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桓一脸懵逼地看着杨丰。

    同样赵佶身旁那些宗室们也在一脸懵逼地看着这妖人……

    你这是要闹哪样?

    难道你不知道那十万大军就是来弄死你的吗?难道你不知道他们一旦进城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乱刃分尸?难道你连这点觉悟都没有?难道这些天把我们祸祸得官不聊生,每天都在痛苦与悲伤中渡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个政治上的傻子?这不科学啊!你祸祸我们时候花样百出,挺机灵的啊,那这时候你的脑子怎么了,难道被驴踢了吗?

    杨丰带着矜持的笑容缓缓从城墙上走了下来,像一对死玻璃般和大画家保持着对视,然后就这么在一片瞠目结舌中走到了他面前。

    “老臣见过太上皇!”

    他一捋白胡子,躬身行礼说道。

    “国师免礼,国师修行中人,为保我大宋而沾染红尘,甚至亲自上阵杀敌也确是辛苦了,此刻金军已退,康王率领大军到达,国师也可以歇息一下安心修道了,正好朕还有些修道上的事情要请教国师,不如咱们一起回龙德宫促膝长谈如何?”

    赵佶说道。

    旁边赵桓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很显然他爹这是直捣心脏啊,话说他主要法宝可就是国师,若国师背弃他,那可真就什么都完了。

    这不是没有可能。

    他可是很清楚他爹对于长生不老修道成仙的追求,而作为大宋目前唯一一个真正显示过神迹的,国师肯定要成为他爹修行道路上的明灯,那么只要国师愿意临阵倒戈,就冲这一点他爹也会立刻忽略这家伙之前的罪行,然后继续把他当宝供着,而那些文臣和宗室就算不满意,但只要汴梁解围以后国师没了祸害他们的基础,冲着他爹面子也会捏着鼻子咽下这口气的,也就是说国师有退路,可他没有退路,如果真这样他就彻底完了!

    赵桓的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突然间一张温和的笑脸出现在了他面前……

    “太上皇,臣答应过官家,要为官家训练十万六甲神兵,直捣黄龙扫灭女真荡平西夏使我大宋一统天下,如今金军虽然撤退,可臣答应官家的事情还没完成呢,臣不能食言啊,所以还请太上皇先回龙德宫,待臣履行完对官家的承诺,再去与陛下共参大道!”

    杨丰拍了拍赵桓肩膀,然后转头笑着对赵佶说道。

    就在同时一队六甲神兵上前。

    “太上皇,请!”

    紧接着杨丰说道。

    “胡闹,太上皇是要去犒赏勤王大军的,国师难道要阻挡!”

    旁边一个宗室喝道。

    “燕王,我刚刚说了,可以请康王带领勤王大军进城,然后太上皇和官家在城内犒赏,这么热的天,外面还有金军窥伺,太上皇长途奔波,燕王不怕路上出点意外?为人臣者岂有置君于险地的道理,高统制,立刻把燕王和诸公给勤王大军的犒赏先搬到一边,等大军入城时候,由官家亲自转交,诸公能有此心也是令人敬佩,老夫先代将士们谢过了,燕王,您不会信不过官家吧?”

    杨丰说道。

    后者用仇恨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然后高师旦一挥手,两旁那些士兵立刻一拥而上,在那些宗室们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把他们凑的那些钱财迅速搬走,可怜燕王等人却只能在那里默默看着忧伤。

    “那朕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赵佶淡淡的说道。

    “呃,陛下,这天真得很热啊!”

    杨丰诚恳地说。

    “国师年逾六十尚能以城墙为家,何况朕还比国师年轻十几岁,国师都能受得了,朕又岂会不能?”

    赵佶说道。

    “臣乃半仙之体。”

    杨丰说道。

    “难道朕就不是了?”

    赵佶傲然说道。

    “这个,陛下,您还真就不是!”

    杨丰看了看他,一脸诚恳地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赵佶的脸色骤然一变紧接着身子一晃,他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惊愕,同时下意识地想抬起手指着杨丰说什么,可惜却突然踉跄了一下,两条腿一软,眼皮一翻,一下子倒在旁边一名侍女的身上。

    “快,太上皇中暑了,送太上皇回宫!”

    在一片惊叫声中杨丰淡然说道。

    “玛的,非逼老子使用暴力!”

    就在同时他心中骂道。

    当然,他也理解赵佶为什么非要赖在这城墙上,勤王的将领绝大多数都不会熟悉赵桓,但却都对赵佶很熟悉,毕竟他退位才一年,而那些从外地带兵来的将领和地方官,很多都是几年前就到任,这些人对皇帝的印象就是他。甚至很多人估计都不一定见过赵桓,作为太子一般都是要和大臣们保持距离的,同样大臣也要和太子保持距离,太子结交大臣可历来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一旦赵佶继续留在这里,大军到达时候他一亮相立刻就会起到喧宾夺主的效果,以他的光彩掩盖赵桓,甚至如果不特意提醒,很多士兵还会以为他才是皇帝。

    赵桓将沦为配角。

    勤王的将士在进入汴梁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赵佶,在心中形成皇帝印象的也是他,然后他再发下犒赏,所有将士都会以他为尊,等他想踢开赵桓时候自然也就跟着他了。

    既然这样就只能让他尝du气了。

    准确说是yimi。

    以国师目前能力,本身在空气中就是一个du气发生器,四周的各种元素可以让他拿来制造很多东西,碳氢有机化合物当然也不在话下,愿意的话他可以像瘟神一样不停地制造下去甚至让汴梁变成一座鬼城。而同样通过空气的密度差异制造压力,形成一股定向的风对他来说就更简单了,理论上他甚至能够制造出类似风刃的东西,这个无非就是高速气流而已,几倍十几倍千百倍音速的气流可不就是风刃吗?

    当然,这个难度高一些。

    目前国师还在努力中。

    倒不是说真得制造风刃,而是通过气流推动弹丸类变身人肉马克沁或者炸弹,虽然没什么精度,但形成近距离內的覆盖性杀伤还是没问题……

    呃,话说国师也在修炼,那道行也是与日俱增。

    而此刻这一幕却让那些宗室和随后赶来为太上皇助威的文臣全都傻眼了,他们的绝杀武器就是太上皇,太上皇晕倒退场这戏也就没法演了,没有了主角怎么演?虽然这太上皇晕倒得诡异,理论上可以说国师使用妖法然后把这妖人拿下,但那得是康王大军在的情况下,目前这种情况下这么干就是自寻死路了。他们可是很清楚这妖人在这座城市的能量,他们要是敢站出来怒指妖人,不用那妖人动手这座城市里已经多达百万的信徒会毫不客气地让他们知道人民的力量。

    “快,把太上皇送回宫!”

    赵桓几乎是狞笑着喊道。

    高师旦立刻一挥手,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汹涌而上,七手八脚地将太上皇塞进马车,在四周宗室和官员绝望地目光中,一把拽开死死抓住马车的燕王,紧接着将这辆马车掉过头驶向龙德宫,可怜衮衮诸公们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的梦想远去,不过好在他们的目的终究还是达成了一部分,毕竟……

    没什么毕竟了。

    衮衮诸公们下意识地哆嗦一下,不约而同地眼巴巴盯上了赵桓。

    “官家,康王那里……”

    燕王赵俣颤巍巍地说道。

    赵桓露出一丝颇为狰狞的笑容。

    “官家以孝治天下,当然不会对太上皇食言!”

    杨丰突然说道。

    赵桓疑惑地看着他。

    “官家,请速召康王率勤王大军进城以犒赏忠义。”

    杨丰说道。

    “对,陛下,请速召康王大军进京犒赏。”

    ……

    那些宗室和文臣们就像抓住根救命稻草般,不管杨丰这种作法是多么的诡异,纷纷上前催促赵桓,催促他履行对他爹的承诺,赵桓没有理会他们,而且深沉地盯着杨丰,不过他从杨丰那里也看不出什么,就样僵持着越来越多的官员和宗室加入催促。赵桓的目光开始在这些人身上扫过,他脸上也逐渐露出诡异的笑容,话说他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巴不得他去死,所有逼他的都很清楚赵构大军进城会发生什么,但凡对他还有哪怕一点感情的都不会这样,毕竟他们就算闭嘴也不会失去什么,而这样做那就是真得想用他的命来换取富贵。

    不,他们都已经很富贵了。

    这里面有他两个亲叔叔,朝中超过三分之一的重臣,还有一大堆富可敌国的勋贵。

    “都是朕的好卿家啊!”

    他仰天长叹。

    “请陛下速召康王大军进京!”

    那些宗室和大臣们视若无睹地说道。

    “国师,国师可保无虞?”

    赵桓没搭理他们,直接对着杨丰说道。

    “官家放心,一切都有老臣,一切都在老臣掌握,官家但请康王大军进京,有老臣在这汴梁出不了意外,老臣当初向官家承诺的,也同样不会食言的。”

    杨丰说道。

    “好,我就信国师,传旨,召康王率领勤王大军进京论功行赏!”

    赵桓几乎咬着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