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事情没出什么意外。

    或者也可以说全都是意外。

    赵佶劈死他儿子后,紧接着由赵构出去传旨,但留在外面的蒋宣并不相信他们的鬼话,这个对赵桓忠心耿耿的侍卫长,就要带着侍卫和一队六甲神兵要冲进去看赵桓的死因,最终和赵佶的亲信还有赵构等人随行的侍卫在龙德宫內爆发混战,蒋宣战死,而他的大部分部下选择了倒戈,四十名六甲神兵和少量国师信徒的侍卫虽然浴血奋战却无力回天,最终只能选择突围。

    他们最终冲出了龙德宫。

    但紧接着他们又和一队赵构调来的士兵发生交战,不过很快附近的一些信徒就加入战斗,距离龙德宫最近的几家文官和宗室同样带着家丁参战……

    龙德宫是旧端王府。

    这座赵佶没当皇帝前的府邸实际上是在外城,他当皇帝后改名龙德宫并且修建了连接皇城的夹道,可以从皇城直接进入这里,但本身仍旧是从城墙突出的一个附属,周围都是达官贵人府邸。这些达官贵人对杨丰可谓恨之入骨,一听说太上皇复位诛妖,官军已经和妖党交战,那肯定是要奋勇争先的,这些人家怎么也能凑个百十名青壮年家丁,武器都不缺,加起来也是一支不弱的力量。但他们却忘了这座城市一多半都是妖党,就在他们带着家丁冲出时候,越来越多的国师信徒同样自发拿着武器前来,汴梁城內的混战就这样拉开序幕,而且很快就已经打得彻底乱了套。

    虽然赵佶紧接着就通过夹道赶往皇宫并发号施令,但这时候他的号令已经没用了。

    诛杀国师?

    那汴梁的一百多万信徒可不答应。

    他就算复位又有屁用,这座城市早就变成国师说了算,那些信徒们才不会管什么皇帝呢,本身大宋朝的皇帝在老百姓心目中就没多么神圣,相反无数次显示神迹的国师在他们心目中那可真是神仙。虽然国师暂时不在,但他的那些亲信弟子还在,当突围的六甲神兵逃到天清寺,将赵桓暴毙极有可能是被赵佶和赵构所杀,赵佶复位已经下旨诛杀国师后,那些亲信弟子立刻就通知了各区教长,然后各区教长再通知各国师堂主持……

    国师堂已经遍布大街小巷。

    这座城市的教职体系早就建立起来,教区,国师堂,每一级都有都有严密的组织系统。

    只要那些主持出去喊一嗓子整个教区信徒就全出来了。

    剩下就很简单了。

    不管其他的,首先得把作为大本营的天清寺保护起来,毕竟无论做什么选择都得国师回来后,紧接着各教区的百姓纷纷涌出以各种东西阻塞城内的街道,尤其是各处桥梁完全被那些教徒占据,但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们也没主动和军队冲突,就是阻塞街道让后者无法通行。

    实际上军队同样已经乱了。

    赵构不断派出亲信向分别驻扎城内的勤王军和御营军下达命令,或者命令他们原地不动,或者命令他们立刻向天清寺进攻还有保护或者说接管皇宫。

    但这命令……

    这命令可不是那么管用啊!

    最先接到命令的是刘光世,但他下令所部按兵不动,这个人的确以逃跑出名,但他对自己军队的控制能力却是一流的,在南宋众将里面这一点几乎仅次于岳飞,就是韩世忠对自己部下的控制力都比不上他,他的三千精锐西军步骑也只听刘家,而他无论怎么做都必须和他爹还有哥哥商议,最终他这支勤王军战斗力最强的集团按兵不动。

    第二个得到命令的是韩世忠。

    韩世忠同样按兵不动。

    第三个得到命令的是刘浩,刘浩作为赵构亲信立刻下令向天清寺发起进攻,但因为城内街道堵塞,他只能选择走城墙上,结果在城墙上被高师旦的御营司军挡住,刘浩下令进攻,但他部下威信最高的头号猛将岳飞却阻挡住了那些本来就不想打的士兵,双方在城墙上转入僵持。

    第四个得到命令的是姚友仲。

    他毫不犹豫地指挥所部向皇宫进军并打出讨逆旗帜,路上还遇到了李孝忠的骑兵,两支御营司军在朱雀门则遭遇了刚刚进皇城的苗傅阻击,后者占据了朱雀门,并且按照赵佶的命令要求姚友仲二人退回军营。但也就在这时候几名从龙德宫逃出的六甲神兵到达朱雀门,知道赵桓确是被赵构等人杀死的李彦仙,毫不犹豫地下令进攻,他可是赵桓一手提拔起来的,而大批国师信徒也带着紧急赶制的梯子到达并帮助攻城,双方的战斗就这样在朱雀门前展开。

    但紧接着黄善潜带着王渊所部又从外城向姚友仲进攻。

    姚李二不得不暂缓攻城。

    朱雀门一下子成了主战场,不过总得来说军方的交战并不是很激烈,实际上无论姚李还是攻击他们的王渊,都是出身西军系统,虽然王渊被黄善潜以圣旨压着不得不发起进攻,但无论他还是部下士兵都缺乏血战的兴趣。

    今天晚上这情况太复杂,他们心理也没底啊!

    实际上这时候绝大多数将领,包括勤王军和御营司军都按兵不动,混乱的情况,各种消息各种命令乱七八糟,根本让人无所适从,勤王军很多还在赵桓那两百万缗的豪爽刺激中,再说他们是来论功行赏的,而且已经论功行赏完了,怎么就突然一下子打起来了?而御营司军主将基本上都抱着做墙头草的心思,比如刘延庆一手拉着要讨逆的大儿子一手拉着要奉旨的三儿子,父子三人一起在旁边看热闹,而下层士兵虽然很想去保卫国师,但他们也知道金军就在几十里外,一旦他们全都卷入战斗金军突袭就麻烦了。

    这一点杨丰在去龙德宫前就已经交待好了,没有他亲自发出的命令御营司各军不要擅动。

    姚友仲是违令的。

    至于城内真正的混战……

    “杀,杀光那些妖孽!”

    绵绵细雨中,刑部员外郎罗汝楫亢奋地挥舞宝剑吼叫着。

    而在他身旁是数以千计的诛妖勇士,准确说是部分太学生,大师,甚至还有受其雇佣的外国友人,话说汴梁城里外国友人的数量也是不少,不敢相信同胞的衮衮诸公们就只好相信他们了,至于大师就不用说了,国师对他们可不怎么友好。

    这可是决战的日子。

    那些被压迫了半年的文官宗室们这一刻也爆发了。

    他们的目标很简单。

    彻底控制汴梁,哪怕就算杀不了那妖人也无所谓,但他们必须控制汴梁然后让赵佶坐稳皇位,剩下无非一道圣旨就能让那妖人再无容身之地,变成只能四处流窜的逃犯。

    至于军队观望很正常。

    军队和那妖人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观望一下没什么奇怪的,但如果他们能控制汴梁让赵佶的地位稳定,那么军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倒向他们,这一点同样是必然的,赵桓已经死了,而且赵桓给他们的一切赵佶也可以给他们。

    他们不会对谁尽忠。

    他们只会对自己尽忠。

    既然这样那文官和宗室们就让他们看看,这个时代文人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这个时代的文人也会砍人。

    不仅仅是罗汝楫,这时候几乎所有文臣和宗室,都已经组织起各自的队伍,然后在汴梁那堵塞的街道上向着天清寺进攻,和那些同样武装起来保卫国师的信徒展开巷战,而朱雀门方向双方军队也在厮杀,整个汴梁在这个雨夜就这样变成了战场。

    “我乃进士,尔等何敢与我交战!”

    罗汝楫怒发冲冠。

    此刻的他正站在一片由车辆碎石甚至还有各种家具堆成的街垒上,在他前方是一片竹枪的密林,无数脖子上悬挂着子弹壳吊坠的国师信徒手握竹枪组成防线。

    那些信徒愕然地看着他。

    很显然一身官袍的他还是很有几分威严,到底也是进士出身在老百姓心中还有点份量,毕竟大宋文官尤其是进士的尊崇已经百年,东华门外唱榜的每一个名字对于老百姓来说都有几分神话色彩,尤其是这汴梁百姓对这些堪称天之骄子们更是充满了敬畏,然而……

    “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一名信徒突然高喊一声,紧接着手中竹枪直刺罗汝楫。

    罗汝楫一脸慌乱地挥剑砍落。

    那锋利的剑刃一下子就斩断了竹枪的,然而这并没什么用,那名信徒随便一动,被削出斜茬的竹枪照样扎在罗汝楫胸前,夏天里的丝绸长衫丝毫无法阻挡全力突刺的竹枪,一下子就扎进了他的胸口,而就在同时那密密麻麻的竹枪丛林同时向前,就像长枪阵般撞上了随罗汝楫而来的诛妖勇士。

    “进士?”

    那信徒拔出竹枪鄙夷地说。

    “进士就了不起了?”

    他啐了口唾沫说道。

    那唾沫正好落在罗汝楫的脸上,原本还在抽搐着嘴里往外冒血的他蓦然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