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就这样用神仙醉又拯救了一个被五石散毒害的灵魂……

    呃,这也算是拯救了。

    总之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当遗臭万年的桓温算是被他拿下,在洛阳的酒宴上两人借着神仙醉的效果达成默契,桓温可以在洛阳驻军,但是不能超过两千人,杨丰不会向黄河以南扩张,但可以在孟津保留一座桥头堡,目前杨丰正在重新修建河阳桥,未来肯定也是要修筑河阳三城的,桓温是不会干涉他修筑河阳南城的。

    这样就足够了。

    桓温如果对他有什么想法,有河阳三城在,杨丰的铁骑随时可以叩关洛阳。

    至于杨丰对河南……

    他还真就没什么兴趣。

    事实上短期内他对东晋的地盘都不会有什么兴趣,同样他对东晋朝廷更没兴趣,桓温和司马昱之间那些破事他才不会掺和呢!他只要以神仙醉控制住这些家伙,保证这些家伙别在背后给他捣乱就行了。他前方有的是玩具,哪看得上南方那些家伙,慕容俊,拓跋家,苻家,勃勃他爹,就是高句丽对他来说,都比南方那些涂脂抹粉的ke药名士们更能带给他快乐。

    就留着河南作为他和东晋之间的缓冲区吧!

    反正东晋也没胆量惹他。

    大家保持名义上的关系,然后各玩各的就行了,最多加强一下贸易往来,尤其是这时候东晋实际上还控制着越南的……

    呃,也是桓温的。

    这时候东晋依旧控制日南郡,此前林邑攻陷日南,桓温派遣滕畯,灌邃率交广二州兵讨伐,林邑被逐出日南并请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桓温的都督里面又加了交广,这样倒是可以看看能不能搞到占城稻,他要是派些人去日南一带考察,就冲神仙醉桓温也肯定会帮忙的。不过这时候占城恐怕也没有占城稻,这种东西同样是野稻驯化培养的结果,而这时候距离宋朝引进占城稻还有八百年呢,这么长的时间,这种稻子究竟有没有诞生还很难说,弄不好还得他亲自出马,毕竟他就算派人去考察,也不可能真有懂这些的。

    总之尽力而为吧!

    而桓温也得到了一些好处。

    他可以从杨丰手中购买盔甲武器,实际上荀羡早这么干了,杨丰的钢铁业红火兴旺,在把邺城周围树木烧完后,都已经开始在邯郸挖煤了,而他产的盔甲武器之精良有目共睹,无论荀羡还是桓温都很有兴趣,尤其是具装骑兵的装备这个就更令人艳羡。

    可不要小看东晋。

    东晋同样也是玩具装骑兵的。

    从这一点上看大宋朝没马真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东晋一样什么都没有,但东晋一直到南朝都始终维持一定数量的骑兵,还有萧摩诃这样的骑兵猛将。

    和桓温的勾搭结束后,杨丰紧接着返回了邺城,在这一年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没有继续向北进攻。

    他得先造船。

    虽然他这两年也造了不少,但要是用来一举灭燕的话仍旧是远远不够的,好在廉台之战后,因为突然得到仙人点拨灵智顿开的冉嘟嘟,如今可以说样样皆能,文能吟诗作赋书画双绝,就连书圣都发来私信交流,而且对他的瘦金体极为推崇,武能跃马横刀百步穿杨,砍人头就跟切菜一样,就爱干那单挑敌军首领阵斩人家脑袋的游戏,能修得水利会造得钢铁,能烧得水泥会建得堡垒,就连看病抓药都会,最恐怖的是他连女人生孩子都懂,这两年妻妾生孩子多数都是他接生,至于造船就更不在话下。

    说什么船吧?

    运输的漕船,寻哨的车船,航海的鸟船,就连五牙巨舰都行……

    呃,这个只在图纸上。

    毕竟黄河,清河,漳河上也就能走个漕船,而且还不能吨位大了,千料,八百料,五百料之类的都根本不用想了,实际上两百料都很紧张,明朝时候运河北段两百料是主流,但这个时代并没有那么多水闸控制运河的水位,可以说完全是天然航道,两百料船也就丰水期能走。所以杨丰建造的都是运河上那些小角色,比如剥船,泓船,前者就是驳船,甚至连帆都不用直接划桨,当然,杨丰肯定要给它加上帆的,后者实际上是小驳船,原本历史上甚至用这种小船将货物一直运输到蓟州。还有脚船,三板划船,这些就都是些小舢板了,可不要小看舢板,北运河经常出现水浅需要用这东西载货划到通州的情况,而且他运粮运兵都是顺流,不需要考虑动力问题,这样用这些小船就更便捷。

    至于回程并不重要,就像那些小舢板,哪怕一次性运输完就扔掉都划算,反正太行山里有的是木头,砍下来找个小河放下来就行,邺城和枋头堂阳等地的造船一天就能造一堆小舢板,哪需要管回程的问题。

    这里面最大的剥船也能装三百石粮食,一船就赶上陆路几十辆马车了。

    这还不算速度优势。

    当然,大型沙船也得有。

    毕竟他还得兼顾近海,而且无论清河还是黄河,水量最丰沛季节也是可以航行此类船只的,明朝早期河南征集的粮食都是运到大名府小滩,然后交由官属的遮洋船运输,也就是说无论黄河还是运河北段其实也都能航行遮洋船,而明朝早期漕运的遮洋船就是沙船,后期才逐渐改成运河制式的浅船。

    因为之前一直在备料,他的材料储备充足,接下来的大半年里,杨丰可以说全力造船。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年春天。

    在这期间慕容俊毫无反应,事实上他也没法反应,慕容强试探性进攻了一下襄国,结果在半里外差点被一枚两百斤重石弹砸脑门上,这枚在地上跳跃滚动着,把他手下两名最骁勇的军官砸成烂肉的巨石,让他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紧接着就下令撤回了常山。

    慕容俊还派出骑兵试图袭扰。

    然后他的骑兵也悲剧了。

    全民皆兵啊!

    就连女人都能拿着最新式带上弦器的钢片弩把他们当兔子射。

    因为钢铁产量不断增长,再加上经历数十年乱世,老百姓无比清楚武力的宝贵,当杨丰允许普通人购买武器后,这种照顾女人体力的弱化版钢片弩几乎家家户户必备……

    反正也不贵。

    因为产量越来越高,就连胸甲都不值几个钱。

    这种专用钢片弩平日用来打猎补充营养,遇到燕军入侵就和射兔子一样射燕军骑兵,哪怕是弱化版的射程和威力也都远远超过骑兵弓,射个一百多米就跟玩一样,简易的瞄准具加上平日射兔子练就的精准度,隔着三十丈就能让燕军骑兵知道什么是战斗民族。话说这样的距离上这种钢片弩也能轻松穿透燕军轻骑兵的简单铠甲,这种骑兵袭扰当然不可能动用重甲骑兵,甚至很多燕军骑兵干脆就没有盔甲,这样的骑兵遇上这样的武器就完全是悲剧了。

    当那些在各地校尉带领下的预备役和后备役登上城墙后,每一座小县城每一个坞堡,都会让袭扰的燕军骑兵知道什么是矢如雨下。

    然后就是增援的魏军骑兵了。

    要知道杨丰这时候可是拥有两个轻骑兵旅,原本还有点不满员,但绎幕之战后就满员了,不得不说现在燕军很大的用处就是给他送马,三年时间让他抢了超过五千匹战马,而一个骑兵旅是四千人,他拥有八千轻骑兵和四千重骑兵,这即便是在这个时代,那也算一支强大的骑兵力量,当燕军骑兵受那些坞堡限制,尤其是河流湖泊……

    呃,这里还有湖泊。

    现代人恐怕很难想到,这时候的邢台东北是一片汪洋,这片名叫大陆泽的湖泊一直到清末才彻底消失,而这时候它依旧广袤到从宁晋一直绵延到平乡,这就是杨丰的襄国和广平两个堡垒群的支柱,正好一边一个。加上堂阳和信都之后,就连燕军向东的路线也被堵死,在向东是一条条密布的东北向河流,从泒水到清河,而且还有著名的雍奴泽,那都是骑兵的天然障碍。最终燕军骑兵的南下袭扰只能硬闯魏军堡垒群,然后当魏军骑兵增援赶到后被痛殴,双方半年时间里在大陆泽两岸不断小规模交战,没有一次燕军能占到便宜,基本上都是损兵折将狼狈而逃。

    就这样又到了初夏,这时候随着降雨的不断,整个华北平原所有河流都被雨水灌满,就连杨丰手中最大的运输船都能满载几百石货物,航行于任何它想去的地方。

    然后……

    “此地名天津!”

    杨丰站在三岔河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面前的荒莽说道。

    这里的确是天津。

    只不过现在是泒水下游段清水与沽水的交汇口,两河汇流然后向东入海相于海河,而杨丰其实就是从海河上过来的,他的船队在邺城起航进入清河,然后在武城换上大船,沿清河到章武也就是现代黄骅一带入海,向北航行百余里后进入海河口,逆流而上过泉州渠口至三岔河。

    他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最大限度达到突然性,如果走漳河平虏渠水系,那么很难避开燕军的侦查,但走早就被自己彻底控制的清河只要做好保密工作,那就完全可以达到突然性了。他的目标就是北京,或者幽州或者燕郡或者蓟县,这三者目前治所都在一个城里,这座城在北京城的西南角,他要玩关门打狗,突袭并拿下燕郡锁断慕容俊北撤的道路,将慕容家的主力全部困在中山和常山。后者向南是他的襄国和广平两大堡垒群,向东是广袤的雍奴泽和一系列河道阻隔,这些河道后面还是他控制的坚城,向北他阻断了燕郡这个通道,如果慕容俊不想覆灭在这个包围圈,那么就只能向西。

    至于西边的张平或者拓跋什翼健会不会允许他们过去……

    那关杨丰屁事。

    “走,前进,去幽州城!”

    杨丰指挥方遒地说道。

    他脚下这艘十几米长的遮洋船在后面吹来的东南风推动下,继续缓缓地逆流而上进入沽水,而在他身后无数同样的遮洋船满载着两个步兵旅的士兵,恍如一条巨龙般蜿蜒在海河上跟随他们的统帅进入三岔河口。

    三小时后他们到达泉州。

    慕容俊任命的泉州县令迎候在了岸边。

    无兵无粮,因甚不降?

    他这里根本连守军都没有,而且不仅是他这里,周围的雍奴,安次乃至潞县统统没有燕军,就连幽州城里也不过一万老弱病残,慕容俊能动用起来的兵力最多十几万,之前他南下时候搜刮全部控制区以倾国之力也不过凑了二十万出头。然后经历了同冉闵和杨丰连续四五年战争,而且后期全都是惨败,光死伤就好几万,他哪有那么强的补充能力,这时候慕容俊手下总共也就十五万出头的兵力,全都压在常山到鲁口一线,另外还有在中山一部分,幽州作为大后方也就是警戒拓跋什翼健,但他有军都关的天险,一万士兵足够镇守幽州城了。

    然而没想到杨丰来了个仁川式的侧翼登陆,沿着沽水直扑幽州了。

    杨丰过泉州继续前进。

    就在这一天的天黑前他到达安次。

    安次县令同样望风而降,这些家伙又不是第一次投降了,之前这就是冉闵的地盘,死在鲁口的王午就是冉闵的幽州刺史……

    当然,之前也是后赵的。

    慕容俊南下后,王午在幽州抵挡不住才南逃保鲁口的,慕容俊为了控制地方,原本就是地方豪强的这些地方官绝大多数得到留任,他们当初没有抵抗燕军,现在也当然不会抵抗杨丰了,说到底这也算他们旧主。就这样兵不血刃的杨丰,一直进抵幽州城百里外,然后继续向前,乘着东南风和夏季暴涨的河水,在第二天下午时候就抵达潞县或者说通州,这时候他距离幽州城还有五十里。

    而这时候,中山城内的慕容俊刚刚知道他登陆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