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道光还有任务,那杨丰也就索性给他松松绳子,夺取武昌的明军就不要继续向湖北和四川进攻了,这样道光好歹还能从四川和河南一带搞到点粮饷……

    话说僧格林沁打仗也是要粮饷的。

    他们的任务也是很艰巨。

    为了彻底稳定后方,他们少不了是要大开杀戒的,这种事情不杀得人头滚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杨神皇要做好他们的后勤工作。

    而且关中士绅肯定也对此充满了热情,毕竟他们可以抢田产,实际上这些家伙也不是好东西,他们对于清洗比任何人都热衷,比如说原本历史上的土客大乱斗,其实就是这些家伙在后面推波助澜,以达到清洗吞并别人田产的目的,这些家伙为土地基本上是没什么底线的。总之为了他们能够全力以赴给自己打扫干净房子,杨神皇就不再继续逼迫道光了,不但湖南的明军不渡江,就连天津的明军都不向北京进攻转而南下山东,准备与海州北上的明军在济宁一带会师然后切下山东,以此向道光表明态度告诉他杨神皇支持他。

    话说济宁那边还有个神皇始终念念不忘的人啊!

    这一点上衢州那家就很理智,衢州孔家虽然直面明军,但却始终没有站出来振臂一呼领导那些团练,而是尽量淡化自己的存在感,直到现在衢州也没组建起团练,倒是杭甬一带的洋枪队一批批不断地到达。

    但明军也没发起进攻,双方在衢江两岸玩起了隔河对峙。

    而长江上的明军则直扑安庆。

    湖广总督程矞采和他收拢的不足一万溃兵,再加上江宁驻防八旗,江苏士绅组织的两万洋枪队,甚至连包括两艘英军炮舰在内,一共三十余艘六级舰级别战舰的长江水师,这时候统统涌到了安庆。这支可以说有史以来大清最现代化的大军准备在安庆与顺流而下的明军进行决战,甚至在这里他们的实力还占据一定的优势,毕竟他们还有长江水师。而明军在上游只有小型内河帆船改装的炮舰,除了线膛炮的威力强一些,吨位上根本无法与长江水师的战舰相提并论,而且长江水师同样是英军在指挥,不存在指挥水平不够的问题。

    实际上明军在长沙仓促组建的这支内河舰队肯定打不过长江水师。

    于是双方同样转入僵持。

    南方战场就这样转入了暂时的沉寂中。

    明军方面正式组建了第一方面军并以罗大纲为都统制,统辖第一,二,六三个军,另外再加长江舰队,设军部于武昌全权负责对下游的作战,同时在武昌利用后方运输的蒸汽机建造新式内河战舰,这不仅仅是用于向南京的进攻,以后逆流而上过三峡攻四川也必须得用,所以都尽量是浅水重炮大马力,基本上可以在绝大多数季节都能开到重庆的。

    而清军方面同样不断增兵。

    为了对抗明军,江苏,安徽,浙江三省士绅几乎总动员了,反正这些家伙不缺钱。

    这时候还没到清末被列强反复吸血以后。

    哪怕就是那时候,他们凑个几千万都依然跟玩一样。

    这个时代这三省尤其是江浙两省士绅能调动的资金丝毫不会比杨丰少,这又是他们做最后挣扎的时候了,扬州盐商,江苏丝绸商,浙江茶商,钱庄团,那些坐拥万亩良田的大地主们所有人都放下了平日的吝啬。大笔的白银从地窖里挖出来造枪造炮造战舰,招募起一批又一批的士兵,舟山的那些英国人几乎全都被他们雇佣了,因为数量还是不够甚至跑到出岛雇荷兰人,甚至还有一个茶商不知道怎么联系上的,由荷兰商船拉了一船黑奴,居然也戴上大裹头组建起大清第一个昆仑营。

    话说他们也的确拼尽全力了。

    总之一个又一个营的洋枪队被调到安庆,连同南线的衢州,共同组成江浙的防御体系,再加上沿海之前就修筑起来的无数炮台,江浙士绅们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巨大的龟壳。

    当然,这只是负隅顽抗。

    这一点他们自己也很清楚,他们只不过是在撑,是在等,等维多利亚的远征舰队,只要维多利亚的远征舰队打败杨丰,那么他们的一切危险都烟消云散,这些家伙已经承诺将代替道光支付赔款,甚至答应只要英国人帮他们保住江浙,那么江浙沿海完全对英国开放,英国战舰可以随意出入长江,英国商人乃至传教士同样可以随意到任何地方居住传教,总之他们将敞开怀抱欢迎维多利亚。

    呃,他们已经决定抛开道光了。

    毕竟道光已经不能保护他们,维多利亚明显更靠谱,他们不再需要大清的光辉了,他们需要的是维多利亚的阳光来照耀,这段时间随着大量英国雇佣军的引入,他们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比如英国的制度,比如英国的科技,比如英国的军事实力尤其是庞大的海军舰队。

    他们知道上次那四艘令人窒息的巨舰在英国海军中根本不值一提。

    这样的巨舰人家有一堆。

    比这大两倍的都有,七十四炮三级舰而已,人家有一大堆一百二十炮的一级舰呢!而那发匪的十六艘巨舰在人家面前同样不值一提,杨丰不过打败了一支小舰队,维多利亚能开来一百多艘最少三级的战列舰,甚至包括那些据说一轮齐射就能摧毁一座城市的巨舰……

    呃,这样的巨舰正驶入加尔各答。

    加尔各答。

    “给广州发报,英国舰队到达加尔各答!”

    荷属东印度殖民地商人陈华,站在自己商号的二楼,挑开窗帘看着港口那片正在接近的帆林,对他身后的女秘书说道。

    后者熟练地在发报机按键上敲击着。

    “一百二十炮一级舰两艘,特拉法尔加号,圣乔治号,同型,上层甲板三十四门三十二磅炮,中层甲板三十四门三十二磅炮,底层主火炮甲板三十门三十二磅炮加两门六十八磅炮,后甲板两门十八磅炮,十四门三十二磅炮,艏楼两门十八磅加两门三十二磅,实际载炮两门六十八磅,一百一十四门三十二磅,四门十八磅,共计一百二十门。七十四炮三级舰十六艘,同型,复仇者级,装备与梅尔威厘号相同,英国人倒也不傻,把这些老舰派出来就是战沉了他们也不是很心疼。”

    陈华冷笑着说。

    这支舰队的核心就是特拉法尔加号和圣乔治号,这是两艘刚刚服役的全新战舰,但剩下就全是老舰了。

    十六艘复仇者级。

    而仅仅这一级七十四炮三级舰英国人就造了四十三艘,最早的复仇者号还是大半个世纪前造的,随着蒸汽时代的到来,尤其是铁板技术越来越成熟,这些老舰都已经快要沦为劈柴的命运了。要知道这时候东印度公司就已经使用铁壳船了,而法国人已经开始研究在战列舰上装铁甲,明军更是依靠蒸汽动力战舰横行东方,所有一切都证明蒸汽动力铁甲舰的时代已经不是不可企及。

    这些老迈的战舰还能发挥多久的光彩呢?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陈华看着码头上那壮观的战列舰编队感慨道。

    “就算如此也不好对付啊!”

    他身旁实际上是锦衣卫系统的一名雇员说道。

    大明锦衣卫有专职的对外情报部门,这些人借助南洋的华商隐身在各地的港口,最远的甚至都已经到了欧洲,而后面的女秘书也是,她所使用的电台是锦衣卫的,这间商号名义上是荷属东印度籍商人开办的贸易公司主营蔗糖和香料,但实际上还是锦衣卫在加尔各答的情报站。

    “没什么不好对付的,神皇出手就是把英国海军所有战舰都开过来也是一样下场。”

    陈华说道。

    这时候身后响起敲门声。

    已经完成发报的女秘书,迅速合上了发报机的盖子,这台至关重要的机器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摆在桌上,然后她把一摞文件随便往上一放。

    而那名锦衣卫打开了门。

    一个穿着朴素的白人站在外面很是客气地脱帽致意。

    “威尔,你没去码头迎接舰队吗?”

    陈华笑着说道。

    “陈,陈先生,我是来还你的笔记本的,您不小心把它掉在理查德先生的办公室里被我捡到了,另外我必须请您原谅,我看了上面的一些内容。”

    威尔腼腆地说。

    “啊,那不是什么秘密的内容,只是我在读书时候的一些心得,我喜欢随身带着笔记本把一些东西记下来,非常感谢你能把它送来。”

    陈华大度地说。

    “陈先生,您能把您看的那本书借给我看一下吗?”

    威尔一脸渴望地说。

    “当然可以,这是圣谕书中的一册而已,我们每一个神皇陛下的信徒都有,哪怕你不是神皇陛下信徒,到大明的任何一座城市圣祠內也都能够花很少的钱买到,而且还是全套的,不过很显然得战争结束后。”

    陈华笑咪咪地从抽屉里掏出一本神皇版资本论递给他说道。

    后者赶紧双手。

    “谢谢您,陈先生,不,陈老师!”

    威尔如获至宝般抱着这本书,不断地向着陈华鞠躬充满感激地说道。

    “不用客气,你懂的汉字应该不足以真正读懂,有什么不懂的字或者内容可以直接来找我或者其他人,我会告诉他们为你提供帮助的。”

    陈老师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