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也没办法解决粮食问题。

    毕竟这时候他也没了小倩这个外挂的支持,后者还关在中情局的秘密监狱里被触手怪围攻呢!

    这样就只能卖玉玺了。

    好在这东西应该还是能够卖出个好价钱的,毕竟这是传国玉玺,原本历史上这东西是被戴施骗去,冉闵被俘后,蒋干辅佐太子冉智守邺城,以投降东晋换取支援,戴施派百十个士兵过去,然后邺城危急时候骗出玉玺跑路了,这样才回到东晋手中,但现在冉闵打赢了廉台之战,以此主动向东晋投降,献玉玺,献地盘,使东晋疆域有重新扩展到河北的可能……

    这些应该能换十万石粮食了。

    十万石粮食对东晋来说算不上什么大投资,虽然他们主要地盘已经退缩到淮南和江南,但却坐拥荆襄,淮扬,长江三角洲三大产粮区。

    而且还有泗水航运支撑。

    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在几个月內将大批粮食运输到邺城。

    然而情况比杨丰想的更严重。

    因为他到达邺城时候才知道这里已经没粮食了。

    倒是枋头的戴施很痛快地亲自跑来见他了,很显然他们对传国玉玺兴趣盎然,事实上谢尚命令戴施跑枋头来,就是惦记这颗玉玺,东晋对于恢复中原兴趣并不高,以王家为代表的士族在江南日子过得很快活,没兴趣花钱出力恢复中原。而且一旦恢复中原,司马家权力更大,他们再想王与马共天下就很难了,比如书圣这段时间就上窜下跳阻止殷浩北伐,而谢尚之所以派戴施这支孤军沿泗水和黄河到枋头,就是想找机会抢玉玺的。

    要知道这时候东晋的军队主力还在淮河呢,北方只有一个名义上归顺他们的姚襄,而无论山东还是河南都不是东晋的,山东是段龛,河南是后赵系的军阀张遇,鲁西是同样后赵系的军阀李历……

    好吧,这时候真乱。

    “我不管别的,我只要粮食,谁给我粮食我就把这个给谁!”

    杨丰一边把玩玉玺一边对戴施说。

    话说这东西他是第二次得到,这块据说和氏璧雕刻的传国玉玺在后唐末年,被李从珂带着自fen,从此就下落不明,宋,明,清三代他都没有这东西,唯一有过的是在唐朝,这是第二次。

    而他此时正在著名的铜雀台上,这时候的邺城大致还能看出过去的辉煌,就是城里骷髅多些,另外废墟多一些,好在杨丰带回了不少从燕军手中俘获的马匹,为了避免饿急了的老百姓去吃那些后赵宫女,他只能宰杀那些有伤或者生病的马匹来喂给自己的老百姓,好在慕容俊被慕容恪之死打击太重,至今燕军还没有到达邺城,所以杨丰也还能从周围那些属城搜刮点粮食。

    不过数量也不多。

    因为他旁边还有一个抢生意的,也就是占据碻磝津的姚襄,后者手下有七万户羌人,经常抢掠依附邺城的那些小城,原本历史上这时候姚襄就打下了邺城东边的大名等多城。

    所以杨丰还得面对这个家伙。

    不过这都是小事,因为攻城手段匮乏,他的那些敌人到目前来讲都不会有胆量进攻邺城,这可是顶级要塞,只要有粮食他就能在这里撑住,如果没有粮食什么都白搭……

    “如果你不能在十天內把第一批粮食送到邺城,那么我就去找慕容俊投降,把这颗玉玺送给慕容俊,顺便我还会带领我的军队作为他前驱将河南吞并一直兵临淮河,我刚刚杀了慕容恪,慕容俊知道他打不下邺城,所以他会欢迎我的投降,然后给我想要的粮食,总之现在谁能给我粮食养活城里这几十万人,那么这就是谁的!”

    杨丰继续玩着玉玺说道。

    “冉公,就算朝廷同意,粮食从南方运来也得数月之久,十天无论如何是弄不来粮食的。”

    戴施说道。

    “那你可以把你的军粮给我啊!”

    杨丰一脸纯洁地说。

    “那我的部下吃什么?”

    戴施愕然说道。

    “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比如说你可以去找姚襄借粮,反正很快就会运来,他刚刚归顺朝廷,应该不会吝啬这点粮食的,他肯定不会借给我一粒粮,他巴不得我饿死,但他会借给你的。”

    杨丰笑咪咪地说。

    “冉公,这万万不可的。”

    戴施赶紧说道。

    “那我就把这个送给慕容俊!”

    杨丰又抛了一下玉玺笑着说。

    “呃?!”

    戴施傻了一样看着这个无赖,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冉魏天王居然如此无耻,这纯粹拿传国玉玺来当商贾,这还有没有点节操了,他当然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位早换芯了,而且换上的还是一个活了几百年八百年前就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老妖怪。杨丰才不管其他呢,他现在就知道这邺城里还有超过二十万人口需要养活,而且绝大多数是老弱妇孺,真正精锐的士兵不足一万,骑兵三千,而扣除那些必须留下的种子,他剩下的粮食不会撑过下个月,这是四月中旬,最多五月底他就没粮食了。

    “五千石,十天內最多能送到五千石。”

    戴施几乎咬着牙说。

    “也行,算定金吧!但下一批如果五月底之前还送不到,那么……”

    杨丰抛了拋玉玺。

    “冉公放心,荀中郎兵在下邳,那里有粮可调,至此不过千里水路,一个半月足以送到,只是望冉公莫负朝廷。”

    戴施说道。

    说完他匆忙走了,他的时间也很紧张,他必须派船沿黄河到大野泽转入清河也就是泗水,然后到下邳去找北中郎将荀羡,由后者调粮再从这条线路回来,而且必须在五月底把粮食运来,还得从枋头走一百多里陆路运到邺城,一个半月时间很紧张,尤其是荀羡的运粮船还得一路逆流,唯一庆幸的是已经春天,不但有东南风而且水路畅通,否则冬天里泗水上游通大野泽那段还无法通航。

    这时候还没打枋头之战,桓温还没在那里挖桓公渎。

    “陛下,何必求他们呢?”

    冉魏头号大将董闰看着戴施背影问杨丰。

    “不求他们吃什么?难道吃她们?”

    杨丰指着旁边一个小宫女说道。

    这里是后赵国都,石虎当年从全国搜罗无数美女充实三台,这些小姑娘如今都在城里,原本历史上的确就是吃她们的,那小宫女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董闰没有说话。

    “以后人还是能不吃就不吃吧!”

    杨丰叹了口气说道。

    他身旁那些文臣武将一片默然。

    就在这时候,城墙上的钟声突然敲响,杨丰抬起头看着远处,大批骑兵正汹涌而来,董闰等人立刻露出凝重的表情,很显然燕军到了,从中山到这里虽然有七八百里,但实际并没有防御,之前的襄国之战使得襄国也就是邢台一带基本打成无人区,只有一些墙头草谁来投降谁的小城,燕军大举南下,这些小城唯一能做的就是投降。

    这个时代实际上并不存在现代人头脑中的国家,倒是基本上与欧洲中世纪差不多。

    “送肉的来了!”

    杨丰立刻露出惊喜的表情。

    “骑兵随我出战!”

    紧接着他对那些将领一招手说道。

    “陛下,不可再冒险啊!”

    他的头号大臣蒋干拉住他说道。

    “不迎头痛击,让燕军全部到达咱们就更没戏!”

    杨丰推开他说道。

    燕军不可能一起到,这无非是前锋而已,如果慕容俊十万大军合围邺城,那他真就只能缩在城内,那么城外的农业生产也就完了,他不能指望东晋不断给他粮食,哪怕他投降,东晋也照样随便他饿死,他能要来粮食只不过有传国玉玺而已,一旦传国玉玺交出那还能要来粮食就是奇迹了。

    所以他必须得击败燕军。

    想击败燕军就只能利用他们不可能一起到达的时间差各个击破。

    他的三千骑兵很快集结,在杨丰带领下冲出城门,这时候那支燕军的前锋骑兵也到达城外,两军分别各自列阵,杨丰和他习惯的一样,把总计五百多具装骑兵置于中间由他亲自率领,剩余骑兵分左右两翼,由董闰和他的另一员大将张温分别指挥,这些全都是对他忠心耿耿,可以和他并肩血战到底的,原本历史上廉台之战他的八千部下七千战死,这些全是那些原本跟着他战死的。

    而他的对手数量差不多。

    不过并非连环马,应该是一支恃勇冒进的,或者也可能是因为信息沟通不畅提前到达的,几万甚至上十万级别的大军进军这很平常,淝水之战苻坚的确是八十万,但前面开打时候后面拖得最远的才出长安呢!

    “手提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方罢手,今日尔等非为他人而战,只为尔等妻儿子女,邺城在尔等身后,此地已无退路,杀,钢刀断尽胡虏首,杀,铁蹄踏碎胡虏胆,杀,杀出个汉家儿郎的朗朗乾坤!”

    杨丰举起马矟吼道。

    紧接着他第一个催动了朱龙马。

    在他身后无数吼声响起,背对自己家园和亲人的三千铁骑,就这样追随着他们的统帅开始了一往无前的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