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令投降,我会让你们活着离开广东的。”

    杨丰威严地说道。

    “陛下,请恕我不能从命,皇家海军的将士没有投降的习惯!”

    璞鼎查站起身说道。

    他的语气有点恼羞成怒,很显然在为自己的软弱而羞愤,话说他可是在来之前刚刚受封男爵,作为一个英国贵族,居然被一个异教的魔神逼得双膝跪下,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要是他再下令投降,那么干脆给自己一枪算了,至少这样还能挽回点名誉。

    杨丰的手向右一指。

    天空中第三道流星呼啸落下,一艘炮舰瞬间化为火炬。

    璞鼎查的双膝很不争气地一软差一点又跪下了,不过第二次看到这一幕终究不是第一次,在摇晃一下之后他终于撑住了,但他撑住了却不代表他身后的那些士兵能撑住,那些被吓坏的英军官兵,毫不犹豫地纷纷跪倒在甲板上,还有不少人学着那些大清官员的模样向他磕头。甚至就连最近的两艘巡洋舰上,那些水兵也都纷纷向着杨丰跪倒,很显然对他们来说荣誉什么的终究比不上性命重要,这些普通士兵无非混口饭吃,他们可不想死在那仿佛地狱之火中,这时候海面还有没淹死的在抱着木板惨叫呢!

    杨丰看着璞鼎查。

    后者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坚持。

    这时候伶仃洋上炮声不断,又有两艘试图逃走的英军战舰在定镇威三舰炮击中化为火炬,实际上绝大多数英军战舰都已经放弃了逃跑,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有与杨丰战斗的勇气,那么在天空中的流星落下后,所有英军官兵都已经没有这胆量了。杨丰是如何摧毁荷兰舰队的已经变成传说,在整个南洋所有港口流传,这些皇家海军的官兵也都曾经听说过,但绝大多数人都不信,认为是荷兰人掩盖自己无能,毕竟这传说也未免太夸张了,然而这一刻他们都明白了,荷兰人并没有危言耸听,他们的对手真得不是人。

    是异教神巫师还是恶魔,这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是凡人能够战胜的。

    既然这样谁还自寻死路?

    那些跪倒甲板上的水兵们,用祈求的目光看着璞鼎查,而巴尔克虽然没有跪下,但也在战战兢兢地用祈求的目光看着璞鼎查。

    很显然他们都在等待后者的决定……

    或者说等着后者为他们充当背锅侠。

    “我最后一次命令你,立刻下令各舰投降!”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抬起,手指指向旁边一艘巡洋舰,那艘巡洋舰上水兵立刻哭喊起来,还有在那里咒骂璞鼎查的,几个水兵更是忙不迭地先将白旗找出来往桅杆上挂,这一面白旗的升起,也让更多战舰开始升起白旗,远处逼近的定镇威三舰上,铅酸电池的探照灯光柱不断扫过,半空中的白旗越来越多。

    璞鼎查无奈地长叹一声。

    “陛下,您准备如何处置我们?”

    然后他语气干涩地说。

    “你们,如果维多利亚愿意为你们支付罚款,那么你们就会被释放回家,当然,如果你们的家人或朋友愿意为你们支付罚款,那么你们也可以被释放,如果维多利亚和你们的亲人或者朋友都不愿意,那么你们就只能去做苦役了。”

    杨丰说道。

    他真没想弄死这些人。

    这些人价值可以用一种更好的方式来体现,比如说,比如说道光赔偿的那两千万两白银,这些战舰对他来说有用的就四艘战列舰,这些战列舰可以拆柚木板给他造新舰,估计他再造五艘凑八大远就够了,但巡洋舰对他没用,那薄木板防护能力达不到标准,而且他也不缺这样的木板,因此完全可以让英国人赎回去。

    这可是英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上几乎所有机动作战力量。

    懿律之前可是好望角舰队司令。

    也就是说为了凑齐这支舰队,英国人甚至都从好望角抽调战舰了,那么没了这支舰队,至少短期内英国人在这一带就得收敛,更何况还有这些水兵同样很难短时间补充,如果他愿意归还,英国人肯定也愿意支付赎金,那么连人带船再加上陆军的俘虏完全可以把这笔赔款弄来。

    英国人肯定会答应的。

    反正他们也不是自己掏,这笔巨款本来就是打劫来的,但如果失去了这些战舰和这批士兵,他们在东方尤其是在远东那将遭受严重损失,而且必须从其他地方再抽调兵力前来补充缺口,很可能影响某些地方的殖民地控制,这对英国来说才是最严重的。

    两千万两白银对这时候的大英帝国真不算多大事。

    无非六七百万英镑而,而已。

    听了这话璞鼎查一下子放心了。

    只要谈钱那绝对不是骗他了。

    他其实主要是害怕投降后杨丰把他们砍了脑袋,那样不但名誉完了命也没了,但按照杨丰的说法,自己还是可以保住性命的,就算英国政府不肯为他支付赎金,他自己家有的是钱,哪还需要在乎这个,既然命可以保住,那名誉什么的牺牲一下就牺牲一下吧!

    “陛下,感谢您的仁慈,请接受我的佩剑,英国皇家海军东方远征军向您投降!”

    他立刻双手奉上佩剑说道。

    “我接受你们的投降!”

    杨丰接过他的佩剑说道。

    “下令各舰停止抵抗升起白旗!”

    璞鼎查对巴尔克说道。

    一面白旗迅速在皋华丽号主桅上升起,而这时候天边亮起了第一缕曙光,前方的虎门方向无数小型帆船顺流而下,璞鼎查看着这一幕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然后他陪着笑脸对杨丰说道:“陛下,那么接下来我们将去那里?”

    “接下来?接下来你还得向岸上你们的陆军下令投降,你的速度最好快一些,我可不敢保证他们能不能活着等到你。”

    杨丰笑着说道。

    这的确是大问题啊!

    新安以北。

    “稳住,该死的!”

    伯拉特少校愤怒地吼叫着。

    此刻他再也没有刚刚踏上这片土地时候的轻松了,他正在进行一场真正的血战,榴弹和火箭的爆炸中,他的士兵正在不断倒下,那些代表着大英帝国威严的士兵们所组成的线列濒临崩溃。

    而在他们对面,同样身穿红色军服的明军真正亮出他们的爪牙。

    “这些无耻的骗子!”

    伯拉特少校悲愤地咒骂着。

    在距离他的步兵线列两百码外那些排着整齐队形的明军,正在用手中线膛枪向着他们不断射出子弹,精准的子弹在英军士兵身上不断撞击出飞溅的血花。

    狂风暴雨般的子弹中,还在使用褐贝斯的英军士兵没有开火,这样的距离上褐贝斯打不中目标,他们依然严格按照条例,在军官的带领下排着整齐的队形,伴着鼓声向前并且不断在后面留下一具具死尸,唯一能为他们提供帮助的,只有后面高地上那些十二磅炮,但这些大炮的处境同样艰难,因为他们对面的明军后方高地上更多大炮正不断开火。

    欺骗了他们感情明军,在黎明之前突然发起了雷霆万钧般的进攻。

    那些原本的小绵羊一下子变成了虎狼,在二十四磅臼炮,黑尔火箭和各种口径野战炮掩护下,全部线膛枪的士兵,就像一道道洪流般倾泻而下,把正在扫荡新安,虎门,归善一线的英军冲得七零八落,迅速分割包围在这片炎热潮湿的土地上,伯拉特少校和他的这个营,被至少一个旅的明军包围在这里,想要逃出生天必须冲过前方这道拦截线。

    “少校,这样不行,我们的士兵根本走不到开火距离就会死光的。”

    他旁边的军官说道。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一声怪异的呼啸,伯拉特少校和他毫不犹豫地扑倒在一处土坑,紧接着炮弹撞击在不远处,然后又弹起来在不足一米高处炸开,爆炸声中弹片飞射。

    “你说该怎么办?”

    伯拉特少校甩落脑袋上的泥土吼道。

    “散开,全速冲锋在最短的时间內冲上去和他们拼刺刀。”

    那军官捂着受伤的胳膊喊道。

    伯拉特少校犹豫了下,很显然这不符合条例,线列步兵只有密集队形才能弥补滑膛枪精度的缺陷,散开冲锋是没有用的,至少不能指望射击能够管用,最多依靠刺刀来解决,可不散开的话,就这排队前进的速度,真得撑不到进入开火距离。

    “冲锋!”

    他是久经沙场,略微犹豫之后立刻用军刀向前一指吼道。

    在他前方五百码外,明军士兵吉文元正在将枪口指向他,这个今年刚入伍的士兵瞄准了一下,然后重新将表尺向上推了三格,这才再一次瞄准伯拉特少校,他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托着枪身,将隔着表尺的准星稳稳地对准了看着只是一个很小点的伯拉特少校,此时朝阳升起,伯拉特少校身上那些装饰品反射着晨光,在准星內倒也很清楚。

    吉文元深吸一口气。

    他突然扣动了扳机。

    而就在这一刻,他背后的远处璞鼎查正骑着马向这里狂奔,在璞鼎查身后一名同样骑马的英军士兵手中高举着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