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

    “烧死他们,该死的异端!”

    一栋罗马式四层民居庭院內,无数男女老幼齐声高喊。

    在他们前面的楼梯上,一队士兵正将几个男女拖下来,后者惊恐地哭喊着,但回应他们的只有四周仇恨的吼声,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子突然挣脱抓住他的士兵,猛然扑向旁边的女人一把拉住她的手,但就在同时一名士兵手中的短剑刺进他的后背,他惨叫一声向前扑倒,和那哭喊的女人拥抱在一起。

    “渎神者的女人!”

    一个围观的男人突然间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冲上去抱住那女人,然后另外几个男人眼睛一亮,毫不犹豫地冲上去一起硬生生把他们撕开,不顾这里人群聚集,直接把那女人按在了地上,那年轻男子悲号一声,就在同时他背后士兵拔出短剑,他立刻喷出一口鲜血,伸着无助地手,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看着自己遭受****的爱人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而那些围观者欢呼着蜂拥而上,踏着他的死尸冲进了他的家中,紧接着开始争抢他的财产……

    元老院已经下令,异端信徒的生命财产不再受罗马的法律保护,除非他们当众烧毁他们的异端崇拜物。

    异端信物。

    经书。

    或者检举其他异端。

    否则他们都将被作为奴隶进行拍卖,他们的财产,他们的生命,他们的女人统统不再受帝国法律保护,而那些异端传播者将作为渎神者当众烧死,或者扔进角斗场,作为那些角斗士的训练品,给那些猛兽当每餐。

    而且不仅仅是罗马城。

    整个帝国都不再允许任何异端信仰的存在,一旦发现传播者死,信徒归入奴隶,无论罗马公民还是外省那些被征服土地的居民,所有人都必须以奥林匹亚众神为信仰,摒弃他们之前的信仰,否则统统以异端处置。当然最好是信仰战神阿瑞斯和雅典娜,包括他们罗马化名字也改回希腊名字,所有改为罗马化的奥林匹亚众神名字都改回去,毕竟战神降临时候自称阿瑞斯而不是玛尔斯。虽然他也没提这个问题,但这种时候可一点不敢出纰漏,毕竟元老院的议员们也不想罗马变成下一个庞培,而且听战神的意思庞培就是得罪神灵所以才被一夜之间毁灭的。

    这可是得小心。

    反正那些异端也不是合法的,帝国这么对付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只不过以前那些规模有限,而且绝大多数时候都采取无视态度,而这一次就干脆来个彻底的。

    然后罗马城就这样开始了狂欢。

    所有那些纯洁了信仰的罗马人和罗马城内的士兵官吏们,亢奋地冲进了一座座他们早就清楚底细的异端信徒住宅,然后将他们拖出来逼着他们回归纯洁的信仰,不同意的点火,奸wu他们的女人,洗劫他们的财物。而这样的狂欢很容易失控,事实上无数等着发财的家伙就期待失控,于是混乱就这样在罗马蔓延,街道上到处都是燃烧的异端,女人的哭声在一栋栋房屋响起,那些洗劫财物的bao徒们打着神灵的招牌席卷全城,就连一些非异端信徒的罗马人都遭到洗劫,实际上罗马城内的秩序已经失控。

    不过元老院不准备干涉。

    反正再乱也影响不到他们,他们在自己的府邸安全得很,再说罗马城这样的混乱早就司空见惯,在这座政变隔三差五发生,绝大多数元首都是死于谋杀,禁卫军干掉自己的主子然后推选个新的,甚至干脆把皇位当货物卖给出价高者的城市,这种级别的混乱不值一提。

    “这就是罗马!”

    人群后面杨丰叹息着。

    下一刻顶着黑色斗篷的他走到公共水池旁,紧接着就仿佛沸腾般,水汽从水池中汹涌而起转眼间淹没了整个宅院……

    三小时后,奥斯蒂亚港的一艘商船底仓內。

    “他们正在掳杀那些虔诚的上帝子民,污辱贞洁的妇女,贪婪地饮着受洗儿童的鲜血,那些魔鬼的奴隶正统治主所信任的子民,如果你们仍然无动于衷,上帝的信徒就会在这次迫害中牺牲更多。所以我要勉励你们,也恳求你们,不是我,是主亲自勉励你们,基督的信徒们,所有士兵、富人与穷人,都必须迅速行动起来,让我们投入一场神圣的战争,一场为信仰而战的战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血还血!”

    换了皮的杨丰庄严地说道。

    在他面前上百名雅威的信徒安静地听着,那个被****然后被他救出顺便带他来到这里的女人,眼睛里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但,但主不是教导我们宽容吗?”

    一个信徒弱弱地说。

    “对魔鬼的宽容就是对主的亵渎。”

    杨丰继续庄严地说。

    “对,我们不能再忍受下去了,他们一次次迫害我们,我们的宽容没有换来他们的宽容,只有他们一次次更加残酷的迫害,一百多年了,他们杀了我们无数的人,奸wu我们无数的女人,抢走我们的财产,把我们的亲人送进角斗场供他们娱乐,我们必须反抗!”

    另一个声音吼叫着。

    “但我们没有武器!”

    又一个信徒弱弱地说。

    “主与我们同在,信仰就是我们的武器,只要有为主献身的勇气,任何东西都是我们的武器,哪怕只是一根木棍。”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随手拿起旁边一根用途不明的大木棒子,高举起来做挥舞状就跟罗宾汉里面的塔克修士一样。

    话说扮演神棍什么的可是他最熟悉的工作,蛊惑人心更是他的拿手好戏,很显然只是让罗马人纯洁信仰还不够,这种迫害雅威信徒的事情这些家伙又不是第一次干,虽然最终都不了了之,但好像也怎么没闹出太大乱子。这个时代雅威信徒的武力值实在太低,远远比不上当年搞得罗马人焦头烂额的斯巴达克斯,如果这一次还是这样的话就很无聊了,他要的不是一场单方面的清洗,而是一场给罗马帝国放血的宗教战争,最好能够把这个帝国打得分崩离析……

    这不是不可能。

    这时候的罗马帝国本身各地驻军将领就有点军阀倾向,包括卡拉卡拉之前也是弄死他弟弟才大权独揽,为此还血洗亚历山大港,原本历史上明年他就被自己的卫士刺杀,然后他那个北非奴隶后代出身的卫队长根据安扥尼努斯赦令,被手下推举为帝国元首。但同时东方军团又推举了另一个罗马人为元首,然后内战,后者胜利紧接着又被暗杀,然后再内战,罗马帝国就这样陷入长达半个世纪的内部大混战,也就帝国史上的三世纪危机,如果在军阀混战中加入宗教因素,那么想要让罗马帝国分崩离析可以说毫无压力。

    所以他要鼓动雅威的信徒们起来反抗,然后正式拉开罗马帝国内战和分lie的大幕。

    “有士兵过来了!”

    就在这时候,甲板上警戒的水手突然跑进来喊道。

    船舱內一片混乱。

    “不要畏惧,不要怯懦,主与我们同在!”

    杨丰庄严地念叨着。

    说话间他拎着那大木棒子直接向甲板走去,在他身后那个喊着要反抗的拔出一个小匕首跟随,紧接着就连那被****的女人也站起来,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其他人,随即空着手跟随在后面,船舱里其他人面面相觑。

    那船主犹豫了一下探出头,看着杨丰三人走向舷梯,他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可以看到码头上十几名士兵正在涌来,很显然他们被人告密,很快杨丰三人就走下舷梯,正好和那些士兵撞在一起。然后让他下巴掉地上的一幕出现,就看见那位新来的兄弟一手举着十字架,一手挥舞着大木棒如入无人之境,几乎一棒打翻一个打得那些士兵毫无招架之力,而且在其身体周围,仿佛有一层淡淡的荧光笼罩,看上去无比庄严圣洁。

    “神迹,主显灵了!”

    那船主喃喃自语着。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身跑回船舱,紧接着招呼水手推出两个大木桶,打开木桶后里面数十支短剑露出剑柄。

    “主显灵了,神迹,神迹出现了!”

    他拔出一柄短剑激动地吼叫着。

    然后他和那些水手纷纷拔出短剑冲出了船舱,在他们后面剩余那些信徒疑惑地跟出来,一起瞠目结舌地看着码头上,此时带着隐约可见圣光的杨丰依旧在暴打那些士兵,他们当然不知道眼前这只千年老妖就算不使用超能力,灭几个罗马士兵也跟玩一样。他们能够看到的只是一个身上有着圣光加持的兄弟,一手高举十字架诵读着圣经,一手挥舞着大木棒闲庭信步般向前不断打翻一个个士兵,他身后那一男一女已经捡起士兵的剑,而原本看热闹的几个奴隶也默默加入其中就像跟着牧羊人后面的羊群。

    “主与我们同在!”

    那船主亢奋地吼叫着。

    “主与我们同在!”

    甲板上所有信徒亢奋地吼叫着。

    紧接着他们汹涌地冲向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