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国家大教堂。

    “以圣父圣子及圣灵之名……”

    空旷庄严的拱顶下,伴随祭台上牧师的吟诵,数以千计信徒低头肃立默哀,为他们的亲人或者朋友踏上天国的阶梯而送行,窗外明净的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窗映照在华丽的宗教绘画上,和纤尘不染的地板上各种彩绘共同组成一片远离尘世的幻境。

    然后……

    骤然间那彩绘玻璃窗外一团奇异的光芒闪耀。

    那牧师愕然地抬起头。

    在这奇异的光芒中,那窗子上熟悉的图案突然变得扭曲,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扭曲的图案瞬间解体,紧接着在无数碎片的喷射中,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撞碎了整个教堂的所有玻璃,挟着海啸怒涛般的狂风从敞开的所有窗口汹涌而入。在这一刻就连这座占据整个华盛顿制高点的宏伟建筑都狠狠地抖动了一下,然后在那些信徒的尖叫声中,碎玻璃如风暴中的冰雹般倾泻而下,祭台四周立刻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在惊恐地尖叫着逃离自己的席位,争抢拥挤着冲向大门。

    那牧师没有动。

    “魔龙,狂舞的魔龙!”

    他站在那里望着洞开的窗口喃喃自语。

    在那窗口外面,蔚蓝色的天空背景上,一条黑色魔龙冉冉升起,而在那黑色中火红隐现,仿佛携着来自地狱的魔焰,而在魔龙的最上方,同样火红隐现的黑色云团向着四周不断扩散,仿佛要吞噬天空的蓝色……

    “蘑菇云,蘑菇云!”

    而就在同时另一处制高点的国会山上,正在出席某仪式的总统阁下也正在看着这条触目惊心的魔龙,然后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着。

    在他四周所有那些议员官员名流记者乃至抗议的民众,全都在用惊愕的目光看着远处,看着波托马克河上冉冉升起的蘑菇云,而同样整个华盛顿,整个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乃至弗吉尼亚的部分地区,所有人此刻都在用同样的表情看着这一幕,在千万双目光的注视下,从蘑菇云下方扩散的冲击和震动不断向前,摧毁这片土地的和平与安宁。

    所过之处一片末日般的混乱。

    “这下你们可以相信了吧?”

    杨丰背着手迎着那名中情局官员茫然的眼神若无其事地说道。

    下一刻是天崩地裂的巨响。

    气浪带着尘埃如墙而至,一下子撞在了后者的身上,就像撞倒一个玩具般把他撞倒在地,同样那些严阵以待地中情局特工也像一堆狂风中的泰迪熊般被掀翻,但这气浪却在杨丰面前一米处分开绕过,然后又在他身后一米远处合拢继续向前扩散它的威力……

    实际上威力不大。

    这只是颗做示范用的,当量不会超过五十吨,杨丰的目标是把小倩和自己身体捞出来,又不是要和美国人不共戴天,他要真爆一个大伊万以后还怎么玩?所以不但这东西只是个微型的,而且爆炸点也是无人区,那里准确说是一处国家公园,除了一个最倒霉的管理处的确身处爆心估计瞬间就没了之外,整个爆炸点半径一千米范围內其他建筑只有中情局总部。而这个总部还在边缘,距离爆炸点超过五百米,五十吨当量最多也就是震碎玻璃震裂建筑,就这些建筑的强度连炸塌都做不到。

    所以准确说这东西就是扔出去听了个响而已,真正受爆炸伤害的也就中情局总部,但也只是轻伤,连楼都不会被震塌,如果有人被炸死也是纯属倒霉。

    当然,辐射是另一回事。

    这个范围不可控,本身爆炸辐射不会太大,不会对周围居民区造成影响,毕竟最近的居民区距离爆炸点也得一千多米呢,这点当量的爆炸致死辐射最多也就在三百米内,可能致死的剂量不会超过五百,这又不是什么几万吨的,威力比美国人的大卫克罗大点有限。但天上的尘埃被风吹到哪儿这就很难说了,今天风向明显跟美国人做对,这时候那些尘埃正在往华盛顿市区飘呢!这东西虽然不会致死,但也绝对不会有人愿意接触的,所以接下来这座城市会直接瘫痪,所有人最好都赶紧躲进地下室,包括美国的政府官员们最好也在地下室里履行他们的职责,而且这种状态可能还得持续很长的时间,至于爆炸点附近这片森林那就得几年內别碰了。

    当然,这是美国人需要操心的。

    杨丰没兴趣管这些。

    “那么,是否还需要我把这一颗也引爆呢?”

    他对那名刚爬起来的官员说道。

    就在这时候,他头顶的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两架直升机撞在一起变成了火团,而另外几架也像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地撞向地面,很显然电磁脉冲摧毁了这些直升机的电子设备。

    “开火!”

    那官员却无视这一幕,发疯一样尖叫着扣动扳机。

    骤然间杨丰的脑袋炸开。

    下一刻他出现在了身后一架直升机的残骸中,躺在火焰里看着那官员和中情局特工们一拥而上,把他的大伊万给俘获,当然,这本身就在他的计划当中,对中情局总部的拜访只是他计划的开始,如果不让美国人知道自己手中掌握着王牌,那么如何使他们屈服呢?这样就可以了,爆一颗微不足道的,给他们展示一颗真正的大杀器,接下来就可以跟他们展开正式谈判了。

    紧接着杨丰离开这具身体又出现在中情局总部內,从一个被玻璃扎死的倒霉货胸口拔出玻璃,昂然地走到另外一名活着的雇员身旁,瞬间完成夺舍然后加入了混乱中。

    没有人注意到这些。

    此刻整个中情局总部一片末日般的恐慌,虽然爆炸只是震碎了所有玻璃使这栋大楼墙体开裂屋顶保温层掀飞,造成了包括外面的在内不过几百人伤亡,但那些辐射才是最可怕的,无论是否致死都不会有人在这个问题上犹豫,整个中情局总部内所有人都在往地下跑。

    杨丰混在那些尖叫着逃跑的男女雇员中紧接着跑到了地下部分,根据别人的称呼他迅速了解了此时的身份,立刻代入角色并且随着其他特工一起进入几十辆带三防的装甲车,连同一辆洗消车驶出地下到外面给那些特工迅速完成洗消,穿上防护服接到车里,另由一名穿加重型防护服的特工驾驶杨丰那辆公羊用装甲车拖着直奔最近的机场。

    他们在机场把这东西连车一起塞进了一架运输机,然后运输机起飞先到海上绕了一圈,确定上面没有什么定时起爆装置,然后转向直接飞往亚利桑那州的一处沙漠基地。

    杨丰当然没有跟去。

    在机场他就换了一个新身份,这时候的他还用那个中情局雇员身份唯一可能就是进医院,他对在医院调戏小美女没兴趣,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以新身份加入逃离家园的车流。辐射尘埃已经开始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弗吉尼亚北部,乃至马里兰南部肆虐开,哪怕西边上风口的老百姓也在逃跑,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风会不会转向。而下风口已经开始面对这东西的华盛顿市区,所有人都已经躲进地下室或者地铁隧道避难所,就连美国政府的高官显贵们都已经乘坐军方的装甲车开始逃离这座城市,剩余民众也将在随后分批撤离,没有撤离的只能在地下等着军方的救援。

    好在这不是大事,美军绝大多数装甲车都有三防,无论布雷德利还是斯特赖克都能执行这样任务,从各地空运过来然后充当运输车就行。

    实际上接下来几天里杨丰欣赏了一场完美的表演,一架架不停起降于华盛顿周围各大军用民用机场的C17,C130甚至C5,源源不断将一辆辆步兵战车运送过来,紧接着在士兵驾驶下进入华盛顿,从遍布全城的一个个避难所将难民转移出辐射尘埃的影响区。甚至包括部分海外驻军的都撤回国内参与救援,再加上其他一些紧急改装出来的重型卡车,美国政府最后用一万多辆三防车辆完成了包括整个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在内,爆炸点周围半径三十千米內一百多万人口的紧急疏散,整个事件中死亡不到一百,至于受伤者的数量就多了,毕竟一些跑得慢的多多少少都沾点尘埃。

    但总得来说伤亡仍旧不值一提。

    还不如生化危机时候多呢!

    但财产损失就完全堪称巨大了,毕竟华盛顿都变空城了,以后会怎么样得看这段时间降雨的强度,而且就算降雨清洗干净了室外的辐射尘埃,剩下的所有室内物品也都得扔,比如总统阁下那张办公桌肯定不能要了,话说这些东西肯定不能等它衰减的,虽说不可能全都沾染上,但哪怕没有沾染的也不敢用了。

    这些全都是钱啊!

    然而这才只是开始,因为对于美国人来说真正的灭顶之灾已经如夏日雷雨前的阴云般展露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