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夷州?”

    杨丰一脸威严地问孙权。

    “回陛下,据臣所知夷州在会稽东南两千里之大海上,地无霜雪,草木不死,其民类野人,有数万家之众。”

    孙权说道。

    “征服此地!”

    杨丰说道。

    “陛下,此事需预做准备。”

    孙权愕然道。

    “朕都准备好了,这是海图,夷州没有两千里之遥,那是从会稽沿海南下的航程,从东冶起航向东直行不过三四百里而已,这是新式的造船图,这不是桨船而是帆船,别说几百里水路,就是几千里也可航行,朕记得那东冶正好就是你们的主要造船之地吧?这是罗盘和望远镜,前者可于大海上指示方向,其针永远指向南方,后者可观远处,另有罐头制法可储食物防疾病。”

    杨丰一样样摆出来说道。

    “陛下,不知那夷州有何物?”

    张昭小心翼翼地说。

    这一看情况就不对,皇帝陛下太慷慨了,没有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这么惦记夷州,话说肯定不是为了开疆拓土,大汉朝现在就不缺地,死了三分之二的人口,剩下的荒地到处都是,他们之所以关注夷州只是因为那里有人,他们惦记的是往这边划拉人。实际上无论他们还是刘备甚至曹操目前最重视的就是拉人头,比如刘备就利用马超拼命拉羌人和氐人,而他们就拼命抓山越,说白了就是经过数十年战乱后大家都发现人口的重要,所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耕田生孩子的统统弄来开荒充实领地。

    “黄金,那里有黄金!”

    杨丰淡然说道。

    “你们想来已经知道,我在益州指点了刘备不少好东西,比如金铜之类的,我不会厚此薄彼的,那么都是汉室之臣,他们有的你们也会有,那些农业上的技术不用说,制糖晒盐之法也会教你们,还有金铜之类你们也会有的,铜就不用说了,江南几个铜冶全都在你们手中,我会教你们新式的炼铜之法,这黄金你们也是要有,夷州的黄金就是为你们准备。”

    他紧接着说道。

    孙权几个互相看了看,赶紧眉开眼笑地谢恩。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啊!

    “不过这夷州听闻乃瘴疬之地,恐怕到时候得死不少士卒啊,尤其是若开金矿就必须长期驻扎,那时候疾疫流行就麻烦了!”

    张昭说道。

    他意思是你不给点解决办法吗?

    “此事朕早有考虑,这里有一本防疫手册,你们到时候只要照这上面的做,这疾疫就无足挂齿了,实际上疫病多来自饮水,只要不喝生水,所有的饮水都煮沸,所有食物都煮熟也就免去多半了!”

    杨丰说道。

    孙权等人赶紧又谢恩。

    这就可以了,东吴的航海实力还是值得肯定,他们不但去台湾,而且还曾经北上过辽东,甚至南下和东南亚搞贸易,实际上能和交趾形成稳定的联系就代表他们肯定往东南亚搞贸易了。但这还不够,他们还需要进化到真正远航大洋的水平,正好拿开拓台湾给他们练手,对杨丰来说他们开拓台湾淘点黄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新式船队,培养起来的水手,这些才是真正最重要的。

    这才是真正宝贵的财富。

    “陛下,臣听闻陛下赐益州新式军械及练兵之法?”

    鲁肃试探着问。

    他是刚刚才赶到的,包括吕蒙也到了,蒋钦紧接着又返回濡须口,吕蒙同样也返回长沙,但鲁肃暂时留下来,反正他们和刘备也不可能再继续打了,关羽的一万大军还在建业城外驻扎呢!

    “也赐你们!”

    杨丰慷慨地说。

    不就是陌刀和神臂弓嘛,实际上汉弩不比神臂弓差多少,明朝早期时候据说还是靠坟墓里挖出的汉代弩机对弩进行改良,陌刀和斩马剑也是一脉相承,孙权这边玩陌刀差点,但玩弩他这边绝对是一流的,江淮弩手历来出名,另外倒是可以把床弩教他们,这时候其实也有床弩,不过比起宋朝巅峰状态的床弩还差点。总之三方必须各有所长,曹操那边肯定具装骑兵了,刘备那边陌刀队,孙权这边就是弩手了,以后曹操的具装骑兵和刘备的陌刀队组合以陆地开拓为主,孙权的弩兵也海上征服为主。

    话说这时候就周围海上那些半原始状态的小国,有哪个能抵挡住神臂弓的攒射?

    话说倭国还弥生时代呢!

    或者说还没进入文明时代,还处在他们编造的那些天皇时代,就连他们编造的那个仁德天皇都还没埋进奈良的那座大坟里,他如果是真的话也得过一百多年才进去。

    话说这样的敌人还用神臂弓?

    拎着环首刀就够征服列岛了!

    而高丽同样……

    呃,没有高丽,这时候半岛北部是汉朝的地盘,那里归公孙康,而半岛南部现代棒子部分是三韩那些半原始人,倒是现代长白山区是高句丽的地盘,公孙康刚把人家那个可怜的小丸都城给破了,然后过些年毋丘俭又给人家毁了一次,棒子们幻想的大高句丽就这样一遍遍被轮,而再向北的地盘是扶余等国,向西就是鲜卑等部的地盘了,不过在大汉朝面前统统都是些渣渣。

    向南夷州或者台湾就不用说,再向南就是林邑,实际上是之前日南郡的功曹杀了象林县令造反。

    下一个是扶南。

    这是第一个真正出现在中国史籍记载的东南亚国家,原本历史上孙权派人出使过,地盘比现代柬埔寨要大得多,包括越南南部也都是这个国家的,但再向南泰国缅甸一带都没有真正统一的国家,也就是些乱七八糟的小部落,这时候的记载也称国,比如顿逊之类的。

    但其实力……

    其实力杨丰也不知道,毕竟这一带的历史太少,杨丰能知道的就是扶南是这一带老大。

    总之如果不考虑瘟疫之类,一支郑和规模的舰队,基本上就可以横扫整个东南亚,一直扫荡到印度,而这时候的印度正被外族轮,东印度各地一片混战,西印度是那个贵霜帝国的地盘,而且贵霜帝国此时正当鼎盛期。不过杨丰的扩张至少二十年内达不到他们那里,在进入火药时代前杨丰的目的仅仅是去东南亚建一溜殖民地确保通往印度的海上贸易线,毕竟那里暂时也没什么征服必要。

    就才这么点人口要那么多地方干什么?

    一个即便在没有玉米土豆地瓜,甚至连占城稻都没有的时代,最高纪录都曾经养活了六千万以上人口的国家,目前就才不超过两千万人口,这种时候最重要的不是抢地盘,而是赶紧拼命生孩子。

    所以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建立起真正的医疗体系。

    尤其是瘟疫的预防,接生婆的培训,幼儿的营养之类。

    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能让这个国家的人口突破一亿,那在这个时代躺着都能碾死所有对手。

    但这就有些难度了。

    “看来朕还要做一些事情啊!”

    杨丰一脸庄严地站起身说道。

    “去,把云长,季行,仲康等人都叫来!”

    他紧接着说道。

    孙权一脸懵逼的赶紧下令给他叫人,很快这些人就聚齐,一个个同样懵逼地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此时他们的皇帝陛下正在拆他的玉辂,这辆铝合金制成的马车都已经快拆完了,变成一堆造型各异的银色金属,旁边还有一辆同样的马车在等待拆解。

    皇帝陛下并没理睬他们,而是继续埋头在那里工作。

    很快两辆马车都被他拆完,然后紧接着开始改变这些金属的外形并且重新连接起来,在这些代表各方的家伙瞩目中,一个银色的鸟就这样完成,也不能说是鸟,实际上就是两片很长的翅膀,下面是一个前后都开口的圆筒,但那两片翅膀是真长,加起来得超过五丈,两个翅膀下面和圆筒上都有车轮。

    “此间事已了,尔等各自返回,归语玄德及魏公,朕欲往海外之地为黎民取仙种,此仙种可令天下永无饥馑,只是往返或需数月,期间尔等谨守封疆,敢有兴兵者朕归来绝不饶恕。另外朕有医书一套在昭仪处,尔等去各自抄录一份,此医书记有防止各种瘟疫之法,包括江南一带的水蛊其预防之法也有,朕已诏张仲景来此,昭仪之书是赐给他的,以后他代朕巡查各州郡,无论各地牧守令长,但凡防疫之事皆以其为主尊其指挥。”

    皇帝陛下看着自己的作品说道。

    “陛下,这海外之地是何处?”

    孙权小心翼翼地说。

    “这海外之地名金洲,在东方海上两万里外,其地有玉米,土豆,地瓜等三仙种,得其一即可使天下永无饥馑,另有如辣椒,棉花之类亦为仙种,朕此去看看能否一并取来。”

    杨丰说道。

    呃,他决定还是给这个时代开挂,既然无法从现代弄来,也等不及花费十几年时间去开拓太平洋航线,那就干脆亲自走一趟吧!

    飞过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