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后的时间很安静,风声止歇,阳光的味道熏人欲醉。

    店里暂时没有客人,宠物和精灵们大都在休息和悠闲地消食。

    鲁怡云握着绘图笔,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她这部刚开始在微博上连载的关于宠物店的漫画,主人公当然是以张子安为原型,剧情什么的暂定以宠物店的日常为主。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觉得宠物店的内容有很大的潜力可挖,她旁听了张子安对顾客讲解的很多宠物知识,觉得可以用到漫画里。

    只不过……要不要画成耽美呢?

    耽美,无CP,就像是两个实力强大的恶魔一样在她心中产生了天人交战。

    这不仅仅关系到剧情的问题,还关系到画风的问题……

    作为一名沉迷于二次元的资深宅女,鲁怡云不可避免地接触过很多耽美漫画与番剧,有时候接到的插画任务也是给耽美小说配插图的,在思考自己的漫画剧情时自然而然地便想到了这些。

    普通的恋爱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带着酸臭味的普通恋爱还不如无CP!

    她进一步思索,如果是耽美的话,张子安是攻还是受呢?

    渐渐地,她忘了自己笔下的主人公是以张子安为原型,而是完全把他当作张子安来考虑了……

    鲁怡云左思右想的同时,张子安浑然不知自己的屁股可能会遭遇大危机。

    他正在二楼看着π打字,吃完了的外卖便当盒随手放在一边。他已经一个小时没动过地方了,π也是如此。

    “π,该休息一下了。”他看了看表,提醒道。

    “吱吱。”

    π漫不经心地点头,打字的手仍然没有停下。

    打完这一段——它写道又删除。

    它每次都这样,一定要把一段小剧情写完后才会停手。张子安是不懂,听它的意思是怕思路的连贯性被打断,打断之后就很难再接上了。

    π并不知道,张子安将计就计,每次都提前五分钟至十分钟提醒它休息。

    “吱吱。”

    π终于停手,它伸了个懒腰,被张子安扶着从椅子上跳下,又被他抱到了吊篮藤椅里躺着。

    “π,你安心休息一会儿,最好闭上眼睛,也不要想剧情了。”

    张子安拿起空的便当盒,站起来想要扔到厨房,刚走了一步,衣襟就被π拉住了。

    “吱吱。”

    “怎么了,π?”他停下脚步问道。

    π躺着,抬手指向书桌。

    它刚离开电脑,所以不太可能是再要用电脑,那么……

    “想抱着你的书?”张子安猜测道。

    π摇头。

    选项只剩下一个,他捏起π的夹鼻眼镜递给它,它刚才在写作时很罕见地没有戴眼镜,夹鼻眼镜一直放在无名书上。

    π接过眼镜,冲他招招手,像是示意他离近一些。

    张子安不知道它想做什么,但还是弯下腰,以为它想让自己看什么东西。

    等他靠近后,π捏着眼镜架到了他的鼻梁上面。

    “吱吱!”

    它拍拍手,咧嘴笑了。

    张子安以前没戴过眼镜,连太阳镜都没戴过,因此看着π那毛茸茸的手把眼镜推向自己的眼睛时还是有些紧张的,倒不是害怕π,而是因为他听说视力正常的人戴上近视镜或者老花镜会觉得天旋地转。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正如他以前猜测的那样,这副夹鼻眼镜没有度数,是平光镜,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世界在他的眼中与之前没什么区别,看不到神灵也看不到鬼魂——这点略让他失望。

    他下意识地觉得夹鼻眼镜可能不太牢靠,随时会掉下来,便把手掌置于眼镜下,准备在它掉落时接住——不过稍等片刻之后,眼镜似乎在鼻梁上架得很稳当。

    “怎么了,我戴眼镜很滑稽?”

    他见π笑得很开心,以为自己戴眼镜的样子看上去很可笑。

    “吱吱。”

    π摇头,笑容依然不减。

    他走进洗手间,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比平时的他多了几分稳重和书卷气。

    这副夹鼻眼镜的构造异常简单,只是由一根又短又细的金属杆连接两片近似圆形的椭圆镜片。金属杆的材质不明,呈现老旧的黄铜色,雕饰着古朴的花纹,镜片薄如蝉翼,再加上两片弧形的同色金属鼻托,这就构成了眼镜的全部。

    眼镜很轻,轻得仿佛没有重量。

    有的夹鼻眼镜会附有一根链子或者短带,固定在衣服上防止掉落,但这副夹鼻眼镜没有。

    张子安尝试低头、摇头,很奇怪的是这眼镜按理说在鼻梁上应该待不稳的,却没有移动分毫。

    他走出洗手间,笑道:“这眼镜挺有意思。”说着便要摘下来还给π。

    “吱吱。”

    π急忙摆手阻止他,又指了指书桌。

    不用问,这次它肯定是想要拿到无名书。

    张子安拿起书递给它。

    π没有接,指着张子安的眼睛,又指了指书。

    “是……让我看?”他心中一动,猜测道。

    π点头。

    张子安对这本无名书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好奇,因为他看过一次,里面全是空白,但星海却说书里有很多有趣的故事,飞玛斯只能看到很模糊的字迹。

    他依言打开无名书,随意翻了一页,低头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

    只看了一眼,他的掌心和后背就立刻冒出了汗,因为他看到无名书里不再是空白,而是有无数的英文字母,密密麻麻地看着令人眼花缭乱。

    他翻到下一页,下一页依然如此,密密麻麻的字母。

    下一页……

    再下一页……

    全都是如此。

    每一张书页全被英文字母排满,没有分段,没有空行,没有标点符号,没有大小写之分,连一个空格都没有。

    这是书吗?

    如果这是书的话,要怎么读?

    如果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能就像中国古代的文言文一样没有标点,需要自己断句来读,然而问题是……这些字母毫无意义啊,每一个字母他都认识,连起来他就不认识了,找了整整一页竟然没有一个他认识的单词,除了“a”这个字母兼单词以外。

    是我背过的单词太少而孤陋寡闻吗?

    还是说这根本不是英文?

    张子安翻了一页又一页,看得眼睛疼,随手又翻到一页,终于找到一个他认识的英文单词——shop。

    shop这个词的前面是无穷多个z,后面是shopa,然后是shopaa、shopaaa、shopaaaa……只要他一页接一页地翻下去,shop后面就是无穷多个a。

    他闭上眼睛,同时也合上书,稍微歇了歇眼球,片刻之后再把书随意翻开。

    这次他又找到了一个认识的英文——play。

    play的前面是无穷多个z,后面是playa、playaa、playaaa、playaaaa……只要一页接一页翻下去,整个书页又会被无穷多个a填满。

    合上书,再随意翻开。

    有时候连翻几次,映入眼帘的都是无数个同一字母,比如c,比如f,比t……

    满满一页纸上全是同一个字母是什么感觉?他现在算是见识到了。

    同时他再次注意到一个事实,他可以随机翻开书的一页,但只要一页接一页地翻下去,已经翻开的书页两侧厚度既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仿佛可以一直翻到时间的尽头。

    他试着跳页,一次翻两页、翻三页、翻四页……无论他怎么翻,都会新的书页从后面凭空生出,又会有旧的书页从前面凭空消失,精准地维持着平衡,左右两侧的薄厚比例在最初翻开时是什么样,到最后也还是什么样,除非合上书再重新打开。

    这是一本无穷无尽的书。

    这不是一本人类能看的书。

    他能感觉到血液正在从自己的脸上褪去,此时他的脸色一定苍白得吓人。他合上书,紧闭双眼,不能再看下去了,只看了这么一会儿,他的脑袋都快炸裂了,眼球也隐隐作痛,刚吃进去不久的午饭在胃里翻腾,阵阵作呕。

    “吱吱?”

    π的声音有些惶急,一只毛茸茸的小手拉了拉他的手,不住地摇晃。

    难受的感觉渐渐减弱,张子安睁开眼睛,脑门上满是冷汗。

    π紧张地盯着他,比划着询问的手势。

    “π,我没事。”他勉强挤出笑容,摘下夹鼻眼镜,连同无名书一起递给它,“这真是一本很神奇的书。谢谢你让我见识到了,满足了我小小的好奇心。”

    π却依然没接,伸出手掌把书和眼镜推还给他,然后又指了指他的胸口。

    “怎么了?”

    这次张子安猜不透它的意思了,是让他接着看下去?再看下去他的性命堪忧。

    π似乎已经休息够了,抬起手让张子安把它抱到椅子上,然后在Word文档中打字道:如果我不在了,书和眼镜送给你。

    他看到这行字就愣住了,心里突然翻江倒海般难受。

    π和无名书来自两个不同的信仰来源,所以即使π消失了,无名书也能继续存在下去。它大概预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信仰之力已经减少到不足以继续维持它的存在了,所以把它最珍爱的东西留给他。

    这是一本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书,他曾经对这本书充满好奇,想看到书里的内容,但如今他看到了,却希望自己没有看到。

    “π,你在说什么傻话?”他强忍住心中的酸楚,笑道:“你怎么会不在?难道你想出门旅游?不要忘了网上还有60位读者在等着看你的书呢,他们还想知道后续的故事情节呢。还有我和其他精灵们,我们也想知道你笔下的我们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他笨拙地试图用装傻来敷衍过去。

    π深深望了他一眼,又打字道:如果我不在了,帮我把这个故事写下去,我不想让读者们失望。

    张子安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了,他看得出π是认真的。

    “不。”他缓缓摇头,拒绝道:“这是你的故事,要由你来完成。我从小语文成绩就不好,作文经常被当作反面典型被老师当堂朗读,更不会写小说,如果这小说由我来写下去,读者们会更失望的。”

    他不能让π放弃希望、丧失斗志,特别是不能有托孤一样的想法,电影里的很多老党员都是交完党费后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π指了指无名书和眼镜,打字道:写小说很简单,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从书里查查就知道了。

    张子安摆手,“不行,我还正想说这件事呢,刚才我戴上眼镜看了一会儿,差点吐出来。这书里99.99%的内容都是毫无意义的字母堆砌,从里面查出1加1等于几的时间都够我去读个数学博士学位了……”

    他之前也以为π写小说很简单,遇到不会的、不懂的查书就行,现在他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想从这书里查东西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至于这本书,就算打死他,就算π说里面有***,他也不会再看第二眼……

    “π,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他安慰道,并且岔开话题,“对了,你的新章节写完了吗?写完就上传吧,那三位读者在小说里看到自己的名字一定很高兴。”

    π见他坚决不收下无名书和夹鼻眼镜,有些失望地点点头,依言打开了网站的作者后台,想要上传新章节。

    一条新的站内短消息弹了出来。

    什么东西?

    张子安弯下腰,凑近屏幕与π一起看。

    “您好,现在通知您的作品《宠物天王》将于周日下午获得都市频道热门分类推荐,请务必保持更新……π,你的小说要被网站推荐了!”他激动地按住π的肩膀。

    “吱吱。”

    π也笑了,它虽然也很高兴,但并不像张子安那么高兴,一次次的失望令它不敢再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觉得应该好好准备一下……”张子安搓搓手,心里想着怎么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为π扭转颓势。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孙晓梦发来的信息,请他去一趟她的诊所,有事商量。

    “π,我有事出去一趟,马上回来。你先写下一章吧。”他匆匆说道。

    π又拉住他,打字道:如果我不在了,请不要忘记我。

    张子安原地呆了半响,默默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