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不敢继续冲六甲神兵,以为某这里好欺负吗?”

    姚友仲冷笑道。

    金军的突围是从黎明前开始,估计是想借着人最困的时候,一举突破宗泽的防线,后者所部因为都是义军改编队形最乱,而且又卡在金军向东直奔白陉道的大路上,原本就列阵警戒他的金兀术在黎明之前就做好进攻准备,以所部三千具装骑兵为核心,近万骑兵在黎明的曙光初现之时突袭清化。

    他成功了。

    他顺利冲开了宗泽的阵型。

    然而……

    宗泽有五万大军,而杨丰只给他划了一个小镇做防区,他的一线顶多能容纳一万步兵的阵型,所以宗泽的另外四万人在防线后又列了整整四道防线,在之前双方对峙的一天里他还埋了无数拒马。

    突破一线的金兀术紧接着撞上了第二道防线。

    金兀术的具装骑兵的确很猛。

    他们又疯狂地冲开宗泽的第二道防线,然后他们面前还有第三道。

    郭永为了避免防线在这里被突破,同样也是为了避免像杨丰所说,金军进入河北各地造成更大破坏,立刻把他的督战队,也就是杨丰的六甲神兵调了上去。

    一线以河北当地人为主的宋军拼死抵挡,后面六甲神兵步枪攒射,金兀术的具装骑兵,或者说他的铁浮屠最终还是没有突破宗泽的第三道防线,带着对六甲神兵的恐慌,遗尸超过三千的金军不得不放弃进攻退回万善修整,而宗泽也没有进攻。

    紧接着对他那边放弃了希望的金军开始冲击姚友仲。

    “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

    姚友仲冷笑道。

    进攻他的是杨丰老熟人,岳云时候用千斤巨斧劈,或者也可以说砸没了的大抃。

    这个名字搞笑的家伙可是正牌金军名将,这时候职位甚至略微高出金兀术一点点。

    因为姚友仲所部正面同样埋了密密麻麻的拒马,大抃的前锋换成重甲步兵。

    全身多重铠甲举着沉重盾牌,排着密集队形的金军步兵在后面同样下马的弓箭手掩护下汹涌向前,但却在神臂弓的射击中不断倒下,为了打开突破口,没有倒下的金军继续向前狂奔,顶着神臂弓的射击就像阿金库尔战役中的法国重步兵一样冲进斜插地面的木桩林。紧接着又撞上宋军手中密密麻麻的长矛,和上次在汴梁城内一样,长矛林中无数手持短柄斧的步兵上前,然后是后面放下神臂弓拿起斧枪的神臂弓手,然后是举着弓在战线后瞄准金军面门射击的弓箭手。

    冷兵器时代步兵的交战和电影中是不会相同。

    两支全都是重甲的步兵在一丈距离内用他们手中长矛凶猛地护刺,长矛中间刀斧手拥挤上前在不会超过一米的距离,用他们手中的斧锤甚至狼牙棒互相猛砸。

    这是真正的血战。

    斧头在鲜血可以溅满全身的距离砍开对手的头颅,比拳头略微大点的铁锤在手都能掐住对手脖子的距离砸断他的肢体,狼牙棒带起的碎肉会甩到自己脸上。

    刀在这样的战斗中反而最少见。

    那只是备用的。

    除非是棹刀这种级别的。

    浴血的搏杀中死尸在战线上不断堆积,在这样的战斗中士兵的武艺反而不重要,重要的是意志,重要的死战不退的勇气,尤其是双方弓箭手都在近距离射击的情况下,毕竟不是谁都能忍受吐口唾沫堪堪都能砸到的距离外,有人正用弓箭瞄准自己的脸甚至眼睛,而信仰……

    哪怕是神棍信仰傍身的宋军士兵这一点上丝毫不输凶悍的金军。

    双方疯狂地厮杀着。

    而就在同时,一些金军重步兵还在拔除拒马。

    他们进攻的真正目标就是这个。

    依靠重步兵的浴血厮杀缠住宋军的同时,一条不算太宽的攻击通道被清出,紧接着金军残余重步兵匆忙后撤,而顾不上追击的宋军士兵以最快速度重整阵型,下一刻金军的具装骑兵汹涌而至。但也就在同时宋军中一支支三眼铳伸出,具装骑兵前锋撞击长矛阵的一刻密密麻麻的火焰伴着巨响出现,受惊的战马嘶鸣着一片混乱,虽然因为重甲保护那些具装骑兵多数只是轻伤,但冲锋的受阻带来了致命的后果。因为紧接着一柄柄斧枪当头劈下,而那些刀牌手依靠长矛的密林阻挡住骑兵,毫不犹豫地拥挤上前,用他们手中锋利的战斧砍向骑兵的马腿,一匹匹战马悲鸣着倒下马背上的骑兵不等挣扎起来,同样一柄柄战斧就砍在他们脑袋上。

    但金军没有就此退却。

    他们也没有退却的余地了,此时天井关被阻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军,如果不能打开一条生路,他们将被困死在这里。

    金军里面可不只有女真。

    实际上这十二万大军里面女真士兵的数量不足一半,剩下全是汉军和算他们仇人的契丹,只不过这些契丹士兵同样仇恨宋军而已,真要说句良心话,宋金联合灭辽这件事上,北宋是扮演了一个背信者角色,宋辽已经和平很久,而且还有盟约,宋辽之间的矛盾无非幽云,但辽国也不是从宋朝手中获得的幽云十六州。

    那是石敬瑭送给他们的。

    而不是他们以武力抢到手的。

    此后尽管宋辽交战数十年,但辽国没夺宋朝寸土,宋辽边界依旧维持在当年柴荣北伐的界线,然后根据檀渊之盟维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相处。

    是宋朝背后捅了辽国刀子。

    所以契丹人在无力与女真人抗争的情况下,愿意跟着他们一起,用攻宋来发泄亡国的仇恨,但如果金军面临失败了,他们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忠心,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用女真人的血来同样发泄仇恨,所以此刻粘罕必须打开一道突破口,给他部下的汉军和契丹人希望以维持内部团结。

    就在大抃向姚友仲进攻同时,距离这片战场不远处,完颜活女率领的金军也在向宋军发起猛攻。

    他的对手是韩世忠。

    但韩世忠没有完全防守。

    他的战术和姚友仲不同,后者是御营司整编训练出来的,绝大多数都是汴梁一带旧禁军,士兵的单兵素质并不高,但纪律性高,被国师洗nao得意志顽强,一个多月的高强度训练后战术配合好,但韩世忠部下全是一直跟着他转战河北的精锐,士兵本身素质高,但纪律性和意志与姚友仲部差距甚大,有信仰和没有信仰的军队在这一点上立刻区分开。

    所以他的防守以进攻为核心。

    就在他的步兵死死阻挡住金军同时,一支约千人的骑兵突然从他的阵型中杀出,直冲完颜活女。

    后者此时正率领骑兵列阵,等待前方步兵清理拒马,这种实际上就是削尖木棒斜插进泥土的拒马林,对于骑兵的限制作用极大,在步兵没有清理出足够的宽度前,骑兵是无法投入战斗的。

    在看到宋军骑兵杀出后,这击败种师中的金军猛将,毫不犹豫地率领骑兵迎头撞上。

    宋军骑兵的前锋是三个都在三四十岁的将领,三骑几乎并行,三支端平的长矛直刺入金军骑兵的阵型,三支长矛同时穿透三名金军身体紧接着三人弃矛,然后同时换上了最适合马上混战的武器,左右两人一个鞭一个锏。实际上这是宋军骑兵最喜欢使用的武器,刀很少用到,力气足够的都用鞭锏锤,当然,这时候的锤也叫骨朵,力气不够的则是锥枪,因为只有这些才能有效破甲,但中间最年轻的将领手中却是一个很独特的……

    他手中的是连枷。

    或者也叫钉头锤。

    三人恍如三头猛兽般疯狂挥动他们手中武器,凶悍地将一个个金军骑兵砸落马下,哪怕同样悍勇出名的女真猛将,也无法阻挡这三人,而阻挡不住他们就阻挡不住他们后面汹涌的骑兵,被激起凶性的完颜活女推开阻拦他的部下亲兵,拎起一支狼牙棒催马上前。

    “报个名字!”

    他狞笑着说。

    “王胜!”

    左边那将领挥手一锏。

    完颜活女一转头堪堪躲过。

    而就在同时中间那人手中连枷呼啸着落下正砸在完颜活女的狼牙棒上,哪怕完颜活女之悍勇也被砸得晃了一下,紧接着王胜手中铁锏落下,完颜活女被逼得不得不后退,他身旁一名金军将领急忙抡锤上前,那连枷再次呼啸落下,钉头锤的铁链在锤柄上一卷,实际上是一个小号狼牙棒的硬木制包铁镶三棱钉锤头,一下子凿进了这名金军将领的额头。

    “成闵!”

    那宋军将领猛然一甩,将死尸从马上扯落同时狞笑着说。

    完颜活女怒吼一声,手中狼牙棒凌空砸落,王胜的铁锏立刻挡开,紧接着成闵的连枷落下,一下子撕开了完颜活女肩头的铁甲,撕开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完颜活女惨叫着后退。

    两名亲兵不顾对面宋军骑兵的锥枪急忙上前挡住王胜和成闵,完颜活女调转马头想走,突然间下意识般一抬头,一个冰冷的东西骤然刺入他的右眼然后刺入他的大脑,他左眼最后的画面,是五丈外宋军骑兵中间那个之前突然消失的将领……

    “解元。”

    后者举着弓微笑说道。

    可惜完颜活女已经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