都失去意义了,钓鱼城下的各军都已经开始撤退,史天泽率领岸上骑兵也已经撤退,他率领水军同样得后撤。

    他后撤必须得过钓鱼城。

    然后和顺流而下的杨丰迎头相撞。

    “仙尊,请用茶!”

    一名十六七岁的秀丽少女,端着茶杯小心翼翼奉上说道。

    这就是杨丰的便宜义妹,名字叫做蓝小玉,也是逃难到钓鱼城的,跟他这身体的本主估计也就是个情哥哥情妹妹,两人逃难中结识也算相依为命,他这身体本主当兵赚军饷养她,以后哪天也就滚床单了,很显然这小子也是有远见,知道尽早储备冬粮,但现在也就便宜杨丰了,这小姑娘还是很秀丽可人的。

    “小玉,你回船舱去吧,等会儿别溅一身血!”

    杨丰接过茶杯说道。

    小玉低着头羞怯怯地退下。

    “停船,靠岸!”

    杨丰说道。

    三艘战舰立刻转向岸边,就在同时杨丰站起身,顺手从脚下摸起一把特制的兵器,这是他在钓鱼城內亲手制造,实际上就是把超级巨刀,长度超过六米,形状如加长的倭刀,但刀柄只有一米多,后面额外有一个锤子状的配重,前端刀身长五米,刀背厚达三厘米,宽达十五厘米,连刀柄带配重超过三百斤。

    纯正的合金钢制。

    这是他第五次穿越的收获。

    他的灵魂能量可以更加微观化地操纵物质,如果说以前他只能玩个水变冰的小游戏,但现在他已经可以深入到物质的原子了。

    比如他可以改变金属的形状,可以剔除金属內的杂质,可以……

    可以把生铁变成钢。

    尽管他依旧只能在自己凝聚的能量实体范围內,而他目前凝聚的能量实体不足一个柚子大,但在这个柚子大的范围內,他可以任意地操纵物质的原子,要是有足够换料,他甚至能够手动分离出235来,把生铁杂质剔除变成钢自然不值一提,甚至于加入其他成分变成合金钢,总之在这个柚子大的范围內他就神。

    不过他目前对这种能力的使用还很生疏,最多也就只限于金属这种结构简单的东西,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熟悉,就像唐朝时空那样专门修炼,说不定他还能够向更高层次发展。

    比如说更复杂的化合物。

    比如说从无机向有机扩展。

    这都是在可以努力的范围內。

    可惜他的神域就才柚子大,这样他能做到的也就很有限了,好在不像在唐朝时空那样完全是鸡肋了,如果他不停地穿下去,能够把自己的神域扩大覆盖整个星球的程度。

    那他真就是神灵了。

    但就这增长速度和这目标出现的频率……

    他单手举起这柄造型夸张的巨型大刀长叹一声,紧接着纵身跃起带着飞溅的浪花落入江水。

    此时对面的敌军舰队相距还有不足一里,那些战舰甲板上,所有蒙古水兵愕然地看着这一幕,看着他连那柄夸张的巨刀一起消失在江水中,然后在那里面面相觑,而在背后的东风推动下,这支舰队极其缓慢地逆流而上,在他们前方的水面上,一道隐约可见的泥沙痕迹不断接近,很快甲板上的蒙古士兵就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惊慌地站在船头,交头接耳地看着泥沙的痕迹。

    那道痕迹急速拉近距离,就仿佛水下有一头怪兽在接近。

    甲板上的蒙古水兵立刻举起弓箭向水面射击,甚至就连床弩都对准了这道痕迹的前端,还有人用投石机抛出巨石,但他们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那痕迹依然坚定地向前,很快就到了最前面战舰的正前方。

    然后突然停下了。

    甲板上的蒙古水兵拿着武器战战兢兢地盯着水面。

    一道长刺突然刺出。

    下一刻那水面骤然炸开。

    在一片惊叫声中,一个带着水花的身影腾空而起,在这个身影的上方那长刺反射耀眼的光芒……

    “看我华夏斩舰刀!”

    一声怒吼响彻天空。

    伴随那身影的落下,那耀眼的光芒恍如带着残影般斩落,瞬间就砍在这艘一丈多宽的战舰甲板上,在这恐怖的砍砸力量下,这艘内河战舰前端一下子被斩断……

    呃,这可不是海军战列舰。

    这些内河战舰,尤其是川江的内河战舰,无非就是些十几米长,几米宽的平底帆船,这又不是长江下游的浩荡大江,无非就是在嘉陵江水系活动而已,真要来艘巨型车船恐怕一年没几个月能浮起来,这一带不可能有巨型战舰。而且这些战舰都是杉木或者松木制造,绝大多数其实都是用杉木,这东西别说杨丰的斩舰刀了,就是个三百斤重的铁棍,以他那恐怖的力量凌空砸落,那结果也得碎,更何况他这是一把巨型刀,整个战舰前端几乎如同豆腐般被他一刀斩断,然后江水汹涌而入,在甲板上那些蒙古水兵做梦般的目光中瞬间开始急速下沉。

    就在同时江面再次炸开,高举华夏斩舰刀的杨丰,恍如神灵般高高跃起,从几乎两丈高处坠落,坠落同时那巨刀呼啸落下,一刀砍在下一艘战舰甲板前端。

    同样是一刀斩断。

    还没等甲板上蒙古的水兵反应过来,这艘战舰也同样急速下沉,那些茫然中的水兵这才清醒,发疯一样尖叫着试图逃离,但很快他们就被湍急的江水吞噬,这时候其他战舰上蒙古水兵也反应过来,一个个惊恐地尖叫着匆忙驶向岸边。

    然而已经晚了。

    手持巨型斩舰刀的杨丰一次次不断跃出水面,然后又一次次吼叫着凌空斩落,每一次斩落的结果,都是一艘蒙古水军战舰被他斩断,然后被汹涌而入的江水带入江底,这里是峡谷江段,那水深足以淹没战舰,只留下一根根桅杆立在水面,很快江面就已经变成桅杆的丛林。那些幸免于难的蒙古水兵抱着桅杆惊恐地尖叫着,看着更多战舰在这恐怖的攻击下一艘艘不断沉没,而下游的战舰则慌乱地纷纷转向驶向岸边,希望能够抢在噩梦降临前远离这个恶魔般的敌人,但逆流而上的他们想在这湍急的江水中完成这项工作,可是得需要费一点时间的。

    杨丰不会留给他们足够时间,很快他就摧毁了超过二十艘战船,然后跳上了其中最大一艘的船头。

    这艘太大了。

    已经超出了斩舰刀能力范围。

    杨丰双手紧握刀柄,将斩舰刀竖立在面前,然后带着傲睨的笑容缓缓地沿着刀背向上望去,在他头顶五米高的刀身直刺苍穹,在阳光下反射耀眼的光芒,而在他对面,蒙古水军都元帅纽璘拎着狼牙棒而立,站在一面面盾牌组成的墙壁后阴沉脸看着杨丰,那些蒙古水军士兵在徒劳地用神臂弓和弓箭攻击着,所有利箭都在杨丰身上撞得倒飞出去。

    “犯我华夏者,死!”

    杨丰突然大吼一声。

    紧接着那斩舰刀呼啸劈落,纽璘下意识地一抬手,在后面船楼被斩碎的同时,那狼牙棒也和斩舰刀猛然撞击,然后就像根稻草般被压回来正好砸在他脑门上,在那些三棱钉没入纽璘脑袋的瞬间木制的棒身也被斩为两段,刀刃砍进他的脑袋,三厘米厚的刀身让他的脑袋直接炸开,接着他的身体也变成飞溅开的血肉,在他的血肉飞溅中,斩舰刀砍进了甲板,接着向下砍开了船底。

    江水喷泉般涌入。

    那些幸存的蒙古水兵颤抖着,看着他们中间被斩开的甲板,被击碎的半截船楼,另外还有他们统帅的那滩烂肉,突然间同时尖叫一声,转身一齐跳入了滔滔江水。

    杨丰拔出斩舰刀扛在肩头。

    很快这艘战舰沉入江底,不过因为船体高大,实际上江水刚刚没过甲板而已。

    “降者免死!”

    杨丰站在没入水下的船头上大吼一声。

    (停电,刚来电,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