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的目的达到了。

    汴梁四周的防御就是四总管。

    除了汴梁以外其他三京各一个总管,北道总管驻北京大名府,东道总管驻南京应天府,西道总管驻西京河南府,也就是大名,归德,洛阳,另外再加上南道总管驻邓州,四总管各统兵马为汴梁的四卫。

    北道总管知大名府赵野。

    此前斡离不大军南下,赵野,河北宣抚使范讷皆避敌不战,宗泽邀其一同南下汴梁勤王也都被拒绝,此时所部精锐基本上跟了赵构,剩下北方就是一些闭境自守的地方官,另外还有大量流民组成的义军,这帮人情况混乱但和赵构没勾搭,宗泽之前就是统帅那些义军。赵构是河北元帅统兵,赵构南逃而且赵野和范讷二人获罪,正好提拔起宗泽总领河北军务,把这些杂牌全部交他名正言顺地统领,形成一股可以制衡赵构所部的力量,如果宗泽能抢在赵构前面解汴梁之围就完美了。

    西道总管知河南府王襄。

    他在河阳大溃败后弃城而逃,而且弃的是西京洛阳,弃的是老赵家的祖坟……

    宋朝皇陵在巩义。

    这个罪名就是把他满门抄斩都够了。

    这样正好把他下狱以儆效尤,把原本的副职,而且表现比王襄强得多甚至指挥义军夺回并坚守洛阳的孙昭远提拔起来,他有豫西忠义军,翟家兄弟还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另外他还可以得到关中的部分支援,更重要的是他这一部分军队也与赵构无关。

    南道总管就是张叔夜。

    他这时候已经在汴梁,那自然要任命一个新的,李纲被贬到江西,正好让他就近去接管逃到襄阳的王襄所部,以李纲的威望是不会有意外,而同样赵桓也相信李纲。

    但李纲不是来勤王的。

    李纲统帅襄阳和山南之军作为他的后备,如果赵构有异心那就让他顺流直下先控制江南和扬州断了赵构的后路,同样如果赵桓出现意外不得不逃走,那也可以在国师和六甲神兵保护下直奔他那里,然后无论去四川还是去江南都随便了,反正两地都足以让他立足。

    总之赵桓已经开始布局了。

    或者说他已经开始提防他弟弟了。

    这样杨丰也就心满意足了。

    当天晚上曹辅和几个精锐的侍卫就缒城出去,后者分头向洛阳,开德也就是濮阳,还有南边的邓州送信,而曹辅则拿着封有赵桓亲笔圣旨的腊丸,趁着河水刚刚解冻,摸上一艘小船沿汴河顺流而下直奔归德,他走后的第二天早晨,朝堂上国师舌战群儒的内幕就登上了小报……

    大宋的报业很发达。

    哪怕没有杨丰的拔苗助长时候也是小报漫天飞,连蔡京的谣都敢造还假托圣旨逼得蔡京亲自出面辟谣,而杨丰把这些家伙组织起来并且规范化管理,加上了活字印刷,新式排版技术,还有新式造纸技术加成以后,已经基本上算是真正的报纸。这套东西杨丰玩得已经很熟练,毕竟他在临安搞过一次,而临安的情况和汴梁没区别,他几乎就是原样复制一遍,但不同的是因为没有得到官府授权仍旧是小报形式,甚至还跟开封府在斗争中,开封府禁止他的报纸流通。

    当然,这毫无意义。

    开封府的人又不敢去天清寺查这些小报的源头,最多抓那些私下传播小报的,这……

    这同样毫无意义。

    在杨丰之前的那些小报和开封府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汴梁城内没有一份小报是合法的,但这丝毫不妨碍其在民间泛滥,之前开封府做不到的现在当然更做不到了,甚至开封府的差役很多都偷偷加入拜国师呢!

    这个不可能查禁。

    然后通过这些小报,汴梁百姓很快就知道了国师是如何为民请命,在朝堂上直斥那些文官,同样也开始对大宋目前情况的根源进行讨论,尤其是大宋的土地兼并,话说这城里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土地的,无论那些难民里面的佃户或者说客户,还是城里那些被逼进汴梁谋生的失地农民,对于这个问题可是无比敏感,尤其是再鼓吹一下唐朝均田制,鼓吹一下唐军开疆拓土,盛唐的强悍再对比一下弱宋,于是土地兼并就成了罪魁祸首,王政复古成了老百姓心目中的理想世界。

    的确是王政复古。

    老百姓可能对新生事物不是很容易接受,但套个复古的皮就好办多了。

    反正唐朝的确是均田制。

    另外恢复非军功不得封爵,爵位变实封,有军功封爵者直接给予一定数目的封地,甚至封爵都世袭,重新整理军功体系,有军功就算不能封爵而受勋的,同样也赐予世袭土地,但除此之外土地全部国有,计口授田不得私自买卖,当然,鼓励出去抢殖民地种植园这种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大宋百姓最关心的只有均田。

    另外还有文武之间的差距。

    这个就更加容易引起那些士兵甚至武将的共鸣,的确,哪怕功劳如狄青又能如何,还不是文官想如何欺压就如何欺压,再说一下近的如种师道可谓力挽狂澜拯救汴梁,结果还不是被文官玩得活活气死,要知道汴梁城里还有一万西军的,也就是刘光世他爹手下那批。

    这些人实际上是守城的核心。

    他们对于这个问题感触更是格外得深,毕竟种师道这件事几乎就是有目共睹的了,尤其是种师中的战死更是让西军上下无不愤慨,他可是纯粹被文官瞎指挥坑死的,快七十的老将白发苍苍战死沙场,话说到他这样年纪在军中旧部亲友可以说无数,这种事情没法不让人寒心,以前不敢说,现在有人捅开了,那么基本上就很容易形成爆发效果了,一时间就连清君侧的声音都出现,搞得汴梁城里那些文官一个个心惊肉跳。

    他们这时候真得一点凭仗没有。

    金军围城,老百姓被国师给拉走了不会听他们的,如果真得发生兵变他们可就只能伸着脖子挨刀。

    “这种事情不能干!”

    杨丰说道。

    此时他在西军的一处军营內,右手缓缓在一名士兵背上拂过,后者背上的旧伤疤就这样一点点消失,而周围一帮低级军官全都在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这是他在军队中的信徒。

    毕竟他神迹是有目共睹。

    而在这个时代,刀枪不入,活死人肉白骨,当然这夸张些,但外伤在国师这里真抬抬手而已,除了不能断肢再生,就是内脏损伤他都能治,无非就是伸进手去,至于什么箭伤刀伤被火烧伤都不值一提。还有那些堪称法宝级守城武器,还有各种堪称学究天人的知识,总之这些东西加起来对这些军汉们来说那除了神仙没有别的可解释,无论汴梁禁军,西军,还是张叔夜的部下中,全都有大量的国师信徒,就连供奉国师的祠堂都在军营建立起来。

    反正将领们也不管。

    虽然军队这些将领对国师不一定喜欢,但借助国师对付文官,出一口积攒百年的恶气这是他们喜欢的。

    既然这样,那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结果到现在汴梁军民都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成了国师信徒,而军队里面比例甚至更高,就连部分高级将领都拜倒他门下,比如说刘光世他哥哥现在对国师就无比虔诚,他爹反而和国师保持距离,当然,也有可能是他那个老奸巨猾的爹两边下注。

    此外刘锜他哥也是国师信徒。

    但刘锜却和国师保持距离。

    当然,刘锡也有可能是给赵桓当密探监视国师。

    此外还有姚友仲。

    这个原本历史上汴梁一个月的保卫战中表现最突出的西军将领,这时候也堂而皇之地在脖子上挂起了子弹壳,他是姚古的族人,原本历史上金军攻汴梁期间无论防守还是小规模反击都可谓尽职尽责甚至颇为惊艳,姚古兵败被贬之后他没了靠山,现在有国师这样的大腿当然要立刻抱紧,他算是杨丰信徒里最高级别的。

    “毕竟外患未除,不能内部先乱,否则老夫岂能容他们,如今最重要的是击退金军,等击退金军以后,咱们再跟他们算账!”

    杨丰说道。

    “国师,不能攘外先安內吗?”

    一名军官小心翼翼地说。

    “不,不,先外后內,你们放心,老夫早有计划,等击退金军,老夫带着你们还大宋一个朗朗乾坤,让那些害死种老将军的罪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把这些杂碎全部清理掉,然后老夫带着你们直捣黄龙,给你们换一个公侯万代,让我大宋混一四海,把西夏,大理,吐蕃,安南这些敢于不尊王化的番邦全部消灭,恢复盛唐时代威加天下的煌煌气象,那时候老夫就可以放心地飞升仙界去向昊天上帝复命了!”

    杨丰说道。

    “誓死追随国师!”

    那些低级军官们激动地说。

    在他们的胸前一个个子弹壳晃动着,在他们身后是国师的画像上那慈眉善目的笑容。

    呃,他这也算支部建在基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