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神皇,鞑虏的骑兵到了。”

    海军陆战队统制徐辉,一脸兴奋地对镇海门上的神皇说。

    “来了就来了吧!”

    神皇淡然地挥了挥手说道。

    “神皇,再加上这一批,南洋那边的女人应该足够了,臣觉得没必要继续送了,谢巡抚上次来信就说起现在那边有不少都左拥右抱了。”

    徐辉看着城门前,一队被绳子串着押往码头的女人笑道。

    话说天津的铁杆庄稼也不少,在打土豪的狂欢过去后,杨丰紧接着在城里展开检举活动,检举出一家铁杆庄稼,就将其住宅赏赐检举者,然后铁杆庄稼们被一扫而光,除了几个民愤极大的斩首示众,其他无论男女老幼统统装船。那些运输船上有很多是运输物资的,而运河是开不进这些大型海船的,杨丰的护卫舰和运输船就只能开到三岔口,船上的所有物资也要在天津卸下,然后这些运输船重新返回广州装上下一批物资回来,正好顺便把这些俘虏运回去,在广州换南洋的船,男的送安不纳岛女的送婆罗洲。

    西婆罗洲这时候已经被正式命名为昭南省……

    呃,这个名字不太好。

    但问题是神皇觉得这个名字真得很合适,南方之光,引导日月之光照耀南洋,非常适合作为大明在南洋目前的唯一一块领土。

    于是西婆罗洲那些淘金客,就变成大明的昭南省百姓。

    “不我们还要继续送。”

    杨丰淡然说道。

    他当然要继续送了,这是用来吸引国内百姓去昭南移民的,但凡有愿意去昭南开拓定居的一人先发个格格作为奖励,这些大脚女人很好用,反正敢摆那铁杆庄稼的谱,那些淘金客会用鞭子教她什么是女人的本分,不但是去昭南的,以后愿意去旧金山的,还有去其他计划中殖民地的同样如此。

    话说之前他抓的旗女数量其实不算多,毕竟满打满算他也只不过端了广州和福州两个驻防城,而现在才真正打开了这座宝藏的大门,以后还有其他驻防城,还有关外的那些,这场战争中抓个几十万女人没什么问题,如果算上那些官员士绅的,那得数以百万计啊!

    然后全用来鼓励殖民。

    愿意去殖民地开拓的,喜欢格格就配上格格,喜欢地主小姐就配上地主小姐,哪怕有喜欢shu女的也有大把妃子福晋,总之只要愿意去殖民地定居就发女人。

    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

    “太祖太宗,你们睁睁眼吧!”

    他脚下骤然一声悲怆地尖叫,然后一个官员猛得冲出,一头撞在城墙上昏死过去。

    “呃,居然是个四品?”

    杨丰意外地说。

    “回神皇的话,这是候补天津道文康,镶红旗满洲的,前大学士勒保的孙子,天津道陆建瀛跑了,他还想调兵抵抗王师,结果还没调到兵就被王师给抓了。”

    他身旁一个本地人笑着说。

    “算了,既然他不想离开,那也就不要勉强了!”

    神皇开恩说道。

    下面一名明军士兵抬起头看了看徐统制,在徐统制的眼神示意下,走到只是昏迷的文道台身旁,毫不客气地当胸一刺刀,旁边走过的铁杆庄稼们一个个战战兢兢,在两旁明军士兵的枪托威胁下,哭着走向不远处的海河码头,那里大批精神高涨的码头苦力正不断将一箱箱弹药卸下,然后装上一辆辆马车运回天津,而那艘正在被搬空的八百吨武装货船就是这些铁杆庄稼们要去的地方。

    然而就在这时候,铁杆庄稼又是一阵骚动,很多人甚至欢呼起来。

    杨丰立刻将目光转向南边。

    这时候天津还没有那圈巨大的外墙和墙子河,那是后来僧格林沁抵挡英法联军时候修的,这时候的天津只是海河和南运河这个倒L内角部分的四门方城,出镇海门是海河码头,但到码头之间还有数百米的一带,在东南角是排水沟,此时这条排水沟的南边大批骑兵出现。

    “是蒙古骑兵。”

    徐辉举起望远镜说道。

    很显然铁杆庄稼们的救兵到了。

    在沿北运河而下的清军主力开始到达南运河,并且准备渡河向天津发起反攻时候,三千蒙古骑兵依靠机动性优势,在南运河下游渡河,从南边抵达天津城下准备向码头发起进攻。

    杨丰露出灿烂笑容。

    而徐辉同样笑得很开心。

    远处的蒙古骑兵中,怡亲王载垣笑得也很开心。

    “快,杀过去,杀光这些发匪!”

    他亢奋地举着刀催促身旁那些蒙古骑兵们。

    “王爷,这样太冒险了吧?”

    真正带队的一个蒙古王公说道。

    “怕什么,他们战船在三岔口,城墙上也没有兵,就算有兵也够不着咱们,就那么几门小炮,就算轰也伤不了几个,若是烧了他们的船和弹药这些发匪就完了,哪怕他们的战船赶回来,咱们骑兵也很容易撤出,你们没看见这些妖人在干什么?”

    载垣看着远处正列队被押往码头的铁杆庄稼们说道。

    那蒙古王公看了看两旁。

    他们需要在一条半里多宽,绝大多数都是荒草的空地突袭,他们右边是海河,左边是城墙,海河上明军战舰都去了三岔口,这边只有几艘货船停靠码头,城墙上隐约能看到很少几门大炮,这些大炮肯定能够覆盖到海河,他们冲锋会挨炮弹,但因为骑兵的速度挨不了几枚,而城墙上也没看见有明军士兵,就算有,他们的枪也很难打中近百丈外冲锋的骑兵,而如果能够冲到码头,的确就可以说是奇功一件。

    “赏银十万两!”

    载垣突然举着一个手指头说。

    “小的们,听到了吗?”

    那蒙古王公毫不犹豫地拔出刀吼道。

    他的那些骑兵同样纷纷拔出刀狂热地吼叫着,很显然十万两银子的刺激效果明显,紧接着这些锡林郭勒大草原上来的牧民们,就像他们的祖先一样催动战马,向着远处的码头发起了冲锋,至于怡亲王当然不去,这种烈度的狂奔他容易从马上掉下来。

    三千骑兵的洪流瞬间越过前面的排水沟,进入了城墙与海河之间这片大约三百多米的荒草滩。

    明军没有开火。

    那些押送铁杆庄稼的士兵视若无睹。

    那些铁杆庄稼们挣扎着,欢呼着甚至流下激动的泪水,他们挥舞着手臂,不顾身旁明军士兵的枪托,向着这些亲人们表达他们的热情,他们眼前仿佛出现了这些骑兵冲进发匪中间砍下无数头颅的美景。

    然而……

    “开火!”

    徐辉很随意地一挥手说道。

    那些武装货船的甲板上,一张张炮罩扯下来露出它们的獠牙,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大杀器,也是大明所有军用运输船的标配……

    “开火!”

    海燕号运输船上,船长叼着烟卷说道。

    他面前的士兵立刻缓缓摇动一个手柄,而这个手柄连接的一束钢管立刻转动起来,就在同时顶部一个被另一名士兵扶着的弹匣內,黄铜弹壳的子弹开始落下,而那钢管的前端一道火焰喷射……

    呃,这是格林炮。

    杨丰都已经给骑兵配斯宾塞,当然不介意给海军配格林炮,这种东西反而没必要给步兵,因为步兵要考虑后勤问题,而且步兵目前面对的敌人根本不需要这个,那些清军只配用米尼弹步枪对付,实际上就是不用米尼弹步枪,给明军换上褐贝斯,他自信也一样碾压,话说英军已经给他证实过了。不过海军的运输船需要,尤其是那些需要在内河航行的,它们很多时候将面对侧翼的陆上袭扰,用大炮不值得,实际上大炮因为射速限制也不是最好选择,反而这种射程超过清军绝大多数野战火炮的机枪最合适。

    反正它们也不用考虑后勤。

    而此刻海河岸边排队等候卸货的十六艘运输船上,每一艘都有四挺格林炮喷出了火焰,在蒙古骑兵后面还有一批刚刚从军粮城过来的运输船上也在喷出火焰,近百挺格林炮侧翼交叉射击,瞬间让三千蒙古骑兵坠入地狱。

    这可是每分钟数万发子弹。

    可怜的怡亲王,原本历史上的顾命八大臣之首,被螨虫们夸成圣人的十三爷五世孙载垣,傻了一样看着三千蒙古骑兵在狂风暴雨般的子弹中血肉飞溅,然后就像割麦子般一片片倒下,战马的悲鸣声和骑兵的惨叫声伴着那子弹密集的破空声,当然还有那隐约可辨的诡异突突声,在这片狭窄的区域奏响死亡的乐章。

    他的愚蠢就这样葬送了清军中唯一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

    “这些蠢货!”

    徐辉看着木然坐在马上的载垣笑道。

    而就在这时候,远处一艘正在驶来的运输船上,一挺格林炮调转了枪口,随着射手不停转动的手柄,密集的子弹呼啸飞出,瞬间打在载垣的身旁,他这才清醒过来,尖叫着和那些家奴急忙逃跑,但可惜调头的动作还没完成,就被两枚子弹在极短时间里接连击中,带着胸前向外喷射的鲜血一下子跌落马下。

    而就在这时候,仿佛无边无际的清军出现在西南方的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