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要的东西紧接着就送到。

    作为理论上都可以用钱砸死所有敌人的世界第一土豪国都城,汴梁城里常年囤积着这个时代日常和不日常需要的所有物资,而且都可以称得上堆积如山,无论铁铜硝磺都有的是,从度支的仓库里搬过来就行,不够就去皇宫里要,官家对于杨老仙那也是有求必应,哪怕杨丰要的东西里面算比较冷门的铅也都送来了一大堆。

    而且铅里面还有锌。

    铅锌矿都是一起的,就这年头的冶炼技术,炼出的铅都是铅锌合金。

    这样黄铜也就有了。

    原本历史上中国最早开始真正出现黄铜是明朝时候,在这之前虽然零星有一些,但都不是真正工业化生产,而是各种阴差阳错出现的,直到明朝时候大规模的黄铜钱币才开始铸造。这一点上比欧洲晚一些,欧洲从南宋末年就开始大规模出现黄铜,当然,之所以出现这个主要是掺假,无论明朝拿它铸钱还是欧洲人拿它铸雅威,其实目的都是在铜里掺假降低成本,但杨丰却需要它来制造子弹壳……

    呃,这就是六甲神兵。

    首先必须要明确一点。

    杨神仙是要拯救这座城市,但他要拯救的是城里的近两百万百姓,是那些被掠走路上rou躏死的女人,他可没说过要拯救大画家父子和那些官员们。

    五国城地窖其实非常适合他们。

    就算没有五国城的地窖,那也应该给他们准备一个差不多的结局。

    那么金兵围城对他有利。

    因为他存在的基础就是金兵围困汴梁城,是这种特殊的局势造就了他这朵奇葩,而一旦危机解除,那么老赵家也好那些文官也好,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卸磨杀驴,就像当初对付种师道一样对付他。后者可是被软禁过,而他这样的估计得下毒酒,别以为那些文官怕什么神仙,他们是儒家,子不语怪力乱神,他们对神仙没兴趣。但如今金军围城哪怕一根救命稻草他们也得死死抓住啊,既然打不过人家那只能寻求神仙自我安慰,以为当初郭京表演的小戏法真那么好使?衮衮诸公们不过是自我催眠让自己相信有神仙来拯救自己了而已!

    没有金兵围城的特殊局势,真以为他们没见过江湖骗子啊?

    那么杨丰就需要金兵继续围城。

    因为只有金兵继续围城,他才能在城内为所欲为,所以击退金兵这种事情就不用急了,反正城里的粮食吃到明年秋天都足够,至于囤积居奇需要的只是一个抄家和配给制。

    那么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阻止金军破城的办法。

    而且他还得能够镇压住城内官员的小动作,他现在与世无争当然不会和后者起什么冲突,所以那些官员喜欢他,容忍他,哪怕他天天跟星宿老仙一样招摇过市也没有御史弹劾他但他要在城里搞事情,那肯定就得引起那些官员反击了。

    明明当神仙这么有前途的事情,为什么要管俗务呢?

    所以他需要一支强悍到可以碾压一切不服的力量,一支在守城保住所有人性命的招牌下,在老百姓的支持和赵家父子的忍耐下,可以打着大义的旗帜对某些官员抄家灭门的力量,然后依靠这支力量抄那些囤积居奇的奸商和富豪,把某些民愤巨大的官员拉出来打靶,建立一套与朝廷平行的教权统治体系……

    总之就是全面改造这座城市。

    谁敢反抗就打靶。

    老百姓会支持他的,赵家父子会暂时忍着的,大部分官员也不会真正的反抗他,毕竟外面还有十几万金军,一旦金军破城他们就全完了,话说这国之将亡必生妖孽,那么他就来当这个妖孽好了。

    既然这样就好办了。

    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六甲神兵就行。

    挑选三百身强体壮,视力好的士兵亲自进行洗nao,把他们变成自己的狂信徒,然后给他们配上专属的武器,配上神器,配上,配上黑火药的毛瑟1871/84,八发管状弹仓,十一毫米口径,三百支这样的步枪足够守住汴梁城了。毕竟还有宋军士兵,还有好几十万青壮年,还有无数冷兵器甚至火箭和霹雳弹之类火器,城墙上光床弩就不计其数呢!三百六甲神兵需要的只是充当救火队员另外提振士气,哪里需要他们出现在哪里,如果把这东西用来守城的话,估计三百支步枪打空一管子弹也就击退一次金军的进攻了。

    而他充当兵工厂。

    他坐镇城头给三百六甲神兵现场搓子弹,有火药,有黄铜弹壳,有足够的铅做弹头,再加上叠氧化铅这种高档货,他的子弹可以源源不断生产出来,但也不能太多,他还得防止六甲神兵被收买,不过这只是一个控制问题,以他的洗nao功力应该不至于出这种事情,就算有人被收买打他黑枪也无所谓,大不了在换一个身体。

    总之这三百六甲神兵就足够。

    无论是抵御金军进攻,还是在城内抄家把那些官员们拖出来打靶都已经足够,再多估计原料就不够了。

    “仙师,一切仰仗仙师了!”

    孙傅激动地说。

    杨丰身边亲信里面肯定也有他安插的人,杨老仙手搓闹钟的神迹肯定也迅速报告了他,如果说之前他对杨老仙顶多也就是个自我催眠的心理安慰,但这一次真正展示出神迹那就不一样了。

    这是他的未来啊!

    就像杨丰所说,六甲神兵可不只是能够御敌的。

    要知道他们可以算政治同盟了。

    他虽然是宰相,但实际上是副的,而且是副的之一。

    正宰相是何栗,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行中书令事为次相,然后门下侍郎,中书侍郎,尚书左右丞四个副相,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行侍中事为首相,不过目前还没有人当,这一年朝廷混乱,罢免的官员太多空缺很多,实际上就他和何栗两个宰相,但他这个是突击提拔的,本身并不稳固,随时都有可能被踢,但有神仙做后盾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我自家人,无需说这些!”

    杨丰说道。

    此刻的杨丰看上去就像无数电影漫画中描绘的xie教魔头站在诡异的祭坛边一样站在一张桌边,四周跪满了膜拜的信徒,他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抬着右手在一堆乱七八糟的原料上缓缓虚拂而过。而随着他手掌的缓慢移动,一根枪管在成堆的残渣中缓缓出现了,然后在孙傅和那些弟子颤抖地膜拜中逐渐延长,甚至他身体四周隐约还有光华流转,尤其是这房间里香烟缭绕,淡淡的烟迹和那柔和的微光相映看上去无比诡异……

    呃,神圣。

    很快一支毛瑟1871/84就这样完成。

    当然,因为材料限制肯定和原版在可靠性和寿命之类方面有一定的差距,毕竟原版所用钢材里面很多成分杨丰暂时也没有,但这只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杨丰又不是拿它去打甲午陆战。

    他在孙傅和那些弟子的紧张注视下拿起这支堪称乱入的步枪,然后拉开枪栓检查了一下,又往里面加了一点同样自制的润滑油,这才伸出右手按在旁边同样准备好的原料上,很快九颗子弹就以同样方式出现了。他拿起子弹一一装入弹仓,最后一颗直接推进枪膛完成闭锁,端起枪对准了刚刚站起身的孙傅,后者脸上带着笑容,毕恭毕敬地看着杨老仙,突然间杨丰的脸上露出一幅灿烂笑容,还没等孙傅反应过来,他的手指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

    孙傅毫不犹豫地尖叫一声直接坐在了地上。

    黑火药的火焰和硝烟在他头顶喷射,一颗十一毫米圆头铅弹紧接着呼啸而过,瞬间撞在院内兵器架上一柄棹刀的刀身,在直接穿透而过的同时也把兵器架整个带倒,一群正在那里说笑的乌合之众吓得一片尖叫,混乱地抱头乱窜。

    而就在同时杨丰以极快的速度拉开枪栓抓出弹壳推上子弹然后再次扣动扳机,在一屋子尖叫甚至哭嚎声中他一刻不停地重复着相同动作,火光和硝烟在枪口不停喷射,子弹一颗接一颗不停射出,滚烫的弹壳同样不断落下。枪口下的孙傅和那些弟子们尖叫哭嚎着瘫在那里,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几乎连滚带爬往外逃,但绝大多数都和孙相公一样瘫在地上除了尖叫,基本上什么都不会做了,其中好几个甚至都尿了裤子,而外面那些乌合之众们则吓得全都趴在地上不停叩拜,他们前方作为杨丰目标的一尊石像正被打得碎屑纷飞……

    九颗子弹转眼打完。

    “不错!”

    杨丰满意地说。

    “相公,相公为何如此失态?”

    这时候他才像突然发现一样,低下头颇为惊讶地看着孙傅问道。

    后者躺在地上哆哆嗦嗦地看着他。

    突然间这位大宋尚书右丞,实际上目前的唯一副宰相,执掌军事指挥权的枢密使兼兵部尚书,身上猛得一抽搐直接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