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直捣幽州的计划确定,但真正付诸行动还需要点时间。

    主要是粮食得备齐。

    宋军的粮草没什么问题,汴梁城里也有的是,另外运输也没什么问题,还可以从江南调集,都是经营一百多年的运输线,汴河入黄河的运输船可以将物资源源不断直接运输到天津。而且不同于现代运河,这条运输线更靠西一些,实际上贯穿整个河北中部,再加上沿线其他河流基本上可以保证东西中三路齐头并进,东路水军沿黄河直奔清州,中路出河间府以雄霸二州为后方,西路沿大路北上然后出安肃军和广信军……

    话说当年石敬瑭真敢给啊!

    这是完全门户洞开,把脖子塞他干爸爸铡刀下,自己把屁股ba开撅起来啊!

    这还亏得柴荣抢回了中间雄,莫这个至关重要的走廊,宋朝又硬生生靠人工灌满了包括白洋淀在内两侧广袤湿地,才最终建立起一条横亘河北的水长城,使华北平原有了一条宝贵的战略屏障,不得不说汉奸……

    呃,儿皇帝不是汉奸。

    人家是沙陀。

    不得不说这个沙陀人遗毒四百年啊!

    在刘锜各部沿太行道紧急奔赴泽州的同时,按照杨丰的命令,宗泽所部也迅速北上,作为河北东西两路宣抚使,他的职责还包括了收复河北东西两路所有地盘,而他也得到两万投降的金军,宗泽会好好安抚他们,这一向是他最擅长的.这些降兵的战斗力可是很强,有他们和宗泽所部原本五万大军,他之前的缺员基本上战斗结束后就补齐,毕竟他后面还有二十万壮丁,北边还有招抚使张所的万余人马,这一路就是八万大军,他们向北扫荡那些伪军毫无压力,实际上估计一路也就是兵不血刃,那些伪军本来很多还兼职大宋的官员。

    甚至知中山府陈遘还在固守呢。

    原本历史上汴梁被攻破后金军让他弟弟去传旨投降,他不肯奉诏一直坚持到差不多这个时间才城破遇害。

    另外深州也在抵抗。

    原本历史上金军逼赵桓下令派欧阳珣等人北上传旨割河北,结果欧阳珣到了深州后,在城下哭着勉励城上军民继续为大宋坚守,金军气得把他押到幽州拿火烧死了。

    所以宗泽就是武装巡游。

    河北的事情就这样交给他了。

    杨丰紧接着率领凯旋的大军渡过重新修复的河阳浮桥,然后向南浩浩荡荡进洛阳做一番展览,顺便勉励一下孙昭远,接着把刘光世所部挑出来配上三千降军,让他和翟家兄弟联军向西出陕州救援关中.

    其实这时候关中还谈不上救援,金军只是占领平阳到河中一带和陕西宋军隔黄河玩对峙呢!刘光世正好打回去,然后与陕西各军反攻夺回这一带,他们的任务不是打仗,他们是当监军的,陕西那些军头们又不是没兵,再说金军未必有兴趣坚守,完颜希尹最大的可能是缩回太原,平阳一带是要面临东西两路夹击的,宋军控制泽州后完全可以直捣河中。

    部署完这一路的进攻后,杨丰带着剩余各部真正凯旋了。

    他在一路欢呼中返回汴梁。

    接着就是太后和官家还有文武百官……

    好吧,有点夸张。

    这时候汴梁哪还有什么文武百官呀,被他杀得就还那么几个了,不过在他决战期间还是增加了些,比如说李纲终于到了,知兴仁府曾懋,知沧州杜充,知东平府权邦彦总之周围一圈知府,知州,转运使,提刑之类统统都赶到了汴梁,然后就是献俘……

    主要是献人头。

    以粘罕为首一堆金军名将的脑袋拿石灰腌了,先去祭奠大画家和赵桓的梓宫,他们还得过很长时间才能下葬,实际上他们躺在冰库里就算等到光复幽州后没压力,祭完他们爷俩再送到太庙烧了,这都是献俘的必备程序,就连一些受伤被俘的金军将领也都拉到太庙斩了,就这样原本历史上的靖康之耻以靖康大捷结束,然后国师就再次面对文官集团的卸磨杀驴了。

    “内阁不合祖制?”

    杨丰看着杜充似笑非笑地说。

    “内阁乃非常时期临时所行,如今金军威胁已除,自然要回归正轨。”

    杜充说道。

    “那我这内阁首辅呢?”

    杨丰笑着说。

    “国师仙人,自然不宜沾俗务,当于嵩山为国师建一仙宫,使国师安心修道!”

    杜充说道。

    “把他拖出去斩了!”

    杨丰说道。

    旁边六甲神兵立刻上前。

    那些大臣们完全懵逼,这是什么个情况?你就是做权臣也不能这么霸道吧?才说两句话就杀人,你,你这是董卓啊!反应过来的李纲和张叔夜同时上前,李纲直接挡在杜充前面还想喝住那些六甲神兵,但他的威信这一次不好使,那些六甲神兵很和蔼地把他架起来往旁边一放,在杜充的同样迷惘中直接就刺刀顶住了他。

    “国师,国师这是何意?”

    张叔夜急忙喊道。

    就在此时朝堂上文官们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就炸窝了,纷纷汹涌上前想要夺杜充,但紧接着就被那些六甲神兵用枪推开。

    “肃静!”

    杨丰大喝一声。

    那些跟他熟悉的文官立刻闭嘴。

    那些还跟他不熟悉的继续在那里吵吵,然后一名六甲神兵毫不犹豫地拉开枪栓对着外面天空扣动扳机,于是朝堂上紧接着一片肃静。

    杨丰一招手。

    旁边弟子递上厚厚一摞纸。

    “这是军中沧州流民士兵的状纸,都是他们在战前以遗书控告,其中部分士兵已经大宋战死,他们所有控告都是杜充,杜充在知沧州任上,任意屠杀那些不愿为女真爪牙,宁远背井离乡追随大宋的流民,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连幼童都杀,总共屠杀了数千口,这些难道不够他一个死罪吗?”

    杨丰阴森森地说。

    “他们是女真奸细!”

    杜充惊恐地尖叫着。

    “几千口全是奸细?”

    杨丰说道。

    “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漏过一个。”

    杜充喊道。

    “幼童也错杀?”

    杨丰问道。

    “呃……”

    杜充闭嘴了。

    “纵使其有罪,亦应交有司审讯定罪。”

    李纲深吸一口气说。

    “有司?原大理寺正卿和俩少卿都上了断头台,断刑正,丞皆关押待罪呢,大理寺事务由老夫代管,老夫就在此判其死刑。”

    杨丰说道。

    “死刑需交刑部复核。”

    李纲说道。

    “已经改了,不用刑部复核,大理寺的审判就是最终定罪。”

    杨丰说道。

    “国师非杀杜充不可?”

    李纲说道。

    “是的!”

    杨丰很坦诚地说。

    “若国师非杀杜充,某请辞官!”

    李纲说道。

    “那也正好,南道总管本来就是临时设立,此时已无用处,梁溪老弟为国操劳日久,正好先休息些时日。”

    杨丰说道。

    “杜充不过提一谏议,国师以私怨杀之何以服众?国师以一言变朝廷成法欲置朝廷于何地?”

    知兴仁府曾懋愤而说道。

    “曾使君为京师藩屏,相距不过两百里,半年间未见提一卒勤王,据说当初宗泽邀你勤王还拒绝派兵,难道这就是为臣之道?这个知府你就不要再做下去了,回家好好反省一下,多读读书学学那忠义之士,纵不能为张巡许远,亦当无愧李彦仙。”

    杨丰脸色一变说道。

    曾懋一下子傻眼了。

    李纲不断向张叔夜使眼色,但张叔夜一脸便秘的表情就是不开口,他恨恨地长叹一声,摘下自己的官帽递给旁边一名六甲神兵,带着无尽的怅惘走了,然后曾懋眼泪汪汪地看着两个六甲神兵上前,把他的官帽一摘架起俩胳膊也拖出去了,还被按着的杜充更傻眼了,趁着士兵疏忽,他毫不犹豫地扑向那些大臣,抱着其中一个的腿求援,但那些大臣只能报以爱莫能助的表情了。

    谁让你自己作死呢?

    谁让你提什么不好,偏去提让他上山养老呢?在杜充的哀求声中,两名六甲神兵上前拎着他胳膊也拖了出去,只不过他的目的地是皇宫门外立着的断头台。

    杨丰淡然地看着这一幕。

    话说他就是在挑衅,他就是要用一系列倒行逆施的手段,先逼着这些外面的地方官员们跳出来,如果有人敢清君侧就最好了,然后他就可以再大开杀戒,汴梁城内他已经清洗得差不多了,但汴梁以外还没有。河北河东汴梁周围没什么问题,通过这场大捷都知道他的威名,就算官员想造他反,老百姓和当兵的也不会干的,但南方的不行,所以他要刺激南方士绅造反,然后他再凶残地拍死趁机牵连一下,总之再杀个几千衮衮诸公估计也就不会有人敢反对均田制了。

    而李纲祖籍福建,但是无锡人,曾懋是江西人。

    他们都是南方士林所仰的名流。

    以这样的方式被他踢回去,估计用不了多久他这个董卓的身份就坐实了。

    等打下幽州来,他再把均田制往外一抛,把新式科举制度向外一抛,那么南方的士绅会毫不犹豫地起兵清君侧的,剩下就是他挟天子以令诸侯打着平叛旗号把这些家伙掐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