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杨丰拖着自杀未遂的兀良合台,并且赶着七百匹堪称宝马良驹的顶级战马……

    呃,这才是他玩大逃杀的目标。

    这些可是怯薛军,蒙古骑兵的最豪华版,那么同样他们的战马也全是最豪华版,随便拿出一匹放到南宋那都是人臣不敢骑,必须得献给皇帝作为御用仪仗的顶级战马,要是真来一场混战,被他打死一匹都是损失,这时候的杨丰对于高档战马可是无比渴望,所以他才选择玩大逃杀,这样可以最大限度保护这些珍贵的顶级战马。

    当他就像牧马人般,赶着马群拖着兀良合台回到保定时候,这场大混战还依然在进行。

    不过剩下就没他什么事了。

    这样的战斗他不需要参加,他把兀良合台交给耶律世枻绑到鼓楼上剐了,以此来祭奠近千名遇害的女人和小孩,这也是难免的,真要一个人质不死那也不可能,动用du气弹的毛子都能死近半,更何况是他这种原始方式,总之绝大多数救下来也就算成功的了。事实上也没人在乎这个,这场混战死的人多了,不说十万八万,但双方加起来死个三五万怕是少不了,如果连各地的混战加起来双方死几十万都有可能,那一千多人质的死亡完全不值一提,这个乱糟糟的世道平常哪天还没几个死人,人命在这种乱世连个数字都不算,而把兀良合台这个罪魁祸首剐了,也就算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实际上这场混战持续三天。

    死亡人数……

    汉军,义民,再加上惨重池鱼之殃的老弱妇孺,这些总共加起来死了近两万人,至于那些鞑虏和色目,这个就没人有兴趣清点数字了,就和在藁城一样堆起来浇上油烧了,反正经过这场血洗之后,基本上这片色目人的最主要聚居区除了女人,是再也找不到一个活着的色目人了。

    这是一场完美的清洗。

    至于付出的代价并不重要,为子孙后代解决后患才是最重要的。

    保定的战火平息后,杨丰的大军继续前进,而这时候他的实力已经堪称碾压式的了,因为山东战场也基本尘埃落定,为了巴结仙尊,李璮等人都派出军队北上增援,使杨丰部下真正的军队突破十万,而且在缴获不计其数战马的情况下拥有超过四万骑兵,包括五千重骑兵。就连夏贵的水师都跨海增援并到达直沽,他们连同南洋公司的鸟船,向北方运来大量的粮食,虽然因为清洗鞑虏和色目,获得了大批的粮食,所以北方其实并不缺粮,但来自江南的一船船大米,依然极大振奋了民心,这意味着他们不再有后顾之忧,就在这堪称万民欢腾的气氛中,杨丰率领十几万大军兵临燕京,然后……

    “跑了?”

    杨丰愕然说道。

    “禀仙尊,虏酋忽必烈自知无力抗拒天兵,故仓皇弃燕京而逃,而且得知仙尊将要驾临,那些鞑虏和色目也全都跟着忽必烈逃往塞外。”

    燕京本地豪强杨孝先,趴在地上满脸堆笑地抬起头说道。

    他身后一帮豪强纷纷附和。

    忽必烈肯定要逃的,兀良合台短时间几乎全军覆没,溃兵逃回燕京的才不足万人,虽说把城内的蒙古和色目青壮都武装起来,实际上忽必烈也能在燕京凑出四五万军队,但这根本没什么用处。一来都打到现在了,他也明白在杨丰面前城墙没什么卵用,二来这燕京城里最多的依然是汉契丹女真,虽然不像其他地方一样,有大量的世侯武装,但豪强还是一大堆,真要变成杨丰包围燕京,情况不妙这些人也是要造反的,那样忽必烈和燕京的那些鞑虏和色目连跑都没机会,他可不想再面对那妖魔。

    既然这样也就只能提前跑了。

    因为担心被豪强的造反拖住逃跑速度,忽必烈对这一带也没来得及破坏,毕竟真要变成互相仇杀,他的那些人里面也有大量老弱妇孺,那些豪强被激怒后一样会杀这些人,还不如好合好散逃得还快点。

    “跑了就跑了吧!”

    杨丰迅速换上无所谓的态度,然后看着面前的燕京城。

    此时的北京城还只是一个雏形,连元大都都还没开始建设,这座燕京城还是金中都,也就是北京外城西半截,另外再加上外围一小块,也就北京凸字城的四分之一大,是一座十二门的正方形城池,周长三十多里,比临安小得多,但仍旧比成都,建康这些城市要大。至于人口就相差悬殊了,别说是城市比城市了,就是整个燕京路,也就是燕京周围一直到密云,天津,涿州这一圈加起来还没钱塘和仁和两个县多,而且还得是到元朝中期,这时候因为还不是都城,估计燕京路人口连仁和县都比不了。

    元朝大都路人口十四万户,南宋临安的钱塘和仁和两县是十八万户。

    这差距之大也是很震撼的。

    “这个地方不错!”

    杨丰看着他在明末时空修金字塔的位置说道。

    杨孝先茫然地看着燕京城东南角那片荒草,话说整个燕京路才不过十万户左右,算到燕京城里估计也就是十几万人口而已,却拥有一座目前仅次于临安的巨大城市,不可避免地荒地多些,城内都填不满更不需要在城外住人了,所以出了燕京基本上就是荒野,他实在不明白仙尊从哪儿看出那片荒草加死水潭好的?

    “你在鞑虏手下为何官?”

    杨丰问他。

    “回仙尊,弟子父亲金末时候率领乡里百姓聚兵自保,后来不得已才降了鞑虏,又因愚昧不识天命,随鞑虏南征被大宋王师诛杀,弟子得其余荫在鞑虏手下做个小官。”

    杨孝先赶紧说道。

    当然,他这是春秋笔法,实际上他爹是汉军世侯,跟忽必烈南征掉水里淹死的杨杰只哥,这个就没必要跟仙尊说得太清楚,反正他现在跟史天泽,张柔这些级别差得远呢!顶多也就算个小官,地方豪强而已。

    “那你就先带理这燕京路吧,不能再叫燕京了,就叫北平吧,以后的事情等你们上表到临安再说,你把这一块地方给我圈出来,然后找些民夫清理干净,我会给他们工钱,另外在西边山里给我找个采石场,从采石场到这里修一条路,我会教你一种新的修路方法,总之要能够运输很大的石头,我要在这里修一座祭坛,也算给我在北方建个修行之地,你先把这些准备给我做好,等我把鞑虏解决了咱们再开始修建。”

    杨丰说道。

    呃,他要把金字塔也修这儿。

    另外他未来的北京肯定也要建在这里,无论他什么时候谋朝篡位,终究也是要谋朝篡位的,老赵家不适合当皇帝,只是什么时候合适了踢开而已,而临安那地方并不适合做都城,南宋选在那里只是为了跑路方便,未来他的都城肯定还得南北二京,以南京为主,但北京也必不可少,那么在这里修金字塔也就最合适不过了。

    “弟子一定为仙尊办好!”

    杨孝先眉开眼笑地说道。

    这时候夏贵的孙子夏贻孙匆忙过来低声说道:“仙尊,家翁所部水师战船回报,在永平一带有鞑虏的大队骑兵南下,数量约在一万左右。”

    “永平?”

    杨丰露出一丝冷笑。

    “看来这是忽必烈从辽东调来的援军了,不过他们似乎来晚了,耶律世枻,刘思敬,张邦直,王文礼,乔珪,何瑛,李彦简听令!”

    他紧接着说道。

    那一大帮子将领立刻上前行礼。

    “这些鞑虏交给你们了,不要让我失望,瑶儿,你去做他们监军,刘思敬你为主帅,务必要让这些鞑虏有来无回,夏贻孙,你去通知夏公和吕师夔,立刻以水师北上,另外通知小玉带领南洋公司船队一同北上,在永平登陆夺取榆关,务必关死鞑虏北逃的大门,让小玉把那些战船上的火球箭都搬到榆关上,让鞑虏也尝尝鬼火的滋味。”

    杨丰迅速命令道。

    很显然这支从辽东而来的援军并不知道忽必烈已经撤退,这没什么奇怪的,这年头军队信息传递本来就没那么准确及时,更何况辽西走廊和这边还隔着茫茫群山,而这支骑兵一头扎到冀东,正好方便了他检阅这些世侯武装的战斗力,夏贵等人率领宋军水师北上登陆秦皇岛夺取榆关,堵住山海关这个至关重要的通道,然后十几万河北世侯联军在冀东围殴,估计这支敌军会很惨的,至于仙尊……

    这种小事哪还需要仙尊动手。

    要是什么战斗都得他亲自出手那还要手下的军队干什么?

    “弟子遵令!”

    那帮将领们立刻一片中气十足地吼声。

    然后他们纷纷上马,带着各自部下的军队,毫不犹豫地涌向冀东,准备去用鞑虏的血,来向仙尊献上自己的忠诚,而看着他们的背影,仙尊心满意足地在燕京,呃,北平豪强们毕恭毕敬地欢迎下,到原本金国的皇宫,去接受万民朝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