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大雁山下。

    雾气弥漫的宽阔江面上,镇远号战列舰轻缓地摇晃着。

    这艘巨舰的吃水其实很浅。

    虽然它号称战列舰,但实际上吨位只相当于甲午时候的广字三舰,而且设计时候就尽量以浅水作战为主,所以标准吃水才不过三米半而已,只要不是严重的枯水期,别说是西江的干流了,就是潭江干流也随便航行,潭江从开平一直到崖门的江段水深甚至超过五米。所以杨丰把威远号留在潭江上,而镇远号则巡弋在西江上,定远号负责外海警戒,三舰都有无线电便于调动,而且两江之间还有江门水道连接,一旦某处需要随时可以凭借凭借高速互相支援。

    这三艘战舰如果风帆和螺旋桨全部最佳状态的话,速度甚至可以达到二十节。

    在这个时代完全堪称逆天。

    以这种方式,这三艘战舰为杨丰完全掌控了这一带的海面和河道,尽管陈化成率领的闽浙水师已经到达珠江口,却依旧只能躲在虎门,和关天培的炮台共同守卫广州的大门,但却不敢出海和明军交战。

    主要是陈化成的头脑也很清醒。

    他在前往虎门的途中,就被定远号给暴打一顿,杨钊很无耻地跟着陈化成的舰队追杀两百多里,后者如果追击这混蛋就加速脱离,反正定远速度几乎可以达到清军战舰的三倍,想怎么玩都很轻松,一旦陈化成不理他,那他就靠上去在清军火炮射程外,按住一艘清军战舰暴打一顿。可怜陈化成带着近百艘大小战舰被定远号追杀了两百里,途中有二十多艘被击沉,唯一的收获就是把定远号的船帆上打了一个窟窿,然后就心惊胆战地躲到虎门炮台后面安抚他们受伤的心灵去了,最终结果就是原本历史上一鸦的两位英雄,很明智地坐视明军战舰游荡在自己防区,反正琦善也理解他们的难处。

    至于内河上……

    内河上就更无可奈何了。

    就那些小帆船和舢板,别说打了,定远三舰就是开足马力撞,都能横扫这些小玩具们,一千吨排水量在海上不值一提,到内河就完全是怪兽级别了。

    然而……

    “那是什么?”

    正在甲板喝茶的镇远号舰长陈宏端着茶杯愣了一下,他身旁的大副急忙举起望远镜看着上游。

    上游江面的雾中大群暗影晃动。

    “准备战斗,鞑虏要放纵火船!”

    大副紧接着转头喊道。

    陈宏无语地笑了笑,然后给自己重新倒上了一杯红茶。

    很显然这种事情纯属给他无聊的生活增添乐趣,话说镇远号虽说是木壳,但其实水线上也包着一层铜皮的,而且还额外刷了神皇提供的阻燃漆,除非浇上油否则自己点都点不着,所以纵火船基本上是没用的,另外清军已经不只一次这样做了,但从上游放下来的纵火船别说烧了,就连闯过舰炮拦截的都没有。

    这艘战舰上可都是后装线膛炮。

    甚至都不需要二层甲板上那些海战用的重炮,光他身后那些带着旋转炮架的小炮就足够了。

    “速度快点,别打扰我喝茶!”

    陈宏淡然说道。

    就在这时候,随着江面上一阵风刮过,他的鼻子一抽,紧接着露出厌恶的表情,不仅仅是他,这时候镇远号甲板上所有人都露出相同表情,大副甚至下意识地捂住鼻子。

    “怎么这么臭?”

    他干呕了一下说道。

    这下子陈宏也无法淡定了,毕竟美好的早茶是肯定不能在厕所里享用的,他一脸忧郁地看了看茶杯,果断站起身寻找臭味来源,很快他就锁定了目标,那目标来自上游,来自那些正在逐渐清晰的清军纵火船。

    而与此同时距离他最近的一门十磅后装线膛炮后面,炮长也完成瞄准,这门大炮骤然发出怒吼,炮身在倾泻的炮架上猛然后退,炮弹向前呼啸飞出瞬间越过近千米距离,准确命中了一个黑影,尽管是实心弹,但那黑影依旧急速下沉。而此时甲板上的士兵迅速打开炮膛重新装填炮弹,将炮身推回原位同时在环形轨道上微调,使炮口对准另外一艘已经可以分辨出轮廓的纵火船再次开火。

    紧接着更多的大炮开火。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陈宏感觉空气中的臭味明显更加浓烈了。

    “该死的,这些狗贼船上装得到底是什么?难道装了屎吗?”

    他愤怒地吼道。

    呃,那船上就装了屎。

    随着一阵狂风刮过,江面的雾气一下子被驱散,然后露出数十艘的小船,这些塞江而下的小船上,无数马桶整齐排列,向着风中释放浓郁的恶臭,而这恶臭随风不停汹涌向前,将镇远号笼罩在它的威力中。

    看着这一幕陈宏都傻了。

    “快,快划,靠上去,只要靠上妖兵的战船,他们的妖法就破了,他们的大炮就打不响了,他们的蒸汽鸡也就不会动了!”

    最前面的屎船上,一名绿营守备挥舞腰刀高喊着。

    然后所有屎船上那些清军士兵奋力划动船桨,使得原本就是顺风顺流而下的小船全速向前,准备按照杨提督交待的任务撞击镇远号,把马桶里的屎尿糊在这艘使用妖术的战舰上,而且不仅仅是马桶,这些船上还有黑狗血,还有女人用过的骑马布,总之有着各种各样的法器,很显然这东西有效,因为他们对面的镇远号上,那些发匪完全被吓坏了。

    “快开火,千万别让他们靠近!”

    陈宏惊恐地尖叫着。

    不仅仅是甲板上,就连下面的炮手们也推出了一门门重炮,所有角度能够上的大炮全都瞄准屎船队,然后以最快速度开火。

    包括四十二磅在内各种炮弹呼啸着划过江面,凶猛地撞击在那些小船上,随着一艘艘小船在炮弹撞击下粉碎,马桶內的屎尿四散飞溅,在暴雨般落下的屎尿中,那些巨额赏赐招募的敢死队员默默地奋力划动船桨,带着浑身的恶臭顶着一块块骑马布继续为咱大清勇往直前。

    “兄弟们,封妻荫子就在今日!”

    那守备挥舞腰刀高喊着。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一块被崩飞的骑马布忽然落下,一下子糊在了他的脸上,他面不改色地抹一把脸摘下来,无视那上面的血污,此时雾气散开,迎面的金色阳光中带着一脸黑色污血的他倒有几分风采。

    不过这并没什么用,被吓坏的明军士兵同样爆发了,镇远号上的大炮一刻不停喷射火焰,炮弹一刻不停地落在屎船中,然后一艘艘小船被直接打成碎片,冲天而起的屎尿不停反复地糊在幸存的清军士兵身上。同样也让原本清澈的江面一片混浊,杂乱的碎木片间,一片片骑马布诡异地飘荡着,一些实在受不了的清军士兵终于忍无可忍地放弃他们职责,跳进江水潜入水下游向岸边,但那守备依旧带着对咱大清的满腔忠诚继续向前……

    “停止射击,让他过来!”

    镇远号上陈宏怒不可遏地吼道。

    这时候他想不沾屎也不行了,因为整个江面上全是,根本就没有可以躲开的地方,那些被击碎的屎船上无数马桶浮浮沉沉浩浩荡荡塞江而下,而在马桶间一块块沾满屎的碎木同样塞江而下,再加上那些飘荡着的骑马布,恍如开河凌汛的碎冰般在一片屎黄色中浩浩荡荡,弥漫的恶臭让整个江面犹如粪坑,虽然还没漂到这里,但镇远号也在劫难逃。

    那些水兵立刻停止射击。

    然后他们一同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马桶阵前方,一叶孤舟勇往直前的守备大人。

    “管用了,妖人的妖法破了!”

    后者发疯一样嚎叫着。

    很显然他误会了。

    但他身后划船的士兵们还是很理智的,这些士兵们面面相觑,然后看着镇远号上所有指向自己的炮口,他们突然扔下船桨,以最快速度跳进了江水,只有那守备混然不知般嚎叫着继续向前。

    陈宏悲愤地看着他。

    在江水推动下,这艘小船终于撞上了镇远号。

    就看见那守备英勇地抄起脚下一个罐子,然后狠狠砸在镇远号上,里面的黑狗血瞬间迸射。

    “妖人,还不受死!”

    他一指陈宏大声喝道。

    陈宏忧郁地看着他,看着他身旁十个敞开盖子的马桶,脚下一个个装满黑狗血的罐子,紧接着陈宏身后两名水兵抬着一个铁皮桶过来,走到舰首一脸狞笑地对着下面的守备,将一桶从锅炉里刚接出的开水毫不犹豫地当头浇了下去……

    而就在此时,潭江上的威远号同样遭遇了屎船的袭击。

    至于结果没什么区别。

    因为缺乏像那名守备一样对大清满腔忠诚的勇士,袭击威远号的屎船队甚至没有一艘靠上威远号,全都被密集的炮弹打成碎片,但被紧接着塞江而下的马桶和沾满屎的碎木完全淹没的威远号上,舰长曾韬气得不顾这些东西,直接开船杀向上游,然后用钩子从水中拖出了十几名跳船逃跑的清军军官,很干脆地又勾起几个马桶,给这些家伙一人灌了一肚子。

    总之马桶阵全然无效。

    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杨芳还有绝招没使出来呢!

    他的绝招是……

    江门。

    “这,这是要干什么?”

    杨丰用颤抖的声音看着前方说道。

    这个地方就是现代江门市,但这时候只是新会县的一个小镇,直到后来因为这里设立海关才兴起,并逐渐取代新会县城成为这一带中心,这里是进攻新会的最主要通道,从鹤山南下的清军必须先通过这里,从西江水路进攻也必须通过这里的江门水道,所以这里也是最主要的战场,明军和清军的陆地交战都在这里。

    清军刚刚发起了对江门的第三次大规模进攻。

    根据情报至少出动了三万清军。

    而且指挥作战的就是被清军视为战神的大清参赞广东军务大臣,广东陆路提督,太子太保,一等果勇侯杨芳,实际上马桶阵也是这场进攻中的一部分,因为只要解决了堵塞在西江和潭江上的两艘战舰,清军就可以顺流而下在明军侧翼登陆,再加上正面进攻江门的清军,再一次形成对新会的合围,包括上次也是按照这个战略进行的,只可惜失败了,这一次杨芳自恃有破敌之法,所以全盘复制了上一次的计划。

    只可惜马桶阵还是失败了。

    但马桶阵的失败,并不影响从鹤山南下的杨芳,杨侯爵以三万步骑汹涌而至,与明军缺了一个营的步兵一旅将在江门展开决战。

    双方各自列阵完毕。

    然后……

    “难道,难道他也知道那种方法?”

    杨丰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道。

    此时完成列阵的清军前方,是数以千计的女人,一个个穿得花枝招展浓妆艳抹,手中都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扇子,估计都是从各处ji院中搜罗来的,这些女人在清军的腰刀威胁下一个个满脸幽怨,不停地骂着,然后在阵型前排成很是壮观的一排。紧接着一名清军将领上前,骑着马在她们前方走过,用腰刀指着她们很是威风地呵斥,虽然明显很不情愿,但那些女人还是不得不乱糟糟地开始解自己的腰带,此举让明军和清军还有周围观战的老百姓一片欢乐。一些发现熟人的还在吹着口哨呼唤,而那些比较泼辣的妓女,同样也在一边脱裤子一边用污言秽语高声骂着,不过骂归骂,在清军腰刀的威胁下,她们还是老老实实地都脱下了裤子,连里面其他的衣服也都脱得干干净净,然后……

    然后她们全都头向清军脚向着明军躺下了。

    在明军士兵一片下巴砸地上的声音中,这些ji女同时分开双腿,对着他们露出里面隐藏的武器,紧接着将手中扇子放在那里,不停地向着这边扇动,这壮观的场面真可谓旷古烁今,整个战场瞬间一片寂静。

    “阴门阵,他居然懂阴门阵!”

    神皇崩溃一样的尖叫声骤然在战场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