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成都待了整整半年。

    在这半年时间里,他一边讲道巩固治下百姓的信仰,一边亲自带领他们种植,管理,一直到收获那些他带来的仙种,而每一样仙种的收获都会召集各县代表参观,包括那四颗土豆的收获,这些仙种就这样变成传奇在四川甚至四川周围蔓延开,尤其是那四棵土豆更是被神话,加上了无数渲染出来的光环,然后……

    他得到了想要的。

    就在他终于启程离开,并且乘船到达忠州皇华城的时候,黔中各部的老大,世袭播州安抚使杨文,带着数十名酋长迎候在码头。

    当然,不是说直接来皈依到杨丰旗下。

    还没到这种程度。

    但他们却是来邀请国师到播州讲道的,既然这样国师也不好拒绝,紧接着他在忠州转向黔中,在山民们毕恭毕敬地迎接下一直到达播州,并且在播州对西南蛮的起源进行了详细地介绍,还有西南蛮那些神话与道教神话体系的联系。话说这个他都是信手拈来的,这套神话体系他都玩了很多次,经过了事实上几百年完善,一代代专家学者补上了所有漏洞,甚至连以后可能出现的问题都解决了,那完全就是一套无懈可击的理论,尤其是因为还有唐朝时空的经验,他对西南蛮的历史比西南蛮自己都清楚。

    尤其是汉末以及晋末乱世中因为战乱而进入山中的各家族世系,那都可以说了若指掌。

    黔中的历史并不复杂。

    从唐朝时候算起,诸谢蛮是最早的老大,接着赵国珍家族,然后是罗荣这一系,再后来就是杨端一系,现在黔中就是杨罗两家为主,其中杨家势力稍大,罗家稍弱,但无论是谢家还是赵家还是杨罗,实际上全都是避乱南迁的汉人,谢家是汉末,赵家是晋末,罗家是中唐,杨家是晚唐,这些东西就算这时候这一带的各族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这对杨丰来说完全就是有着详尽资料的史实。

    最终的结果就是,当他结束在播州的传道之后,一座专门供奉他和昊天上帝的圣祠已经在播州建成。

    就是这么简单。

    而杨丰也从成都给他们要来了一批仙种,虽然土豆还不行,但辣椒绝对可以,贵州嘛,没辣子怎么行,话说他的仙椒已经开始征服四川,现在也该开始入侵贵州了。

    最终一直到这一年冬天,他才离开播州返回忠州,然后登船出三峡,在江陵换到黑船上顺流而下返回临安。

    而这时候他在明州船场建造的第一批十艘鸟船已经交货,并且在他三徒弟安排下,迅速替换下了十艘最旧的老式货船,在短时间內熟悉了这种新式商船使用后,第一支船队已经从明州启程驶往倭国,而且在明州,温州,泉州等地的船场中,还有三十艘同样的商船在全速建造,估计最多半年时间这些船就会全部交付,而杨丰计划的第一批是造一百艘,反正他有整整三百万两白银的资金可用。

    另外台北城也建起来了,而且那些员工还给公司淘出了第一批黄金。

    总之他的形势一片大好。

    而就在杨丰返回临安半个月后,一个特殊的客人就迫不及待上门了。

    “李璮为何不自己来?”

    杨丰坐在辉煌的宫殿內,一脸威严地说道。

    虽然此时是阴天,但在数十个节能灯泡照耀下,刚刚铺了大理石同时新刷了漆,而且还到处都是现代装饰品的昊天上帝宫大殿內,依然透着天界才有的辉煌。

    话说国师都已经配上游艇了,当然要弄套柴油发电机组放在昊天上帝宫內,就连杨丰屁股下面的宝座,都换成了大号的老板椅,下一步他还要把这座宫殿完全实现电气化,比如装上空调弄台冰箱尤其是弄台电视。偶尔让他信徒们欣赏一下天界是个什么样子,简单说就是让小倩编套CG然后刻录成光盘扔过来,不说搞阿凡达,至少也得蜀山级别,尤其是再弄些珍禽异兽和俊男美女就说是神仙了。

    就像他在咱大清时候玩的一样。

    这很简单的。

    这时候的老百姓肯定不会怀疑的。

    “回仙尊,弟子义父不敢离开,鞑虏对他一直监视着,只能让弟子代他前来觐见仙尊。”

    他面前一个壮汉战战兢兢地说。

    可怜这也是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趴在他面前连头都不敢抬,这是李璮的使者,据说是他干儿子,后者的亲儿子还在开平当人质,这家伙来的时候还挺正常,一进这座大殿立刻就腿软了,尤其是看着圣洁白光中威严的国师,就连自称也直接变成弟子了,一般来说在杨丰面前自称弟子就等于算他的信徒了。

    “哼,他还想首鼠两端多久?”

    杨丰冷哼一声说道。

    “回仙尊,弟子义父已经做好准备起兵驱逐鞑虏,只是世子尚在鞑虏处为质子,虽然已经去信召回,但此时估计还没脱身,一旦世子脱身,则立刻起兵,另外弟子义父欲以山东之地献于大宋,请大宋出兵接应。”

    那使者说道。

    “此事你们与贾似道商议即可。”

    杨丰说道。

    “弟子斗胆请仙尊明示,若大宋不肯出兵,仙尊能否亲自出手?”

    使者小心翼翼地说。

    我亲自出手……

    杨丰沉吟一下,紧接着他说道:你们此时实力如何?

    “回仙尊,我处总兵力八万,但有一些乃地方豪强所有,弟子义父能完全掌控的约五万,其中有两万乃是精锐,另外鞑虏的徐州总管李杲哥亦不满于鞑虏,若益都举兵,他那里也会响应,弟子义父另外还以书信联络史天泽等多家世侯,其中有多人已回信响应,北方之民苦于鞑虏暴虐,早有举义之心,此时鞑虏内乱,正是动手的良机。”

    使者说道。

    “史天泽?”

    杨丰冷笑一声。

    话说李璮可是被史天泽给肢解的。

    “归语李璮,若其举兵,本仙可保其成功,汉家男儿,岂能为奴!”

    紧接着他说道。

    “谢仙尊!”

    使者趴在地上激动地说。

    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出手就出手吧,话说国师也已经很久没杀鞑子了,正好借此机会活动活动,另外也让北方的百姓看到仙尊风采,说到底此时的他最重要的依然是作秀,不过这件事情也有个小麻烦……

    “我倒是有一计。”

    杨丰对紧接着上门的贾似道说道。

    “国师请示下。”

    贾似道说。

    他当然很想接这个活,一来李璮归顺可以显示功绩,二来最重要的是可以获得侧翼的掩护,一旦再与蒙古发生战争,宋军可以在山东登陆与李璮合伙从侧后方向淮河线上的蒙古军进攻,这一点非常重要,宋军不用再仅仅是被动防御了。要知道出济南北上甚至可以直捣燕京,但问题是现在有点时间不合适,因为他的沿淮国防线还没完工,如果接应李璮就意味着撕毁之前的停战协议,忽必烈必然会在其他战线上发起进攻以报复。

    这时候忽必烈暂时已经解决了阿里不哥的问题,虽然没有彻底解决,只是夺取了哈拉和林,而他弟弟因为阿忽鲁背叛,已经转向伊犁河谷收拾阿忽鲁了,所以忽必烈是可以暂时腾出手来了。

    他一旦向沿淮进攻就麻烦了。

    因为这条线上还有大批民工在筑城,就凭蒙古骑兵的速度,这些人逃跑都来不及,而那些建了半截的城堡也不可能保护得了他们,所以贾似道有点犹豫不决。

    “你们暂时不要管他们,但是必须调精锐屯兵沿淮,对外则声称拒绝接纳李璮,而救援李璮的事情交给我来负责,李璮手下有足够军队,只要我到了那里,带着他的军队可以很轻松击退鞑虏,而他那里目前急需的是粮食,你们只需要给他运粮就行。另外我会带一批弟子北上,再招募些义勇跟随,也算是给他的援军了,另外给他们一批仙种,教他们如何种植,这样最多一两年时间他那里粮食也就可以自给,那时候沿淮防线完成,你们也就不需要再担心忽必烈,直接封李璮一个官就行。”

    杨丰说道。

    “那么国师这支军队的旗号呢?”

    贾似道说道。

    他的意思是咱们怎么糊弄忽必烈呢?

    “志愿军,大宋人民志愿军,大宋人民激于义愤,自发组建救援北方同胞的志愿军,与朝廷无关,我再让临安报骂你几句,你再找言官因此而弹劾你一下,忽必烈派人来交涉你就可以让他们看看了,反正他们也不想真得撕破脸,毕竟真要打的话,咱们沿淮还有几十万大军呢,忽必烈目前还是防备阿里不哥卷土重来为主,如果再和咱们开战,他就是三面树敌,他不会这么傻的。

    而一旦我到了山东,整合了李璮的军队,那么他也就没功夫管别的了。”

    杨丰说道。

    的确,他只要整合了李璮的军队就该忽必烈防守了,要知道李璮手下可是有大量骑兵,而带着骑兵玩深入突袭那是国师的拿手好戏。

    打到哪儿呢?

    话说打到北京城下应该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