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归尘,土归土,该走的,不应留!”

    烛光摇曳的寝宫內,一个太监站在赵昀的病床前,就像木乃伊里祭司般念叨着。

    一边念叨着他一边伸出手。

    他的手掌在弥留之际的大宋皇帝身上缓缓移动着,后者仿佛回光返照般睁开眼,迷茫地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手臂虚弱无力地向上抬了一下,但紧接着落下,微微张开的嘴里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声音,双眼昏沉沉地重新闭上。而就在同时一股奇特的能量从他身上移出,却像是受到什么吸引般,与他身上的那只手掌前端的能量刀连接起来,但两种能量却并不相融,就像一个气球碰上了另一个气球般,尽管无限接近,却又始终泾渭分明。

    而那从赵昀身上移出的灵魂能量在能量刀压制下,也停止了继续向外,两股能量就像是在角力般僵持着。

    “这是个大活啊!”

    那太监或者说大宋国师一脸凝重地喃喃自语着。

    随着灵魂能量的增强,他已经可以在近距离感知其他离开人体的灵魂能量,而且不同的灵魂能量也并不是说真就不可能融合,小倩最初的理论是错的,这也很正常,她那边完全是理论,没有过任何实践,根本不可能推算到六倍灵魂能量之后会发生什么。

    实际上不同灵魂能量也可以互相融合,但前提是杨丰的灵魂能量得足够强才行。

    但现在他明显还是不够强。

    两股能量的角力在赵昀身上继续着,在杨丰的六倍灵魂能量压制下他的灵魂能量甚至在一点点被压回到身体里,原本已经停止呼吸的赵昀也重新有了微弱的呼吸,突然间,伴着那能量刀与他的灵魂能量相接处一点奇异的闪光,就像刺破般那能量刀一下子插入了赵昀的身体。与此同时杨丰也感受到了极微弱的灵魂能量在进入自己的能量中,很显然融合已经开始了,但可惜很慢很弱,如果说两个相似的灵魂能量融合几乎就是瞬间完成的话,目前情况下他的灵魂能量想要融合不同的,那恐怕得花费几年时间才能完成,这根本毫无意义,因为后者很快就会消散。

    好在他的目的也不是这个。

    既然无法融合,那就换一种方式吧!

    他的能量由原本的吸收瞬间转为了输出,就像在吹到极限的气球里骤然鼓入更强的气流般,在他的灵魂能量冲击下,赵昀的灵魂能量一下子被冲散消失于空气,而杨丰的灵魂能量却在同时通过经脉分散开,转眼间完成了对这具身体的鹊巢鸠占,原本只是呼吸微弱的赵昀一下子睁开眼,紧接着杨丰低下头向后一退,大宋皇帝陛下仿佛诈尸般从床上猛得坐起来……

    “爱妃,爱妃!”

    他转头冲着阎贵妃喊道。

    杨丰立刻推了一把阎贵妃满脸欣喜地说道:“贵妃,贵妃,官家醒了!”

    还在乙mi中没有清醒的阎贵妃昏昏沉沉地晃着脑袋,杨丰转身又去晃正牌皇后,也就是原本历史上带着小皇帝投降的谢太后,后者也还在乙mi的威力中,他只好又去晃他的徒弟,后者的身体强健,被他晃了几下后迷迷糊糊睁开眼,立刻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赵昀,当然,她肯定看不到赵昀身上还有一条无形的能量线和面前的太监相连,此刻她完全被这一幕惊呆了,紧接着她一下反应过来,立刻扑了过去……

    “爹爹,您终于醒了!”

    伴随着升国公主的尖叫声,大宋皇帝陛下起死回生了。

    呃,只是暂时的。

    一个时辰后。

    大庆殿。

    “朕于天界请神灵推算国运,得知太子愚钝,有负朕之所托,且子孙无能使大宋江山沦丧,赵氏一族终致覆灭,故请神灵送朕暂还人间,预做布置以免此惨剧。今特旨昭告天下,废太子赵长源复为忠王,以升国公主继承朕之江山,升国公主以身许社稷终生不得婚嫁,待公主百年后另择贤明以继承大宋江山!”

    杨丰所假扮的太监手捧着圣旨宣读,而他身后赵昀面无表情地扮演着威严。

    这是他的新功能。

    他的灵魂能量可以分出一部分用以控制别的身体,当然,只是个行尸走肉而已,赵昀依然是个死人,只不过一切行动都在他操纵下,说白了就是他的傀儡,真正意义上的傀儡,而且因为本身已经是一个死人,所以撑不了多久,该腐烂发臭还是要腐烂发臭的。好在杨丰也不需要他做太多的事情,他只要把皇位传给自己的女徒弟就行了,把这份圣旨宣布完,赵昀的死尸就算完成任务,而升国公主将作为大宋女皇统治这个国家,而他统治大宋女皇,然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国家进行彻底改造,并且让大宋踏上开疆拓土的征程,等他女徒弟百年以后……

    以后再说以后的。

    他又没有后代,如果他女徒弟真能活百年,估计他想玩的都已经玩够了,那时候的大宋是君主立宪还是其他什么,那就看老百姓进化到哪一步了,反正他有足够的时间。

    然而这份圣旨让群臣一片哗然。

    废太子无所谓。

    大宋朝的官员对于谁当皇帝其实并不在意,赵昀本来就是随便拎出来的,太子也不过是他侄子,废了太子无非再从宗室拎一个,反正无论谁当都那样,都在制度的约束下,都是大臣们的傀儡,可你好歹挑个男的,你搞出个女皇是要闹哪样?哪怕升国公主的确是你的独生女儿,你就这一个孩子,可你也不能让她继承皇位,这纲常何在?哪怕你说太子脑子不好使让公主帮忙我们都能接受,可你让她当皇帝这就是搞事情了,除了武则天那个篡位的,历朝历代什么时候出过女皇?女人掌权我们不介意,大宋历史上太后主政也不是第一次,可真正的女皇就不一样了。

    “贾相,还不接旨!”

    在一片混乱中,御座上的赵昀冷冰冰地说道。

    贾似道一下子清醒过来。

    “臣领旨!”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陛下,臣不敢领旨,公主为帝旷古未有,简直贻笑天下,此乃乱命臣不敢领旨!”

    礼部尚书王爚立刻说道。

    然后除了贾似道亲信外,其他几乎所有大臣全部拒绝领旨,尤其是那些言官们,更是反应激烈,甚至怒斥贾似道不能尽人臣之责,整个大庆殿可以说一片混乱,就在这混乱中赵昀一拍桌子喝道:“够了,朕是给你们下旨,不是问你们可否,为何升国公主不能继承大宋江山?祖制中可有女子不得为帝之条文?朕的女儿聪慧贤淑爱护百姓,举国无不称颂,太子愚钝天下皆知,为何不能以升国公主代太子?贾似道,朕的旨意已下,尔为宰相已然接旨,此事定了,尔为我请国师护佑升国,升国为其弟子,朕归天之后国师既为其父,有敢阻挠升国继位者以谋反论处请国师处置!”

    “臣遵旨!”

    贾似道立刻说道。

    那些大臣们瞬间闭嘴了。

    这国师一搬出来,谁还敢多说什么?

    “诸位,老夫都不反对,那么不知诸位为何反对公主继位?”

    贾似道笑咪咪地问。

    然后他瞬间迎来一堆白眼。

    你当然不反对了,那是你亲外甥女,而且公主不关心朝政,以前从来就不管朝政,如今天天在孤山上当孩子王,住在那辉煌的仙宫里,除了每天来给她爹请安,其他时间根本就不踏进皇宫,就算进临安城也是领一帮小孩四处玩,就算继位后肯定还是一个样子,然后朝政全都扔给你这个当舅舅的。

    可我们得反对啊!太子继位我们好歹还有点出头希望,虽然这希望渺茫,但公主继位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公主继位,百年后谁来继位?”

    王爚没好气地说。

    “宗室没人了吗?陛下已经说了公主不得婚嫁,也就是说公主不会有后人,不存在外姓觊觎社稷,公主百年后无非就是从宗室另选贤能而已,且公主为国师弟子,公主在时国师必不会弃之而归天界,公主执政百年则国师将在人间护佑大宋百年,有国师护佑则大宋之太平盛世无忧,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贾似道笑着说。

    那些大臣们一下清醒了许多。

    的确,公主和国师是什么关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公主当皇帝的话,国师是肯定不可能舍弃他这个心爱的女徒弟,而有国师在,这大宋就只有出去揍别人的事,绝对没有人敢越过大宋国境,他们这些江南富豪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太平盛世。

    但要没有国师的话就不好说了。

    “诸位是愿意像前些年一样在鞑虏威胁下朝不保夕,天天为国家的未来而忧虑呢?还是愿意这些年咱们的太平盛世再延续至少百年呢?”

    贾似道笑着说。

    那些大臣们开始面面相觑。

    但就在这时候,御座方向传来一声惊叫,他们纷纷转过头,就看见皇帝陛下的头已经歪向一旁。

    “诸公,官家龙驭宾天了!”

    一旁太监语气沉痛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