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之间和平没维持多久。

    祥兴元年四月的时候,燕山府路置制使韩世忠部,从榆关向北依靠大炮接连攻克润,迁二州,但没有继续向前进攻来州,而是以迁州为基础进行扩建,并且修筑一道西起群山东到大海的绵延城墙。

    这目的就很明确了。

    原本率领锦州金军主力南下的斜也在来州停止前进。

    既然杨丰只是想要一条更保险的防线,那么斜也不介意给他,毕竟斜也此时真打也没底气,他们真正敌人是耶律大石而不是杨丰,这时候的耶律大石已经和杨丰在汴梁正式签了条约,双方确定了兄弟关系以及幽云十六州归属。作为交换他不但从杨丰手中购买了大批物资,而且带走了三万此前投降的契丹士兵,再加上他原本拥有的已经能够集结十万大军,所以金国能拼凑起的军队绝大多数都在西线,斜也能够用来抵御韩世忠的兵力不过三万。

    而韩世忠那里是十五万。

    高师旦,姚友仲,解元和王渊四个军,另外还有原宗泽部整编出来的两个军,一个以宗泽儿子宗颖为都指挥使,另一个都指挥使是从总参谋部空降的杨沂中。

    这些军都已经按照杨丰制定的编制整编,都是五个步兵旅加一个骑兵旅,另外还有一个兼职运输和工兵的旅,每个军总兵力两万五千,虽然韩世忠投入战场的只有四个军,但那也是整整十万人马,就斜也手下三万人还是省省吧。防守的话他们还能凑合,野战的话根本没戏,至今金军还没找到打开宋军阵型的手段,野战中他们就是对上一个军都很难获胜,两个军基本上他就不敢进攻了,三个军以上的话他们就得回避了。

    就这样杨丰版山海关开建。

    而就在此时,国师又开始装逼了!

    汴梁。

    “国师,您也沾这铜臭?”

    李清照笑着说道。

    此时他们正站在一座刚刚建成的青砖水泥四层小楼前,而杨丰笑咪咪地站在大门前,他背后的大门上镶嵌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人民银行”

    国师开的私人银行。

    但却有皇帝授权的大宋境内唯一纸币发行权。

    不是杨丰设计的国师信用货币。

    而是正牌的金本位。

    简单点说就是大家可以来他这里存钱,然后他发给支票,每年多少利息,到时候拿支票来取钱,当然,这时候大宋铜钱是货币,大家来存的肯定是铜钱,但是,国师这里还有别的选择,那就是金票。你可以不要支票而是金票,这个金票类似定期债券,利息高,五年期百分之二十,现在拿铜钱换十两金票,五年后可以兑换十二两黄金,这些黄金你可以选择兑换,也可以选择换成十二两的金票,然后再过五年你就可以兑换十四点四两黄金,到时候你还可以再继续换金票,再过五年你就可以兑换十七点二八两黄金。

    二十年就翻翻了!

    金票认票不认人,你领走之后哪怕被人抢了,然后那强盗拿着过来我们也兑换给强盗。

    这一点必须得说明!

    当然,也可以直接存黄金。

    同样白银也有对应的银票。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几十万大军要养活,几百万官吏要养活,河北河东那些被战火破坏的地方还有无数难民等着救济,哪怕这汴梁城的居养院里也还有一堆孤寡老人和无依无靠的小孩,甚至还有各地的学校也都得朝廷掏钱,老夫不想点法子能行吗?”

    杨丰忧郁地叹息着。

    当然,他这就纯属哭穷了。

    大宋财政虽然不说十分宽裕,但也远没到捉襟见肘的地步。

    一来他裁员凶猛。

    厢军整个裁撤,三衙全没了,枢密院没了,三公三少一个不剩,那些府牧州牧刺史全撤,国师的太师和兖州刺史带头裁撤,那些祠禄官一个都不留,话说这东西完全是寄生虫,而且本来设计就是当寄生虫的,杨丰才不管那些官员被撤职后的死活,一个个都家财万贯不干活还要国家养活未免太夸张了!

    总之他以堪称凶残的方式把大宋吃财政的人数减了三分之一。

    二是伐山破庙的收获。

    那些光头的财产全都被他给搜刮一空,至今还有一支大军专门在负责这件事情,对各地光头的爱护都已经扩展到江南了,那些抄出来的钱财和拍卖店铺赌场之类的钱财,统统都入了户部,话说大宋朝廷从来都没像今年这样有钱过。

    三来他自己还卖点东西。

    比如做个钟表玻璃弄个人造宝石什么的,这笔收入都用来补贴到他自己的教职体系。

    四是抄外国友人。

    后者很多也参与了上次政变,这些人当然要趁机一网打尽,而这些家伙绝大多数都是放贷的,不得不说犹太人的触手伸得真长,哪怕大宋也和这个时代欧洲一样,遍布犹太高利贷商人,抄他们的家无疑是国师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所以他并不是很缺钱。

    不过也不能说是很宽裕。

    军费倒不是最大头,各种改革之后大宋目前常备军只有六十万,经过整编的新式军队一共十六各军,其他都在整编当中,包括南方在大理和吐蕃边境的驻军还有安南方向上,另外还有一支正在建设中使用新式战船的海军,主要以长江口为界分南北两个沿海置制使,目前职责主要是防范海盗,包括高丽和倭国的,南边还有占城和台湾来的。

    但这点军队还是能养起的。

    至于预备役不在朝廷财政范围之内,那是地方政府的,通过对上三等户收税养活。

    但杨丰的救灾花费巨大。

    河北,河东,以及刚刚收复的燕山府路无数战火荼毒的灾民全都得靠朝廷救济,还有各地已经开始的义务教育,另外他对官田的减租也严重影响了财政收入,总之他现在财政不好不坏,不算很宽裕但也不至于维持不下去,至于现在就把银行搞起来一是他急于囤积铜来造大炮,二来这种东西办得越早越好,三来还有一点特殊用途……

    “易安居士不存钱请让开,老夫还要接客呢!”

    杨丰不满地说道。

    “存钱可以,奴家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还有点嫁妆,只是奴家很好奇,五年后国师如何让奴家的黄金增加两成?还有据奴家所知国师也算两袖清风,您应该一两黄金也没有吧?”

    李清照笑着说。

    她身后几个美妇一起鼓噪。

    其实国师在女人中还是很受欢迎的,一来他那鹤发童颜跟星宿老仙一样的形象很仙气,二来他平易近人没架子,三来他搞出一堆女人们为之疯狂的东西,光一个镜子就让女人们爱死国师了,更别说他批量制造的宝石还便宜,等国师把化妆品和新式的染料都搞出来后,那真得就令她们为之疯狂了。

    不仅仅是这些女人,此时这银行门前已经人头攒动,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国师等待他回答。

    话说黄金人人爱啊!

    可这个时代大宋黄金数量并不多。

    尤其是上次被金国抢一回之后就更少了,这时候一两黄金甚至能换一万钱,一两白银也能换一千五百钱,之前金军围城时候甚至涨到一两黄金换两万钱,一两白银换一千七百钱,以后肯定不会跌了,因为和平时代奢侈品价格肯定会持续上涨,而这时候头号奢侈品就是黄金。如果此时以铜钱兑换金票,五年后不但能够获得百分之二十的黄金利息,而且还可以得到金价上涨得来的好处,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但这笔交易的核心在于到时候国师能不能拿出黄金,他如果拿不出黄金怎么办?

    “黄金?”

    杨丰看着她那张风韵犹存的脸庞笑着说道:“易安居士,你见过金手指吗?”

    金手指?

    不只是李清照,所有人全傻了。

    而就在这时候,一辆新式四轮马车缓缓驶来,在所有人瞩目中停在了国师面前,马车里面装的是一堆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乱石头,看上去与外面乱石堆里面的石头没什么区别。

    “易安居士,你准备换多少呢?”

    杨丰站在马车旁,对着李清照说道。

    就在同时他的右手放在了那些石头上,然后缓缓地移动着,随着他手臂的移动,那些乱石犹如风蚀般逐渐化作散落的沙尘,而在沙尘中一点点的金光升起,无数细微的金砂就这样汇做一带金色被他的手掌牵引着一点点移动。而更多的金砂则在移动中汇入,让这带金色越来越清晰,甚至很快就变成如同熔液般的金水,跟随杨丰的手掌一直移动到乱石尽头,然后随着手掌的上提升起,虚浮在下方化为一个小金人,紧接着杨丰手掌一翻把小金人托在掌中。

    “易安居士,请笑纳!”

    他笑咪咪地说道。

    李清照傻了一样看着这尊小金人。

    她周围所有那些贵妇也都傻了一样看着这尊小金人。

    而同样银行大门前数千围观者同样傻了般看着这尊小金人,它托在杨丰的掌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黄金的光芒令所有人目眩,而它的另一边人民银行四个金色的大字同样令所有人目眩……

    这就足够了!

    信誉?国师就是信誉?黄金?国师能点石成金,黄金对他来说与石头无异,居然还担心到时候他拿不出黄金?简直是笑话,他想要黄金抬抬手就是金山一座,既然如此大家有什么可担心的,五年就能增加两成,最多二十年就能翻翻,家里地窖堆着生锈的铜钱拿出来换金票啊!只要国师不倒下,人民银行就不会倒下,那么还有什么能比这东西更能传家?开商铺还得担心倒闭,放贷还得担心收不回来,哪怕土地也不如这个保险,谁能确保二十年里土地不出问题?

    但二十年里国师……

    好吧,这其实就是个忠诚测验。

    来银行兑换金票或者银票的,肯定都是对国师忠心的,因为那些巴不得国师去死的,都在等他宣布均田制然后决战一场呢!

    这些人不可能买银票和金票。

    只有那些对国师的地位有十足信心完全做好了与他并肩作战准备的人才会买,这是一种投资,同时也是一种投名状,买了金票和银票就是把身家性命全系在国师身上,因为国师倒台银行肯定完蛋,那时候他们的财富也完蛋,而国师坚挺则银行坚挺五年后他们就能得到想要的黄金,没有什么比这更简单明了。

    当天下午包括刘延庆在内的数十名在京豪门,就让仆人赶着一辆辆满载铜钱的马车到了银行。

    不存铜钱,就换金票。

    哪怕普通老百姓也都拿着一串串铜钱兑换,因为金票一两起兑,普通老百姓很难有一万钱,所以次一档的银票是他们的最爱。

    当然,也有纯粹存铜钱的。

    毕竟一千五百钱对很多家庭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汴梁城內绝大多数老百姓其实都是月光族,能积攒下超过一千钱的已经是脱离贫民阶层,很多国师的狂信徒干脆拿几十几百铜钱来这里存上,然后拿支票等攒到数目以后兑换,要知道存在这里涨利息而他们放在家里不但没利息还得防盗。

    既然这样存银行多好?

    反正这是国师开的,国师怎么可能骗自己。

    另外还有军队的士兵。

    这些士兵里面很多其实都是无业游民出身,大宋有把无业游民往军队塞防止他们造反的习惯,因为杨丰的铁腕手段,军队克扣军饷情况大为缓解,至少已经完成整编的各军里绝大多数士兵都能领到足够的军饷,那些有家室的不用说,而那些没有家室的更需要一个放心的存钱处,银行无疑成了他们的首选。

    就这样随着国师点石成金的神迹通过报纸和人们口口相传流传开,大宋的金融正式进入银行时代。

    然后纸币时代也开始了。

    很简单。

    朝廷的财政支付手段里出现了金票和银票这个选项,当然,也包括支票。

    比如说给某个官员发工资,如果他同意的话,完全可以用银票或者金票支付,没有哪个官员家里是急需铜钱买米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对国师忠心耿耿的话,他们更愿意要金票和银票,毕竟这东西会升值,甚至给军队发饷也可以直接用这个,那些士兵拿出去也可以用于市面上交易,因为老百姓会更喜欢这个,还可以用于官府的采购,只要是对国师有信心的商人同样也会要这个。

    纸币就这样流通开。

    而杨丰的金票和银票本来就是按照流通的标准设计。

    就在银行开业的同时,他以朝廷名义法定了金银铜的兑换标准,一两黄金一万钱,一两白银一千五百钱,金银比是一比七多一点,应该说这个比率并不很符合实际,欧洲人习惯是一比十,但中国银矿少所以在一比六稍多左右,不过并不确定。比如金军围城时候黄金就飙升,一度接近十九世纪后期的一比十五,因为黄金更容易带着跑路,金银不是货币,虽然使用白银支付已经不稀罕,但本质上这两种东西都是奢侈品,朝廷禁铜钱出境不禁金银,只有皇帝赏赐时候才单独铸造金币或者银锭,而给辽国白银岁币是因为辽国要的就是这个,而杨丰这一次是以法律形式正式规定了比率。

    但民间如何他不管。

    他必须得有一个法定比率才行,否则银行就没法运转了,反正他这里无论金银都没有……

    好吧,他真没有。

    银行的金库和银库都还空着,哪有什么金银,就连那车石头都是他自己造的,把黄金掺进去的,否则什么金矿能有那么高含金量,他就是在玩一个空山套白狼的游戏,不过也不能说真正的空手套白狼。

    金银是肯定会有的。

    这时候已经开始有人直接拿黄金和白银来换金银票了。

    另外朝廷的金银归他。

    大宋朝廷在全国各地都还有大量官营金银监,一年白银产量在几十万两,过去都送到辽国了,现在全都归他了,这些金银会直接进入银行的金银库然后作为朝廷拿金银票当纸币的交换,但实际上金银票肯定虚开,不虚开杨丰搞银行干什么?他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以此解决财政问题,另外还有就是海外贸易,和大食等西方各国贸易都是金银,那里金币才是法定的货币,杨丰可以用那些高级的奢侈品如钟表镜子之类,从这些地方换取大量金银。

    他的海运公司已经组建,正在建造大型商船泛舟西去,而且直接上以速度快著称的鸟船。

    这些商船会为他带来金银。

    更重要的是……

    他是真会点石成金啊!

    找个金矿银矿之类,他进去走一趟就把黄金白银弄出来了,他有整整五年时间,就是去把佐渡岛抢到手都足够了,实在不够了大不了他亲自去哪个金矿银矿走一趟。

    不过到不了这种地步。

    只要他打败了南方士绅集团的反击,然后一样可以用快快乐乐地抄家来解决金银的不足,然后还有灭金国去会宁抄完颜吴乞买家,灭西夏抄李家,灭大理抄段家,灭安南抄李家,有这么多家可抄哪还需要担心金银不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