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当然不会知道,他的撤离已经在县令大人的那杆妙笔下,变成一场可歌可泣的江阴保卫战……

    大捷。

    县令大人临危不惧指挥若定,江阴军民浴血奋战,于黄山炮台被攻破海副都统壮烈殉国的危急时刻,以江阴孤城阻挡住了妖人杨丰及数千发匪的进攻,终于等到了苏松镇总兵周世荣率领的援军,并与周总兵里应外合一举击溃发匪。杨妖人不得不率领残部仓皇而逃,然后在官军追击下数千发匪落入长江葬身鱼腹,只有那妖人带着一百多发匪逃回船上遁往下游,不过周总兵杀敌心切也被那妖人以妖术所害壮烈殉国,总之……

    总之杀敌无数,斩首没有。

    都掉长江淹死了哪有首级可斩。

    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此一役那妖人胆寒,而且其本身也被官军大炮重伤,所以再也不敢向上游进犯。

    镇江,扬州,江宁都保住了。

    这一点是绝对真的。

    话说这可真是大捷!

    总之这份捷报传出,整个长江两岸一片欢腾,在确定杨妖人的确已经遁往下游甚至出崇明后,江苏巡抚署理两江总督陈銮在病床上兴奋地颤巍巍书写了给道光的大捷奏折,一时间甚至他的病情都好多了。

    而这份八百里加急的捷报再加上之前葛云飞在定海的胜利,同样也让道光的心情也好多了,甚至冲淡了海龄被堆京观,陈阶平战死吴淞,发匪盘踞福州等一系列不幸消息,而且就在同时,南线进攻广州的奕山也再次给他奏捷。虽然明知道奕山的奏捷里面水分严重,但既然奕山还奏捷,也就意味着发匪没有攻破清军防线,话说这时候的道光已经开始会看那些大捷的奏折了,无论这些奏折里面有多么大水分,但是只要还是捷报,那就意味着事情没向更坏发展,至少是没有再丢地盘,然而……

    他还是高估了奕山的节操。

    “苏三娘?”

    广州原两广总督衙门,现在的广州军管会大堂內,杨丰饶有兴趣地说。

    这个名字的确让他很感兴趣。

    “神皇,这苏三娘和她丈夫苏三都是天地会的,和一帮放排的船工准备起兵响应咱们,不过被叛逃出卖其夫遇害,她带着部下攻破高州杀了守将和官员派人来求援。实际上这段时间不仅仅是苏三娘,嘉应州炭工杨嗣龙也带着一帮烧炭工起兵,原本想进攻嘉应州,但被鞑虏击败,这时候在山里据守等待咱们增援。另外钦州也有一伙放排的船工起兵,为首的叫冯子材,他们也是占了山区,并且派人到广州来求援,这样的小股武装基本上遍布两广,但除了苏三娘占据高州外其他都敌不过那些团练只能占据山林,然后等着咱们过去救援。”

    陈六说道。

    “这也是星火燎原呀!”

    杨神皇很满意地说。

    话说这都是名人啊,苏三娘,杨嗣龙,呃,这是原名,倒是冯子材居然投身geming让他有些意外,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时候的冯子材还是标准的无产jie级,自幼父母双亡,十五岁唯一的亲人祖母也死了,家无寸田,就靠一双拳头和一把力气给人当保镖放排做船工为生,这样的人完全堪称根正苗红,他原本历史上投民团也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而且和苏三娘这一帮的天地会有仇,但这时候一切影响他选择的因素都不存在,他投奔geming就完全正常了。

    “调罗大纲去高州,他适合干这种事情,就说我点名他的。”

    杨丰说道。

    的确,没人比罗大纲更适合了。

    “让他带第六,七两个旅登陆电白向北接应苏三娘,同时以这两个旅为基础单独设立第四军,以他为第四军统制,额外给他十三,十四两个步兵旅的番号,让他收编苏三娘的部下并进行扩军,如果有兴趣连苏三娘一起收了吧!”

    神皇接着说道。

    他目前总共已经把番号排到了十二个旅,第二旅在安不纳岛,第十一和十二两个旅的番号给了福州的谢平等人,同样也给了他们第三军的正式番号,而其他九个旅都在广东,其中罗大纲那里是第四旅,陈六这里是一,三,再就是五到十旅,这九个连同炮兵一,二旅属第一,二两军。他的军队旅是基本单位,军是方面军,没有固定的编制构成,炮兵旅是总参谋部直属,总参谋长就是陈六,而第一军就是粤北方面军,军部在清远,第二军是广州留守军,主要以新会等周围防御为主,罗大纲的第四旅也属于这个军,海军系统的舰队,岸防还有陆战队则归总参谋部直属,因为规模有限暂时还没单独搞海军参谋部。

    这样分出罗大纲率领两个旅登陆电白与苏三娘会师,广东南部和广西的进攻作战就交给这个军了。

    那里的清军其实不强。

    但是,士绅的团练武装就比较强了,实际上这时候这一带的团练基本取代绿营,害怕geming火焰烧过去而清军又实在指望不上的士绅们,不得不忍着肉疼掏钱大量武装起一支支团练,甚至还有从安南等地聘请雇佣军的,据说就连洋人教官都有了。

    不得不说在压力面前这些士绅们头脑还是很灵活的。

    但他们这样做的代价是必须加重对佃户们的压榨,因为他们必须得额外承担这些团练的军费,而每年租子就那些,他们总不能少养几个小妾吧?最后只能继续加租加捐压榨贫民,所以这一带四处火起连冯子材这样原本历史上大清的最后一把老骨头,居然也投身geming就很正常了。

    这都是被逼的啊!

    罗大纲以解放者身份过去,估计会受到老百姓欢迎的。

    不过那里并不是杨丰的主要战略方向,他的真正战略是沿海开花,然后中路突破,也就是以海军不断袭扰沿海建立一个个根据地,中路出韶关进湖南沿湘江而下进长江顺流直捣南京,这是出两广北伐的唯一选择。先海陆并进将整个江南切下,然后再以海路北上直捣北京,同时陆路沿运河北上再一次玩水陆并进兜状切下中原和河北,剩下四川关中东北就得慢慢来了,广西这样的地方一支偏师过去自己打就行了。

    不仅仅是广西,其他包括云南这些地方也一样,这些地方也都不值得动用主力。

    就这样接应苏三娘的任务交给原本历史上她的老公了,至于能不能把这个寡妇收了也就看罗大纲自己的本事了,等收编苏三娘以后,第四军就可以继续向南进攻一路收集那些起兵的武装,直到席卷广西,甚至沿着广西向云南进攻。未来这条战线就完全交给罗大纲,而依靠广州这个后勤基地再加上沿海港口,还有那一条条内河运输线,他们需要的军火可以源源不断运送到手中,顺便再推广一下农业新技术,尤其是把玉米育种这个问题搞好了,把水果罐头加工这个产业搞起来,基本上就可以把自己的这片后背稳定住了。

    话说杨丰现在也已经必须考虑未来的地盘经济了,毕竟打土豪分田地的热情维持不了多久。

    这个热情期过去就得玩经济了。

    广东作为地盘的核心,当然是要大力发展工业的,依靠粤北的优质铁矿玩钢铁工业,至于缺煤这个问题,只好暂时先从安南解决了,毕竟广东那点煤炭都在粤北深山里,与其跑到梅州采煤还不如去安南海边装船呢!

    但这只是这片核心控制区,这里的经济可以靠工业解决,但不能指望那些占广东绝大多数面积的山区也靠这个,农业种植业才是让那些分到土地的老百姓尽快实现温饱的手段,这个地方土豆不行,只能依靠水稻和玉米。而这两种作物已经不能靠天降仙种来解决了,必须得靠农业上的新技术,育种,肥料,除虫,总之这些东西才是主要的。另外还有就是水果之类经济作物的种植,但橡胶不行,有婆罗洲这片殖民地当然要在那里种橡胶,尤其是向爪哇马来亚推广,这东西可是需要大量耕地,在广东这种本来就缺少耕地的地方种橡胶也未免太夸张了。

    去东南亚种才是正理。

    至于这里的种植业,当然要以山上的各种水果为主,以后制造个水果罐头榨个果汁之类,尤其是橘子汁之类,可不要小看这个,美国人就是靠水果产业吞噬中美洲的,海上船员们会为这些东西而欢呼的。

    至于纺织业……

    杨丰自认还真就干不过英国人。

    话说人家那是在用血泪来横扫一切对手,连同样心狠手辣的瑞典人都被打败了,杨丰自认做不到比那些视工人为奴隶的英国绅士更狠,话说这个比烂的时代里,想跟欧美那些资ben家竞争真得拿出点本事来。

    “神皇,镇南城电报,英国舰队越过镇南城。”

    一个声音打断杨丰的畅想。

    “终于来了。”

    神皇陛下接过侍从的电报,然后长出一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