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兀良合台率领的蒙古军渡过长江后,才乘坐水师的战舰,连同赵禥一同顺流而下。

    至于贾似道当然陪同了。

    鄂州的各军交给吕文德就行,反正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吕文德只需要监督忽必烈的军队完全撤过淮河就行了。

    根据这段时间的小道消息,忽必烈其实受了重伤,就连见宋军使者都是强撑,而且伤的地方好像还很难启齿,这时候铁木真是被西夏王妃咬伤而死的消息,也已经通过杨丰之口传开,再加上蒙哥的重要器官也被他一脚踩烂,如今居然连忽必烈的也似乎不保,他们这爷孙们的故事在南宋民间已经泛滥开,演变出了无数喜闻乐见的传说。

    当然,这也是贾似道故意的。

    漠北的阿里不哥肯定也喜欢这个消息。

    而一个毁了某重要器官的忽必烈肯定会成为内部笑柄,就连其部下都不会像以前那样敬畏他,也就是说忽必烈会更弱势,那么为了赢得这场皇位争夺战,他就会更加依赖那些汉军世侯。后者必须帮他,因为阿里不哥不喜欢汉人,忽必烈是他们唯一的选择,那么忽必烈将不得不更尊重他们,甚至在必要时候忽必烈还得求助于南宋,这样以后在南北交往中,贾似道可操作的东西就多了,比如说通过利益交换获得马匹……

    这一点尤其重要。

    因为蒙古这时候已经控制了南宋的所有马匹来源,如果忽必烈不放开限制的话,南宋根本得不到任何外来的战马,之前宋朝购买战马都是从吐蕃,但现在别说吐蕃,就是去阿拉伯都是蒙古人地盘。

    总之削弱忽必烈,但扶持他和阿里不哥争夺皇位。

    这是目前最好的战略。

    当然,杨丰没兴趣管这个,他在浩荡大江上顺流直下,一边欣赏着沿岸美丽的风光一边奔赴临安。

    这时候的南宋,无疑正在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照耀下,尽管端平入洛耗尽了宋理宗的国库,但民间却依旧富庶,依靠着发达的海外贸易,依靠着繁荣的手工业,依靠着手中那些越来越广袤的土地,江南士绅正在将这个国家建设成为他们的乐土。他们在自己优雅宁静的田园别墅里,伴着歌伎舞女的乐舞,吟咏着流传千古的美丽诗词,讨论着为后世所铭记的哲学思想,他们的艺术成就甚至令数百年后都为之惊叹,然而……

    这个国家需要的不是这个!

    当异族铁蹄踏碎这如画江山,当蛮族的屠刀让血染红田园时候,他们的一切也不过只是个泡影。

    就像当年一样,那宋徽宗字写得再好,最后也免不了在五国城的饥寒交迫中了此残生,要想避免再一次的华夏浩劫指望这些人是没用的,他们已经彻底废了,他们也不会振作起来,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美好的时代了。

    这已经是扒灰公的时代。

    就是赵昀把扒灰公的学说确定为正统的,然后仅仅四十年时间南宋就亡了,所以杨丰不会再指望这些人,文天祥的气节并不能掩盖这个群体的罪孽,崖山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他们唯一不同于明末那些家伙的,也仅仅是他们还保留了一点廉耻,或者说他们还没进化完全,明末那些人才是进化完全的,而他们的本质决定了他们也不会去走另外一条路,毕竟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最终会走到崖山。

    总之此刻杨国师的目标,也将如同那些电影中代表妖孽的国师一样,带着妖氛席卷大宋。

    他期待诛妖者的出现。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杨丰慨然长叹。

    “不想国师仙人亦知辛稼轩!”

    他身旁一个官员说道。

    此时他正在镇江北固楼,说话的是南宋史可法,这时候的知扬州李庭芝,应该说他超越了史可法,毕竟史可法身后还有朝廷,而李庭芝在宋恭帝投降后依然死守扬州,哪怕宋恭帝和谢太后以诏书命令他投降,他也继续死守直到城破身死。

    此人与贾似道关系不错,实际上两人都应该算孟珙门下,是孟珙向赵昀举荐的贾似道,后者可不是传说中靠他姐姐上位,他姐姐虽然受宠但实际上早就死了很多年,贾似道是正牌进士出身,是靠孟珙举荐才真正得到赵昀信任。而孟珙又向贾似道举荐了李庭芝,包括吕文德,王坚这些也都是孟珙带出来的,不得不说南宋直到现在还在享受岳飞的遗泽,岳家军这一系统也算守护大宋朝直到最后了。

    “我与稼轩相识于天界,又岂不知其词作?”

    杨丰一本正经地说。

    “呃?”

    李庭芝闭嘴了。

    “国师,不知除辛稼轩外,尚有何人归于天界。”

    另一官员陪着笑脸说道。

    这是著名的奸相丁大全,他已经被罢相,并以大学士知镇江府,这时候贾似道尽管以参知政事为宰相,但实际并没大权独揽,朝廷中与其并列甚至高于他的还有,除了这个刚刚罢相的丁大全外,这时候还有吴潜是高于贾似道,另外赵昀宠信的阎贵妃一系也还有批人,这批人甚至应该算贾似道的政敌,

    “凡忠臣义士皆居天界,如岳飞等人者与众神同列,而凡夫俗子轮回转世,有罪如奸佞者打入幽冥火狱。”

    杨丰说道。

    “何为忠何为奸?”

    李庭芝问道。

    杨丰向旁边一伸手,一名贾似道送给他的小侍女立刻递上一本书,他随手接过拍在李庭芝面前,上面赫然写着五个大字:

    大宋忠奸录。

    “这是有宋以来,部分受天界诸神审判,以功居仙界与众神同列,及以罪被打入幽冥受火狱者名录,只是部分而已非所有,汝等可为准绳,此名录亦可公之世人,本仙此次下界并非全为鞑虏,昊天上帝以人间久不识仙颜,道德沦丧邪魅横行,故以本仙重建大道。”

    紧接着他说道。

    李庭芝小心翼翼地翻开,然后吓得赶紧合上了。

    旁边丁大全疑惑地凑过去,李庭芝毫不犹豫地把这本书推给他,丁大全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同样小心翼翼地翻开,然后低头,几乎瞬间他就一脸尴尬地合上了,同时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肝,很显然有了一种心跳的感觉。

    呃,那名录第一页第一个赫然是赵构,后面带着火狱百年,轮回转世为娼。

    这的确不能再往下看了。

    丁大全还想坑贾似道,瞬间恢复正常然后将其推给了贾似道,贾似道笑咪咪地拿起来,然后双手捧给了杨丰,杨丰一脸无所谓地接过。

    其实他就是不准备让人看的,这种东西越明白越不好,毕竟评价一个人远没有那么简单,这些家伙都不是头脑简单好忽悠的,可以说都是老奸巨猾,很清楚朝廷的内幕,所谓忠臣奸臣在他们心中更明了,杨丰的评价并不一定准确,但他又需要这样一个东西来对南宋这些大臣产生威慑,那么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这样,让他们知道上天自有赏罚,又不会让他们产生怀疑。

    反正赵构是洗不白的,他们都很清楚是谁要杀岳飞,而杨丰既然已经明说把岳飞与众神同列,那么赵构就必须受罚才合理。

    他就干脆用赵构把这些人吓住。

    另外也是让他们明白,杨大仙并不尊重皇权,连赵构都被众神打入幽冥火狱烧一百年,那么作为天界神仙怎么可能尊重老赵家,这样也就确立了神权高于皇权,而中国历代王朝所努力的,都是皇权高于神权,杨丰就是在推翻这一点。他推翻掉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才好继续玩下去,而他并不担心赵昀会无法忍受,虽然丁大全肯定告密,但只要杨丰不要他江山,赵昀才不在乎赵构是不是在火狱烧一百年呢!

    他是赵德芳的后代,跟赵构又没什么感情。

    而杨丰对他还没兴趣。

    宋理宗虽然不能说优秀,但好歹也是中国最早建立官办孤儿院和敬老院的皇帝,对于这样的皇帝,杨丰还是保持一定的尊重,毕竟在封建时代一个帝王能想到天下孤儿,这真得可以说奇迹一样,不论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值得尊重的,杨大仙不介意让他安安稳稳过完最后四年,带着帝王荣耀入土为安。

    呃,这才是最主要的。

    杨丰把忠奸录交给侍女。

    丁大全和李庭芝互相看了看,很显然他们也意识到,这个刚刚挽救了大宋江山的国师,给大宋带来的恐怕没那么简单,这是福是祸还不好说啊!

    当然,杨丰就没兴趣管这个了。

    紧接着他就在镇江百姓虔诚地欢送下沿运河而下,船队在这时候这个世界上最富庶的土地上,缓慢地一站站向前,沿途州县百姓无不欢呼着迎接刚刚拯救了他们的国师。如果拯救他们的是军队,那么肯定不会受到他们如此欢呼,但神仙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杨丰再偶尔展现一下神迹,就更加容易引起狂热了,总之他无比招摇地一直到达临安。

    (明天一章,改文,二道贩子阵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