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蒂亚瓦纳科和在埃尔米拉多一样荒yin无度,然后又渡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期间为他们留下众多神迹甚至还教会了他们制造棉甲……

    还是没教他们冶铁。

    当然,这附近也没什么铁矿。

    这样他们凭借棉甲的防护能力和几百把他赐种的赠品,也就足以对付周围所有敌人了,这个时代他们的武器主要还是由石头制成,青铜还是砷青铜,直到印加帝国诞生才开始换成真正的青铜,而且数量少得可怜,除了给贵族弄把刀以外其他全用来制造祭祀神灵的礼器。话说就他们敌人那些同样的石头,牙齿箭头的弓箭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到棉甲的,然后他们的敌人那些木头板子盾牌也肯定扛不住钢刀的,几百这样世袭的武士足够抵御任何进攻者,甚至他们就是出去征服都没问题。

    这就足够对得起他们了!

    而他们同样也给了杨丰非常满意的回报,土豆不用说了,这里的土豆已经真正被当做食物种植,虽然产量和现代没法比,但至少已经是真正的土豆,而不是必须得花很长时间培育驯化的。

    玉米同样有很成熟的品种。

    但还有一样可以说特殊的惊喜就是奎宁,这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应用金鸡纳树来当做草药,而且将其称之为生命之树,后来欧洲人正是通过他们得到了这种对付疟疾的特效药,这样杨丰又有了一种天然的特效药物,虽然中国有青蒿素,但目前的条件下青蒿素明显不如奎宁容易制取。

    话说杨丰还想弄几只羊驼驼,但可惜活物太麻烦,他连那个玛雅小美女都不得不留在这里呢!

    毕竟他的飞机承重有限。

    另外他还准备到其他地方再搜集更多种子,既然出来一趟当然要搞得彻底一些,最终他只能放弃了这种可爱的小动物,然后把那个玛雅小美女留在这里,反正这里的人会好好伺候她一直到死的,而杨丰则带着已经增加到三百多斤的种子重新启程,但不是返回国内,而是横穿南美大陆后继续向东飞到达了非洲。

    非洲就没多少东西了。

    这时候非洲也就还有咖啡和油棕值得下手。

    前者就不要动了,这时候欧洲还在把茶叶当顶级奢侈品,万一他们知道咖啡也可以岂不是影响生意,咖啡产地是埃塞俄比亚,六世纪牧羊人发现的,东罗马帝国版图已经接近其产地,以后贸易展开肯定有人员往来,万一被他们发现这东西其实就是青尼罗河流域的野草就不好了。

    而后者的意义重大。

    千万不要小看这种不起眼的东西,油棕工业用途极广,光一个用来制皂就足够了,至于食用价值倒是其次,不过要是用来在殖民地卖钱也可以,反正未来他肯定要把这东西种到苏门答腊岛一类南洋殖民地上的,就近可以卖给那些殖民地的依附民。

    本着不错过的原则,他又在非洲搞到了油棕,但和黑叔叔们没什么交际。

    他对黑美人没兴趣。

    然后皇帝陛下奔赴下一站。

    下一站……

    罗马。

    此时的罗马帝国已经不复往日的辉煌,虽然它依旧很强大,但无休止的内斗耗尽帝国实力,使这个西方世界的霸主甚至不得不依靠修长城来抵御日耳曼蛮族。而且刚刚他们的皇帝卡拉卡拉又签署了著名的安扥尼努斯敕令,赋予所有罗马帝国出身的男人和罗马公民相同的权力。根据这份敕令原本只能由亚平宁半岛居民,以及在外的亚平宁半岛居民及其后裔才能加入的罗马军团,向整个帝国所有居民敞开大门,同样罗马军团的指挥权也向他们敞开大门,包括罗马帝国皇帝的皇位也向他们敞开大门。

    用一个更形象的解释可以对这份敕令进行解释,那就是在咱大清取消旗人和汉人之间的一切限制,旗汉可以通婚,汉人可以进入八旗当兵甚至当统帅,汉人可以当六部旗籍官,汉人可以当八旗驻防将军乃至盛京将军……

    咱大清到亡都没敢这么干啊!

    你这个帝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难道心里没点逼数吗?

    卡拉卡拉当然不知道这份敕令意味着什么,他也不知道很快就会有外省那些被征服者的后代,开始公然觊觎罗马帝国的皇位,他只知道自己解决了兵源不足问题,以后的罗马军团不再需要担心没有足够士兵了。同样也不用担心那些养尊处优的罗马籍士兵被公共浴室泡酥了身子,无法再像他们的祖先一样浴血奋战了,因为他让外省那些骁勇的青壮年可以加入这支军团为他注入新鲜血液,但他却没想过一支不是罗马人的军团还会真心保卫罗马吗?

    他没想过这些。

    嗑yao一样的力量膨胀让他迫不及待地下令远征帕提亚。

    然后……

    罗马斗兽场。

    所有人都在疯狂尖叫着,然后站起身仰望天空,因为在斗兽场中心的上空,一尊神灵正在缓缓降下。

    “我,阿瑞斯!”

    杨丰在天空中用古希腊语吼叫着。

    此刻的他形象又变了,他的脑袋上扣着一顶造型夸张的头盔,身上穿着同样造型夸张的铠甲,黄金的,看上去金光灿灿,手中还拿着一根造型同样夸张的长矛,让罗马的公民们提前近两千年就一睹黄金圣斗士的风采。

    罗马公民们懵逼地看着他。

    他们当然很多都懂古希腊语,也知道阿瑞斯是谁,只不过他们另外给起了个罗马名字叫玛尔斯,而且变成了罗马城的守护神。

    杨丰停在半空。

    此时的他正好在斗兽场圆心,距离地面的高度与最顶层站台相平,四周看台上全是混乱中的罗马人,脚下一群原本激战中的角斗士也停止了战斗在仰望他,一些看起来格外虔诚的已经在向他膜拜。他就那么顶着一身白羊座圣衣单手持矛虚浮半空,用威严的目光环顾四周很快目光落在一个包pi佬身上。

    最顶层站台是允许包括犹太人在內那些低等人甚至奴隶观看的,而这个顶层的下面才是真正看台。

    “我是你们的神,你们的父,我的儿子创建了这座辉煌的城市,曾经那些虔诚的人们建立起万神殿,以此展现他们对神灵的崇敬,可今天我在这座城市看到的是什么?是堕落,是可耻的堕落,你们让异端横行在这座城市,你们忘记了神灵的荣耀,你们忘记了罗马的荣耀,那些不信神的老鼠游荡在这座城市,用他们那肮脏的身体玷污神灵眷顾的土地,看看吧,异端的信徒,看看吧,卑劣的伪神崇拜者,他们用他们那个编造的神蛊惑原本纯洁的人们,而你们,罗马的公民们却毫无廉耻地与他们并列!”

    杨丰换成罗马语吼叫着。

    就在同时他飘到那包pi佬面前。

    后者惊恐地转身想跑,但却已经无法移动,紧接着被杨丰控制住拎出了看台,然后一直拎回到会场的中心上空。

    “看看吧!堕落的罗马人!”

    杨丰吼叫着。

    下一刻他的猎物四分五裂,在一片尖叫声中带着鲜血坠落。

    “你!”

    紧接着他又飘到上层看台一名元老院议员面前。

    “告诉我,罗马人,为什么这些异端的信徒会出现在我的城市,为什么这些卑劣的一神崇拜者会与我的子民并列?罗马的荣耀呢!你们的信仰都哪里去了!告诉我,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神灵的吗?难道你们就是这样亵渎你们的守护神吗?”

    他在不足一尺距离,俯下头对着后者脸上喷口水。

    那议员尖叫着伸手挡在面前。

    “看着我,罗马人!”

    杨丰就像个幽灵般漂浮着恶狠狠地吼叫道。

    那议员崩溃一样就要跑。

    但下一刻他的身体同样漂浮起来然后在两旁的尖叫声中,一直被杨丰牵着飘出看台,紧接着同样也拖到了斗兽场中心上空,然后让他面对着混乱的看台顶层,面对着那些明显不是罗马人的家。这里面甚至还有一个崩溃了的,在那里跪下手中举着十字架祷告,要知道他们至今在理论上仍旧是异端,甚至曾经有个罗马皇帝让年轻人去以*****逼迫信雅威的女人改变信仰。

    “看看他手中拿的是什么?你们就是这样让这种东西出现在罗马的土地上吗?难道他们编造的伪神也是万神殿中的一员?”

    杨丰继续对他喷口水。

    那议员这时候已经吓得崩溃,根本不能回答他的问题。

    倒是旁边一个罗马贫民立刻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在那倒霉的家伙后背上,那个雅威信徒尖叫着丛看台上坠落,摔在了下面的石头顶棚上紧接着继续滚落下去,很快就摔出一道道血迹。

    “虔诚的人,你会得到奖励!”

    杨丰满意地说。

    就在同时他的手一挥,一块金砖飞出准确落在那人脚下,因为力量的控制恰到好处,这块金砖只是弹了一下就停住,那个罗马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东西,而他周围的人同样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东西……

    “轰!”

    下一刻人群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