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徳名不虚传啊!”

    成都大城的校场上,杨丰端着酒杯饶有兴趣地说。

    此刻张飞正与许褚比武。

    或者也可以说决斗。

    两人没有进行马战,而是直接进行步战格斗,选择的武器同样是环首刀,只不过两人额外又各自拿了一个钩镶。

    实际上这个时代兵器的种类并不是很多,剑已经基本上退出真正的战场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步兵近战的武器就是环首刀,另外钩攘还有部分使用,这种东西直到东晋还在使用,基本上戟退出战场它才会退出。而长矛不用说了,尤其是马超的陇西骑兵都是长矛,戟是最多的,无论骑兵还是步兵都大量使用戟,其他都是非主流,比如钺铩一类的,而什么锤鞭锏之类的基本上看不到。

    说到底真正战场上的武器是由敌人来决定的。

    这个时代没有冷锻甲。

    同样这个时代也就不需要那些专门破甲的钝器,它们的威力完全过剩,而它们在战场上更容易消耗体力,轻便灵活的环首刀就足够,对于久经沙场的武将来说,他们不会选择扛着一柄八十斤重大刀上战场,那不是去杀敌而是自杀。战场上最重要的是反应速度,所以就算骑兵近战也更喜欢用刀,长矛是冲击步兵阵型用的,混战中刀的反应速度远超长矛,同样一柄八十斤重大刀举起来并且砍落的时间里,恐怕那些拿长矛的敌人都把他戳死好几回了。

    可以用环首刀砍断对手胳膊,又何必去扛一柄大钺呢?

    难道后者不消耗体力吗?

    所以杨丰不会看到张飞和许褚抡着战斧之类狂砍的,他俩都是刀盾这套最适合格斗的组合,只不过小盾牌换成了钩镶,这种东西可防可攻比小盾牌好用,尤其是本身就是铁制更结实,而为了减轻身上的负担,他俩甚至就连铁甲都没穿而是套了皮甲。

    这东西主要是防割伤的。

    虽然旁边有皇帝陛下可以活死人肉白骨,所有不需要担心死亡,但两人肯定不能打着打着不小心被刀拉一道子就停下来去找皇帝止血,所以被划一刀流血太多影响战斗力输掉比武就不好了,要知道皇帝陛下为这场决斗拿出的彩头可是很有诱惑力的,张飞赢了封亭侯,许褚赢了由亭侯晋级乡侯,两人可以说都已经全力以赴,然而……

    “仲康要输了!”

    旁边同样观战的刘备笑道。

    许褚的确打不过张飞,虽然许褚实际上更年轻,但在张飞面前明显还差了些。

    “这就是关张之勇啊!”

    杨丰同样感慨道。

    无怪乎后世尤其是两晋南北朝时候形容猛将都习惯以关张类比,看似不够威猛的张飞,战场上几乎自带一种让人畏惧的气势,尤其他还不像上次赵云一样有什么顾忌,明白只要不砍脑袋就行的他完全放开了,结果从两人一交手就是在压着许褚打,许褚或许武艺不会比他差太多,但却从气势上完全被他压制,面对张飞那带着破空声落下的环首刀只能后退招架。

    如果类比的话,张飞的确赶不上冉闵,但换成李嗣业却已经很难撑得住他的攻击了。

    这是真正三十年血战磨练出来的。

    李嗣业终究只是在西域镇压些胡人,两人的等级完全不同。

    至于宋朝那些名将们,估计也就正版岳云杨再兴能和张飞比,剩下全是送菜的,这是真正绝世猛将级别的。

    就在这时候无数欢呼响起。

    校场上的许褚终于倒下了,伴随张飞的环首刀一记重击,已经被打得心生恐惧的许褚手中钩镶被震飞,紧接着摔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爬起来,张飞的环首刀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并踩住了他的刀,许褚很干脆地弃刀然后在张飞收刀的同时站起身,两人相视一笑转身走向看台上的杨丰。

    “赏你了!”

    杨丰将一柄陌刀插到张飞面前说道。

    “这么长的斩马剑!”

    张飞惊叹道。

    这个时代刀的长度代表技术水平,陌刀明显就是刀的长度极限了。

    当然,皇帝陛下当年的三百斤斩舰刀除外。

    “会用吗?”

    杨丰说道。

    张飞行礼后紧接着拔出陌刀,双手握住这个堪称恐怖的武器,很是陶醉地猛然挥舞一下,就在同时旁边的笼子门打开,里面一头巴西太守杜濩献给皇帝陛下的老虎咆哮着蹿了出来。张飞毫不犹豫地转身,双手举起陌刀大吼一声斩落,伴着刀刃反射的阳光划落,正在扑击的老虎一下子坠落,只不过分成两半坠落,被从中间一刀两断的它,带着撒落的内脏和飞溅的鲜血砸在尘埃中。

    四周一片欢呼声。

    “好,以后此物要多造,朕给你锻造之法!”

    杨丰满意地说。

    火器什么的先以后再说。

    毕竟这个时代用不上那么高端的东西,汉朝对四夷的优势完全就是压倒性的,而且汉朝骑兵同样强悍,草原民族什么的完全被殴打,所以基本上不存在防御需求,倒是以后开疆拓土的进攻是必须的,那些胡虏的土地必须郡县化,他们也同样必须编户,所以战争也是必须的,但骑兵的数量终究有限,而且养马的成本实在太高,那么攻势步兵就很划算了。

    攻势步兵当然得用陌刀。

    刘备这边都是山地步兵,而且他们本身就喜欢长刀,三国之中蜀国的环首刀是最长的。

    那么就给他们长到极限吧!

    给他们陌刀的制造使用方法,然后让张飞来组建陌刀队,并且在以后大规模推广开,出去开疆拓土砍胡虏,这东西辅以骑兵,再加上神臂弓之类强弩,基本上就足以压倒周围所有敌人。可别说汉朝周围没有敌人,那些鲜卑首先要砍,高句丽那些家伙也得砍,虽然这些家伙都臣服于汉朝,但臣服和收税是两码事,如果派官员把他们郡县化,然后让他们向朝廷交税,那他们是肯定不干。

    这样就需要去砍他们了。

    还有羌人。

    还有南方那些不适合骑兵的地方。

    总之以后有的是可砍,实在没得砍了还可以去西域,这时候汉朝在西域就一个长史府了,仅仅是象征性的存在,那么以后必须得砍一砍的,仿照唐朝在那里设军镇,并且大量驻军移民是唯一选择,只有大量移民后才能进行同化。

    另外还有具装骑兵。

    这个时代的具装骑兵还达不到铁浮屠那种标准,但战马却超出铁浮屠的标准了,所以还需要对士兵和战马的铠甲进行进行一下完善,完善到隋唐具装骑兵的水平就行了,然后再给他们配上唐朝版的马矟这样就足够了。这样的骑兵足够横扫西域甚至去揍贵霜,波斯这些西方帝国,包括这时候的罗马军团也扛不住这样的汉军,实际上这时候罗马军团也都快日薄西山,他们连安息骑兵都打不过呢。

    不过真要到打这些国家时候也就该上火药了。

    杨丰计划中冷兵器巅峰版的汉军只是用来砍周围那些胡虏的,毕竟这个过程得十几年,等到经营起西域作为基地,估计得二十年级别的。

    那时候他不可能还用冷兵器。

    而且那时候这一代名将们基本上都退出战场了,下一代是纪律化士兵的时代,然后就可以上火枪来排队枪毙罗马军团了。

    当然,主要是让张飞这些名将们扛着步枪不符合皇帝陛下审美,让他们扛着马矟,扛着陌刀,然后带着具装骑兵横扫战场,领着陌刀队去砍翻所有敌人,这才是符合皇帝陛下审美的,所以在这些名将们退场之前他是不会让汉军进入火药时代的,都排队枪毙了这样的冷兵器名将不如狗,随便一个训练三天的士兵就能一枪把他们放倒。

    还是不要破坏他们的美了。

    就让他们在冷兵器的巅峰中华丽丽谢幕吧!

    “陛下,江东的接驾使者到江陵了!”

    诸葛亮突然凑过来说。

    “孙权派何人来接驾?”

    杨丰说道。

    “顾雍顾元叹,另外吕蒙吕子明率三千水军,战舰五十艘亦至巫县,但以冬季水浅滟滪堆尽出大舰无法上行故此不再继续向前,留驻江陵等候圣驾。”

    诸葛亮说道。

    “一个滟滪堆就挡住他们接驾吗?”

    杨丰冷笑道。

    当然,他这就有点无理取闹,滟滪大如象,瞿塘不可上,滟滪堆尽出就代表长江水位已经降到最低,下行的确没有妨碍,但上行就极易在夔门的水流冲击下偏离航道搁浅,顾雍和吕蒙的理由也不算不合理,而且他们为了接驾再继续上行数千里也的确有些夸张了。巫县已经是荆州的西界,再向前就是益州东界鱼复也就是奉节,中间隔着一道瞿塘峡,顾雍二人到巫县也不算失礼,毕竟这时候孙权的身份只是会稽太守,就是在建业等着杨丰也是可以的,荆州刺史得到益州来迎接皇帝,但他又不是荆州刺史。

    旁边的诸葛亮等人都没再说话。

    “那就启程吧,朕倒要去会会这个会稽太守!”

    杨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