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口。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记着把却月城改名汉阳!”

    装诗人的杨丰蓦然发现这时候没有汉阳,而且这时候汉江其实叫沔水,不过上游是叫汉水的,所以这个问题不算问题,然后他只好指着左岸一座隐约可见的荒废小城说道。

    那是黄祖修的却月城。

    “尊旨!”

    他身旁手扶刀柄而立的大将面无表情地回答。

    “陛下,鲁子敬的战船来了!”

    紧接着他说道。

    这就是关羽。

    杨丰到达江陵后和刘备分手,刘备和诸葛亮暂留江陵,关羽率领水军护送皇帝陛下,许褚等人就不要扯什么水上作战了,可怜的许褚这时候还在船舱里不敢出来,估计至今还对赤壁有阴影,他部下的一千士兵同样在这战船上心惊肉跳,这些人要不是有皇帝陛下的仙药,这时候说不定得病死三分之一了。

    所以关羽变成他的主要护送者。

    不过关羽的模样肯定不是演义所说,倒是和张飞差不多,都是身材魁梧雄健的壮汉,而且都算得上这个时代审美观的俊朗不凡,只不过关羽更俊朗一些而且傲气重一些,而张飞不打仗时候倒是比他更谦和。胡子什么的肯定有,这年头男人都是无比珍视自己胡子的,所以除非太年轻的几乎个个都有漂亮的胡子,哪怕皇帝陛下嘴上也有三绺长髯,没事摸几下表现一下风度俨然。

    “云长可闻张仲景者?”

    杨丰看着沙羡城外水寨中驶出的一艘艘战船,视若无睹般说道。

    “回陛下,此人乃长沙世家,以医术闻名,据臣所知尚在长沙著书,此前倒也曾相识,只是长沙已为吕蒙窃据。”

    关羽说道。

    很显然他还在耿耿于怀。

    原本他率领大军已经到达益阳并且与鲁肃对峙中,只不过接到刘备的命令后和同样接到孙权命令的鲁肃达成妥协,互相停止交战,吕蒙放弃对零陵的进攻撤回长沙然后北上会合顾雍接驾。鲁肃则撤军回江夏,这时候没有武昌城,那是后来孙权建起来的,而孙权一方的江夏郡治沙羡,也就是现代江夏的金口,其实曹操一方也有个江夏郡,治所在安陆附近,双方在这一带隔着云梦泽对峙,这时候的云梦泽可是真正的云梦泽。

    而关羽也不得不率军返回江陵,事实上他控制的荆州部分还剩下三郡,等于孙刘两家事实上湘水划界,只不过没有正式确定。

    对此关羽很显然不太满意。

    就在此时鲁肃的船队已经完成对江面的横断,一艘艘大小战船密布于浩荡大江上阻挡住他们前进道路。

    鲁肃不知道杨丰在船上。

    这时候吕蒙和顾雍两人估计还没出三峡呢!因为杨丰改了各处险滩的水文情况,原本熟悉航道的那些船工基本上全懵逼,得有知道的人给他们引导才行,不知道的贸然驶入反而会出危险,毕竟杨丰开辟的通道并不宽,没人指引的话想要在几百米宽江面上找到一条几十米宽通道可不容易。

    但三峡实际上是关羽的控制区,刚刚被吕蒙抢了两郡的关羽哪有这份好心。

    而且杨丰在江陵只停留一天紧接着就继续东下了。

    吕蒙就算陆路报信也来不及。

    而且陆路报信同样也得走关羽的控制区,关羽估计会派人半路上把他们的信使直接砍了喂鱼,哪怕没有皇帝陛下授意他也会这么干的,所以鲁肃这边根本不会知道关羽率领水军大举东下的意图。

    “准备交战!”

    关羽转头对他身后部下说道。

    正在顺流而下的船队中,九艘大船开始靠拢,两侧一根根拍杆立起蓄势待发,手持各种武器的水兵在两舷严阵以待,整个舰队以这九艘大船为前锋在长江水流推动下,如飞一般撞向前方密布江面的战舰。而此时对面的战舰上也同样严阵以待,不过一艘小型的排桨战船还是迅速前出,逆着水流迎向关羽的舰队,同时船上一个军官拼命挥动旗帜示意停下,但无论关羽还是杨丰都没理他,一艘大型战舰径直撞上去,紧接着浩浩荡荡的舰队就将其淹没。

    水面上吴军战舰再次发出警告。

    关羽视若无睹。

    很显然他也想揍鲁肃一顿。

    不过他是没有表演的机会了,因为就在两支舰队眼看撞上的时候皇帝陛下腾空而起,已经在荆州看过一次的关羽仍旧有些愕然地看着。

    然后他眼看着皇帝陛下虚浮在了前方江面上空,还没等他和对面同样懵逼的鲁肃清醒过来,就看见皇帝陛下的手向下一抓,下一刻一道水龙向上升起,紧接着变成一个巨大的水球握在皇帝陛下手中,随着他一起迅速上升。

    这一幕让对面那些战船上的吴军都看傻了。

    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看着一个头顶十二旈冕的家伙,穿着一身华丽丽的衮袍从关羽的战船上飞起,落到水面不足两尺处虚浮着,那手向下一抓水龙卷状的河水就诡异地升起,变成他手中一个直径约两尺的巨大水球,而且就那么拎着转眼到了数十丈高处。

    “何人敢拦朕!”

    天空中的杨丰大喝一声。

    放大后的声波如雷霆般震撼江面。

    下一刻他手中水球化作冰球,然后他的手向前一挥,巨大的冰球恍如炮弹般呼啸而出,瞬间就砸在航道正中的一艘吴军战舰上。

    这东西直径超过两尺啊!

    这是几百斤重的巨物以接近音速飞出啊!

    这东西的威力丝毫不比他当年那神威无敌大将军炮弱,虽然冰不是花岗岩或生铁般坚硬,但那战船也不是包了砖的城墙,无非就是木头板子,那冰球正中船首甲板,伴随一声恐怖的撞击还有碎冰和碎木的飞溅,整个船首一下子就被砸没了,迎着船首而下的江水汹涌而入,当杨丰落下拎着第二个水球升起的时候,这艘战船已经开始下沉。

    两旁所有战船上水兵惊恐地操作着他们的战船分开。

    紧接着第二个水球落下。

    然后第二艘战船步了第一艘的后尘。

    好在那些战船的反应速度也都很快,而且排桨船不是纯粹的帆船机动性相对高一些,剩余战船混乱地向两旁分开让出中间航道,紧接着关羽的战船从中间穿过,但杨丰却升到了更高处,拎着个巨大的冰球在那里威严地俯瞰。

    这时候吴军将领们都已经明白他身份了,他们混乱地跪倒在甲板上叩拜着。

    “哼!”

    杨丰冷哼一声。

    紧接着他把冰球扔掉,然后重新飞回自己的座舰,整个舰队继续沿着长江顺流而下,而鲁肃以最快速度返回岸上,并且派出信使快马加鞭向建业报告。

    不过四百里加急的驿马和长江上每秒两三米速度顺流而下的战船,这哪个速度更快就很难说了,尤其是在这样浩荡大江上是完全可以日夜兼程的,而且这条驿道可是与长江几乎平行,也基本上不存在抄近路,倒是陆路的驿道得面对许多山川河流的阻隔。

    所以当杨丰的船队到达柴桑也就是九江时候,鲁肃派出的信使也同样刚刚到达,就在那信使坐船横渡湖口的时候,长江航道上的杨丰再一次超出然后继续顺流而下。

    这完全可以说是一场竞赛。

    而且沿途也没什么阻碍,孙权的主力就是江夏的鲁肃,另外他还有大批驻军在前年占领的庐江郡,以此针对合肥的张辽等人,包括甘宁等人都在,但这是一支陆军。

    所以杨丰的船队浩荡东下兵临芜湖。

    芜湖就是要塞级别的了。

    这里是东吴长江防线的最重要节点,在这里南岸青弋江口和北岸濡须口全都有堡垒,尤其是北面的濡须坞更是重中之重,驻守濡须口的是蒋钦,杨丰的船队和信使依旧是同时到达。双方本来路程相同速度也差不多,驿马一天一夜跑四百里,他一天一夜也是四百,信使启程得晚一些,而且必须绕过一些湖泊沼泽还得走部分山路,他这支船队也需要面对长江航道的曲折,两者本来就很难分出谁快谁慢。

    结果蒋钦刚接到信使报告呢,杨丰的船队就已经到了。

    因为他是在芜湖城内接到的消息,而他的水军在芜湖北岸,所以还没等他返回调集军队拦截,杨丰的船队就已经开过去了。

    蒋钦只好在后面追赶。

    这时候杨丰后面已经有三支船队在追赶了。

    蒋钦,鲁肃,还有最倒霉的吕蒙,这支接驾的船队甚至还在鲁肃后面。

    他就这样带着三支追赶的船队继续顺流而下,然后在牛渚也就是采石矶终于又遇上了拦截的,驻守这里的是全琮,他的战船和鲁肃一样横断采石矶旁边的长江,但可惜连话都没来地及说呢,就被皇帝陛下一个大冰球砸下来,然后本来就不多的几艘吴军战船一下子作鸟兽散。

    掉水里游回采石矶的全琮忧郁地看着这支船队浩荡驶过。

    再向前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杨丰了。

    他就这样突然地兵临一片鸡飞狗跳中的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