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这是何苦呢!”

    杨丰看着面前御座上那死不瞑目的尸体感慨道。

    呃,大画家死了。

    而且死状凄惨,是被人一刀捅死在御座上,这时候血都快流干,脸色看上去就跟僵尸一样白惨惨的。

    不但是他,整个大庆殿內一个活人没剩下。

    包括越王赵偲,宰相何栗,孙傅在內十几名宗室和大臣,就连那些宫女和太监都没剩,全都乱七八糟地倒在血泊中,为避免有人没死还都被在脖子上额外拉了一刀,但原本应该在这里的绝大多数大臣和宗室都没了,这些人不用说肯定都跑了,跟着赵构和他的那帮金国雇佣军一起跑了,至于目的地肯定是出城投奔粘罕,然后在外面竖起讨逆大旗,号召四方忠义勤王……

    勤赵构这个王。

    然后讨他这个杀害太上皇,杀害皇帝囚禁太后和太子的妖孽,紧接着赵构就可以众望所归在江山无主的情况下登基。

    至于金军……

    那自然是要帮大宋这个侄子。

    话说之前第一次汴梁之战后赵桓可是承诺以完颜吴乞买为伯父,虽然之前金军二次进攻汴梁,但那只是一点小矛盾而已,现在大宋出了妖孽正所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完颜吴乞买身为赵桓伯父,赵佶兄长,当然要帮助同样也是他侄子的赵构清理杨丰这种乱臣贼子。然后作为对他这种正义举动的感谢,赵构肯定要把河北作为礼物献上,顺便承诺金军攻破汴梁后城内子女玉帛任尔取之,不就是点钱和女人吗,皇军来为咱们剿匪,吃你们点东西玩你们点女人算什么,至于以后大宋向金国称臣,给犒军费,以每年进贡些钱财这也就不值一提了!

    这都是顺理成章的。

    反正粘罕之前打了半年死了几万人没得到的就统统都可以得到了。

    什么?

    人是赵构杀的?

    谁说的?

    国师说的。

    你一个祸乱天下的妖孽有什么发言权?

    康王和那一大堆宗室还有衮衮诸公哪个不比你有发言权,肯定就是国师杀的,皇帝是国师杀的,太上皇也是国师杀的,不是国师杀的也是国师杀的,太后和太子是被那妖孽控制了心智的,城内都是妖孽党羽,不论御营司军还是那些勤王军,统统都被那妖孽用妖术控制了,统统都是死不足惜的。

    天祸大宋,生此妖孽啊!

    四方忠义共诛此妖啊!

    呃,四方忠义们肯定会响应的。

    第一,这样就等于战争结束金军暂时不会进攻了,双方有共同的敌人并肩作战了,当然也就不可能再其他地方还打了,第二,所谓四方忠义无非就是那些地方官和士绅,普通老百姓闲得蛋疼了也不会管什么皇位争夺的,而只要赵构把国师的斑斑劣迹对外一广播,尤其王政复古,均田制这些叛经离道的东西再往外一抛,四方忠义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赵构一边,然后赵佶父子是谁杀的就完全不重要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大宋皇位的问题,而是原则性的了,所以那些地方官员和士绅不但会支持赵构,而且哪怕借兵剿寇他们也必须得把杨丰这个妖孽掐死。

    话说这是真妖孽啊!

    连均田制这种大逆不道的东西都敢喊出来不是妖孽是什么?难道士绅们不去相信一个不抑兼并的圣主明君,反而去信一个均田制的,这完全没道理嘛,哪怕赵佶父子真是赵构杀的,他们也会咬死了就是国师杀的,然后四方忠义共诛此妖!

    总之就是这个样子。

    杨丰看着赵佶这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瞬间就完成后续的脑补,不得不说赵九妹也是心狠手辣,行事干脆利落得很啊!

    杀他哥杀他爹都不带手软的!

    实际上这是赵构目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反正他不可能投降。

    他爹是不会有事的。

    哪怕杨丰抓住赵佶也不可能杀太上皇,这是一个禁忌,而且张叔夜等人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干,最多以后把赵佶圈养起来,就算灌毒酒也不能这时候灌,至少得过两年看看情况稳定了,赵佶的名字都快被忘记了,然后这才在某个时候给他暗中灌上。但赵构这样的就无所谓了,一个亲王,一个谋反弑君,一个谋害亲兄的亲王,不杀都对不起他哥,对不起天理,而太子继位替父报仇哪怕杀的是他叔也天经地义,但杀他爷爷就是不孝了。所以这时候赵构就算绑了赵佶献给杨丰也没用,他换不来宽大处理,他必须得承担所有罪名,包括他爹的,他落到杨丰哪怕朝廷其他官员手中,结局也只有一死,哪怕张叔夜抓住他也得杀。

    杀了他可以给赵佶脱罪。

    杀了他可以把赵佶摘出来,让老赵家由父子相残爷孙争位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变成单纯一个野心家亲王的造反,一个没资格坐上皇帝宝座的亲王的丧心病狂恶行,只能说赵佶对儿子们太爱护赵桓对弟弟太好,所以才让赵构得到可趁之机。

    话说这样皇室的面子就好多了。

    所以赵构只有背水一战这个选项,拼个鱼死网破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国,国师!”

    二十五岁美少妇太后战战兢兢说道。

    说话间她还下意识地拉着杨丰袖子,很显然面前这种死尸遍地,鲜血流淌的场面还是太恐怖,这个年轻的太后还没意识到这场面背后隐藏那么多阴谋,实际上在杨丰看来她并不是什么很聪明的人,或许在宫里养尊处优惯了,多少有点蠢萌的味道。她并不是后gong厮杀出来的皇后,实际上她是在赵桓被立为太子时候直接娶的,而且也算是青梅竹马,因为她是大画家他妈的侄子的女儿,算起来跟赵桓是表兄妹,已经跟了赵桓十几年,她当皇后不是因为善于宫斗,而是因为其他人都没资格跟她争。

    “放心,有我在!”

    杨丰拍着她肩膀说道。

    太后颤抖着下意识地又往他身边靠了靠。

    赵构跑不了。

    景龙门。

    “陛下放心,只要打开咸丰门这汴梁城和大宋江山就是你的了!”

    原黄药师……

    呃,郭药师部将萧庆看着前方正在缓缓推开的城门,一边催动战马一边安慰他身旁并马而行的赵构,他的任务就是做内应,想办法从城内攻破汴梁,不过这只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毕竟他就五百骑兵,在汴梁这时候近二十万大军中很难完成这个任务。

    最好是选择是帮助赵构夺位。

    而赵构夺位成功后,自然会履行对他们的承诺,这样本来就损失惨重的金军也就不需要再打了。

    话说他们也不想打了。

    半年的进攻连战死再加病死,他们损失了两万多人,几乎已经达到了整个金军的七分之一,如果能够通过扶赵构上位得到他们想要,当然比他们用命还强得多,更何况这时候城里宋军的数量比他们还多,这也是粘罕故意通知杨丰挑起他们内斗的原因,他必须得想办法让宋军自相残杀死一部分,这样以后才可以保证赵构不食言。

    应该说粘罕的目的部分达到了。

    城里的确打起来了,但可惜是一边倒的碾压。

    这种情况下萧庆这支奇兵就不得不上场,按照赵构要求进攻御营军,只要把御营军打出内城,就可以继续让城内的战火持续,时间久了说不定会出现意外的惊喜。而曾经跟着郭药师和宋军打过多年交道的萧庆,原以为这样的战斗也就是摧枯拉朽的,毕竟战场上他见过太多宋军的一触击溃,而且他当初也跟着郭药师在汴梁驻扎过,很清楚这里的大宋禁军纯粹是个笑话。然而他却没想到这一次的对手完全堪称脱胎换骨,居然不但能硬顶甲骑而且还相当凶悍,转眼间就让他死伤了三分之一,甚至不得不选择撤退,然后王渊和苗傅的投降让他们失去最后的希望。

    既然这样只能改B计划了。

    B计划就是强攻咸丰门也就是酸枣门,打开城门放外面的金军进来,但必须和守城的宋军血战,好在此时金军对陈桥门的进攻,已经将宋军主力吸引到了东北角,咸丰门一带肯定不会有六甲神兵的。

    就在这时候他们后面突然一阵混乱。

    萧庆急忙转头,就看见一支汹涌的骑兵洪流正沿内城墙狂奔而来,这些骑兵手中那些长得夸张的长矛已经端起,踏着雷鸣般的马蹄声,在宽阔的道路上不断加速,而后面他的部下正匆忙结阵准备迎击,但皇宫的拱辰门方向大批步兵也已经追击而来,他没有丝毫犹豫地催动了战马。

    “快走!”

    他对着后面大喊一声。

    紧接着他第一个冲进了景龙门的门洞,他后面赵构同样全速向前,两人转眼间就冲出这座内城的北门,然而也就是在同时,两人惊叫着猛然带住他们的战马,用愕然的目光看着他们前方,看着护城河另一边那条直通咸丰门的大街,而在那大街上无数的目光正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