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面前等待检阅的,就是目前大明海军的主力舰队。

    八艘战列舰。

    钢制骨架加柚木船体,桨帆混合动力,除了之前的定镇威三舰,其他五艘各两门六寸主炮,可以保证在一千五百米距离內击穿胜利号,再加上接近十八节的极速,开出去绝对是这个时代的海上霸主。

    八艘战列巡洋舰。

    呃,名字挺唬人,但实际上就是薄皮大馅,这是用被击毁坐沉在虎门的那几艘英军巡航舰,另外再加上从暹罗安南这些地方购买的造船木制造出来的,英国人当然不会再给他继续提供柚木板了,而且也不会允许运输柚木的船只通过他们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其他国家虽然也有一些柚木,但杨丰也不可能等三四年的漫长阴干期,想买这种成型的战列舰板材,只能到英国人在孟买的造船厂,其他国家也不可能给他提供半米多厚的,所以用这些次一级的木板造了这八艘薄皮大馅的战巡。不过火力配置上和战列舰没有区别,毕竟大炮装在钢制骨架上而不是木板上,就是扛炮弹能力差一些,遇上英国人正在开始使用的六十八磅轰击炮也是白搭,那东西是连十几厘米厚锻铁甲都能击穿的。

    当然,前提是英国人有能力把距离拉近到射程內。

    要知道连风帆加螺旋桨,这些战巡的极速可以达到惊人的二十节。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一身金色盔甲的杨丰,在小游艇的甲板上挥手说道。

    他的盔甲内置音响,立刻让他的声音响彻海面,而列队的一艘艘战舰上水兵整齐拱手行礼,然后他们的声音也紧接着响起。

    “为人民服务!”

    所有水兵齐声高喊。

    杨丰满意地点头,举着一只手做致意状,他脚下游艇在战舰附近依次驶过。

    而此时两岸已经聚集了十几万百姓,这些百姓也在不断向神话欢呼,一面面红色的龙抱日月旗在他们手中挥舞,而在杨丰身后受邀而来的美国,法国还有荷兰驻广州领事,也在不无感慨地看着这些崭新的巨舰,尤其是那一门门恐怖的六寸巨炮,要知道这时候欧洲战舰上六十八磅已经是极限,而他却直接上超过一百磅的,在这个大炮即正义的时代,这无疑是很令人震撼的。

    而在岸边的人群中,戴维斯和几个以探视战俘而来的英国海军军官也在默默看着这一幕。

    他们交款的期限还没到。

    实际上因为距离缘故,他们也不知道这时候议会如何决定,英国的消息传到这里得好几个月时间,但他们自己却已经很清楚,这一次大英帝国只能屈服,哪怕皇家海军把刚刚建成的特拉法尔加号开过来,这艘一百二十门炮的一级战列舰也不可能抵挡这些新式战舰。

    它们本身已经是一级舰的级别。

    超过两千吨的标准排水量,超过六十米的长度,除了火炮数量以外其他都不比特拉法尔加号差多少,后者是两千六百吨和六十二米,但后者最大的那两门六十八磅炮在这些战舰上的一百多磅巨炮面前纯属搞笑,同样纯风帆的特拉法尔加号,速度在这些蒸汽动力战舰面前也纯属搞笑,而这些战舰掌控了南海霸权,英国想继续维持马六甲海峡以东的海上贸易,就必须在那位神皇面前低头。

    戴维斯黯然长叹一声。

    就在同时他的目光和海上的杨丰遥遥相对,他甚至隐约觉得后者正在冲着自己露出笑容。

    而就在这时候杨丰腾空而起。

    在一片狂热的欢呼声中,神皇直接落在最前面的威远号上,紧接着所有水兵冲向各自岗位,一艘作为靶标的英军六级舰,被蒸汽拖船拖到了距离舰队一千五百米外,然后伴着更加狂热的欢呼声,十三艘新式战舰上二十六门六寸炮的炮架沿轨道转动,迅速将炮口指向靶船,随即一个个原本平伸的炮口缓缓抬高。

    “开火!”

    神皇的命令骤然响起。

    十三艘战舰上主炮以极短的间隔依次发出怒吼,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恐怖的火焰喷射,二十六枚九十斤重炮弹呼啸飞出眨眼间到了靶船处,两枚炮弹分别击中其首尾。

    恐怖的力量直接贯穿了这艘小船。

    两枚炮弹带着碎木从这艘小船的另一边飞出,然后药盘引信引爆了里面的装药,炸开的炮弹在海面激起壮观的水柱,而在欢呼声中,十六艘战舰侧舷紧接着一道道火焰不停喷射,狂风暴雨般的炮弹转眼间将这艘被重创的战舰撕碎,然后在爆炸的火光中变成一堆残骸开始下沉。

    这一刻所有目光都聚焦到威远号甲板上,聚焦到那个金色的身影上。

    西太平洋的海上霸主在这一刻诞生了,他用大炮宣告了大明主宰西太平洋的时代到来了。

    “这真是坚船利炮啊!”

    戴维斯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感慨。

    他急忙转过头。

    他身后一个还留着辫子的中年男子冲着他微微一笑,这时候大明控制区虽然都剪辫子,但因为北方南来的商人很多,所以就算还留着辫子也不会有人来抓的,而这边的商人到清军控制区,后者也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话说发匪产的很多好东西就是在北京也都受追捧。

    皇上都服那止疼片呢!

    发匪这边流出的怀表同样挂在皇上的身上,只不过他不知道而已,还以为是西洋货呢!

    所以对这些商人,双方都很有默契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多额外地注意一下,反正他们无非就是有可能当间谍探听点情报,大明这边根本不在乎这个,清军那边的情报根本就不需要特别侦查,有的是老百姓偷偷跑到南边来以此向神皇效忠,恐怕清军有什么动向,明军比大清很多官员知道得都更快,

    戴维斯向他略一点头,紧接着就重新回过头。

    而这时候检阅已经结束。

    这实际上并不单纯是检阅,在完成之后致远号和靖远号……

    呃,杨丰的战列舰就是八大远。

    他都已经有定镇威了,当然也要把另外五远命名,而战巡则是以大明的名将来命名,比如说戚继光,俞大猷这些,而检阅结束后致远号和靖远号战列舰,还有戚继光号和俞大猷号战列巡洋舰南下移师镇南城,未来他们将作为第二舰队常驻镇南城保护南洋华人,顺便封锁南海航线,禁止英国商船北上。

    另外战列巡洋舰郑和号和李如松号也将启程。

    这两艘战舰将横跨太平洋,护送大明帝国特使前往美国,随行的还有迪兰诺和几个作为向导的美国人,他们要先到夏威夷再前往巴拿马,然后沿着南美海岸线南下到秘鲁和智利。

    未来杨丰还将大量采购硝石。

    在目前来讲他搞合成氨还是有些太夸张了,只能用硝石和硫酸这种传统工艺制硝酸,而新疆的硝石距离太遥远,采购智利硝石是唯一选择,这条贸易线建立起来,他就可以制造硝酸和炸药工业了,争取在十年內让安全炸药诞生,反正其他原料都非常简单,硅藻土,樟脑这些都有的是,而十五年內也就可以让明军过度到炸药的时代。

    那时候他也就该去轰欧洲人了。

    这支舰队再绕过合恩角,一直北上美国,沿途他们很难有煤炭补给只能使用风帆和依靠洋流航行,所有此行的时间会很长,哪怕起航前带足煤炭,而且返航前也会在美国补足煤炭,那样估计也得一两年时间。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想搞事情也是很麻烦的,好在以后就简单了,可以在夏威夷等沿线搞几个补给站,尤其是南美各国,这些国家完全可以建立起友好关系,反正大明和他们之间也基本上不会有利益冲突,相反双方之间的贸易却大有前途,智利这几个国家这时候可都很有好东西,无论硝石还是鸟粪都是杨丰喜欢的,甚至另外一种东西他也喜欢。

    呃,他说的是可口可乐。

    他说的绝对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在分出这两支舰队后,大明海军第一舰队,实际上就只剩下了六艘战列舰和四艘战列巡洋舰,暂时神皇也不准备再造战舰,接下来要造只能是铁甲舰了,而这时候就上铁甲舰还有些早了,包括他的钢铁产量也不足以支撑,短期内他的这些船坞将全力以赴建造商船,还有就是用于巡逻和海上警戒的小型炮舰。

    也就是护卫舰级别的。

    这个不用神皇动手,造船厂的工人自己就能办了。

    至于神皇……

    “运输船队还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威远号甲板上,杨丰问他的工业部尚书。

    “回神皇,再有两个月就可以,也就是今年六月中旬以前,而且那时候正好风也完全换过来了,咱们在福州以北没有煤炭补给,战舰自身携带的煤炭也不足以往返大沽口,正好借着风向走完这一趟。”

    罗文说道。

    “两个月,两个月后直捣北京!”

    杨丰豪迈地对手下说道。

    他身后的甲板上立刻一片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