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千秋池。

    “内阁制?”

    亮亮有些疑惑地说。

    “对,制度必须与时俱进,秦时所立的三公九卿制已不合时宜,自光武中兴以来,丞相一职虽有但几乎不再任命,往往以太傅或太尉录尚书事代行丞相的职责,御史大夫改司空之后实际权力归御史中丞,太尉职权同样一次次变化到如今早已成虚职,故此必须改革以重整朝纲。”

    杨丰说道。

    他没有住在成都城内。

    这时候成都分大城和少城,实际上是东西并列,共用一道城墙的两座城,大城在东少城在西,多数都是土坯房外加茅草屋。

    少数官衙豪门府邸才有瓦房。

    但多数也是土坯和木头的,能住砖木房屋的得是真正显贵,当然,刘备肯定得给他准备最好的,实际上刘备把原本自己居住的益州牧官衙让了出来做为行宫,这座官衙经刘璋父子两代几十年建设还是不错的,但却被杨丰推掉了,紧接着皇帝陛下让刘备给他负责就近运沙子,自己动手在这座小湖泊旁边建起了一座水晶宫……

    纯玻璃的房子。

    虽然玻璃都不怎么纯净,但也正好变得五彩缤纷。

    这座完全童话风格的仙宫,震撼了成都的百姓们,至今从各地赶来朝拜的百姓还都络绎不绝,他们都不需要见皇帝陛下,只是在仙宫周围冲着这东西跪拜就行,不仅仅是汉民,就连那些巴人,賨人都有跑来叩拜的。

    毕竟这东西太震撼了,阳光下一片五彩缤纷的纯玻璃建筑放到现代也是很吸引眼球的,更何况是这个还把玻璃当宝石的时代,要知道中国最早发现的玻璃就镶嵌在越王勾践那把出土的自用宝剑上,而且只有指甲盖大小,可想其珍贵的程度。而且因为皇帝陛下的特殊品味,这座行宫还搞得就跟迪士尼乐园一样,话说他还真就是以某座迪士尼城堡为模板,再配上那些穿了皇帝陛下特赐染料染织的蜀锦的宫女。整个行宫在阳光中绚丽夺目,无数仙子嬉戏期间,再加上湿地雾气重一些,那完全就是仙宫缥缈瑞云缭绕,别说那些山民,就是那些从外地跑来觐见的官员,在这仙宫面前都腿软。

    晚上就更让人腿软了。

    因为剑阁隧道的灵感,皇帝陛下很干脆地在这里用上了电。

    晚上在这座仙宫里畜力发电机的灯光映照下,整个仙宫放射着祥光华彩,在夜空的背景上无比璀璨,甚至晚上坐在成都城墙上看行宫,已经成了宵禁前这座城市居民的主要娱乐,当然,他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毕竟杨丰用的玻璃多数都不透明。

    话说皇帝陛下跟两位昭仪还有张鲁刘备进献的美女,包括他那个女徒弟一起在行宫做游戏的感觉……

    这个就不足以为外人道了。

    此时这座行宫已经不单单是一座建筑,而是成为了他神格的象征。

    这是神迹,和剑阁的隧道一样,和洛阳的摩崖石刻一样,话说皇帝陛下这一路神迹也是不断,这些神迹串起他的行程的同时,也在从这条路线向两侧扩散他的神话,然后收获无数臣民的崇拜。不仅仅是汉人的,比如这时候剑阁的隧道处就经常有氐人过去膜拜,甚至张鲁都开始借此机会向武都氐人和巴人传教,原本他就是靠宗教拉拢这些人,尤其是巴人和賨人都信他,现在有神迹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这些人杨丰都没有特殊感情。

    巴賨实际上一家,都是秦国所灭的巴国之后,巴国是姬姓封国,巴蜀都是武王伐纣的诸侯,而氐人就不用说了,哪怕五胡时候杨丰也没想过灭他们,在这时候当然也一样持同化态度。

    “朕的设计就是内阁制。”

    杨丰继续他的话题。

    他必须对官制进行改革,改革成他熟悉的,内阁制无疑是他最熟悉的,这种制度他都玩了千年,可以说对于手下能玩的把戏了如指掌,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推出,毕竟弭兵之会的核心就是朝廷官制改革,目前丞相总揽军政的局面,孙刘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把这个内阁制的方案推出来然后由他们负责抛出。

    毕竟弭兵之会需要一个改革方案,然后各方针对这个方案的内容进行讨价还价,讨价还价不成功的话就以比武来解决分歧。

    “以丞相总揽政务,各部尚书分管其事类似九卿,人选由丞相举荐,但丞相无军权,军权归统帅府,朕包括朕的继承者自兼最高统帅,统帅府下设各部分管军队作战军需及官职任免,文武分开互不统属,但统帅府各部长入内阁。另设都察院负责察举百官,大理寺负责审讯,与内阁的刑部共掌司法,地方上州郡县三级如故,但州设御史监察官员,另外州郡县都不得掌兵,由直属统帅府的镇守使负责辖区內讨叛平乱及开疆拓土。”

    杨丰接着说道。

    诸葛亮和刘备互相看了一眼。

    这个制度看似执政权归丞相,但实际上解除了曹操的武装,军权归统帅府,实际上是归皇帝,然后文武彻底分开,文臣无法插手军事,但武将却可以凭借在内阁的位置而插手文臣的事。

    丞相还拿他们没办法。

    因为他们的任免权不归丞相。

    但也的确给了丞相最大限度的权力,毕竟各部尚书由其举荐,而曹操肯定不会用孙刘两家的人,这样他那些亲信也就好安置了,但军权和司法权肯定归孙刘两家,孙刘系统的文臣可以到都察院和大理寺,然后盯着曹操的人,到时候哪个犯罪立刻检举交大理寺审问定罪,顺便可以拿来吓唬一下曹操,反正曹操无权调动军队也没能力反抗。

    应该说这是最好的制度了!

    而他们控制统帅府,还可以把各地镇守使都逐步换成自己的人,虽然曹操的内阁可以任命地方的州郡县官员,但军队却是孙刘两家控制,不过曹操也有对付他们的手段,因为按照这套制度财权是在曹操手中的,统帅府不可能收税,钱粮之类得找内阁要,所以也不能做得太过分,双方都得有分寸。

    当然,这样真正的权力就在皇帝手中了,毕竟皇帝是最终裁决者。

    但这样还有一个问题。

    官员从何而来?

    还和过去一样举秀才孝廉吗?

    对于这个问题皇帝陛下暂时就不说了,科举制对世家刺激太大,尤其是他那还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科举,而他目前是和世家同盟的,而且这时候就是搞科举也没用,因为各地识字的太少了,就算识字也以经学为主,杨丰可不想弄一堆儒生来添堵,然后过些年他再麻烦一次,索性先别谈,等培养出足够儒生系统外的读书人再说,这个需要一些时间,而且短期內他也没这个迫切需要。

    毕竟孙刘曹三家有一大堆文臣等着安排,杨彪等世家还等着一起分蛋糕呢!

    杨丰需要的是完成权力过渡。

    等这个帝国走上正轨,想要收拾那些世家还不简单,无非就是一纸诏书而已,当年党锢之祸那么凶残,那些世家们不也老老实实吗?他就不信当国家走上正轨后,这些家伙还有胆量搞事情!

    说到底这时候世家还没强到如南北朝一样的地步。

    纯世家执政的就孙权那里。

    刘备这边实际上更近于一个寒门政权,他手下绝大多数亲信都是寒门甚至干脆平民出身,哪怕如麋竺这样的也不能算世家,他是商人出身有钱但没有政治权力,诸葛亮出身同样算不上世家,顶多沾点边,但就他一个郡丞一个水分太守的上一代,真得跟世家有差距,至于那些武将关张赵之流全是平民出身,就一个法正算是真正的世家,后期虽然吸纳不少荆州和益州的本土世家,但就其核心而言仍旧是一个寒门政权。

    曹操是世家与寒门的联盟。

    劁郡武将集团是寒门,另外还有大批收降的如张辽等人也是寒门甚至平民,但文臣系统以颖川世家集团为核心,所以贾诩很受排挤,因为他不是这个集团的,而曹操对世家是尽可能压制但也保持合作,这些世家如果不老实他也毫不手软,只要抓住把柄能杀就杀!

    所以他杀孔融杀得就很干脆。

    但孙权那里就不一样了。

    孙权那里完全就是一个江东世家集团,顾,陆,朱,张四大世家不仅仅是控制着其政治,同样也控制着其军队,东吴的军队是将领和大族世袭的,朱桓一家部曲万口,陆逊死后五千精锐由他儿子陆抗世袭,以至于后期孙权利用暨艳想整肃,却根本无能为力,最终以暨艳被逼自杀结束,而且吴四家还开了一个很坏的头,就是起于东南乃至后期遗毒全国的世家门阀化。

    所以孙权那里才是杨丰最大的阻力所在,甚至他不敢保证这些家伙会不会以不理智手段对付他。

    当然,那样更好。

    那样的话皇帝陛下就可以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