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公,我可等你多日了!”

    杨丰说道。

    跪在旁边的曹节小美女赶紧起身给自己老爹行礼,然后又重新跪下并带着女人被降伏后的温柔,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男人斟酒。

    而另一边则是她姐姐曹宪。

    实际上这两人都是萝莉有余少女未满,这年头不能怪曹操好人qi,他不好人qi就只能找萝莉,根本没有二十岁以上美女可供他选,她们其实还有一个妹妹曹华也被封为贵人,但年纪实在太小,虽然已经算杨丰的女人,却依旧在邺城的家中养着。至于曹节姐妹和杨丰已经算老夫老妻,她俩都已经被皇帝陛下宠幸一年多了,所以杨丰用不着在乎她们的承受力,哪怕他的原版战力不足但毕竟也正当壮年,所以姐妹俩齐上还是勉强能抵御他的凶猛。

    这几天……

    这几天杨丰一直就在皇宫里和她们姐妹俩鬼混呢!

    这家伙根本就没踏出皇宫。

    其实也不仅是她们俩。

    刘协的皇宫虽然简陋,但要说妃嫔还是有几个的,好歹他也当了几十年的皇帝了,这可是建安十九年,这位大汉天子已经在位超过二十年了。

    实际这家伙原本历史上当了整整三十一年皇帝,虽然这日子过得憋屈点,但要说这在位时间,他在整个汉朝从西汉到东汉加起来排第三,仅次于汉武帝和大魔导师,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成就。更令人无语的是他不但熬死了曹操甚至熬死了曹丕,他是曹睿的青龙二年病死,比曹丕还晚死了整整六年,死后仍然获准以天子礼仪下葬,实际上他活着的时候也是可以在其封地用天子礼仪。山阳公国类似于三国之外一个单独的国家,甚至不需要向曹魏称臣,他这个封国和其他那些曹魏封爵不是一个类型,如果类比的话就像秦始皇时代的卫国,刘协病死之后封国也依然延续,包括到了西晋也没变,司马家尽管一统天下,但山阳公国依然存在,直到永嘉之乱被胡人灭亡。

    所以刘备说曹丕害死他纯属是血口喷人。

    刘备打着汉献帝遇害旗号自封汉中王时候,汉献帝就在距离蜀国边境几百里外自己的封地,而且成了一个著名医生,为解决这些混蛋们天天打仗制造的瘟疫而努力。他的确不是个好皇帝,甚至连真正意义上的皇帝都不算,但他至少比这些所谓英雄豪杰更明白这个时代老百姓需要什么,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时代,还继续一个个为自己野心而不停混战的家伙居然能称英雄……

    这未免有些太搞笑了!

    要知道英雄们用持续大半个世纪的战争,成功使自己民族的人口由五千万变成了最多也就一千来万。

    历史记载是八百来万。

    不过考虑到世家豪门手中还有大量不会记入人口的家奴部曲,所以这个数字肯定偏低,但整个中国汉人加起来肯定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万,而东汉后期哪怕人口下降,最少也不会低于五千万,最高峰时候甚至达到过六千万。

    然后三国后期经过一定程度的恢复后户籍上还有八百来万。

    这就是英雄们的功劳。

    三国大家都喜欢看,但看的时候别把小说当历史,真正的历史上这就是一帮军阀在争地盘,和任何军阀混战时候都没区别,三国几乎是汉族历史上最悲剧时代,五胡,两宋末,明末那是被异族杀,而这个时代是他玛被自己同胞杀,而且杀得丝毫不比异族入侵少,三国英雄们手上汉人的血并不比野猪皮们少。

    粉小说里各自喜欢的角色可以,但千万别去扒真正历史。

    真正历史是鲜血和白骨。

    是建安初年中国人口十无一二。

    是超过三分之二的汉人成为这些所谓英雄们脚下的白骨,倭国人的确喜欢三国,竭尽所能地吹捧那些英雄豪杰,话说他们爱死这种中国人自相残杀的时代了!

    所以杨丰要换一种方式。

    他不准备在这个时代搞什么武力平推了,老百姓的血都快流干,没必要再继续流血,哪怕他再夺舍曹操也无非就是继续战争,而继续战争的结果就是老百姓继续血流成河,他就算能控制住北方的死亡数量也无法控制刘备和孙权两家的。

    他们肯定会继续让老百姓给他们当权力的牺牲品,然后再搞出男人全上战场女人运粮的悲剧。

    而且这个时代没有他必须杀的角色。

    曹丞相的确腌人肉当军粮过,但曹丞相好歹结束了北方的混战,使北方的人口开始恢复,让北方老百姓过上了和平的日子。刘备的确看着挺讨厌的,还天天大言不惭地吹嘘是自己皇叔,但好歹刘备依靠亮亮把蜀国治理得还是不错。孙权倒是一个纯粹的军阀,他和江东那几个超级世家集团倒是需要粉碎掉,但这也根本用不着一场大规模战争,需要的话他自己去一个个掐死就行。

    但他现在首先得让这些英雄豪杰们都停止战争,停止继续给自己的民族放血,毕竟过两年还有一场因为战争带来的大规模瘟疫泛滥。

    接下来他们还有一堆大战呢!

    这时候关羽仍旧在荆州,原本历史上明年才单刀会,然后刘备和孙权湘水划界分荆州,紧接着就是曹操灭张鲁,刘备和曹操的汉中大战,接着还有孙权袭取荆州杀关羽,刘备愤而大举东征被陆逊击败,再接着白帝城托孤诸葛亮一次次北伐,孙曹两家汉水大战,曹军一度兵临长江,但却被瘟疫拖垮不得不撤军……

    而这每一次大战的后果都不仅仅是三国演义里几个名段,比如定军山之类的,同样战争带来的还有汉中和两淮尸横遍野。

    而整个汉中甚至几乎变无人区。

    双方持续多年的战争不仅让这片汉朝开国之地血流成河,而且战后曹操还带走了所有残余百姓,刘备为了维持战争,甚至到了征女人负责运输的地步,男子当战,女子当运,这句简单的话后面是无数家庭残破,无数百姓成为他们野心的牺牲品。

    而让他们停战……

    “陛下,不知急召老臣为何事?”

    曹操疑惑地问道。

    他这时候已经加九锡了,以魏公领冀州牧,不过他这个公是封国,就像他儿子给刘协的山阳公,也相当于一个小国家,当然大得多,山阳公就一万户,而他是十个郡,另外新的九州划分让整个河北都变成了他的冀州牧辖区,所以他是以魏公管魏国的十个郡,以冀州牧管河北,以丞相管理论上的整个汉朝。

    不过他不住许昌。

    许昌这边还是有不少惦记权力的世家想着为国除奸的,事实上他们也这么干过,担心哪天不小心被弄死的曹操干脆搬到了邺城。

    反正他以丞相开府总揽军政,所有军政命令都自丞相府发出,刘协这里不过是给一些必须用到圣旨的特殊命令盖章,所以留下几个亲信看着然后把那些和他不一伙的大臣圈到这里就行了,他本人并不常来许昌,绝大多数时候都在邺城,包括刘协这里他也很少来。

    他也怕哪天不小心被关在宫里一斧头劈死啊!

    话说此刻他还带着保镖呢!

    “没什么,就是想丞相了!”

    杨丰笑咪咪地说。

    他身旁两个小美女同时露出欣慰的笑容,很显然自己男人和自己爹爹之间的深厚感情令她们高兴。

    “陛下,是老臣未能多陪伴陛下!”

    曹操笑着说。

    “不用,有她们就足够!”

    杨丰摸着他女儿的头说:“另外有一件事,我想还得跟丞相说一声,要不然就太不负责任了。”

    “陛下请示下!”

    曹操好奇地看着他说道。

    很显然皇帝陛下的改变令他也挺好奇的,好歹刘协也是在他手中成长起来,这个皇帝什么性格他自然一清二楚,此刻皇帝陛下明显不正常,和过去相比除了模样没变,说话的声音没变,其他无论那诡异的笑容,莫名其妙的说话习惯,还有堪称肆无忌惮的行事风格,可以说完全换了个人。

    以前的刘协在他面前完全就是唯唯诺诺像见了猫的老鼠,哪敢像现在这样一边喝着酒一边摸他女儿。

    还摸得如此猖狂。

    他都看见自己心爱的女儿那张小脸都被摸红了。

    这不正常啊!

    可他又不明白刘协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让一个自己像面团一样揉捏了二十年的傀儡,突然间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他当然不会知道眼前的刘协只是一个壳子,里面的芯早换了,而且换成了一个修行千年的老妖怪,这个老妖怪杀的人比他见过的还多,这个老妖怪曾经统治的疆域比他想象中的世界还要大,话说他在这个老妖怪面前真不够看,无非一个统治几百万人口的小军阀罢了。

    而此刻这个老妖怪依旧在笑咪咪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曹操居然没来由生出一种恐惧感,就像被一头怪兽盯上了一样。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怪兽一脸诚恳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