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建安二十一年冬天结束了他的环球装逼之旅,然后……

    然后开始了国内装逼。

    他的屁动力喷气机横穿印度次大陆以后,越过若开山脉插到伊洛瓦底江再折向北进入永昌郡,从哀牢开始降低高度在地面百米左右不断向东北方飞行,第一站降落永昌,在永昌太守屁滚尿流的伺候下,接见了一下地方豪强和能够赶到的蛮夷首领,第二天就以同样方式飞到益州郡接见了一下包括雍闿在内豪强,第三天却没有北上犍为和蜀郡,而是斜插东北飞到了牂牁郡,在贵州山民们傻了般的目光中降落,然后在这里待了整整三天甚至带着太守一起,飞到附近几个县去展现一下神皇的风采,这才继续向东北方飞行进入了荆州刺史所辖的武陵郡。

    而这时候他已经基本上了解了自己走后国内的形势。

    形势很让他欣慰。

    曹刘孙三家都很乖,都没有再继续战争,而且曹操也把他封的那些官职都办了正式手续,他留在皇宫里的萝莉皇后也都盖了玉玺,并且还约定好了等他回来就举行弭兵之会。

    这就可以了。

    他从武陵启程同样没有走正经路线去长沙,而是折向零陵和桂阳最终进入交州刺史辖区,先是到达苍梧郡也就是梧州,再折向广州然后向西进入合浦和郁林,每一站都降落待一两天接见一下地方豪强和部落首领,就这样一直到达交趾,士燮和交州官民诚惶诚恐地接驾,顺便被皇帝陛下训斥一顿,主要是他至今还没动手去剿灭象林的叛乱,这一点让皇帝陛下非常不满意。

    士燮赶紧承诺马上动手。

    还算满意的皇帝陛下紧接着给了他一袋橡胶树种子,这种东西杨丰就算拿回北方也不能种,所以只能在这里设一座种植基地。

    不仅仅是橡胶。

    火龙果,菠萝这些同样也不可能在北方种植,好在这个可以在台湾开辟种植园,正好也以此为理由逼着孙权去给他在台湾建要塞,但橡胶这个就不行了,虽然台湾也有橡胶,甚至海南岛云南都能种,但杨丰觉得还是越南保险一些,毕竟海南岛那片橡胶林种得也挺艰难,而台湾云南更是到它的纬度极限,他这些种子也不是现代培育的,这就是些纯野生种子万一种下去长不好就悲剧了,但越南就不一样了。

    这是真正橡胶主产区。

    而且这时候日南郡其实也没全部被攻陷,郡治西卷依然控制在士燮的手中,而西卷就是现代越南橡胶主产区之一的广治,正好在那里种橡胶同时逼着士燮加强对日南的防御。

    说到底林邑人的叛乱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无利可图,士燮没兴趣劳民伤财还得冒伤亡危险去收拾罢了,那里无非就是一个小县,而且绝大多数居民都是占人,夺回来也不能增加多少赋税,不夺回来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直到现在他们连象林县都没打出来,包括后来顺化所在的卢容县也还是士燮控制,原本历史上直到东吴末年林邑人才敢向北扩张,所以这样的鸡肋根本不值得动手。

    但如果有利益就不一样了。

    如果杨丰要在西卷设立一座他随时有可能巡幸的行宫,那这就更不一样了。

    士燮必须得解决林邑。

    如果让行宫南边两百里外就是一群叛乱分子,那他这个交州牧可坐不稳当,万一哪天林邑人越过山林惊扰圣驾的话,朝廷的大佬们可是会毫不犹豫地撤他职治他罪,更何况杨丰还向他描绘了橡胶仙种的美好未来,真要跟皇帝所说的,他们士家的未来就绑在这东西上了。

    就这样杨丰在士燮陪伴下沿着畅通的驿道乘马车南下。

    至于马车当然是神皇所造。

    这时候老百姓对他的称呼基本上都变成神皇了,神仙加皇帝当然就是神皇了,神皇在他的交州牧和军队护卫下巡幸日南郡,并且在日南郡治附近的海边看中一片沙滩,然后下旨在这里建行宫,至于如何建设就交给交州牧了,最多皇帝陛下告诉交州牧他们的地盘有一座超级煤矿,可以采煤然后烧砖头,另外给他新式海船制造方法可以从那里运煤到任何地方,还有教他如何晒盐以降低制盐成本,话说越南沿海可以说有很多优质的天然盐田,看看现代芽庄盐田的壮观场面就知道了。

    总之这个就交给士燮了。

    然后在行宫附近开辟一片种植园专门种橡胶,这里已经是当年中国给美国划的那条线以南了,传闻在此地看太阳是在北而不是在南。

    当然,这是谣言。

    汉朝皇帝问过日南的大臣。

    人家回答雁门郡未见垒雁为门,金城郡未见积金为城,臣于日南也从未向北望日。

    实际上这里仍然不是最理想的种植区,这东西在中国把它种到海南岛以前按照规矩,北纬十七度线以北就是禁区,而十五度线以南才是最适宜的种植区,这里是十六度,准确说是十六点五,好在有越南人大规模的先例,所以杨丰也没什么担心的,先搞一个小的种植园把它立起来,然后等南洋的殖民地建立再去大规模建真正的橡胶园。

    就这样他迅速把橡胶种下,士燮特意调了五千大军守卫行宫,专门挑选聪明的士家子弟负责按照神皇的手册管理。

    然后杨丰离开交趾。

    他的下一站是福州,或者现在的名字东冶县,这个时代福建的开发程度还不如交州呢,整个福建都属于会稽郡,而且几乎整个福建都归一个东部候官的官员主管,驻地就在东冶,但除此之外整个福建再无其他县。而这个候官实际上是会稽南部都尉下属的一个类似侦查哨所性质,这就是福州后来又叫候官或者侯官的起源,可想而知这时候福建的开发程度,别说和交趾比,就是跟日南郡比都差一截,日南郡现在还四个县呢!

    而福建剩下的广袤山林……

    那个很难说算什么,人肯定零零星星有一些,但不在官府统计范围。

    而福建真正的开发是衣冠南渡之后,不过这一次因为杨丰鼓动孙权大规模造船并且从这里启程去台湾,所以孙权调了亲信卫温和一万士兵驻扎,同时在这一年里向这里调集了大批工匠,而这里本来就是东吴造船基地,所以当杨丰到来的时候第一批鸟船已经用备用木料造好,都是载重两百吨级,而且全都装上了中式硬帆,虽然数量不多但仍旧足以容纳三千多士兵。

    这就足够了。

    杨丰立刻下令登船起航。

    卫温吓得赶紧派人去报告孙权,但时间肯定来不及,他这里距离孙权还得两千里崇山峻岭,哪怕四百里加急来回也得十天,最终他也只能在皇帝陛下的命令下登船带着三千士兵开始横渡海峡。好在有神皇亲自指挥,哪怕航线不熟船都不怎么会开也无所谓,一路之上由杨丰教那些本来就是精选的船工驾驶这种新式帆船,同时帮助他们修复肯定出现的损伤,这时候台风季节还没到,侧前方的东北风正适合东行,虽然一路惊险不断但还是完成了海峡横渡并到达淡水河口。

    剩下就是对土人的驱逐了。

    这种小事不值一提,孙权手下的军队虽然比不上曹刘两家,但也不是揍个石器时代的半原始人都费劲的,更何况神皇往天上一飞,那些土人基本上也就崩溃了,然后再来个嘴炮什么的,那些土人干脆也就跪倒膜拜了。卫温主要的敌人其实是瘟疫,但这个对杨丰来说又是不值一提的,按照他的防疫手册基本上免疫百分之八十,剩下就算有染病的他亲自动手制造的各种抗生素轻松解决,没有瘟疫困扰的卫温顺利在淡水河口立足,同时按照杨丰要求筑城堡,夯土城堡麻烦,但砍木头造栅栏式城堡还是不值一提的。

    更何况他们还有神皇亲自动手。

    到建安二十二年开春的时候,一座小城堡已经矗立在淡水河口。

    然后杨丰以最快速度把他的那些亚热带作物种下,将如何管理交给卫温等人接着继续北归,但他仍旧没有回许都,他这些作物里面最重要的是土豆,但河南的气候偏热其实并不适合土豆,现代的可以,但那是现代品种,而他这是纯粹的高原品种肯定不行。

    而玉米和地瓜却不需要担心这个。

    这两种东西虽然产自低纬度地区,但适应性极强,哪怕到东北去种也是毫无压力的,其他如棉花之类也不是很在意这一点纬度变化,棉花最远同样也是可以种到河套平原的。剩下那些水果蔬菜里面就算有需要温度高一点的,也可以用大棚来解决,关键就是得照顾土豆,这个东西气候不适合的话退化太严重,而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容不得半点马虎,所以杨丰直接蹿到了自己曾经两次战斗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