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臣见过陛下!”

    洛阳略微修缮过的旧皇宫一座大殿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郑重地向着杨丰行礼。

    “平身,建公请坐!”

    杨丰向旁边一摆手说道。

    这是司马懿他爹,司马防目前的身份是汉臣,尚书右丞,曹操就是他举荐起家,他当然不可能做丞相属臣更不可能做魏臣,他大儿子司马朗也是汉臣,兖州刺史,但司马懿是丞相属臣,不过司马防很少在许昌,尚书省完全就是摆设,他这个右丞同样也是摆设,在不在许昌都一样,随便找个理由在老家养老就行,而他老家就是黄河对岸,皇帝驾幸洛阳他当然不能不来……

    实际上不只是他。

    此刻皇帝陛下座前还有另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

    “文先兄!”

    司马防没有直接坐下,而转身向另一边坐着的老人行礼。

    “建公弟!”

    前太尉杨彪起身还礼笑道。

    弘农是杨丰的下一站,作为刘协的老臣,弘农杨氏目前的首领,早就称足疾在家的杨彪,得知天子巡幸下一站就是自己家乡的消息后,立刻不辞辛劳地提前到洛阳迎接,至于他儿子杨修此时还没被曹操弄死。

    紧接着另外一个稍微年轻些的在座者起身向司马防行礼。

    “孔明先生!”

    司马防笑着还礼。

    这不是诸葛亮,而是陆浑山的隐士胡昭,司马懿的老师,话说这隐士可不是谁都能当的,首先必须得有学问,没学问那就是黔首。

    “都是熟人,无需再多礼!”

    杨丰颇有些不耐烦地说:“孔明先生乃朕所召,二位皆朕之老臣,今日正好为朕做一件事,朕此前得昊天上帝所赐天书以教化世人,欲于洛阳建学以教学子,只是朕需巡幸四方以弭兵戈,故此邀孔明先生下山以主持此事,二公正好襄助,以后朕巡幸途中所遇可造之材皆送此处。”

    “老臣谨遵陛下旨意!”

    杨彪和司马防同时行礼说道。

    “陛下,那天书可否赐老臣一观?”

    杨彪说道。

    他一到洛阳就听说了皇帝陛下暴打夏侯惇的传奇,在此之前许都城内很多类似神迹他也都听说过,像这种世家豪门在许都都有自己耳目,消息灵通得很,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奔波数百里从弘农赶来。这个老头可是汉朝的忠臣,刘协的死忠,当初一起逃难时候都没分开的,后来曹操把刘协接到许都后,他自知留下来也没什么好结果,所以才称病回家的,但听自己留在许都的亲信回去报告的天子展示神迹消息后,还是立刻就跑来估计还想发挥点余热什么的。

    司马防也是如此。

    此刻天子居然还有天书,那当然要先一睹为快了。

    “欲睹天书?那就随朕来吧!”

    杨丰起身说道。

    话说又到他装逼的时刻了。

    他搞这个学校其实就是先预防像当初在穿冉闵时候一样,突然间出现个意外情况不得不离开,所以提前把种子播下,选胡昭主持一是他就干这个的,二来胡昭出身比较合适,他不是那些掌握实权的顶级世家,这样的人如果按照魏晋的标准应该算是寒门庶族。

    实际上这时候的隐士大多如此。

    比如亮亮。

    亮亮以魏晋标准算也是寒门。

    尽管他祖上有个司隶校尉,而爹是郡丞,他叔叔是太守,琅琊诸葛家在地方上算豪门,但相比那些真正的魏晋级别士族还差些,他叔叔那个太守是刘表封的,水分很大,他爹的郡丞明显不能代表家族多么显赫。不过这时候还没有士族与寒门的划分,虽然事实上已经形成,但九品中正制的诞生才确立,从某种意义上说九品中正制就是以对士族与寒门的分割,换取那些已经变成事实上士族的顶级世家的支持,所以亮亮依然算世家子。

    剩下其他几个著名的隐士如司马德操,庞德公都是如此。

    他们不是普通人家。

    但他们也达不到士族的标准。

    所以他们都是寒门庶族,话说寒门可不是说贫寒,而是相对于金字塔巅峰的那些士族来说,等级比较低一些的世家,九品中正制坏就坏在它人为地把世家划分了等级,而且这个等级后期越划越清晰,以至于到最后等级成了一切的标准,等级成了决定身份的标签,就像欧洲的贵族与平民般泾渭分明。

    “岂可以阶级稍崇而轻天下士大夫邪!”

    到最后都到了这种地步。

    连李弼的曾孙都能和杨素的儿子变成不同的等级。

    甚至到最后完全变成几个大家族始终垄断权力,以至于想改变它,或者说下一等级想出头只能用暴力,从某种意义上说南北朝绵延不断的混乱,就是等级之间的转变努力,直到后来科举制诞生才给了下一等级一条新的道路。

    胡昭就是个类似司马德操的隐士。

    他还是钟繇的师兄,两人同是行书鼻祖刘德升的弟子。

    杨丰带着他们走出大殿,外面的四轮马车早就等候,这些铝合金制成的华丽马车同样如同这个时代的神迹一般,杨彪三人在宦官搀扶下登上各自的马车,旁边许褚和夏侯惇已经骑马等候。后者由杨丰亲自操刀做了眼球移植手术,神经等系统的接驳都堪称完美,基本上可以当自己的眼睛使用,就是需要服用排异的药物,好在小倩紧急向杨丰传过来这类药物的构成,然后杨丰又给手搓了一批,所以这个问题轻松解决,这时候的夏侯惇瞪着俩眼格外有神。

    他们一行紧接着出了洛阳,然后向北直奔北邙山下,很快就到了一座正在清理场地的悬崖前。

    “陛下,这是?”

    司马防疑惑地问道。

    “朕的天书就在这里!”

    杨丰笑着说道。

    他的话音落下同时,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下子到了悬崖前的半空。

    杨彪三人被吓得同时尖叫,然后下一刻他们的尖叫就停不下来了,因为杨丰就那么上前一步,随着他的迈步动作悬崖的石壁化为沙尘坠落,转眼间一个一人多宽一人多高内壁仿佛镜子一样平的石窠出现,杨丰一脚踏进石窠站在了里面,然后石窠继续向里自动延伸,坚硬的花岗岩化为沙尘如瀑布般不断向下撒落,他就这样将石窠一直伸进了三尺深的悬崖內。

    紧接着他面前如镜子一样平的石壁上凿刻般的字迹出现。

    杨彪三人尖叫着跪倒在地。

    他们就像膜拜神灵般膜拜眼前的神迹,然后包括夏侯惇等人在内全部跪倒叩拜在地,带着敬畏的颤抖同样膜拜着这事实上的神灵。

    杨丰依旧在写他的天书。

    他就像在电脑上打字一样,不断地刻出一个个楷书的文字,刻出标点符号,刻到尽头换行,刻完一段同样回车分段,他就那么背着手傲然地立着,然后整个一面一米宽两米高的石壁上自动刻出他想要的内容。

    很快整个石壁就刻满。

    然后他向旁边挪动脚步。

    那石壁自动延伸,而花岗岩的山体自动化为沙尘落下,很快又一面同样大的石壁生成,新的一页天书也开始刻出。

    他就这样不断一页页雕刻。

    很快他就雕刻到了这道岩壁的另一边,然后他脚下台阶自动生成,很快下到了下方三米处,然后新的一页出现,他迅速开始继续雕刻。

    这些字都不大,但很深,就算风蚀恐怕也得风蚀千年,而且石质是坚固的花岗岩,石壁在岩体的一米深处上方有岩石遮蔽,除非迎着风雨很难受侵蚀,以后外面肯定还要修上墙壁作为保护,实际上它也不可能受风雨侵蚀。只要不是人为破坏,那么剩下也就只有地震能威胁它,但洛阳不在地震带上,有历史记载的只有明朝时候有过一次小地震,估计是别的地方地震带起的,所以至少一千八百年內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这就足够了。

    有这样一个神迹的图书馆,他的教义,法律体系,思想之类指导性的理论体系就可以流传下去,这是他千年的积累,一个个时空实践后所形成的,完全都可以做万世之法,可以说每一句话都堪称金玉之言。

    而这里以后将完全开放。

    所有人,当然,不包括异族,都可以来这里,有疑问直接来看,愿意来抄的随便抄,愿意来拓印的随便拓印,然后以最快速度传播开。

    这个时代思想禁锢并不严重,虽然儒学或者说经学是主流,但对其的解读很自由,甚至为了标新立异而搏名声都解读到令人懵逼的地步,比如说孔融这种奇葩,再比如竹林七贤之类,包括诸子百家的其他学说也没有绝迹,同样他的思想传播也不会受阻挠的。尤其还是他以皇帝身份,以天书的招牌,以神迹方式推出的,肯定会很快被传播开,而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再辅以他计划中的学校教授的基于这套教义之上的,其他更加细化的东西,很快他对这个国家思想上的改造就可以完成了。

    他当不当皇帝并不重要。

    哪怕在曹刘孙这些里面挑选一个当皇帝都无所谓,他又不在乎这个,重要的是对这个国家的改造必须得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