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种手段的确有效。

    当天下午,杨丰的黑船就出现在了登州城下,和在宁海一样,扔个火球术震慑住了当地豪强,当那些官员和豪强出来迎接国师的时候,被他迅速拿下押往沙门岛。

    也就是庙岛。

    敢反抗者一个天降巨石砸死。

    然后把他们的私人武装全都逼出来集结成军队。

    登州完成后是莱州。

    仅仅十天时间他就如旋风般横扫三州,硬生生从那些地方豪强手中逼出了一万大军,其中还包括了近一千名骑兵,虽然战斗力不好说,但想来不会比他手下那些禁军差。这一点应该是确定的,可怜他手下那一千禁军已经被他扔到长山岛去守岛,另外重新进行训练去了,这些家伙仅仅坐船从台湾过来,就已经快要彻底报废了。

    倒是那些荡寇军士兵令他非常的满意,尽管这些人最近一直在忙着经界,但依然保持着很高的战斗力。

    总之他以这种方式迅速集结起一支大军。

    到第十天的时候,这支大军就已经可以从莱州启程了,向前一直到益都也就是青州都没什么敌人,蒙古十七路大军围攻济南,只是派出少量骑兵巡弋警戒在益都以西,防止留守益都的,还有东部各州的李军增援而已,甚至连益都他们都没过,从这里向西的潍州,向南的密州,胶州,莒州等地都还竖着李璮的旗帜。

    当然,也仅仅是竖着而已。

    这些地方在济南被围期间都没出兵,李璮失败后他们都以最快速度投降。

    但有国师驾到估计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他要经过的潍州和益都应该还能凑一部分军队。

    但让他意外的是,还没等他走,一支完全出乎意料的敌军就出现在了长山岛附近。

    “高丽水师?”

    杨丰难以置信地说。

    呃,准确说应该是蒙古帝国的高丽水师。

    “仙尊,鞑虏在海上的水师,就是以征调的高丽水师为主,包括这时候围攻济南的敌军中也有高丽军,鞑虏军队乱得很,他们自己人,汉军,色目人,高丽人都有,就连水达达有时候都得来给他们打仗,我们这边不敢出兵,主要也就是警戒高丽水师,这些家伙一旦上岸那是奸yin掳掠无恶不作的。”

    一名将领小心翼翼解释。

    “好吧,看来得先灭了他们才行!”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登上了面前的黑船。

    这时候远处的海面上,一支足有上百艘战船的舰队正缓缓而来,岸边的鸟船上那些南洋公司水手们以最快速度准备起航迎战。

    “师尊!”

    他大徒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这一次二徒弟没来,毕竟这是来打仗的,赵昀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跟着冒险,另外他也有可能隐约知道他女儿和国师双修的事,总之他坚决不同意升国公主跟着,于是就只有大徒弟跟着了。

    “开船,灭了这些棒子!”

    杨丰说道。

    虽然不明白棒子的含义,小玉还是迅速发动了黑船,这艘造型怪异的三体船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喷着柴油不充分燃烧的黑烟,就像一条滑翔海面的蝙蝠般不断加速,很快在岸边无数愕然的目光中,径直撞向了高丽水师。真正意义的撞向,黑船船头正对着其中最大的一艘战船,几乎一条直线地撞过去,杨丰背着手迎风傲立在船头,他后面一片惊叫,而他前方高丽战船上同样一片惊叫,那些水手拼命划动长桨,试图避开这黑色怪物,但很显然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没什么卵用。

    他们不可能和一艘拥有三个螺旋桨的快艇比机动性。

    就在他们的混乱中,顶着他们不断射出的利箭,抛出的石块,二十二节狂飙的黑船狠狠撞上这艘战船的右舷,水下的球鼻艏犹如冲角般瞬间没入船体,而巨斧般的钢制船首同样瞬间砍断了船体的木板,撞击的力量让甲板上倒了一片,甚至整艘战船都在可怕的碎裂声中折断。

    但黑船甲板上杨丰却像长在那里一样,背着手冷笑着看着高丽人的混乱。

    就在同时小玉迅速倒车。

    一千五百马力全速倒转的螺旋桨让被逼停的黑船猛然后退。

    而那艘几乎被整个撞断的高丽战船则急速下沉。

    脱离接触的黑船迅速将船头对准另外一艘战船,杨丰淡然地向前一挥手,小玉立刻重新推回全速前进档,黑船就像怪兽咆哮般发出低沉的轰鸣,那尖锐的船首劈开波浪,几乎转眼间撞上了第二艘。毫无悬念地****,全部钢铁打造而且设计时候就考虑到这种用途的黑船,轻松将这艘战船右舷中部砍成碎片,然后紧接着倒车,任凭汹涌而入的海水把它带入海底,再接着是第三艘,第四艘……

    海面上所有高丽战船全部拼命转向逃离。

    这个敌人太可怕了。

    他们那脆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创伤。

    但可惜逃跑更没戏。

    如果他们勇敢一些,豁出去拼死向黑船进攻,或许还能逼迫杨丰亲自出手,毕竟这些战船也有冲角,而且黑船也没有装甲,如果被它们的冲角撞上侧面的钢板,几百吨超过十千米速度撞击的力量一样会让木头撞穿薄钢板,那时候杨丰就只能让小倩赶紧扔个大石头了。可他们既然选择逃跑那就完全是成全杨丰的装逼了,仙尊就那么站在甲板上,就像风帆战舰上的神像般,而他脚下黑船在他大徒弟驾驶下,不断追上一艘艘溃逃的高丽战船然后撞击,紧接着在高丽水兵绝望的尖叫中倒车转向下一个目标,任凭前者沉没海底。

    尤其是对付那些小型的,她甚至都懒得瞄准侧舷撞,随随便便用船首在任何位置撞都是绝杀。

    倒霉的高丽人彻底绝望了。

    就在黑船撞向第二十艘高丽战船的时候,这艘战船突然停下,同时甲板上所有水兵全部跪倒。

    “继续撞!”

    杨丰一挥手说道。

    好吧,投降也不行。

    他就是要给高丽人一个深刻的印象,毕竟他以后是要把高丽拉进自己的反蒙集团,那么就必须狠狠地虐他们,直到虐得他们看到自己就发抖那时候才会真心听话,而这种送上门让他抽的机会可是很难得。

    就在黑船不断撞击高丽战船的时候,那些鸟船也纷纷加入战场。

    这些鸟船同样配有专用武器,也就是杨丰专门为他们设计的,在装备大炮之前的替代品,也是宋军中原本就有的火球箭,箭头后面带一个火药包,带着引信射中目标后会爆炸。杨丰把宋军劣质火药换成新式火药,把火药包换成铁壳炸弹,装在床弩的巨型弩箭上,虽然威力很小,估计也就是个礼花弹的水平,但由于杨丰开挂性地加入了铝粉,所以这东西在海战中还是很凶残的,这是杨丰让他的船队在进化到战列舰前专门用以夺取制海权的。

    现在高丽人第一个尝到了这东西的滋味。

    随着一艘艘鸟船上,那些南洋公司的水手们,不断在数十丈外向着高丽战船射出火球箭,如同焰火般的爆炸火焰在一艘艘高丽战船上炸开,被火药引燃的铝粉带着明亮的火光四散飞溅,然后用一千多度高温轻松点燃木板,船帆,甚至高丽水兵身上的衣服,火焰紧接着就在这些战船上升腾起来。

    在鸟船加入战斗后,杨丰便不再管近处的高丽战船,而是迅速追击那些逃远了的。

    这场海上屠杀持续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之后,整个海面上就剩下了一艘高丽战船,而且还是一艘大型战船,应该是他们的旗舰,那甲板上一名高丽将领,哆哆嗦嗦地拿着刀欲哭无泪地看着四周合围的鸟船,还有正在自己不远处的黑船,而甲板上数百名水兵同样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命运的裁决。然后那个让他们刻骨铭心的身影从黑船上骤然跃起,紧接着落在了他们面前,用威严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那高丽将领腿一软手一松在刀坠落的声音中跪倒,他后面所有水兵同样跪倒,几乎是哭喊着叩首在甲板上。

    “船上可有鞑虏?”

    杨丰问道。

    “有,快,把兀鲁几个押过来!”

    那将领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转身喊道。

    一群水兵同样毫不犹豫地冲进船舱紧接着拖出一个蒙古官员,后面还有四个随从,然后带着谄媚的笑容送到杨丰面前拳打脚踢地按倒,那些蒙古人显然不懂汉语,在那里绝望地咒骂着。杨丰懒得管其他,右手能量刀伸出,很随意地在他们头顶划过,五颗头颅直接被切开,五具死尸几乎同时倒下,鲜血和脑浆立刻流淌出,这恐怖景象吓得那些高丽人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你知道我是谁?”

    杨丰若无其事地擦着手说道。

    “仙尊乃大宋国师,天上神仙下凡。”

    那将领哆哆嗦嗦地说。

    “很好,回去告诉王禃和金俊,”

    杨丰顿了一下,然后蹲下身子近距离看着那将领,那将领吓得尖叫着拼命磕头,甚至脑袋都沾上了那些蒙古人的鲜血都不敢停。

    “我会去看他们的。”

    杨丰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