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这一千荡寇军士兵是肯定不够的,南宋好歹也是拥有数百万平方千米土地和数千万人口的……

    当然,经界不是全国范围。

    就像长江以北,四川,甚至荆湖这些地方完全可以缓一缓,这里面长江以北和四川属于战略上的军事缓冲区,虽然土地富庶,但人口数量却很少,哪怕扬州也不过几万户,毕竟那些高官显贵们肯定都不会把家安在随时会被敌人屠戮的地方,两淮土地虽好但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土地问题还没那么严重,之前持续二十年战争,都快被一次次南下的蒙古军杀成赤地千里了,哪还需要考虑什么分田地的问题?

    而荆湖也就是湖南,同样刚刚经过了战争破坏,情况与之类似。

    剩下急需经界的也就是江南东西两个路,浙江东西两个路,还有福建路和广东路,真正的重点其实就是江南东路和两浙,这里才是真正地狭人多,想想临安府九个县四十万户,而光临安城的钱塘和仁和两县加起来接近二十万户就知道这一带人口密度多么恐怖了。这时候南宋的一千多万户可以说绝大多数都集中在这片相当于浙江,皖南和苏南的土地上,这可是没有玉米土豆地瓜的时代,山区很难有效利用起来,真正的耕地还是以平原为主,无非也就是宁沪杭加起来那不足十万平方千米平原,中间还得扣去一个太湖,这点平原上拥挤着不少于七百万户人口。

    嘉定十六年全国统计数字是一千三百多万户,南宋户数的增长率是年均千分之三,而这时候已经过去三十多年,那么理论上全国户数得超过一千四百万。

    当然,现在肯定没这么多。

    毕竟经历了二十年战争,而且还失去了汉中和川北。

    但这江南一带没有任何损失,不但没有损失,而且因为大量难民涌来,这一带的人口增长肯定超过正常水平,谁都知道这里是最安全的,一打仗江北的老百姓肯定都往这里跑。如果这里有差不多全国一半人口的话,那么就算按照嘉定十六年的户数推算,这时候这一带也得接近七百万户,要知道原本历史上元军占领临安时候,得到的户籍是近一千两百万户。而元史中记载同年元军献功时候获得的户数是九百万,中间的差额是他们还没占领的福建和两广,也就是说福建两广加起来是接近三百万户,而福建两广并不是南宋的核心,那么作为南宋核心的两浙和江南东路这时候户数超过福建两广两倍很正常。

    要知道仅临安一府,户数就超过了广东一个路。

    七百万户啊!

    初唐武德年间全国才两百万户啊!

    唐玄宗天宝十三年全国加起来才九百万户啊!

    这七百万户的话,保守估计也得超过三千万人口,事实上因为权贵们都在这一带,他们有着大量的奴婢,所以户均的人口数量肯定很高,再加上肯定存在的大量隐户,那么就算人口超过四千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这个恐怖的人口密度后面,是紧张到极点的土地问题。

    “这形势相当严峻啊!”

    国师用手指敲着面前桌子说道。

    他背后的大徒弟十分乖巧地给他捶着背,二徒弟则端了一碗亲手熬的莲子羹,面前一百多荡寇军士兵正趴在桌子上做试卷,一个个聚精会神地拿着小炭笔在纸上演算,尤其是还有人画着各种几何图形……

    呃,他在对经界队员进行考核。

    虽然荡寇军内部,按照他的安排每天下午都会进行文化学习,不仅仅是识字,包括初级的数学计算,尤其是四则运算,简单的几何图形计算这些都有,他的圣谕书已经连载到第五部了,目前连初级的物理知识都出现在圣谕书上,而每出一本都会送往成都交给蓝小玉由她负责印刷分发。到现在已经近一年时间,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之后,那些士兵中聪明的应该也有小学五年级水平,不过杨丰仍然要进行考试,合格的才能组成经界队,从临安开始在他的亲自巡查指导下进行经界,不合格的无非留在孤山突击培训而已。

    这样年底之前足够完成对临安府九个县的经界了。

    然后他们也就出徒了。

    接下来会有更多经过了长时间文化学习的荡寇军士兵,甚至杨丰在孤山亲自教导出来的记名弟子加入,这些人将组成一支支经界队深入到两浙的各地进行经界,至于他们的工资当然贾似道发了,而且还得是高薪。这些人可不仅仅是经界,同时也是宣传队,宣传这一年来他们通过圣谕书学到的所有东西,比如说杨丰的神话体系,杨丰的法律体系,杨丰的平等思想,总而言之他们就是宣传队,他们就是播种机,他们就是纵火者……

    让geming的火种在南宋土地上以最快速度燃烧起来。

    杨丰帮贾似道可没安什么好心。

    他的真实目的就是要让整个南宋的百姓,以最快速度接触到真理,让他的思想以最快速度渗透到广袤城市乡村……

    “师尊请用!”

    他二徒弟端着莲子羹温柔地说。

    “也给你师姐端一碗,你们姐妹以后要多亲近,虽然你是公主之尊,但既然是入我门下,那么也就没有贵贱之别,只有入门先后之分,小玉是你师姐,也就和你亲姐姐一样,你要尊敬她!”

    杨丰端着莲子羹说道。

    “弟子遵命!”

    升国公主继续温柔地说。

    “师姐,小妹再去给您盛一碗!”

    紧接着她抬起头对小玉说。

    “不用劳烦师妹了!”

    小玉微笑着说道。

    两人四目相对,隐约的火星在空气中迸射。

    当然,她们的师父对此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时候几名士兵已经开始交卷,杨丰,贾似道和杨辉三名监考官开始凑在一起阅卷,实际上主要是杨辉阅卷,有数学家在这里当然要好好利用,他看完及格的就由杨丰叫过来,然后随便问些问题算是面试。主要是杨丰以仙尊身份警告一下免得他们徇私枉法,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杨丰并不太在意,这些人都是他的狂信徒,跟着他一起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对他的敬畏那是发自内心,他的话基本上就相当于神谕了。

    就在他们面试到第二十个人的时候,一名官员在门外求见,在杨丰的示意下他迅速被放进来,然后一直走到贾似道身旁,看了看贾似道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贾似道喝道。

    “禀国师,禀相公,北方传来的消息,忽必烈于五月在开平称帝并发布诏书建元中统,自称大蒙古国皇帝并称蒙古大汗。”

    那官员忙说道。

    杨丰和贾似道互相看着,然后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可是个好消息,蒙古人的内战终于开始了,虽然这是必然的结果,早就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此时仍然值得开心,毕竟敌人的内战都是值得开心的,这就意味着至少几年內,南宋不需要再考虑北方的威胁了,这样的战争没有个两三年打不出结果,就算打出结果整理内部问题也得几年时间,可以说最少五年內蒙古人无暇对外,这段时间也足够他们处理完经界甚至公田赎买了。

    “还有,忽必烈封孔家的孔之全为衍圣公。”

    那官员紧接着说道。

    杨丰和贾似道同时露出鄙夷的神色。

    “这些不忠不孝的东西!”

    贾似道说道。

    “孔家为何还容这些不忠不孝的东西继续招摇撞骗?何不明告天下将其一族逐出家族?难道还存着什么别的心思?”

    杨丰冷笑道。

    这是个挺意外的消息。

    实际上孔家北支这时候并没有衍圣公,孔之全是当年追随蒙古大军西征的孔元用儿子,孔元用死后被蒙古人封为衍圣公,但蒙古灭金后抓住了跟着金国皇帝南逃的正牌金国衍圣公孔元措,就以孔元措为衍圣公,孔之全被抛弃。后来孔元措死后继承人是孔浈,但孔浈是个野种,有可能是个驱口贱民的,孔之全等人不承认他的身份,闹到忽必烈那里,忽必烈一怒之下你们全别干了,于是北支孔家的衍圣公就没有了,直到几十年后才重新封,但现在忽必烈突然一称帝就直接封孔之全为衍圣公,那么也就代表着他急于做圣主明君了。

    这是个好消息。

    “应该不至于,衍圣公一家还是世代忠贞的。”

    贾似道陪着笑脸说道。

    “改日替我把孔洙叫来,既然是孔家正嗣,那就拿出正嗣的样子,不要让北方那些不忠不孝的东西继续蛊惑人心,他是孔家族长,有权将这些东西逐出孔家,他若连这都做不到,又有何颜面做这个衍圣公,孔丘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好歹对华夏也有点贡献,不能继续让这些东西玷污其名声了,连野种都冒出来了,这真是污秽不堪!”

    杨丰义正言辞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