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州何故夺季玉之地?”

    杨丰一脸寒意地问法正。

    后者是关中世家,扶风法氏,虽然家族官位最高也不过是他祖父法雄的青州刺史,但却是关西最顶级儒学家族之一,在世家之中门第并不低,这个时代世家的第一要素必须是经学世家,刘璋当初接纳了大批从关中躲避战火南下人口,他是其中名门望族的代表,此外还有孟达也是,这些北方流民是刘璋赖以镇压地方豪强并控制蜀中的核心力量。

    当然,坑他的也是这些人。

    这时候刘备已经彻底解决刘璋并控制蜀中,但他的官职里面真正被朝廷承认过的最高也就是左将军和豫州牧,无论孙权给他上表的荆州牧还是刘璋给他上表的大司马都不合法,朝廷从来就没承认过,所以杨丰对他的称呼还是刘豫州。至于皇叔什么的就没意思了,他老祖宗刘胜广种广收生了一百二十多个儿子呢,这一百二十多个儿子发展到现在三百五十年了,中间还经历了两汉之交的战争,这个宗室就算真的也跟明朝后期那几十万分之一差不多,所以这种事情说说就行了。

    而杨丰只承认他的豫州牧,包括荆州牧也是不承认的,朝廷的荆州刺史是傅群。

    “季玉无力镇抚益州,故让与玄德!”

    法正小心翼翼地说。

    “哦,让了三年啊!”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法正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里阴风阵阵,但他看另一边的张鲁等人似乎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当然不知道空气中正有一道湿气很重的气流专门吹他。

    “罢了,事已至此,朕也不想太过追究,毕竟是在朕的旨意送到前,朕可以给玄德这个益州牧,过些天自会有圣旨送到,但季玉那里朕也会有新的任命,玄德将其送往许都即可,只是不要出现他半路溺亡之类事情,那样朕会收回这个承诺,至于这位就是长坂坡独战虎豹骑护主的赵子龙吧?”

    杨丰看着法正身旁的中年帅哥说道。

    “末将赵云参见陛下!”

    中年帅哥行礼说道。

    赵云没有朝廷的官职,他和关羽等人不一样,关张等人都在当初刘备跟曹操混时候获得过不低的官职,但赵云是以刘备部曲身份,他是刘备的私军,与当时做朝廷官的关张不是一回事,所以他没有朝廷官职,至于刘备封的那些是不被朝廷承认的。

    “你在玄德部下为何职?”

    杨丰问道。

    “回陛下,末将为翊军将军!”

    赵云回答。

    “那就算实封吧,记着在圣旨中一并加上!”

    杨丰对王必说道。

    后者赶紧记下来,这个得送回许都或者说邺城,先让曹操那里备案然后写圣旨,再由萝莉皇后盖章,再送到成都才算完成手续,所以还需要一点时间,可不要小看这道手续,这道手续就意味着赵云和孙权一个级别了!

    汉朝将军是指主征伐背叛者。

    但不常置。

    等级排名依次是大将军,骠骑大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前后左右将军,剩下就全是杂号将军了,包括四征四镇之类也是杂号,说白了就是皇帝需要向哪里作战,找一个可以信赖的武将,给他加一个自己喜欢的名字然后负责带兵去打仗。哪怕度辽这样后期成为常设的本质也是一个杂号将军,只是地方不安稳所以需要他长期驻扎然后就始终顶着,而在东汉末年又开始出现四征四镇之类,包括后来的四安四平之类也都是在汉末三国的乱世里出现,但其本身的性质与度辽一样,都是杂号将军只不过因为任务特殊所以始终驻扎。

    剩下就是纯粹杂号将军了。

    这些杂号将军同样就是皇帝需要时候给加个好听封号,前面的号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个将军,然后给官印带领兵马,但这些将军并无高低之分,也没有互相隶属关系,至于品阶更没有了,这时候还没有品阶这一说,而孙权直到现在的朝廷官职依旧是讨逆将军领会稽太守,他就是一个纯粹杂号将军,至于车骑将军徐州牧是刘备给他上表的。

    俩人互相上表给对方封官,然后朝廷不理他们关起门自己认。

    但杨丰给赵云封就是实锤了。

    理论上赵云此时和孙权一个等级而且在蜀中仅次于刘备,刘备的左将军远高于纯粹杂号将军,也高于实质上属常设杂号将军的征镇将军。

    同样也高于关羽。

    关羽只是偏将军,而偏将军低于杂号将军,杂号将军也是将军,但偏将军裨将军只是将军的下属,所以赵云此时获得的翊军将军,性质基本上就和民国军阀混战时候刘湘之流给自己部下封个中将,然后又被光头佬的国防部铨叙为中将一样,名称相同性质完全不同。

    赵云赶紧谢恩。

    而法正只是一笑而过。

    要是封别人他或许会担心这样会挑起他们内部分裂,但封给赵云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子龙以勇闻名,此间有许仲康亦以勇名,号为虎侯,不知子龙可否与之一战,另朕得观猛将风采,朕以一亭侯为彩,二位胜者封侯!”

    杨丰立刻露出真面目。

    赵云战许褚啊!

    虽然知道赵云肯定不会扛着大枪许褚也肯定不会举着大刀,然后两人来个大战三百合,但光这两个名字也值得期待了。

    另一边的许褚立刻站起身,露出一丝亢奋的表情看着赵云,他这时候其实已经封侯,只不过是低等的关内侯,理论上不算列侯,一直到曹丕称帝才被封为亭侯,而亭侯就是真正列侯了,所以这个彩头很有吸引力。

    “陛下,臣愿认输,以将此让于许将军!”

    赵云说道。

    “赵将军,你是看不起某了?”

    许褚很是不满地说道。

    “不敢,将军名震天下,虎侯之名何人不知,只是你我都是战场上搏杀的武艺,若学那乡野村夫赤手殴斗无异于笑话,但若你我皆披甲上马各执兵器厮杀,那就难免伤亡了,你我皆为护驾而来,无论谁伤了谁都不好!”

    赵云说道。

    “那又何妨?你我当然不能学那乡野村夫斗殴,披甲执戈马上决斗才是正理,至于死伤各安天命,某尚且不惧难道子龙却不敢?”

    许褚说道。

    “陛下,这样有些不妥吧?”

    法正急忙说道。

    同时他向耿纪示意,他知道王必是曹操的人,但耿纪是中立派,然而耿纪却笑着看热闹,而包括张鲁等人在内全在一旁看热闹,丝毫没有这两人斗起来肯定死一个的觉悟。

    “没有不妥的,朕就要看真正的较量。”

    杨丰说道。

    “那臣就尊旨了!”

    赵云立刻说道。

    很显然他也有点按耐不住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打了,紧接着众人就簇拥着皇帝陛下出去,然后来到一处校场上,而同时许褚带着的一千魏军和赵云带着的五百蜀军在此各自列阵,杨丰等人摆上坐席之类纷纷坐在土台上,而赵云和许褚分别上马各持武器在身后士兵的助威声中准备开战。

    和杨丰猜的一样,赵云肯定不是大枪。

    演义里他的枪实际上是宋朝的马上通用武器锥枪。

    而此刻他手中的是长矛。

    当然,许褚也不是大刀。

    他手中的是这个时代最通用的骑兵武器戟,不是方天画戟,就是长矛旁边加一个横枝,顺便说一句,他的身份不是战场猛将,而是曹操的侍卫队长,接之前典韦的班。根据正史记载中的资料评估,三国武将单兵战斗力最强的,应该是张辽而不是其他那些,因为他带的是具装骑兵,用曹操的形容词奋强突固,无坚不陷,类似杨丰在很多时空都扮演的角色,而他用的也是戟,至于吹烂了的吕布却没什么太好战绩。

    赵云和许褚控制战马隔五十米相对而立。

    “擂鼓!”

    杨丰说道。

    他们前面的台下两面战鼓同时擂响。

    下一刻赵云和许褚同时催动战马,相对冲锋的战马带着扬起的尘埃转眼间就照了面,两人手中长兵器直刺对方,按理说比武得去掉锋刃,但许褚都没去掉赵云当然也不会去掉,两人手中矛戟借着战马狂奔的速度直刺对方,法正看得冷汗直冒,但这两人也都是打了一辈子仗的,在刺中瞬间几乎同时避开,然后瞬间交错而过。

    “陛下,这样过于危险了吧?”

    看着他们各自掉头的法正颤巍巍说道。

    “无妨,不危险有何可看,朕还不如看舞姬跳舞呢!”

    杨丰一脸无所谓地说。

    他就不告诉这家伙,除非这俩人把各自脑袋砍下来,否则就是把心脏捅穿他也照样能救回来。

    法正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其他人。

    而其他那些无良的家伙同样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全都在津津有味地看着赵云和许褚的决斗,这时候两人已经开始了第二轮对冲,长矛和长戟分别在各自马前伸出,伴随战马的狂奔以每秒数十米的速度晃动着直刺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