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潜与杨丰谈判的失败,让那些士绅终于明白了,这个突然冒出来拯救了大宋江山的所谓神仙……

    这恐怕是个妖孽啊!

    这哪是个神仙?他又哪里像个神仙了?你看看他,你看看他,嗜杀成性,凶残暴虐,视人命如草芥,那些大师都是多么慈悲善良,就那么被他用妖术活活害死了,不见他修行却整天妖言惑众,说自己是昊天上帝派来的,谁能证明?还不是开局一张嘴,内容随便说的,说不定哪个深山老林里面钻出来的妖怪,故意冒充神仙跑到大宋来祸乱天下的!这国有难妖孽生,再看看他平日里的言行活脱脱就是一个妖人,不事三清,不礼佛祖,还说什么佛祖是假的,他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吗?

    他有什么证据来证明?

    还弄一堆童男童女教他那些歪门邪道,四书五经他一样不教,教的全是他自己胡编乱造的东西,这是让那些孩子健康成长的吗?这妥妥的就是个xie教啊!

    看看升国公主跟着他没几天,哪还有点淑女样子了?

    还有阎贵妃。

    这个奸妃是什么东西,倒跟他狼狈为奸起来,还有那奸相贾似道,这奸妃,奸相,妖人真是沆瀣一气,看那奸妃和他在一起时候那样子,看那眼神,不堪入目啊!这是要秽乱宫闱的节奏啊!官家今年六十了,这奸妃耐不住寂寞了,看看最近脸色那叫一个容光焕发,是不是得着什么滋润了,还国师仙术恢复青春,莫不是被国师灌了什么精华了吧……

    呃,话说这时候大宋百姓的想象力还是很丰富的。

    虽然他们真得冤枉阎贵妃了。

    她和杨丰之间至今还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

    不过那些士绅历来在这些事情上比较热衷,而且阎贵妃在他们的心目中本来就是个奸妃,这些年大宋朝政败坏很大程度上都是这个坏女人搞得,朝廷衮衮诸公是一点责任都没有的,这个奸妃再加上马天骥,丁大全,董宋臣合称阎马丁董,贪污纳贿,无恶不作。现在好不容易丁大全被贬,董宋臣成废人,没想到却又加上了贾似道和那杨丰,阎马丁董直接变成杨贾阎马,可怜大宋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这奸臣妖人怎么就层出不穷啊!

    苍天啊,大地啊,怎么就不能一顿天雷劈死这群贼人啊!

    眼看着大宋就这么毁了!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哼,一群龌龊小人而已,自己没本事把国家治理好,就往女人身上推卸责任,若一女人可祸国,那满朝文武还有什么脸面苟活?”

    杨丰冷笑道。

    这都在他意料之中,毕竟那些士绅也没别的招泄愤,无法就是利用他们手中的话语权,对他进行污名化削弱他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而污名化的最好办法,也就是在这种喜闻乐见的男女之事上下手,这都是古往今来的惯例,他和阎贵妃之间来点不得不说的故事,那无疑就很劲爆了。这时候的大宋可不是奴化后的,奴才们对主子们充满敬畏的,这时候大臣并不是皇帝的奴仆,实际上双方的关系更近于欧洲,甚至皇位的继承都得和大臣们商议着来,后世说贾似道专权时候总喜欢说他连早朝都不上,但实际上宋朝大臣本来就分常朝官和免常朝官,而常朝官规矩一个宰臣押班就行,其他宰相爱去不去,当年韩琦就经常不去!

    可以说大宋朝的君臣关系以及官民关系,是古代最接近于现代平等的,在宋之后那就不用说了,都到奴才谢主隆恩了,而宋之前存在奴隶,无论怎么美化,必须得明白包括唐朝在内都是有着奴隶制残余,存在法律意义上的奴隶。

    但宋朝没有。

    宋朝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奴隶,宋朝的奴婢尽管称奴婢,但法律上他们是自由民,只不过是雇用,北宋早期也还有一定残留,但到南宋已经没有奴隶了。

    当然,奴婢肯定有,很多佃户实际上也跟农nu一样。

    但法律意义上他们都自由民。

    从法律上讲他们的主人杀了他们也是要偿命的。

    当然,这也只是理论上,哪怕千年以后都做不到的事情在这个时代也一样,但像唐朝一样奴婢等同畜产的法律已经不存在,可以说这是一个正在走向平等的时代,这也是中国古代最接近这个词的时代,然后紧接着就大步倒退了。在这样一个不敬畏皇权,至少士绅阶层根本不敬畏皇权的时代,那些士绅们在编排皇家艳史方面自然肆无忌惮,别说是杨丰和阎贵妃了,甚至他和自己女徒弟之间的绯闻都有。只不过那些造谣者还有点底线,知道编排阎贵妃的话不一定会激怒赵昀,但编排他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就得面对赵昀怒火,他们的目标是杨丰,不能把赵昀也推到敌对一边。

    “国师,都是弟子无能!”

    贾似道擦着头上冷汗说道。

    他没想到杨丰在孤山上消息居然如此灵通,对临安最近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这么清楚,不过看看国师身边最近暴涨的弟子数量他也就明白了。

    这是杨丰展示神迹带来的。

    人都是有追随强者心理的,在他水淹雷锋塔之后,主动来投靠甚至拜师的人立刻就多了,虽然那些儒生肯定没有,但那些底层闲汉,那些小商人,尤其是还有些游方道士,总之都是些底层百姓,他们来投靠到国师门下,别的不说这衣食首先有了,所以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杨丰这里就收了数以千计的记名弟子,虽然正式的内堂弟子还只有升国公主,但杨丰手下也不再只有些女人了,这些人的投靠让杨丰终于有了自己的情报网。

    而这些谣言之所以迅速传入他的耳中,就是这些弟子的功劳,甚至就连谣言的几个源头他都已经掌握。

    至于怎么应对……

    就那些士绅跟他玩舆论战?

    那是自寻死路,国师什么场面没见识过,什么阴谋没玩过,跟一个修炼几百年,从现代媒体轰炸时代过来的老妖怪玩舆论战?回头一份报纸就能玩死他们,到时候让贾似道弄个专营权,连载一下国师手撕蒙古大汗的传奇,刊登一下某个在职官员嫖chang不给钱的新闻,某个士绅夜宿尼姑庵的劲爆消息,用不了几天他就得让那些造谣的家伙哭。

    正好也用这种方式给他的那些记名弟子谋生,他准备从造纸到印刷到出版搞个一条龙,这样的话他那些记名弟子中的闲汉就都有活了。

    再不济还可以街头卖报纸。

    而且这种模式还可以拓展开,以后所有来投奔他的几名弟子,都可以让他们搞工业,甚至还可以搞水力纺织机,反正江南没有冰期限制,这样他们的女人也就可以利用起来,他这里缺乏吸引力,主要就是人们看不到跟着他混的光明前途,但如果跟着他混可以获得富裕生活,那么肯定就不一样了,儒生们或许继续不屑,普通老百姓却会看到投入国师门下的好处。

    此时他们正在城北运河码头,就在他们说话间,十几艘漕船沿着运河缓缓而来,第一艘漕船很快就靠上了石砌的码头,随着船舱的门打开,一个完全堪称英姿飒爽的红衣少女从里面匆忙走出,她看了一眼岸边,手扶佩刀立刻迈步踏上码头,紧接着走到杨丰面前。

    “弟子叩见师尊!”

    她双膝跪倒叩首说道。

    “你怎么来了,成都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杨丰问道。

    “回师尊,弟子思慕师尊,故随行而来,成都有韩林主持,且百姓谨遵圣谕书,一切都井然有序。”

    蓝小玉说道。

    “你做的不错,起来吧!”

    杨丰伸出手说道。

    蓝小玉立刻站起身,然后很乖巧地侍立在杨丰身旁,而原本杨丰身旁的升国公主警惕地看着这个师姐,而蓝小玉也看了看她,两个美少女四目相对,紧接着同时换上了笑容。

    这时候随着一艘艘漕船靠岸,大批身穿红衣黑裤绑腿的荡寇军士兵源源不断踏上码头,向着国师或者说他们的仙尊跪倒叩首参拜,总计一千名荡寇军士兵组成整齐的方阵。

    杨丰很满意地看着久违近一年的部下,很显然他走后韩林的训练没有松懈,这些士兵的气质明显不同于码头上的那些禁军,尤其是整齐划一的队形和士兵脸上的杀气就不是禁军能有的。实际上根据之前多次的报告,这些人在过去甚至多次和对面蒙古军小规模地发生交锋,主要是北边经常有老百姓向南投奔荡寇军,而蒙古军是肯定不会允许,韩林经常派士兵越界过去接人然后小冲突就难免。

    “师宪,这就是你的经界队,他们全都识字,会地块的丈量计算,如果这一批不够,他们后面还有,你要多少有多少!”

    杨丰转头对贾似道说道。

    “而你们,任何人胆敢贪赃枉法,我会亲自处死!”

    紧接着他对那些士兵说道。

    “弟子谨遵仙尊教诲!”

    所有士兵异口同声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