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失败的道光,也只能满腔悲愤地在皇宫里咒骂杨丰和自己那些无能的手下了。

    他已经后悔没早跑了。

    在天津之战结束后,就已经有大臣劝他巡幸热河,不管怎么说先避过明军兵锋再说,但是那些王公贵族们一致反对,毕竟他走了人心也就散了,那些王公贵族人可以跟着跑但家业可跑不了。这些舍命不舍财的家伙得拉着道光,只有道光留在北京才会有勤王大军,道光要是跑了这北京也就保不住了,那时候他们的所有财产也就便宜那些穷鬼了。再加上道光本人对明军的进攻速度缺乏了解所以就没走,等到杨丰势如破竹般打下了通州,他那时候再想跑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在北京至少还有城墙保护,可出来了北京在外面没有城墙保护一旦明军追击,很容易在旷野上追上他。

    明军也有大量的马匹。

    实际上这时候明军至少有两个营是骑着马行动的,杨村,河西务,张家湾,通州这一路走来,搜集两千匹马很轻松,光通州城内就搜集到了一千多匹。

    八里桥之战后就更多了。

    明军海军陆战队的确不是骑兵,指望他们骑着马打仗不行,但骑着马充当龙骑兵还是没问题。

    所以哪怕明军只堵朝阳门,道光这时候也不敢跑,他跑不到居庸关就得被追上,然后在野外可就随便明军****了,躲在北京城里至少还安全点,还能幻想一下勤王大军。哪怕他知道那些绿营没指望,但好歹还有关外三将军,还有绥远将军,还有西安将军,这些人不会坐视他被困的,尤其是关外三将军,此前盛京将军禧恩已经得到南下的圣旨。关外八旗尤其是索伦这些加起来还是能凑出一支真正大军的,而且这些人也是整个大清可以说战斗力最强的,只要禧恩的大军南下,肯定能够解决那妖人的,说到底……

    说到底道光还是很天真啊!

    他也不想想他近十万大军都被明军打得落花流水,关外那点八旗来了又能有什么用?

    “关外八旗?”

    杨丰不屑地笑了笑。

    在他身旁一辆驴车驶过,车上满载着各种精美的绸缎,甚至还有一口贴着军品封条的箱子,赶车的车夫身上穿着很显然内务府精制的袍子,头上居然还戴着一顶雕镂精美的镀金头盔,那避雷针高高矗立,边走边和同伴开开心心地说着什么。他同伴更夸张,这时候还刚初秋呢,就在身上套着一件华贵女式的白狐狸皮袍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包袱里面可以看见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扯下的金线刺绣帷幔,还有一个精美的花瓶露出瓶口。而这样的驴车,马车,牛车甚至手推车排成一条蜿蜒的长龙,在骑马的明军士兵护卫下,一直蜿蜒到远处的通州,而长龙的另一端则是圆明园。

    对这座著名园林的清理,让北京周围几乎所有贫苦百姓都陷入了亢奋地狂欢,不仅仅是明军从通州组织起来的,很多得到消息的其他各地百姓也在自发赶来。

    反正明军只要金银珠宝。

    另外还有一些古籍珍本也要,至于其他剩下的一切,完全任凭老百姓取之,哪怕就是拆房子明军也不管。

    当然,也没人拆房子。

    至少现在没有。

    对于那些老百姓来说,各种布匹和古董之类是最主要的,甚至一些家具器皿,尤其金属器皿都受欢迎,总之明军取金银珠宝,他们取剩下的一切,这座巨大的园林正以极快速度被搬空,甚至连没来得及逃进北京的宫女都有被扛走的。至于守卫那里的圆明园护军营,在明军到达后就跑进了北京,然后和北京的王公贵族们一起趴在城墙上,看着狂欢般扛走园内一切的百姓咒骂这些刁民,咒骂他们不顾大清累世之恩,还有咒骂那些教坏他们的发匪和妖人。

    这不仅仅是搬空圆明园,这还是在扒掉他们的遮羞布啊!

    这座园子象征他们的所谓盛世啊!

    现在那些刁民正一遍遍不停扇着他们的耳光,在他们的脸上一脚脚不断踩着,踩碎大清的尊严,踩碎大清的谎言,踩碎他们几百年来依靠杀戮和奴役竖立起来的威严,在圆明园迅速由孔雀变白条鸡的同时,大清国的形象也在轰然塌落。

    从此不会有人再畏惧他们了。

    他们已经沦为笑柄,他们的衰弱和无能已经尽人皆知,那些扛着皇家御用品,快快乐乐走出皇家御用园林的刁民们,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将他们的笑话散播开,然后整个国家都会知道,曾经如大山般压在这片土地上空的异族统治者,不过是一个纸糊的空壳,如果说以前好歹这个空壳还很吓人,但现在连外面的薄纸都被无情地撕碎了。

    然后……

    然后很多事情都会发生的。

    “据从牛庄返回的商人所说,他离开牛庄时候,盛京将军禧恩率领的关外八旗正在通过三岔河浮桥,他带着的是盛京驻防八旗和科尔沁部最后拼凑的一批骑兵,总兵力不会超过一万人。而黑龙江将军和吉林将军所部八旗及布哈特八旗,也在赶往盛京并且南下,最终这一批鞑虏的总兵力可能突破两万,除此之外车臣汗部的蒙古骑兵也被征调。这是牛庄的鞑虏吹嘘时候说的,如果加上车臣汗部绝对超过两万,而且全是骑兵或者骑马的重步兵,不过枪炮并不多,尤其是蒙古骑兵和布哈特八旗基本上全是弓和火绳枪,甚至就连燧发枪都很少。”

    徐辉说道。

    这其实很正常。

    在这之前清军就是火绳枪,只不过这些年被明军和英军连番刺激之后才换燧发枪,而且主要是南方战区的,越往北燧发枪的比例也就越低,江浙湖广绿营的燧发枪比例已经过半,北京的八旗燧发枪就只有少部分,绿营干脆还是火绳,而关外根本不是战区,那里的八旗能有火绳枪已经不错了。

    不过这些人还有一定战斗力倒是真的,尤其是布哈特八旗的索伦兵堪称大清中期的顶梁柱,实际上乾隆朝开始八旗就已经只能靠索伦人撑场面了,还算有点才能的将领多数都是索伦人。

    比如海兰察这样的。

    多隆阿虽然是正白旗,但其实也是索伦人。

    “这么算他们该到山海关了。”

    杨丰沉吟一下。

    “给大沽口的舰队发报,命令留守的二旅三营调一个哨带着机枪队登船立刻去山海关,如果禧恩已经过山海关就算了,如果禧恩没过山海关,就登陆抢占老龙头,然后吸引清军过去进攻再以舰炮轰,如果清军不反攻就带着机枪沿长城向前佯攻。”

    紧接着他说道。

    他得先跟禧恩打个招呼,如果能吸引清军进入舰炮射程就完美了。

    话说他现在的舰炮射程还是有些不够,否则的话从海上炮轰山海关才算完美,但哪怕他的最新六寸主炮也不过射程才五千米,而这样的射程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到山海关的,倒不是说他造不出更长的管子,而是黑火药的能力不够,哪怕线膛炮射程的提升也是有限的,想要打得更远得等以后换更高级的发射药才行。

    “陛下,臣以为不如干脆攻牛庄。”

    徐辉小心翼翼地说。

    “牛庄,暂时还是算了,咱们的船开不到牛庄,就算护卫舰这个季节也开不到那里。”

    杨丰说道。

    牛庄是肯定要打。

    但这时候已经是初秋,辽河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他的护卫舰也是五百吨级的,这个吨位就算能开进梁房口也开不到三岔河,否则原本历史上英国人就不会换营口开埠了。

    “陛下,灭虏炮装弹完毕!”

    一名军官行礼说道。

    在他背后专门夯实的阵地上,一个巨大的水缸正指向天空,这就是杨丰亲手制造的灭虏炮,他用好几吨优质青铜制造了这个不足两米长,但却有着恐怖的十一寸口径巨炮,或者干脆就是一个青铜缸。只不过两边有耳轴架在生铁耳座上,炮尾是半圆形顶在钢板上,能够进行很小范围內的角度调节,而下面的生铁和钢制底座平放在夯土的地面上,四边还用一圈木桩锁住,在底座上还有吊臂和倒链,用于装填那些很像一些建筑物门前装饰石球的巨型炮弹。

    巨型开花弹。

    两百斤重,装满大清产黑火药的巨型开花弹。

    “那就让鞑酋听听你们的吼声吧!”

    杨丰看着自己的最新作品满意地说道。

    那军官立刻行礼,然后转身从一名士兵手中拿过点火杆,毫不犹豫地杵进炮尾的点火孔,就听见骤然一声巨响,伴随炮口喷射的火焰,一个几乎肉眼可见的黑影,带着引信燃烧的小尾巴直冲天空。

    朝阳门上早就已经在盯着这东西的奕礼,带着震撼的茫然,随着那烟火的小尾巴昂起头,然后机械地转过身,看着它在天空中划着优雅的弧线坠落,但很显然它的落点有点远,这道颇为壮观的流星一直越过了整个东城区,甚至越过了皇城的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