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鄂州城南。

    蒙古百户苫彻拔都儿黯然地望着远处朝阳下的城头。

    九斿白纛就矗立在那里。

    代表着蒙古帝国至高无上威严的九斿白纛,就矗立在对面的敌人中,但不是以征服者身份,而是以可耻的俘虏身份,矗立在无数欢呼的敌人中,这一幕看上去无比的刺眼,而那些宋军士兵的欢呼声同样无比刺耳。

    这可是九斿白纛啊。

    除了曾经被成吉思汗留给征讨西夏的木华黎一次,这个至高无上的仪仗就没有离开过历任大汗,它是大汗的身份标志,而它现在却矗立在鄂州城头,那么也就意味着那个可怕的传言是真的,蒙哥汗死在了钓鱼城,蒙哥汗战死了,蒙古帝国的大汗死在南蛮妖人手中,不但他战死了,就连进攻四川的西路军也已经失败了,他们败得很彻底,他们甚至连九斿白纛都没能保护住,结果让这件神圣的仪仗可耻地遭受敌人的羞辱。

    这个结果让他的心中一股悲愤的屈辱之火熊熊燃烧。

    他骤然拔出刀指向天空。

    “杀,杀光南蛮,为大汗报仇!”

    这个钦察勇士疯狂地吼叫着。

    “杀光南蛮,为大汗报仇,夺回九斿白纛!”

    无数吼声跟着响起。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突然传来了仿佛闷雷般的战鼓声,苫彻拔都儿愕然地回过头,就看见浩荡奔流的长江岸边,一辆巨大的牛车正在缓缓而来,这辆牛车太大了,以至于需要整整八头牛来拖拽,而且还有整整八个车轮,而在车上立着一面同样巨大的战鼓,战鼓前一个身披鹤氅的男子正在缓慢但很有节奏地不断敲击着这面战鼓。

    在他头顶一面红色旗帜猎猎。

    但四周只有这一辆牛车。

    尽管长江上无数宋军战船正在顺流而下,但南岸却只有这辆牛车,就像没有看到鄂州城下千军万马般缓缓向前,这诡异的画面让所有蒙古士兵一片茫然。

    苫彻拔都儿抬起头望着千户忽孙的方向,那里一面旗帜正在挥动。

    他立刻调转马头。

    “杀!”

    他手中刀一指吼道。

    紧接着他催动了战马,而在他两旁列阵的一百名骑兵立刻跟随向前,直冲向这辆莫名其妙的牛车,在冲锋中他们纷纷取出弓箭,然后拉开弓呐喊着不断加快速度,很快双方就相距不足百步。

    这时候他男子忽然停止擂鼓然后转过身。

    他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下一刻他从战鼓下面猛然抽出一个足有人头大的锤子,并且在锤柄下面迅速拉了一下,紧接着甩手扔了过来,这锤子瞬间就到了苫彻拔都儿头顶,这名蒙古军中出名的猛将愕然地仰起头,隐约间他仿佛看到那锤子上似乎有淡淡的烟迹,他茫然地皱了一下眉头,骤然间他的视野中一片红色光芒闪耀,恍如天崩地裂的巨响撞进他耳中,下一刻……

    下一刻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被一枚在头顶上不足两米处炸开的,装了整整十斤黑火药的手榴弹炸得尸骨无存。

    仙人嘛!

    不能老是扛着大刀肉搏。

    羽衣鹤氅挥手间强虏灰飞烟灭才更有神仙风采,所以杨丰干脆改成扔手榴弹了。

    要不是他对灵魂能量的使用还不够熟练,原本他还想干脆塞硝化棉的,但可惜他手工制造硝酸的试验一直没能成功,毕竟他只是初涉此道,估计也得一定时间修炼,最后只能装黑火药凑合一下了,至于拉发引信,这个对他来说就不值一提了。就在那十斤黑火药爆炸的火光,瞬间吞噬了苫彻拔都儿和他身后几名士兵,并且用狂暴的冲击波将十几名骑兵掀翻的同时,伴着那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杨仙尊笑咪咪地把战鼓下的挡板一掀,就像酒庄里排列的红酒瓶一样,密密麻麻一排排同样的手榴弹伸着木柄等待他的宠幸。

    他有一百枚手榴弹。

    这是他在成都时候亲自制作的。

    硝石和硫磺在拜延八都儿的军械库里都有,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很常见的军用品,剩下无非花点时间提纯并制成火药,然后再装进铸造的生铁砣子制成手榴弹而已,他制造了整整一百枚,全拿到鄂州来装逼了,就这样载着半吨多黑火药的八轮牛车,在八头堵了耳朵的牛拖拽下,缓慢而又坚定地继续向前。

    而这时候幸存的几十名蒙古骑兵已经崩溃了。

    就算人不崩溃马也崩溃了。

    那天崩地裂般的巨响,让从来没有遭遇过这个的战马,瞬间就被动物本能的恐惧所支配,不顾一切地悲鸣着掉头,发疯一样向后逃离。

    而马背上的蒙古骑兵同样被吓懵了,尽管宋军实际上已经开始使用火药,尤其是火箭霹雳火球之类守城时候也常用,可这是十斤经过提纯和配方优化的黑火药爆炸啊,定远号三零五毫米开花弹也就才装二十斤啊,在蒙古骑兵看来这无异于妖法,再加上这段时间宋军也不断宣传有神仙相助,此刻这一声爆炸无疑证实了这一点。

    这一个残缺的百人队狂奔而逃。

    远处蒙古千户忽孙愕然地看着这一幕,巨大的爆炸声同样传到他的耳中,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迅速拔出刀来,紧接着他一声令下,近千蒙古骑兵立刻汹涌上前。

    很快他们就越过了溃败的那个百人队直冲向杨丰,而就在他们进入距离杨丰不足百步时候,一手一枚巨型手榴弹的杨丰亢奋地大吼一声,咬着一枚手榴弹下面拉绳一拽,右手一甩手榴弹直接飞出,紧接着就到了忽孙头顶,下一刻同样的爆炸烈焰吞噬了这位千户大人,但还没等他部下骑兵反应过来,第二枚手榴弹接着在他们头顶炸开,下一刻这个千人队也毫无悬念地崩溃了。

    而那拉着车的老牛们继续缓慢而又坚定地向前迈着步子。

    “本仙在此,鞑虏前来受死!”

    杨丰高踞车上,背靠着战鼓一手一枚手榴弹吼叫着。

    然后更多蒙古骑兵汹涌而来。

    尽管这个妖人很恐怖,但蒙古的勇士们不会害怕他,高喊着为大汗报仇口号的他们狂奔向前,在马背上夹着长矛挥舞着刀誓要将这个杀了他们大汗的妖人踏成肉泥。

    但可惜这没什么用,杨丰手中巨型手榴弹不断抛出,所有靠近他百步内的蒙古骑兵都在那天崩地裂一样的爆炸声中,就像撞上无形堤坝的水流般倒卷回去,那天崩地裂一样的爆炸声,空气中那刺鼻的硝烟,爆炸时候那骇人的火光,对于他们胯下的战马来说就像掉头的命令。

    哪怕蒙古骑兵们不畏惧尸骨无存,但这些战马惊了,他们的勇敢也没什么用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蒙古骑兵汹涌上前然后被爆炸轰回去,整个鄂州城南一片混乱。

    那些惊了的战马驮着它们背上的主人,惊恐地悲鸣着四散狂奔,没过多久后续赶到的蒙古骑兵就已经无法组织进攻了,因为杨丰的牛车前完全被受惊的战马护住,这些战马没头苍蝇般狂奔着,很快它们就开始冲撞那些新到的骑兵,甚至还有冲进军营践踏那些汉军步兵的。而这混乱根本没法制止,因为那牛车还在不断向前,那巨型手榴弹还在不断飞出,蒙古骑兵头顶的天空中,恐怖的烈焰一次次炸开天崩地裂的巨响不断撞击那些战马的耳膜,让它们那简单的大脑始终被恐惧支配着。

    它们疯狂地嘶鸣奔跑,撞击它们前方所有同伴,甚至把它们主人拋落,把那些倒霉的汉军步兵践踏在蹄下。

    这已经不是混乱了。

    这是炸营。

    整个鄂州城南的数万蒙古军实际上已经接近于炸营,无数受惊狂奔的战马如同洪水般肆虐,在它们的冲撞中那些将领徒劳地试图控制秩序,但却只能看着混乱蔓延,甚至那些被冲击的步兵已经开始溃逃。

    毕竟不跑就得被马踩死。

    而且就算没被马踩死,那后面还有个妖魔呢!

    而就在这时候,杨丰身后的长江边,无数满载宋军的小型战船靠岸,一队队全身重甲的宋军步兵登陆,并且在将领指挥下开始列阵,甚至就连对面的鄂州城门也已经打开,鄂州都统张胜和副手高达率领着城内精锐汹涌而出,伴着城头助威的战鼓声和欢呼声,首先向围困他们多日的敌人发起进攻,长江上一队宋军大型战舰也加速向下,直冲向下游阳逻堡和浒黄洲之间的浮桥。

    宋军的总攻就这样开始了。

    而杨丰依然站在牛车上缓慢地向前,但不是向鄂州城,而是在城下横切向南,将手榴弹不断抛向那些还没卷入混乱中的蒙古军,他就像散播瘟疫般,散播着混乱与恐慌,驱赶着蒙古军不断溃逃。

    直到他的最后一枚手榴弹抛出。

    这时候曹世雄率领的宋军前锋也到了,抛出最后一枚手榴弹的杨丰毫不犹豫地抄起他最爱的狼牙棒,大吼一声跳下牛车,抡开这柄三百斤重的狼牙棒直冲混乱的蒙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