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何人?”

    杨丰冷冷地看着那官员。

    那官员的腿已经在哆嗦,他周围要么是在火中抽搐的,要么是被神臂弓近距离射穿后惨叫着等死的,恍如战场上死人堆般的恐怖景象令他直接尿了。

    “市舶司使王,王茂悦。”

    他结结巴巴地说。

    “他在名单上吗?”

    杨丰问他二徒弟。

    后者估计跟他时间久了,虽然遍地死尸但仍旧面色平静,她又掏出她的那个小本子翻了一下然后说道:“回师尊,这个真没有,不过知泉州倒是参与了,而且还是主谋之一,另外知晋江县,泉州通判都在其中,尤其是泉州通判,据一名熟知内情的海盗首领交待,泉州通判是最早向蒲寿庚提议截杀师尊的,他的老家是建康,与沿江置制使马光祖有亲戚。”

    “啊,这几位都到了吗?”

    杨丰阴森森地说。

    王茂悦下意识地一回头。

    他背后三名官员突然间转身拔腿就跑,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就在同时杨丰手中权杖一点,这三人一下子被烈焰吞噬,然后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倒在地上,在不断翻滚中迅速被烧成黑色,王茂悦终于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那恐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一旁,他想翻身起来叩拜但却浑身无力直接瘫倒在地。

    “废物!”

    杨丰鄙夷地说道。

    然后踏着遍地死尸从他身旁走过。

    “废物,还不如个女人!”

    他二徒弟同样鄙夷地看着老王说道。

    “公,公主。”

    老王艰难地挤出苍白的笑容。

    公主冷哼一声,双手提着自己美丽的长裙一脸恶心地紧跟在后,杨丰大徒弟那锃亮的黑色皮靴直接踏进一滩鲜血,身高腿长一身笔挺红色军服的美少女昂然走过,紧接着后面全副武装的士兵源源不断走过去。当最后一名士兵走过时,王茂悦哆哆嗦嗦地爬起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前方已经完全被狂欢的百姓淹没的后渚港,而在他两旁农田中不计其数的海盗和官军士兵,甚至拎着木头棒子的码头工人,正如同潮水般席卷而过涌向泉州。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回头找自己轿子,这才发现轿夫们早就扔下轿子不知去向了。

    至于是害怕逃跑还是着急着一起去打土豪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估计是后者。

    实际上这时候整个泉州城外所有乡村都已经行动起来,在港口的巨大收获刺激下,所有乡民全都扛着锄头冲了出来,跟随着大军冲向泉州。

    “快,关上城门!”

    就在此时泉州城内,一个中年色目人正骑着马狂奔向城门。

    城门口守军茫然地看着他。

    紧接着在那色目人身后无数色目人手持各种武器,一片混乱的从各处巷口,商铺,尤其是他们的寺庙中涌出来,在那些大宋百姓茫然的目光同样直冲向城门。

    “蒲公,外面是水师的兄弟。”

    一名军官笑着说。

    “蠢货,没看到后面的海盗吗?水师的人勾结海盗作乱,王公和使君估计已陷于贼,立刻关闭城门,等打退海盗每人赏金钱一百。”

    那色目人带住马厉声喝道。

    那军官还在犹豫,就在此时大批色目人蜂拥而至,紧接着以最快速度关闭城门,而更多色目人则冲上了城墙,他们人多势众,城墙上不多的几个士兵瞬间被挤到一旁。这时候最先到达的水师士兵已经到护城河,但他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抢在城门关闭前冲进去,然后城墙上的色目人立刻向外射箭,城墙上的宋军士兵和外面的水师士兵都互相熟悉,虽然混乱中不明情况,但还是上前阻止,包括那军官也拉住那色目人。

    “蒲公,你们这是干什么……”

    然而他的话戛然而止,那色目人手中的刀捅进他胸膛。

    “快,把城里所有咱们的人全召集起来,宋人有敢反抗者杀,包括女人也配上武器,这该死的恶魔,他怎么能这样,把长老们都请来!”

    那色目人拔出刀喊道。

    但就在这时候……

    “城上的兄弟们,国师驾到,蒲寿庚和色目人阴谋截杀国师和公主,国师有令,杀光城内所有色目人,他们的珠宝货物全归咱们……”

    城外的喊声骤然间响起。

    城内那些百姓愕然地面面相觑。

    “蒲寿庚杀人了,蒲寿庚杀了徐都监,色目人造反了!”

    一个看到那军官死尸的人突然尖叫道。

    城墙上的宋军士兵立刻低头,他们长官的死尸赫然在目,这时候那些宋军士兵也立刻醒悟,紧接着他们挥刀冲向那些色目人,后者早有准备立刻迎战,双方的混战就这样在城墙上开始了。

    紧接着城内的混乱也开始了。

    那些惊恐的百姓们都尖叫着跑向各处街巷,随着他们的喊声,还有城内色目人的武装化,再加上城外不断传进城内的喊声,让那些消息灵通的地方豪强立刻意识到出事了,然后各处官衙和那些豪强家里首先也开始武装。而蔓延开的各种混乱消息,则让泉州城内绝大多数百姓,甚至包括那些色目人都依然不明所以,这座城市的色目人多达数万,而且并不只有蒲寿庚这一系统的,除了极少数消息灵通的,其他绝大多数其实和宋人一样茫然。好在很快他们就不需要为此而茫然了,因为伴随外面骤然响起的海啸般欢呼,国师终于驾临泉州城下。

    不过这时候色目人仗着人数的绝对优势,也迅速解决了城墙上的宋军士兵然后完全控制了城墙。

    “此乃何人?”

    杨丰看着城墙上那色目人说道。

    “回国师的话,这就是蒲寿庚!”

    他身旁一名水师军官毕恭毕敬地说道。

    “哼,反应倒挺快!”

    杨丰冷笑一声骤然腾空而起。

    他身后那些水师士兵,海盗,码头工人们立刻发出狂热的尖叫,在这尖叫声中,国师的身影瞬间越过护城河然后出现在城墙上,直接落在蒲寿庚对面,正在指挥那些色目人布置防御的蒲寿庚短暂的惊愕之后立刻一挥手,他身旁两个壮硕的黑叔叔拎着刀上前,刚到杨丰面前,国师的右手随意地在半空一划,两颗黑色头颅诡异地坠落,鲜血如喷泉般直射天空,这一幕让城外欢呼声如海啸爆发。

    “拦住他,拦住这恶魔!”

    蒲寿庚惊恐地尖叫着,不断催促身边的家奴向前,但他却在不断地向后退。

    杨丰把两具还在喷血的死尸随手向两旁一分,几个色目人还悍不畏死地上前,他的右手随意地不断在空气中划动,凝聚成一把半米多长能量刀的灵魂能量,随着他右手的划动不断斩下一颗颗头颅。因为肉眼很难看清他的能量刀,在外人看来国师根本就是随手在虚空中一划,然后对面的人头就落下,这诡异的一幕别说是城外的人,就是城墙上那些色目人都被吓破胆了,两旁所有的色目人全都尖叫着一哄而散,杨丰一脸狞笑地推开那些死尸直接到了蒲寿庚面前。

    “别,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蒲寿庚背靠着城楼的墙壁,就像个被逼到角落的柔弱少女般尖叫着。

    “杀了你不也一样?”

    杨丰无语地说道。

    紧接着他一把掐住蒲寿庚脖子然后把这家伙提到半空,就像当初对付蒙哥一样,抓住他一只胳膊就像撕烧鸡般一拧直接撕下来……

    “国师威武!”

    城内一阵吼叫骤然响起。

    杨丰意外地看了看城内,第一批武装起来的大宋百姓已经出现,甚至已经开始和色目人展开混战,毕竟这座城市除了几个主官出城之外,其他各级官员绝大多数都在,他们只是最初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而已,一旦明白过来之后,他们同样不会错过这个发一笔横财的机会,尤其是那些城内的豪强大族,他们的效率比官员们高得多。那些官员率领衙役,那些豪强率领家奴,甚至还有那些组织迅速的商人和他们手下雇工,全都拿着各种武器涌出一条条街巷,而也已经武装起来涌出准备冲向城墙的色目人首先和他们遭遇,双方的混战在这座城市里不停蔓延。

    这些人很多都互相熟悉,在同样熟悉的街道上,互相咒骂着不断互相杀戮的场景也很令人感慨。

    杨丰看了看他们,然后紧接着又把蒲寿庚的另一只胳膊撕下来。

    后者撕心裂肺的惨叫着。

    无论城内城外都一片狂热的吼声。

    而趁着混乱已经冲过护城河的城外各军,也开始拋上钩子爬城墙,尤其是那些海盗们爬这个都跟玩一样,因为城墙上色目人都被吓跑,他们很快就顺利登上城墙,然后下去从里面打开了城门。随着城门打开,外面数万大军欢呼着蜂拥而入,仿佛冲垮一切的洪流般淹没街巷中正在负隅顽抗的色目人,一些急不可耐地甚至开始冲向两旁色目人守卫的店铺,席卷全城的狂欢就这样开始了。

    “血洗泉州色目,三日不封刀!”

    杨丰拎着不断从两个断臂处喷射鲜血的蒲寿庚,高踞在城墙上环顾内外,紧接着大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