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安快步来到楼下,打算去一趟孙晓梦的诊所看看她有什么事,顺便走走,清醒一下头脑……现在他脑子已经全被无穷无尽的英文字母填满了。

    从收银台前经过,他随口说道:“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

    他说话时并没有看鲁怡云,因为她在没客人时往往总是在埋头作画。

    刚走过收银台,他突然察觉到一股异样的目光从身后射来,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鲁怡云。

    她正死死盯着他的屁股。

    “我裤子上沾了什么东西?”他莫名其妙地拍了拍屁股,以为在二楼随手拉过来坐的那把椅子很脏,裤子上沾到脏东西了。

    “不!不!没什么!没什么!”她惊慌地回过神来,做贼心虚般把头扎进数位绘图板,佯装专心作画。

    张子安觉得她的样子有些古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他现在没时间多想,匆匆推门而出。

    他离开后,鲁怡云抚着胸口长出一口气。

    “差点被发现了……”她喃喃自语道,反正现在店里只有她一个人。

    “嘎嘎!发现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从她头顶响起。

    “呀!”

    她惊叫一声,抬头看去,原来是那只会说话的灰鹦鹉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她头顶的货架上,正饶有兴致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

    绘图软件里画着一位俊美的青年,是日漫里常见的万人迷帅哥造型,但脸部轮廓多少有些张子安的痕迹。

    这位青年俊美倒是俊美,但不知为何给人以gay里gay气的感觉……

    “没……没什么……”鲁怡云不由自主地想要掩饰,哪怕对方只是一只鸟而已。

    “嘎嘎!这位帅哥很不错嘛,是小云的梦中情人?”理查德飞到桌面上,更近距离打量着屏幕的人设草图。

    “不是,是漫画的主人公。”她回答。

    “漫画的主人公啊……”理查德眯起了眼睛,鸟喙咧开一道促狭的弧线,“他叫什么名字?”

    “这个……还没想好。”

    鲁怡云最不擅长起名了,每次需要给漫画里的人物起名时,她都会像没头苍蝇一样从网上瞎找。

    “嘎嘎!这样啊……我觉得有个名字不错。”理查德的笑容充满了危险的意味,“你想不想听听?”

    她点头,“什么名字?”

    理查德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什么都是国际化,与国际接轨,特别是漫画,由于漫画以图像为主,只配以少量的文字,更易被不同语言的人理解。”

    鲁怡云惊讶地半张着嘴,她觉得这只灰鹦鹉好厉害,说得好有道理,于是听得更加认真。漫画就是这样,只要将人物之间的对白简单地翻译一下,就可以让一本日文漫画被中国人、美国人、德国人轻松地读懂,反之亦然。

    理查德见她中计,便继续说道:“现在来中国留学和旅游的人很多,比如说前几天那位叫铃原真衣的留学生,所以如果想要尽量扩大漫画的受众,还是给主角起一个中西合璧的名字比较好,即使在外国人读起来也更有代入感。”

    鲁怡云一个劲儿地点头,“那叫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理查德图穷匕见,兴奋地扑腾着翅膀叫道:“嘎嘎!就叫比利·张如何?”

    比利·张?

    鲁怡云觉得这个名字有些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来从哪听过。

    “咦?你怎么知道他姓张?”

    她突然反应过来,她好像没跟它说过,她打算让这个主人公姓张,它是怎么猜到的?

    “嘎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理查德仔细观摩着男青年的造型,摇摇头岔开话题说道:“这个造型不行。”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鲁怡云听到它否定自己的设计,心中有些难过。

    理查德抬起一侧的翅膀,指着屏幕说:“你画得很好,但这个造型太日系了,过于纤细,这种造型在网上一抓一大把,辨识度不够,很容易泯然众人。”

    鲁怡云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重新以客观的角度审视自己画的草图。确实如这只灰鹦鹉所言,主人公的造型固然俊美,是她精心设计的心血之作,但这样的造型在网上极为泛滥,都是日系少女风,而她的无非是更精美一些——过于完美,反而显得很假,没有特征也没有辨识度。

    “那……应该用什么造型比较好呢?”她虚心求教道。

    她的心思沉浸在漫画世界里,忘了自己正在跟一只鹦鹉对话。不过无所谓,她在家里常常跟茉莉对话,张子安有时候在店里也会对猫、对狗和对鹦鹉吐槽,小芹菜也常常跟仓鼠与垂耳兔对话,所以她并不觉得这样很反常。

    理查德转了转黑眼珠,狡黠地说道:“不如画成一位肌肉兄贵吧?一位拥有俊美脸孔的肌肉兄贵,你觉得怎么样?”

    鲁怡云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对啊!张子安的另一个身份不是远近闻名的咏春大宗师吗?听说他几乎每天都要刻苦练拳,那身普通的外衣下肯定隐藏了爆炸性的肌肉!

    俊美的脸孔与超发达的肌肉,然后再时不时来个爆衣,这种反差萌可以轻易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至于为什么在宠物店里需要爆衣……这个问题就留待以后再慢慢深究吧。

    她的大脑被正在爆衣的俊美肌肉兄贵所填满,忘了去思考为何这只灰鹦鹉嘴里能说出“肌肉兄贵”这个名词……

    “好像很有道理。”她点头承认道,“谢谢。”

    虽然这意味着要推翻之前的人设重新绘图,但她觉得这是值得的。

    “嘎嘎!不客气,如果还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随时可以找本大爷商量。”理查德大仇得报,心满意足地扑腾着翅膀飞起来,“好了,不打扰你作画了。”

    它落到门口的货架上,“你安心作画,不用担心别的,如果张子安那个白痴回来,本大爷会给你通风报信的。”

    “嗯嗯。”

    鲁怡云感激地拿起画笔,投入修改人设的过程中,而“无CP”与“耽美”之争也在无形中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