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天书之后,剩下的杨丰就不管了。

    那是胡昭的工作。

    这个大名鼎鼎的隐士将负责在这道岩壁前单独建一座小城,未来的大学就设在此处,这并不是太学,不过这时候太学也没有了,直到曹丕篡位之后才在洛阳重建太学,但杨丰并不准备把这里当太学,既然这样就干脆叫大学,反正名字随便他起。

    至于资金杨丰也不管。

    皇帝陛下又没钱,他自己花钱还得找曹丞相要呢!

    所以……

    所以只好也交曹丞相。

    反正这个时代钱什么的没有那么重要,这个时代搞工程一是人力,这个河南尹在旁边呢!河南尹能调动的民夫不够还有对面司马家数以万计的家奴呢!另外还有粮食,这个也不需要皇帝陛下操心,谁家皇帝陛下还管这种小事,一切有曹丞相呢,丞相总揽军政大权,皇帝陛下需要钱不找他找谁?

    这是他的职责。

    再说无非就是一个小坞堡而已,又不是建什么要塞,周长两里的小方城,外面一圈土围子防止野兽盗贼窜扰,里面再盖几排普普通通的茅舍就足够,第一期也不可能有太多学生,预备着容纳千把人就行。至于讲堂暂时也不需要,大家到岩壁上自己学习,杨丰搞成那样的布局就是为了方便学习,一米宽走廊再配上护墙,每层之间都有台阶可以走动,学生自己上去看哪段感兴趣就抄哪段回来研究。

    至于老师其实主要负责对以后杨丰送来不识字的小孩进行启蒙,但对于识字的就全靠自己研究。

    事实上这里也不收学生。

    以后真正学生都是在皇帝陛下巡幸路上看中然后送到这里的,这些人肯定绝大多数都不识字,所以胡昭和他那些学生,将负责对这些人进行启蒙,而这些人是免费的。但在这期间那些慕名而来的读书人可不免费,虽然可以随便上岩壁看天书,他们也可以在大学內住宿吃饭,但他们得自己掏钱或者给大学打工也就是教书来抵账。

    至于更细化的内容,这个就得等皇帝陛下回来以后了。

    他的万里长征结束,基本上这边的启蒙教育就完成,剩下就是他亲自指导教那些真正的先进知识了。

    “陛下,请恕老臣愚钝。”

    杨彪小心翼翼地说。

    “陛下何故继续容那逆臣猖狂,以陛下之手段,除此奸贼易如反掌,那时候陛下重振朝纲,号令天下又有何人敢不从?”

    他看着外面骑马的王必低声说道。

    此时他们已经离开洛阳,正行驶在古老的崤函道上,依靠橡胶车轮和弹簧减震,还有轴承系统,这辆乱入时空的轿式马车轻盈地行驶,而在它后面同样款式的马车排着绵延的长龙,这些马车舒适性虽然和现代的汽车无法相提并论,但在这个时代已经是令人惊叹的舒服了。不过这主要是因为崤山这条路还算好走,毕竟也是从西周开始历朝加起来千年的完善,等出了关中走陈仓和剑阁这两条路估计就没这么舒服了,尤其是剑阁道能不能走都还难说,后来的剑阁是诸葛亮为了北伐一次次修缮起来的,这时候剑阁还远称不上坦途。

    “文先公是说魏公吧?”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杨彪点了点头。

    “难道他不是汉臣?”

    杨丰说道。

    杨彪疑惑地看着他,估计不相信皇帝陛下如此天真。

    “他终究还是臣,朕一日不死他就终究还是臣!他一切都是我所赐,同样他的一切我也可以收回,文先公以我此时除他易如反掌,那我何时除他不是易如反掌?但今日我除他,文先公可保其部下数十万精锐无数虎贲猛将皆坐视之?同样今日我除他,文先公可保刘备孙权之流能解散军队交出权力入朝?”

    杨丰说道。

    “这个,玄德或许会,但孙权必然不会,至于孟德所部,老臣也不敢保证会听命,他们都是孟德亲信,与孟德一体,纵然大部分会畏伏天威,但终究还是会有冥顽不灵之辈,然陛下以顺讨逆,以大义临之,此辈终究不能抗拒天命。”

    杨彪老老实实地说。

    “那么还需死多少军民?”

    杨丰说道。

    杨彪默然了。

    他也知道贸然除掉曹操,那么曹操部下肯定有造反的,这一点不用猜也明白,而他同样也知道,就算刘协除掉曹操重新收回权力,那些割据一方的军阀们也不可能听话,他们之所以打着兴复汉室之名不过是拿来当面旗帜而已,本质上都是为了割据,就算刘协除掉曹操,他们也一样会找其他理由继续割据的。也就是说诛曹操并不能保证从此天下太平,相反还会拉开新一轮战乱,那些割据势力会看着北方曹操的旧部造反与朝廷开战,无论谁输谁赢他们都坐收渔利,弄不好又会回到建安初年一片混战状态。

    “生民百遗一,就不要再折腾了!”

    杨丰叹息道。

    “孟德终究是汉臣,只要他不造反谋逆那他就依然是朕的丞相,而他就算能够一统天下,那也是为我一统天下,如果他一统天下后欲行不轨,那我难道不一样能轻易取其性命?更何况此时有他在北方镇压,我的弭兵之会更易成功,我以大义责之,孟德以兵威临之,那刘备孙权是忠心汉室也罢欲割据一方也罢,他们终究是要做出一个决断的。若他们能交出地盘入朝,那就可以说社稷之幸,天下太平了,而他们一旦入朝必得高位,这样就可以分孟德之权与其互相制衡,孟德也就无足为患了,不过此事尚需诸公协助,到时候就看你们了!”

    他紧接着说道。

    “是老臣未能考虑周全。”

    杨彪说道。

    他已经明白杨丰的意图了。

    说白了皇帝陛下的目的就是要以无血的方式一统天下,他以皇帝身份巡幸四方亲自游说,先毁掉那些军阀们赖以对抗曹操的旗帜,他都亲自巡幸了,那关于曹操把持朝政迫害皇帝的就都是扯淡了,挟天子以令诸侯同样也是扯淡,这些军阀割据的旗号就没了,他们就是以这些哄骗属民哄骗部下的,现在这些都不存在他们还怎么哄部下?

    匡扶汉室?

    皇帝来了,你匡扶吧!

    然后曹操以最强的实力在北方保持军事威胁。

    君臣以大义和武力双管齐下,最终迫使那些军阀接受弭兵之会坐下来谈判。

    但谈判的时候北方世家集团和孙刘合作,从曹操手中抠出更多权力,反正曹操赖以把持朝政的,就是他那个丞相统领所有军政事务的权力,可一旦孙刘等人入朝就可以恢复旧制,恢复到互相制衡的时代,那时候曹操就不足为虑了。如果曹操不肯放权的话,那么由孙刘以外兵,世家以部曲,内外夹击制造压力逼迫他接受,只要皇帝下旨了他不干就是抗旨,大家一拥而上有皇帝作主,灭了他曹家满门也是他咎由自取。

    应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对于北方世家集团来说,他们没有任何损失。

    回到旧的制度就意味着他们重新夺回权力,曹操与他们目前只是合作,但真正的权力掌握在颖川世家文臣集团和谯郡寒门武将集团手中,像杨氏这样的关西世家,还有河东世家,河北世家等等都无法真正进入权力核心。

    但回到旧的体制下他们就可以重新回到权力核心了。

    这样他们事实上和皇帝成了同盟,而曹操虽然实力依然最强,但因为孙刘这些必然和他为敌的势力加入,朝廷之中世家,孙刘会变成同盟,这个同盟的势力就可以压倒曹操,毕竟他们头顶还有皇帝这个裁决者,如果曹操敢用武力解决问题,那么皇帝一道圣旨就可以收回他的权力,如果曹操不反抗,他们这个同盟就可以继续收紧绞索,然后直到一点点把曹操勒死。

    但目前还有一个问题。

    “孙刘不同意该怎么办?”

    杨彪说道。

    这整个局里面,他们和皇帝都是向前进一步,他们重新进入权力核心,皇帝由摆设变成真正皇帝,而曹操和孙刘都是后退一步,尽管有点令人费解,但目前的情况是曹操真得已经后退了这一步,可他退了,孙刘二人不退怎么办?毕竟接受弭兵之会就是他们放弃割据,虽然入朝换取高官,但终究不如割据一方做土皇帝来得舒服,他们有什么理由用自己的退让,来成全皇帝和世家?纵然刘备或许有可能,但孙权是真得没有可能,孙家独霸江东,和江东那些世家一起割据东南多么逍遥自在,他们有什么理由交出权力,哪怕只是交出部分权力呢?

    “那还是要有劳诸公了!”

    杨丰笑着说道。

    “老臣将竭尽全力襄助陛下!”

    杨彪满腔豪情地说道。

    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年轻时代,回到了与董卓斗智斗勇的壮怀激烈。

    而此刻皇帝陛下也笑得很开心。

    话说杨丰最喜欢干这种无耻骗人的勾当了,他也仿佛回到了当初跟杨国忠狼狈为奸的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