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四艘战列舰上近一百五十门大炮的齐射,定海水师三艘主力舰几乎瞬间灰飞烟灭……

    它们是商船改装的。

    它们的木板最多也就能承受十磅左右炮弹的轰击,而此刻朝它们狂轰的是包括长炮和短重炮在内上百门三十二磅炮,可怜的张朝发就像原本历史上他战死定海一样,在英军那狂风暴雨般的炮火中倒在自己的旗舰甲板上,在他最后的目光中,是自己旗舰的粉身碎骨,这位原本历史上一鸦第一个战死的总兵嘴里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就带着悲愤闭上了眼。

    然后他的舰队也就覆灭了。

    然后毫无防备的沈家门炮台和海滩的炮兵阵地也覆灭了。

    然后英军登陆沈家门。

    登陆的英军迅速清理残余清军。

    当四千英军全部登陆的时候,反击的清军骑兵到达,这支几百人的骑兵在英军野战炮火箭和空心方阵面前留下两百多具死尸,紧接着仓皇逃往定海,随后登陆的英军与舰队几乎同步向前,在经过几次小规模交战后,死伤不足一百的英军抵达定海。而懿律率领的舰队也开始炮轰定海外围各处炮台,不过他也和杨丰一样遭遇了顽强阻击,并且很快就有一艘巡洋舰被重创一艘六级舰被击沉,很显然即便没有了葛云飞,即便他们的总兵已经战死,定海岸防炮兵们打得还是值得尊敬的。

    但这并没什么卵用。

    因为陆地上龙虾兵们势如破竹。

    话说这时候的龙虾兵可是堪称巅峰状态,那素质就是换杨丰的明军不用线膛枪而是换褐贝斯,弄不好也是要被吊打的,揍个清军绿营那不跟玩一样。

    就在懿律拿定海外围炮台群无可奈何的时候,登陆的英军轻松替他解决了所有问题,他们不断挺着上刺刀的褐贝斯步枪赶鸭子一样击溃一支支清军,然后冲上一座座炮台,甚至冲进了定海城,最终定海县令自杀,上次定海之战立功升任副将,并且代替张朝发指挥的罗建功,用腰刀和英军龙虾兵肉搏战死在关山炮台,就这样仅仅两天时间定海沦陷了。

    英军伤亡三百。

    损失战舰两艘。

    清军伤亡三千,另有数千溃散不知去向……

    毕竟舟山岛还是很大的。

    这个噩耗惊呆了杭州城里的浙江巡抚乌尔恭额,这位镶黄旗的封疆大吏完全不知所措了,原本历史上一鸦时候他表现之无能就连道光都看不下去,这次也还是一样。

    这货和浙江提督祝廷彪一起先是写小说一样编造了一份奏折,把罪责全推到死了的张朝发身上,然后又派人去定海交涉,但他却认为英夷万里输诚,之前也为大清效力,突然北犯定海肯定有什么误会,对于他们应该尽量安抚,基于这种心理,他严令各地对那些随后游弋甬江口测量航道的英军战舰不得进行攻击,同时拒绝了祝廷彪从浙南调回剿匪各军的提议。

    这时候丽水一带也有造反的。

    原本就抽调了大批绿营南下的浙江各镇,又不得不再抽调绿营在那里剿匪,但在乌尔恭额看来,很显然那些造反的刁民比英夷更重要,就这样他犯了一连串错误,这些错误最终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

    测量完航道的英军立刻杀向镇海。

    尽管招宝山和金鸡山炮台的守军也算浴血奋战,但因为兵力不足当然主要也是实力不济,还有督战的乌尔恭额第一个逃跑,最终英军又攻陷了镇海,浙江提督祝廷彪自尽,紧接着英军直扑宁波,宁波城内兵备道知府知县统统仓皇跑路,倒是一些士绅组织的团练勇敢地迎击英军,但结果也没创造什么奇迹,英军又轻松攻取宁波。

    这座城市可很有钱。

    英军立刻在宁波展开大肆洗劫。

    可怜那些士绅们倒了霉。

    不过屠杀倒没有,实际上即便一鸦时候英军杀的平民,估计也没海龄自己在镇江杀的老百姓多。

    而在洗劫宁波的同时,懿律也终于向乌尔恭额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赔偿军费,赎城费,广州英国商人的损失等等各项费用,总计白银两千一百万两,开放宁波,上海,厦门,台湾的淡水,基隆,安平,打狗等处港口通商并允许英国人居住,租借海陵岛香港岛和舟山岛。

    当然,还有广州,潮州,福州等也在开放行列。

    前提是得收复后。

    而英军愿意为清军收复上述城市提供必要的帮助,至于如何帮助另外协调,比如说封锁沿海,甚至英军登陆也不是不可以,但英军打下的城市大清国得掏钱买回去。

    如果大清国拒绝上述要求,那么英军将不得不继续采取武力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将一直进攻下去,包括进入长江向上游进攻,甚至有可能继续北上去北京当面和道光讨论这些问题,另外他们还将与杨丰展开合作比如说给杨丰供应他需要的原料,总之道光不和维多利亚好,维多利亚就要去找她杨叔叔,话说她杨叔叔给她的招财猫这时候已经送到伦敦。

    据说维多利亚对这个小东西还很喜欢哩!

    可怜乌尔恭额欲哭无泪地赶紧写奏折上奏,话说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这个条件道光是肯定不会答应的,两千万两白银啊,大清一年岁入才多少,还要维持打仗,没了广州后本来就锐减,一向节俭的道光怎么可能舍得掏两千万。再说也根本掏不出来了,户部早就没钱了,更何况英夷这是对道光颜面的羞辱,这边刚赐黄马褂人家就打上门,这是纯粹的打脸了,道光要不火冒三丈才怪,而道光火冒三丈第一个肯定拿他泄火。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道光的圣旨以神速很快送到杭州。

    乌尔恭额斩监候,两江总督林则徐率军南下,务必尽歼这些野蛮无知冒犯大清的蛮夷,同时调吏部尚书奕经为扬威将军钦差大臣南下浙江,作为统帅指挥各部收复宁波定海,原本增援广东的四川绿营增援浙江,另外从山东调清军南下增援。

    于是林则徐由原本历史上的广东抗英变成了浙江抗英。

    而就在英军攻陷宁波的同一天明军也攻克了惠州,在这座城市死守大半年的福建水师提督陈化成,终于为大清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选择了自刎,而夺取惠州也就代表着杨丰在两广的所有控制区连成一片。这片控制区东起潮州,以整个珠江三角洲为核心向西延伸到广西,这时候明军已经开始进攻桂林,不过南边清军依然控制着海南岛和阳江一带,但这两块飞地已经没什么意义,尤其是已经被包围的开平阳江阳春罗定等地,那些士绅甚至已经开始和杨丰谈判了。

    “分田地,这一点没得商量。”

    杨丰对那些士绅代表说道。

    后者的控制区并不小,基本上新会,茂名,罗定中间这片三角区域的山区,都还是那些士绅控制,这一带山高林密并不好打,而且也没有太大价值,光忙着政权建设的杨丰也没兴趣浪费兵力过去扫荡。

    他接受这些士绅投降可以,同样也可以不对他们抄家,但是他们的田必须得分。

    “神皇,草民那些山间薄地就不用分了吧?”

    一个老乡贤哀求。

    “山间薄地就不是地了?”

    杨丰脸色一沉喝道。

    “你们要明白一点,我允许你们来谈是给你们的恩赐,你们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难道你们觉得我灭不了你们吗?保留你们的性命,保留你们的房产和财产已经是法外开恩,还想得寸进尺连这些都没有!”

    他紧接着说道。

    那些士绅代表们一片哭声。

    不过哭归哭,他们其实也知道自己没有选择,英军走了,清军指望不上了,自己的团练无非那点实力也挡不住明军的虎狼之师,实际上他们就连镇压地方都越来越无力,更何况维持团练也要花钱的,就这目前情况再拖一年他们的钱也没了,投降至少杨丰还只要地,他们的钱财还是可以保留的。

    最终他们哭着离开了。

    “神皇,这些家伙就算投降也不会真心,以后少不了要搞事情。”

    李文茂说道。

    “他们,他们过得了土改诉苦大会那一关再说吧!”

    杨丰冷笑道。

    的确,以后这样的肯定还会不断出现,他对于投降的士绅的确不好再玩抄家,但这些人也不会真心在他手下当好孩子,以后有机会还是要给他搞事情比如以宗族对抗传教。

    好在他还有一把刀呢!

    土改时候在搞诉苦大会让老百姓揭发他们之前罪行就可以了,这一招他又不是没玩过。

    “神皇,镇南城报告,六艘英国巡洋舰到达新加坡,另外还有三千陆军也到达新加坡,估计是准备北上增援懿律的舰队,根据情报还有更多英军正在赶往新加坡集结,最终英国北上作战的兵力有可能突破两万。”

    一名侍从拿着电报说道。

    “维多利亚这是要玩一把大的啊!”

    杨丰感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