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的xie恶阴谋还是破产了。

    美国政府不可能允许这种州际之间的战争持续下去,这会使这个国家分崩离析的,所以从德拉姆堡调来的第十山地师空降战场,并强行隔开双方然后将其分别缴械,而双方也都没有进行反抗,因为他们的目的都得到满足。

    真正的爱国者出现了。

    在美国政府和东部各州的联合努力……

    或者说收买下,西弗吉尼亚州议会不顾民间的反对声,最终同意了联邦政府把谈判地点设在其中部一座叫萨顿的小镇,那里距离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直线距离两百多公里,距离匹兹堡也两百多公里,距离东部沿海平原的人口稠密区同样两百公里,可以说对各方都很公平。虽然这个距离肯定不能完全避免五千万吨当量核弹爆炸的波及,(至于不到一百公里外的西弗吉尼亚首府查尔斯顿,在这样威力下就肯定灰飞烟灭了),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更合适的地方了。继续向南的话南部各州肯定不干了,就这北卡和田纳西还威胁下一届要支持另一家以作为报复,原本他们可以一点不受波及,但这样的话也是要受到一定程度波及的。

    话说美国总统伺候这些大爷们也是心力交瘁了。

    可他也没别的办法。

    他又能怎样?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原本中西部的沙漠荒原当然是最好选择,可不是没成功嘛!实际上从密苏里州以武力解决后,就已经只剩下这一个危害最轻的选择了!赶紧满足杨丰要求当然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这时候总统阁下已经动摇了,可元老院那些家伙至今没有吵出结果,他们中间很多人至今还舍不得那台机器,还在坚持要以武力解决来维护合众国的尊严……

    毕竟他们很多人的后台其实并不怎么在乎美国爆颗大伊万。

    无chan阶级的确是没有国界的,但那些大资ben家又何尝是有国界的?

    更何况这次受影响的只是几个州而已,而这样一台先进一百年的机器,如果能够研究透了,那么带来的是实力全面提升,无数依赖高科技存在的财团重新获得在国际上压倒性的优势,与之相比在西弗吉尼亚爆一枚大伊万死百十万人有什么大不了?

    他们绝大多数产业又不在东北各州。

    甚至他们的绝大多数产业都不一定在美国呢!

    和损失几个工厂相比,垄断的技术优势才是最重要的。

    总之总统阁下也得等。

    在在这个国家他也不是真正说了算的啊!

    这样的话最迫切的问题当然是把杨丰弄到一个损失最轻的地方,西弗吉尼亚是唯一选择,那六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不过一百多万人口,疏散速度快点剩不下几个,没有什么重要的经济,过去那些煤矿多数都关闭,再说也不影响这个,核弹制造的辐射又不是说长期存在。

    过些年再接着采就是了。

    总之就这样在西弗吉尼亚山民和矿工们愤怒的抗议声中,他们的家园就被内定为可能的核爆场。

    然后俄亥俄州国民警卫队重新换上衣服继续修桥,而宾夕法尼亚州国民警卫队同样换上军服挖路,就在前者由第十山地师的美军监督下修好浮桥的时候,后者也同样在美军监督下挖断了向东的公路,并且将大量土石堆积在另一边形成绵延的路障,阻挡杨丰向东逼其南下,而第十山地师的一个营则乘坐军车接过护卫杨丰的任务,按照设定的路线驶往萨顿。

    至于杨丰当然无所谓。

    大伊万级别的核弹威力只在未爆炸前,爆炸了就没什么意思了,他并没准备真得引爆,真要引爆的话美国的惨重损失,绝对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不说世界大战,但大规模战争也绝对会出现的。

    老大倒下了,剩下的为争位肯定要大打出手的。

    杨丰的确没什么节操。

    他的确已经到了视人命如草芥的地步。

    可他也不喜欢一个战乱的世界影响自己逍遥快活啊!真要四处战乱纷起,说不定还会有人控制不住真得扔出大蘑菇,然后一不小心引发一场核大战,那还逍遥快活个屁!

    不过沿途仍旧麻烦不断。

    很显然西弗吉尼亚的山民和矿工并没买州议会的账,不时有山民以各种方式阻断道路,甚至还有人在山林里朝车队射击,就跟阻击侵略者的英勇游击队员一样,不过第十山地师的美军也像侵略者一样毫不客气地予以打击,很显然美国政府早已经料到了这一点,他们的确可以用钱收买那些州议员们,但以剽悍著称的山民和矿工可不会这么听话。

    一个步兵营的美军就这样护卫着杨丰的孤星卡车,边走边和那些游击队员交战,还得应付那些矿工制造的路边炸弹,还得清理他们制造的各种障碍,搞得不像是在自己国家本土的高速公路上,倒像是在阿富汗执行最危险地区的巡逻任务,甚至就连伤亡都有了。不过矿工和山民终究挡不住他们,或者说这样的勇士还是太少了,绝大多数都在忙着疏散,所以第二天下午时候,他们还是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而此时小镇萨顿的居民也已经疏散一空,杨丰的孤星卡车直接被带到了一处宪兵营,就在他到达的时候,一架喷气式公务机也降落在这里的机场,紧接着美国人给他专门挑选的谈判代表,一个美女外交官乘坐军车到达宪兵营。

    “你好,你可以叫我丽萨,由我负责与阁下的谈判。”

    美女外交官很直爽地说。

    “你的颜值符合我的要求!”

    杨丰满意地说。

    “谢谢您的赞美,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丽萨说道。

    “那么你想如何开始呢?”

    杨丰在摇椅上坐下,晒着温暖明媚的阳光喝着茶,欣赏着眼前鬼城的风光然后笑咪咪说道。

    “我们可以归还您的本体,也可以将您的车还给您,但是我们希望您不要离开美国,您应该知道您那辆车的意义,我们不再强求您能把它交给我们,但我们也不能允许别人获得,所以我们可以归还您,但您不能离开美国本土。”

    丽萨很淑女地坐在他一旁说。

    “你们没资格要求我什么!”

    杨丰很直接地说。

    “那么请求呢?”

    丽萨说。

    “请求可以,但我不接受,我是自由的,我喜欢在美国就在美国,我不喜欢在美国就去别的地方!”

    杨丰说道。

    “您应该知道这颗核弹威胁不了我们。”

    丽萨说道。

    杨丰笑了笑,他向着丽萨勾了勾手指头,丽萨笑着把俏脸凑上前。

    “亲我一下,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杨丰说道。

    丽萨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我说只要我的心跳一停,这颗核弹就会爆炸是骗你们的,它根本没有装起爆装置,你看,是不是很意外?”

    杨丰笑着说。

    “那么我可以下令他们开火吗?”

    丽萨看了看旁边警戒的士兵笑道。

    “开把,反正我无非就是再换一具身体,说不定你回去后会在酒吧里和我有一场美好的邂逅,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用不了多久我在美国其他几个地方藏着的另外四枚沙皇炸弹会让这美好生活成为历史,它们都设定了起爆时间的,我要是不回去修改的话,它们一定会准时起爆的。”

    杨丰无所谓地说。

    他的大伊万的确没装起爆装置。

    话说虽然他可以换身体,但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灵魂能量会不会在五千万吨当量的核爆中湮灭,本质上灵魂能量也是一种能量,核爆瞬间的能量冲击可是非常强大,如果一下子把他的灵魂能量冲散可就悲剧了。所以他不会傻到拉一个这种东西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他也怕不小心被美国人给弄爆了,至于四枚沙皇炸弹肯定是假的,但变成真得也很简单,无非就是他回去再搓四枚而已。

    丽萨保持美丽的微笑看着他。

    “我很好奇,您是如何获得这么多材料的?我们调查过了,没有任何仓库失窃。”

    她说道。

    “把你的表给我。”

    杨丰伸出手说道。

    丽萨摘下自己的百达翡丽给他。

    杨丰没有接,但那表自己从她手中飞起,悬浮在他俩中间,杨丰捻了下手指,那表瞬间分解成无数的零件密密麻麻悬浮着,丽萨惊叹一声掩住了小嘴,但杨丰又捻了下手指,所有零件全部消失变成空气中一片隐约的烟雾,丽萨傻了般看着这一幕,然后杨丰捻了第三下手指,烟雾一下子消失了,这块手表直接不复存在。

    “你得用显微镜看它,都变成原子了!”

    杨丰笑咪咪地说。

    “您,您得赔我,它可是价值我半年的薪水。”

    丽萨艰难地挤出笑容说。

    杨丰笑了笑,紧接着把右手向前一伸,空气中仿佛一阵旋风刮起,紧接着一个气旋出现,就像龙卷风的云柱般颜色越来越深,仅仅半分钟后那块百达翡丽重新出现在他手中。

    “你们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你们对抗的是一个神,而不是一个人!”

    他让那表自动回到丽萨的手腕上,然后淡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