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大的雾啊!”

    小雪拉开窗帘,看到窗外的浓雾,立刻唉声叹气——这么大的雾,父母肯定不让她出门了。话说起来,这个冬天天气总是不好,不是赶上刮风就是下雨,好几次计划好的直播都泡汤了,放了网友们的鸽子,虽然这不是她的错,而是户外直播的先天限制,网友们也并不怪她,但她总觉得过意不去。

    她穿着睡衣,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举起波斯猫雪球。

    “哇!雪球你好沉,越来越沉,我都快举不动你了!”

    小雪的母亲石蓉是全职主妇,闲着在家没事做,特别喜欢厨艺,烧得一手好菜。石蓉整天喂雪球大鱼大肉,而且都是来自高档超市的货色,把雪球喂得膘肥体壮,毛色极鲜亮,仅仅比奇缘宠物店那只雪狮子稍微差一点儿。

    雪球的体型比刚买来时大上两圈,沉甸甸的差不多有十斤重,举一会儿就累得胳膊酸。

    它很乖很温顺,任凭小雪怎么摆弄它也不反抗,像个大型公仔,而且很暖和。

    “小雪,还没起床?下楼吃早饭!”

    楼下传来母亲的声音。

    “起床啦!马上就下去!”

    小雪应了一声,把雪球放下来,说道:“走,雪球,下楼吃饭。”

    雪球喵喵地叫着,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父亲江天达难得今天休息,却依然穿着衬衣西裤,一副随时准备出门的样子。他已经吃完早饭了,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真皮沙发上认真读报纸。

    今天是西式早餐,餐桌上摆放着面包、水果蔬菜沙拉以及牛奶和橙汁。

    母亲已经入座,正在替小雪往面包片上抹草莓果酱,而雪球的早餐也已经摆在它的餐盘里。

    小雪意兴阑珊地吃着早餐,琢磨着今天应该干点什么。

    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像江家这样在滨海市名列前茅的豪富之家,一到年底就会有很多人情往来,送礼收礼什么的很麻烦,礼物的选择和档次也很令人头疼,送得便宜了,人家看不上,送得贵了,又可能给人家引来麻烦……母亲和父亲有一搭没一搭地商量着这些事,小雪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没去注意听,脑子里寻思着春节期间去哪里玩。

    “小雪?”

    “小雪?”

    母亲连叫两遍,小雪才回过神来,茫然注视着母亲,“怎么了?”

    “刚才跟你说话听到没有?”母亲皱眉问道。

    “听到了啊……不过被你一叫,我又忘了,你就再说一遍嘛!”小雪厚着脸皮狡辩道。

    母亲拿她没办法,叹了口气,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小雪,你周姨和薇薇表姐今天要过来。正好快过年了,我陪着你周姨去美容院做头发,你去不去?”

    “不去!”小雪很坚决地摇摇头,“我头发这么短,又不需要做头发,跟着去美容院干什么?浪费时间!”

    “你的头发也太短了,跟个假小子似的,大部分男孩子都喜欢头发长一些的女孩,不是前一阵微博上都念叨什么‘待你长发及腰’之类的……就算你不及腰,好歹也要把脖子盖住!”母亲不知第多少次苦口婆心地劝道,“再说你的时间留着有什么用?全是瞎玩。”

    小雪从地上抱起雪球挡住脸,笑嘻嘻地说道:“他们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雪球的头发长,让他们喜欢它好了!”

    江天达重重地哼了一声,用力翻了一页报纸,小雪只当没听到。

    “你这死丫头!还能不能正经说话了?”

    这个回答虽然气人,但并不出乎母亲的意料,她知道说了没用,但还是要说,万一哪天女儿转了性子呢?

    “好吧,你不去可以,但要陪着薇薇表姐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她难得来一趟,你们年轻人之间容易交流。”母亲叹了口气,又补充道:“我再警告一句,今天哪也不许去!这么大雾天,空气质量太差。”

    “啊!好无聊!”小雪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小雪是独生女,周姨也不是她的亲姨,但这种大户人家总有几个表兄表弟表姐表妹的,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她见过薇薇表姐几次,印象中是个典型的温柔大方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也是母亲心中理想型的女儿,大概这次把薇薇表姐找来就是为了让小雪近朱者赤吧,真是用心良苦啊!

    “还有,一会儿把你的屋子收拾一下,乱糟糟的不像话,顺便再把被子叠叠。”

    吃完早饭,为了免于承受母亲的絮叨,小雪带着雪球溜回二楼的卧室。

    她看了一眼窗外,雾完全没有消散的迹象,便打开电脑,在论坛里逛逛,在微博里逛逛,她没有明确的目的,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快到春节了,连最近的新闻都没什么看头,到处喜气洋洋。最重要的是,没有哪家新店特意选在春节前开业,一般都是等开春以后再开业,因此她的直播大业已经到了无米下炊的地步。

    叮咚!

    楼下的大门方向隐约响起门铃声。

    小雪竖起耳朵听了听,大概是周姨和薇薇姐来了。她扭头看了一眼凌乱邋遢的室内,自暴自弃地想算了,反正也来不及了,爱怎样就怎样吧。

    母亲在一楼客厅与另一个中年女人寒暄,不时爆发出一阵笑声。小雪则在心里默念着——赶紧走吧,赶紧走吧,春节前的美容院很火爆,去晚了还要排队……等你们走了,我就有机会溜出去了!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而且明显不止一个人,小雪心里一紧,心说怕什么来什么,赶紧把笔记本电脑屏幕合上。

    卧室门被敲了两下作为提醒,然后被推开了。

    母亲快速打量一遍凌乱依旧的室内,狠狠瞪了她一眼,堆起笑容把身后一位年轻姑娘拉进来,“薇薇,快进来,还记得你小雪妹妹吧?这丫头刚起床,你看这屋里乱得不成样子……薇薇,今天你就和小雪一起玩吧,一会儿我和你母亲一起出去逛逛。”

    母亲身后闪进一位比小雪略大的年轻妹子,长发披肩,穿着一件暖色调的大翻领毛呢外套外加鹿皮长靴,脸部线条柔和,看上去温婉可人,标准的软萌妹子,连小雪见了她都很喜欢。

    “石姨慢走。”薇薇礼貌地说道。

    “你们好好玩,不要吵架。”母亲又警告性地瞪了小雪一眼,便笑吟吟地替她们关上门,离开了。

    小雪只与薇薇接触过几次,不算熟,但她天性活泼开朗不怕生,热情地打招呼道:“Hello!几个月不见,薇薇姐你又漂亮了啊,身材好棒啊!快随便坐吧,不过我这屋里乱,你别嫌弃。”

    “小雪你才是,越长越可爱,石姨真是好福气。”

    薇薇的脸上绽开笑容,往前走了几步,打量了一下室内,发现唯一的一把椅子被小雪坐着,自己要坐的话只能坐到床上。

    “哈哈,咱们就别商业互吹了,怪肉麻的……薇薇姐你就坐床上吧,别客气。不过我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连个公仔或者抱枕都没有。”小雪坦诚地笑道,“你要是想玩游戏我倒是可以陪你玩。”

    薇薇也发现了,小雪的房间陈设异常简洁,寻常女孩喜欢的小陈设小物件什么的全都没有,倒是有几台各种型号的游戏机,再加上面积大,感觉非常空旷。

    她走到床边,把快掉到地上的被子撩起来,腾出一块空位正要坐下,被子下却露出一只雪白的长毛猫,甩着尾巴盯住她,还喵地叫了一声,像是在说:你掀我被子干嘛?

    “呀!是猫!”

    薇薇吓了一大跳,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叫,手一软又把被子扔下了,脸色苍白地连连后退。

    小雪眨眨眼睛,不明白她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不就是一只猫而已吗?通常女孩子见到猫不应该是两眼放光忍不住上去撸两把么,她怎么像是撩开被子见到老鼠或蟑螂一样?

    话说回来,小雪也无法理解看到老鼠或者蟑螂就快要被吓死的软萌妹子,她见到老鼠蟑螂的第一反应是冲上去踢走或者踩死,怪不得母亲总说她是个假小子……

    薇薇一直退到门边,直到后背撞到门才停下来,战战兢兢地指着雪球,“是猫……这有只猫……”

    “对呀,是猫,它叫雪球。”小雪向薇薇介绍道,“是一只波斯猫。”她观察着薇薇的表情,好奇地问道:“难道薇薇姐你不喜欢猫?”

    “喜……喜欢。”薇薇困难地点点头,但表情看上去并不是这样。

    小雪把雪球抱在怀里,“既然喜欢,那你为什么躲那么远?雪球很乖的,既不挠人也不咬人,跟个大号公仔差不多,睡觉时还能抱着取暖。要不你来摸摸看?”

    薇薇像快哭出来一样,苦着脸说道:“我喜欢猫,看到猫就想摸摸,但是……但是我对猫过敏,一摸就会打喷嚏,而且会连续打好几天,就算不摸……阿嚏!”

    她以手掩鼻,打了个小小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