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淞炮台。

    “开炮,你们这些狗贼,还不快开炮!”

    江南提督尤渤咆哮着。

    他面前那些绿营军官和士兵,还有协防的团练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但却没有动手的,尽管他们面前这座重建的炮台上数以百计的大炮,都在对准了前方江面,甚至这里面不乏新式的仿英制六十八磅岸防巨炮,这种可以将炮弹打出五里的巨炮就指向江面的航道,而且里面都装填好了弹药,但却……

    但却没有人点火。

    所有军官和士兵都没动。

    任凭尤提督在那里咆哮,甚至以忠义勉励,还有干脆苦苦哀求,哀求他们为咱大清打一炮吧!但所有人却依旧木然地站在那里,甚至就连督战的江苏巡抚孙善宝,苏松太道宫慕久也都在面面相觑。

    而在他们前方江面上,一艘艘明军蒸汽战舰拖着风帆战舰,缓缓逆流而上驶近吴淞口,那些巍峨如山的风帆战列舰上,还带着战斗的痕迹,而那些在明军士兵监押下,列队站在甲板上的英军士兵,则以一种羞耻的方式展示它们的身份……

    “特拉法尔加号,圣乔治号,布伦海姆号,梅德韦号,阿金库尔号,罗素号,国防号,皮特号,后面还有什么?彭布罗克号?印度河号?大英帝国的威严在东方荡然无存,无敌的舰队带着耻辱的标记,航行在东方的大河上,皇家海军两百年来最惨重的失败,托起了一个帝国的崛起,日月的光辉照耀着世界,而我们却在这里狂妄地试图用大炮向他们射击!”

    一名英国教官举着望远镜黯然地喃喃自语。

    “穆瑞先生,您在说什么?”

    他身旁的宫慕久低声问道。

    “道台阁下,我在说,”

    穆瑞顿了一下,然后以更低的声音说道:“投降吧,我以朋友的身份劝告您,你们没有希望了,不会再有皇家海军的舰队到达了,大明与英国的战争结束了。”

    宫慕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就在这时候,尤渤已经怒不可遏地扑向一门六十八磅岸防炮,这位甘肃籍的江南提督,一把夺过炮手的点火杆,将这个明显对大清不够忠心的家伙一脚踢开,带着他对咱大清对皇上的一腔忠诚,毫不犹豫地把火绳杵向点火孔……

    “砰!”

    一声枪响。

    尤渤一下子扑倒在大炮上,他带着后背涌出的鲜血回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后的孙巡抚,原本历史上懿贵妃跟前红人孙毓汶他大伯,手中正拿着一支冒烟的短枪。

    “为,为什么?”

    尤渤恍如马景涛般悲愤地咆哮着。

    “砰!”

    回答他的又是一声枪响。

    只不过这次开火的换成宫道台了。

    子弹正中尤渤脑袋,这位大清最后一任江南提督的脑袋血肉飞溅,死尸在数千名部下,甚至包括那些亲兵的注视中,从大炮上缓缓滑落。整个炮台上一片寂静,所有人木然地看着他的死尸抽搐,孙善宝和宫慕久这对东平籍同乡,带着一丝苦笑互相看了看,然后孙善宝一举手中短枪……

    “迎驾!”

    他带着一脸庄严大喊道。

    大明崇祯二百一十六年秋九月初六,鞑虏伪江苏巡抚孙善宝,苏松太兵备道宫慕久,以松江府及太仓直隶州归降,神皇责之以附逆,孙,宫二人俯首请罪,神皇赦其罪遣归原籍为民,其余松江府之伪官皆依此例,随行之陆战队分兵进驻各地。五日后江西靖安籍伪苏州知府舒化民以苏州归降,苏州府所属之伪官吏皆依松江府例,随后海门厅,南通州,狼山镇皆降,神皇大军至江阴,梅州籍伪常州知府丘建猷率常州各县伪官迎降于江阴。五日后神皇至三江口,伪扬州及镇江知府各率所属伪官迎降,神皇历数扬州盐商诸罪行,下旨抄没扬州诸盐商之资产,三日后,神皇率南洋舰队及陆战一旅抵达南京。

    南京。

    “神皇,看来鞑虏是不准备投降了!”

    陆战队统制徐辉看着远处的南京城说道。

    这一次没有迎降的。

    这也很正常。

    之前那些迎降的,其实都是已经没了后顾之忧,或者也可以说他们的老家已经被端了,包括那些即将被端了的,比如孙善宝和宫慕久,他们的老家是东平,而明军这时候已经南北夹击即将在济宁会师,虽然还没真正渡过黄河,但实际上东平的攻克也用不了几天了,这时候投降至少能为家人争取宽大。至于舒化民和丘建猷的老家很早之前就已经被端了,他们家田产该分的也早分了,完全可以破罐子破摔,但如尤渤这样家在道光核心控制区的,那也就只好以死尽忠。其他那些家在直隶河南山东等地的,这时候也就随大流了,反正这些地方落入杨丰手中也是早晚的事情,道光摆明了已经不要中原,他们就算是投降,自己的家人肯定也不会受到影响的。

    毕竟道光真要株连,他们的那些家人也不是好惹。

    道光还得靠这些人当缓冲呢!

    但这南京不一样,这城里不光是汉人还有驻防八旗,而且这是南方最大的八旗聚居区,这时候几乎整个江南的驻防八旗残余人口都集中在南京呢!不光是从两广福建等地陆陆续续逃难来的,就连杭州驻防八旗实际上也撤到了南京,毕竟杭州怎么算都是很危险,而南京至少还安全一点,然而谁也没想到,杨丰居然以这种方式进入长江,不是先打杭州而是直接抄南京,最终江宁和杭州两将军所部数万八旗全被堵在江宁……

    呃,数万八旗老弱妇孺。

    他们的青壮年早就在战场上消耗干净或者和僧格林沁一起逃往关中去了,这里只有老弱妇孺。

    但军事化的组织和走投无路的处境让这些老弱妇孺也武装起来,他们在江宁将军德珠布率领下,利用两江总督李星沅带着团练和绿营都在安庆前线,城里没有汉军的机会,迅速把那些意图投降的官员软禁起来,并且控制了南京城,准备在这里为大清尽忠……

    就像原本历史上一样。

    应该说他们实力还是相当强,尤其这南京是安庆前线的后勤基地,囤积着大批武器弹药,无论野战炮还是燧发枪都有,甚至还有少量在苏州仿造的贝克来复枪,这些全都被德珠布利用起来,此刻的南京城墙上,可以说密密麻麻堆满了大炮和燧发枪,同样粮食也有的是,正常情况下就是撑一年都没问题。至于城里的汉民,那些士绅其实也想坐观一下,反正就算杨丰顺利接收南京他们也是倒霉,既然这样干脆置身事外,而只要他们不带头,单纯老百姓还是闹不起来,毕竟那些端着燧发枪巡逻在街道上的旗女也是能杀人的。

    当然,这没什么卵用。

    南京城墙又扛不住六寸开花弹的持续轰击,把战列舰摆开轰就行,虽然因为吃水问题,那些俘虏的英军战舰都留在了吴淞口,但就凭十四艘主力舰也照样轰开南京城。

    “神皇,臣愿一鼓作气打开南京!”

    徐辉请旨说道。

    “呃,无需你们动手!”

    杨丰笑了笑说道。

    “传旨给李星沅,我就在这南京城下等着,他是鞑虏两江总督,他要归降也得在这南京城里归降,告诉他和前线的绿营和团练将领,除非他们在这南京城门前,打开南京城门迎接我进城,否则他们也就不需要投降了!”

    紧接着神皇说道。

    他干嘛要浪费明军的生命去和那些八旗打巷战?

    后者摆明了是不想活的。

    这南京城里能拿起武器拼命的八旗老弱妇孺至少还有两万,原本这里八旗士兵员额就近五千,还有行宫和织造府,两百年繁衍下来几万是有的,他们消耗的是壮丁,剩下老弱妇孺就算一家四口,那还得有两万口呢。再加上从杭州撤过来的和从其他地方逃难来的,城里旗人总数不会少于三万,扣去一万实在拿不动武器的那还得两万呢,这些人再不能打,只要抱定必死的信念,在南京的街巷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和明军玩斯大林格勒,那至少也得拖一千明军给他们垫背,更何况他们装备精良,那些燧发枪在复杂的城市街巷內用来打黑枪非常好用,明军线膛枪优势在这种环境反而没用。

    既然这样就让那些绿营和团练发挥一下余热吧!

    反正他们也得筛选一下。

    这时候安庆和衢州一带的洋枪队总兵力已经达到了四万,不得不说江浙皖三省士绅动员起来的力量还是很大,他们能够在不到四年时间里,从无到有武装起四万拿破仑战争时期档次的新式陆军,哪怕有英国人的帮忙也是很令人惊叹了。

    这支军队得检验一下。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无论安庆还是衢州,双方都没真正大战,杨丰早就下令给罗大纲不许进攻,只需要对峙然后等他解决英国人就行,而这些洋枪队肯定没有进攻的胆量,最终一直到现在两条战线都是僵持,因此对于这四万洋枪队的战斗力杨丰也不是太了解。想要收编他们必须得看看他们的真实水平,正好拿南京城里这些旗人来当小白鼠了,也算是废物利用一下,更何况那些清军将领想这么简简单单投降也未免太便宜他们,让他们带着这支军队上战场,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了。

    就这样在南京城上那些旗人诧异的目光中,神皇率领的舰队停靠在了浦口,然后一艘巡洋舰载着神皇的敕使逆流而上前往安庆。

    至于结果当然没有悬念。

    这时候整个两江士绅都明白他们大势已去,抵抗神皇的唯一结局就是给大清殉葬,最多早几天晚几天,而这种事情他们是不干的,尽快投降还能保住部分财产,否则别说土地财产了,连命都是保不住的。尤其是在清楚了大明经济政策后,原本就以工商业为主的江浙士绅纷纷做出选择,就在长江沿线投降的同时,宁波,杭州还有嘉兴等地官员,纷纷向最近的明军投降,神皇驾临南京的同一天衢州前线清军向明军投降,淮安清军也向海州的明军投降,除了安徽北部和安庆以外,两江和浙江绝大多数地方都已经向神皇投降。

    敕使到达安庆后,湖南籍两江总督李星沅,保定籍安徽巡抚兼提督王植,太仓籍据说是钱镠之后的江西巡抚兼提督钱宝琛,广东籍长江水师提督窦振彪,都统统率领各自部下奉诏。

    紧接着他们开始顺流而下。

    这些人目前统帅的总计还有长江水师下属四十艘相当于六级舰的大型炮舰,三万人的洋枪队,一万装备燧发枪的绿营,至于那些还用冷兵器和火绳枪的杂牌绿营团练就地解散,由罗大纲在安庆负责这些。这些人得十几万呢!无非就是给遣散费给一部分神皇培育的稻种,让他们回家自己试种,反正这些家伙本来就是各地雇佣的农民,他们会喜欢这些,总之这些杂牌交给罗大纲就地处理,尤其是还有部分旗籍军官和地方官员这个也需要清理一下,另外罗大纲还需要接收芜湖,太平,巢湖这些沿线地盘,这些扫尾的工作就交给他了。

    而以李星沅为首的长江水师加四万新式团练和绿营,则浩浩荡荡顺流而下直奔南京。

    他们是为自己而战。

    谁都明白神皇这是给他们一个机会的,要是表现得好,说不定还会为新朝效力呢!要是表现不好,那神皇震怒说不定还要算总账呢!那时候一声令下把他们全家发配南洋也是有可能。

    这是给他们一个远离南洋的机会。

    就这样这些当初为抵御大明而殚精竭虑的大清曾经栋梁们,带着他们同样为抵御大明而组建的大清曾经最现代化的军队,在南洋舰队二十二门六寸主炮,用一千多发炮弹将南京城墙轰塌了三十丈宽的缺口后,紧接着在呐喊声中,汹涌着开进南京去为大明清理未来的都城,将他们曾经的旧主子们屠戮干净,然后欢迎他们的新主进入这座城市……

    话说这叫清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