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看到朕吗?”

    杨丰背着手一脸威严地喝道。

    他面前的关城內,至少五千全身甲胄的精锐士兵列成一个巨大的方阵,一支支长戟如林而立,各色旗帜在天空飘扬,阵前百余名配备着简易马凯的骑兵簇拥中,一员大将控马肃立……

    呆若木鸡。

    “没看到朕吗?统统跪下!”

    他再次喝道。

    “尔为何人!”

    那大将一下子清醒过来,立刻用方言喝道。

    这纯属装傻了,杨丰的头上都顶着十二旈冕呢!就算听不懂他的话也不可能不认识这个啊!很显然这些家伙是准备好给他下马威的,先关上城门故意装不知道他来,然后逼着他可怜兮兮地上前叫门,城头上士兵再责难一下,让他知道这地方谁说了算,最后突然间打开城门,里面五千精锐名为迎驾实为示威,让这位突然跑来的皇帝陛下和那些护驾的魏军见识一下汉中也是精兵强将的。

    至于对皇帝陛下不敬……

    反正俺们都是粗人没见过皇帝,俺们也听不懂除了本地方言外其他的话,话说都是皇帝了,难道还跟俺们这些粗坯计较?

    不知者不罪嘛!

    总之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计划是不错,但可惜皇帝陛下从来不按套路出牌。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杨丰冷笑一声。

    紧接着他双手平伸,就像从地上召唤出什么一样,仰面朝天摆出来一副红女巫的深沉,而就在同时一个个木锥不停地从脚下那堆木屑中升起,如有生命般整齐地一行行在他身前排列,在对面那片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把自己前方至少四平米的空间搞得就跟塞门刀车一样,数百支一尺长的木锥悬浮着整齐排列成一个可怕的方阵,密密麻麻的锥尖指向了对面,然后……

    所有木锥同样如活了般各自调整指向。

    “去!”

    杨丰突然间大喝一声。

    然后他的双手向前一推,下一刻所有木锥都以堪比弩箭的速度骤然飞出,而且是放射状分组飞出,几乎瞬间就如同狂风暴雨般打在那些骑兵中。

    虽然这是木锥。

    虽然那些骑兵都穿着铠甲。

    但每秒上百米的速度依然让这些木椎打得前方一片哀鸿。

    那将领首当其中。

    在被四枚木锥同时撞上的瞬间他惨叫一声,紧接着从马背上倒飞出去,而且在飞出的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至于他两旁的骑兵全都是如此,那些带着巨大力量的木锥纷纷在他们胸前的铠甲上撞碎,然后撞得他们口吐鲜血纷纷落马,几乎转眼间杨丰面前十丈范围内就一个骑兵不剩了,全都躺在地上哀嚎着。

    “朕乃大汉天子,跪下,统统都跪下!”

    杨丰喝道。

    就在同时他双手再次平伸。

    就在他迈步向前的同时,一根根石锥从脚下的石板路面上升起,随着他的前进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虚浮在他前方,就像一群蓄势待发的小怪兽般,等待着飞向前方列阵的士兵。它们的杀伤力很显然就不是木锥能比了,实际上就连刚才那些木锥,也有很多穿过甲叶的缝隙穿进那些骑兵的身体,而一旦这些坚硬的石锥命中,就算无法穿透铁甲,光那重量和速度也足以撞断骨头撞碎内脏。

    那些士兵惊恐地面面相觑。

    然后他们毫不犹豫地齐刷刷跪倒。

    紧接着所有人忙不迭地抛弃手中武器向着他叩首跪拜。

    杨丰冷笑一声,双手向中间一合。

    就在同时他前方那些石锥开始汇聚,并且不断地融合在一起,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超大号的石锥,如同一枚导弹般竖立在他面前,然后如同活了般在他周围缓缓移动,一直移动到了他的右肩侧慢慢向后倾倒……

    “去!”

    皇帝陛下连看都没看就随手向后一指。

    那数百斤重石锥随着他手指的动作骤然射出,带着可怕的呼啸声一下子撞进了他身后的城楼,砖石垒砌的城楼在这恐怖的打击下,瞬间变成无数碎块轰然塌落,而那石锥带着尘埃的轨迹飞出,径直飞向了远处的山林,很快远处半山上冒出一朵如爆炸硝烟的尘埃。

    城内那些士兵一个个颤抖着俯首在地不敢仰视。

    就连那将领都挣扎着爬起来,一边往外吐血一边诚惶诚恐地跪倒,战战兢兢地向其叩首,此时因为城楼的坍塌打断了吊桥的绳索,所以护城壕上的吊桥已经落下,在杨丰身后的城门洞内,原本在城外的许褚和王必等人连同阎圃一起汹涌而入。

    剩下就没什么可说了。

    被杨丰打伤的就是张卫,虽然张鲁已经决定接受弭兵之会,但张卫还想再展示一下力量,然后增加讨价还价的筹码……

    这没什么奇怪的。

    张鲁主动投降是可以获得足够的优待,但他手下的人也得要官职,好歹他们也是超过十万户,拥有数万军队的一方势力,不展示一下怎么可能获得尽可能多的利益?尤其是那些汉中当地的豪强,他们不说别的弄一个当地的太守县令什么的总可以吧?而争取更多利益的前提,就是首先得让曹操一方顾忌他们,害怕他们,所以必须得先耀武扬威一下。

    可惜却很不幸地撞上了杨丰。

    虽然皇帝陛下以装逼为己任,但别人想在他面前装逼通常会招致残暴的roulin,结果张卫差点连命都搭上,好在紧接着皇帝陛下就施展仙术给他和部下治好了内伤,要不然他是必死无疑的,但也同样让他死心塌地地臣服。紧接着张卫就以最快速度跑到南郑向他哥哥报告,然后又以最快速度跑回来伺候皇帝陛下,最终当张卫护送着杨丰到达南郑的时候,张鲁已经带着城内十几万军民全部迎拜在了城门前……

    话说他可是道士。

    五斗米教就是天师教,各种小说漫画里泛滥了的正一教。

    他可是后世龙虎山张天师一脉的老祖宗,他是第一任张天师张道陵的亲孙子,龙虎山正一教一脉就是他投降曹操后,他的四儿子张盛不愿做官,弃官前往江西传教才建立起来的。整个张天师世家排序张鲁排第三,他是第三任天师,张盛是第四任,作为这时候道教的符号性人物,同样也是一个以道教为核心的割据势力的统治者,此刻面对一个真正神仙,而且还是大汉天子的真神仙,他除了叩拜还能有什么其他选择?

    “平身!”

    杨丰伸出手说道。

    无形的力量托着张鲁不由自主地上升,但因为他没反应过来,所以还保持着跪拜姿势,整个人就那么虚浮起来,他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下面远离的地面,然后赶紧伸开腿站住,难以置信地回味着那种飞升的感觉。

    “弟子得睹天颜,死而无憾矣!”

    紧接着张鲁眼泪汪汪地作揖说道。

    “尔祖孙三代所传之道虽颇多谬误,然其本质依旧不失为正道,只是无人指点而已走了些歧途,今朕有道家正义一卷赐尔,今后可以此教化徒众,至于过去那些东西就不要再传了,一切以正义为根本。尤其那些画符驱邪之类就不要再搞了,你觉得画符能画成仙?仙者即圣者,济世救民,为昊天上帝教化百姓者,肉身死亡后灵魂自然归于仙界!舍此无他途,仙又岂是凡人饵药画符可至?”

    杨丰说道。

    说话间一阵烟尘从他身上升起,然后向着他右手掌心汇聚,转眼间一页纸出现他掌心,然后瞬间由空白变成了写满字迹,而随着烟尘不断升起他手中一页同样的纸以肉眼无非看出的高速,一张张不断地生成并且增加着书本的厚度。

    张鲁瞪大双眼,以最快速度再一次跪倒叩首在地。

    他身后所有信徒全部跪倒叩首。

    仅仅半分钟后,一本半尺厚的经书就出现在杨丰手中。

    这同样是他的千年积累,到目前为止他那个以昊天上帝为主神的宗教体系已经非常完善,甚至在唐朝时空后期还经历了多次思想启蒙的冲击,但经过那些圣教祭司们的完善之后,这套宗教体系还是在科技的发展中安然地挺过,毕竟这套宗教体系是基于平行空间的理论,与现实的科学没有任何冲突。

    就是登陆了月球,科学也无法证明仙界就不存在啊!

    就是研究到了基因,科学也无法证明人类不是化身大宇宙意志的昊天上帝所创造的啊!

    现代还有人宣传宇宙是有意识的呢!

    而杨丰现在拿出的这套经书,更可以说是融汇了包括他和千年里无数代神棍们的心血,以后所有会出现的漏洞都得到弥补,那绝对是同样可以作为万世之法的,配合他在洛阳的那座石刻就堪称完美无缺了,既然张鲁就是干这个的,那就还是由他来负责进行传教吧!

    “赐给你了!”

    杨丰将经书举到他头顶说道。

    张鲁颤抖着双手接过,就那么高举在头顶,然后在他身后两个儿子的搀扶下站起来,转过身面对那些信徒……

    “神谕,这就是神谕!”

    他带着病态的亢奋声嘶力竭地高喊着。

    所有信徒虔诚地膜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