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小哥咚咚地敲了几下玻璃门。

    “大帅比在吗?有你的快递。”

    李坤拎着茶壶正在倒茶,闻言一愣,心说谁是大帅比啊?

    张子安抿了口茶水,扬了扬下巴,说:“去接下快递,是我的东西。”

    王乾&李坤:“……”

    李坤空着手,于是他就小跑过去,在快递员怪异的眼光中硬着头皮签收了。

    这是何等的羞耻Play啊……一定是师尊给我们的考验!

    “大师兄,过来帮我抬进去!”李坤一看是大件物品,立刻头疼起来,本着有福有享有难同当的精神召唤王乾。

    王乾把茶壶放下,一边走一边埋怨,“我说你小子越来越虚了,什么东西不能自己搬啊……”

    等他走到门口一看,好家伙,还真是大件东西,巨大的一个包装箱,似乎里面还打着木板加固架。

    两人抬起来,吭哧吭哧地地搬到店里,放在张子安的面前。

    “师尊,难道这是您订制的炼丹炉?”李坤抹了一把汗说道。

    张子安白了这二货一眼,“炼你妹啊!”

    谁知李坤一听,立刻噗通一声跪下来,双手合什苦苦哀求道:“师尊!如果您要寻找修炼炉鼎的话,请千万放过我妹妹啊!我求求您了!”

    张子安:“……”马勒戈壁!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乾也在旁边苦劝,“师尊,这小子真有个妹妹,求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吧……”

    跟这两个中二病晚期的二货真没办法正常交流,张子安不耐烦地挥挥手,“算我没说,赶紧滚一边待着去!”

    他从躺椅上坐起来,拿起裁纸刀开箱。王乾和李坤这才松了口气,劫后余生般垂手站到了一边。

    包装箱很结实,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经过好一番折腾,甚至用到了榔头,才算是完全拆开。

    卧在最高的猫爬架上打盹的菲娜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了包装箱的内容物,立刻从两米多高的地方一跃而下,准确地落到了包装箱旁边,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是张子安从网上订制的欧式公主床。繁复华丽的雕花床尾,漆成乳白色的实木床板,真皮包裹的皇家风格床头,半透明的轻纱帷幔,弹性极好的席梦思床垫,还有配套的枕头床单等,最重要的是这是按照菲娜的体型而将常规公主床等比例缩小的订制品。

    为了夺回自己的卧室使用权,张子安也是拼了!

    由于不像普通床那么大,店家直接发过来组装好的成品,省得自己组装的麻烦了。

    不用等张子安发话,菲娜就已经跳上了床,在床上小跳了两下试了试弹性,还罕见地如普通猫一样打了个滚儿,用猫爪把帷幔拨来撩去,把小脸伏在枕头和床垫上蹭了蹭,将自己的气味留下来,宣示着对这张床的占有权,看起来很满意。

    王乾和李坤无喜无悲,表情波澜不惊。见识过师尊把全新的钻戒给猫玩,区区一张床又算得了什么?

    张子安从地上捡起附带的一张广告单,看见广告单上写着:全五星10字以上好评并晒图返现5元,就把广告单折起来塞进兜里,等晚上再去打好评,能回多少血算多少,5块钱也是钱啊!

    “把这些垃圾收拾一下扔到外面的垃圾箱里。”张子安指了指地上散乱的包装箱和木板。

    “是,师尊!”王乾和李坤立刻开始收拾,每人拿着一部分垃圾跑到外面去扔。

    张子安刚回躺椅上坐下,就看他们两人匆匆跑回来。

    “师尊!外面来了辆奔驰!”

    张子安精神一振,难道来大客户了?

    “呀吼!店长先生,我又来啦!”

    伴随着一声极为有精神的招呼,江千雪几乎是从门外跳了进来,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拎着猫包。

    她的身后,萧颜、Lea、小牛、股天乐和BlackJack也鱼贯而入。

    萧颜把自己的车停在门口的同时,还有一辆出租车也从相反的方向停在了门口,小雪付了车费之后就拎着猫包下了车。

    萧颜他们都看过了别人发到论坛上的视频片段,认出了这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就是本市的户外主播小雪,同时也是探访一团的成员。

    江千雪这次出门是在母亲的催促下,因为那只波斯猫被她带到海边沙滩玩过,毛里沾了不少沙粒,光用梳的梳不干净,而且她的微博里也有很多粉丝留言,对奇缘宠物店里那些特别听话还会表演特技的猫很感兴趣,要求她来次二轮游。

    同一个店铺来两次的情况很少,但也不是绝无仅有,她想了想就决定响应粉丝的要求今天再来直播一次,碰到论坛上组织的探访二团纯属巧合。

    “主播小雪是吧?欢迎欢迎。”张子安很难得地主动从躺椅上站起来表示欢迎,这姑娘的直播可是给店铺带来了不少名气和生意,他也正想感谢她。

    “哇!店长居然从躺椅上站起来了!我一直以为他是残疾人创业呢!”

    “哈哈,顶楼上!”

    “别胡说,店长只是葛优的脑残粉而已。”

    [大帅比店长]:“刚说我坏话的人,你们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靠!这是谁?”

    “好恶的名字!”

    “哪里哪里?有人比我还帅?”

    张子安举起自己的手机炫耀性地对着小雪摇了摇,“我也下载了你的直播app,听说上次有人在直播间里说我坏话!”

    小雪嘿嘿一笑,对手机镜头说:“欢迎店长先生来到我的直播间。”

    张子安说:“实际上,今天我还要给你捧捧场,打赏一下,作为上次广告的广告费。”

    “哟,看不出来店长还挺良心的嘛。”

    “就是,多打赏一些哦,十只熊掌吧。”

    数公里之外,正在宽敞豪华的总裁办公室里偷偷看直播的江天达一下子皱起了眉头。又是一只不知死活的土鳖想接近我女儿!他查看了一下自己在直播平台里的余额,把熊掌数量调至10只,冷笑着端起了咖啡。无论这个小店长打赏多少,他都有完全压制的把握!

    跟其他主播不同,小雪对打赏这种事一向看得很淡,摇手拒绝道:“不用啦,店长先生这里的宠物非常棒,宣传一下是应该的。”

    张子安严肃地抬手阻止她说下去,并说:“这是我的原则问题!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既然他这么说,小雪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她微笑说道:“那我就谢谢店长先生了。”

    张子安低头操作了一下手机,满脸悲壮的用手指点了下去。

    [大帅比店长]打赏一块五仁月饼并留言:千里送月饼,礼轻情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