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了一整天,很快又到了入睡时间。

    张子安本来眼皮都快睁不开了,但自从知道了精灵寿命可以延长的消息,他的倦意就被驱散一空。不过他没把这个消息告诉老茶或者其他精灵,因为正如π所言,时机未到。贸然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让大家的心里多了一份期待,如果有朝一日期待落空,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这件事。

    即使精灵寿命真的可以延长至无限,那一定是要通过异常艰难的过程,以π翻阅无名书时的凝重神情判断,说不定是他下载游戏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与试练。

    尽管看不懂,他依然非常感谢这本无名书,不论它到底是《超级韦氏词典》还是《沙之书》,或者是来自宇宙其他文明的空想之书,若是没有它,他还不会知道这个令人安心的好消息。

    精灵们相继入睡,当然在睡前免不了又是一番折腾。今天理查德显得格外活跃,像是遇到什么好事一样,逼得张子安不得不在睡前把它倒吊起来让它冷静一下……

    等大家都上床了,π依然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打字。

    “π,有没有吵到你?”张子安走过来问道。他知道闹腾的理查德和雪狮子有多么烦人。

    π摇摇头。

    “好吧,那我们先睡觉了,你写完也快睡吧。”张子安给它拿来一盏小台灯,小台灯的遮光罩背对卧室方向,令灯光不至于影响大家睡觉。

    他同样也没有打算告诉π他一会儿要做的事,因为他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不想让π产生希望之后再经历失望。

    π咧嘴笑了笑,点点头。

    张子安再扫视一眼精灵们,确认每只精灵都在应在的位置上,便关上了吸顶灯。

    借着小台灯和小夜灯的光源,他躺到了床上,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侧耳倾听π轻微的打字声,一会儿想着精灵寿命的事,一会儿想着李大爷小吃店的事,总之不让自己的脑子闲下来,竭力防止自己睡着。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他听到嘎哒一声轻响,室内更暗了,笔记本电脑呜呜的风扇声也消失了,然后吊篮发出一声吱呀——π关上了小台灯,也爬进吊篮入睡了。

    张子安睁着眼睛又等了一会儿,期间睡意阵阵袭来,好几次差点睡着,都被他掐着自己的大腿把自己掐醒了。

    他抬头看了看,估摸着π已经睡着了,从枕头下拿出手机,启动起点app。

    白天他看π打字的时候并没有闲着,而是悄悄用手机上网,想看看那神奇的“书单”到底是什么东西。

    经过查询之后,他知道了书单是起点官方推荐位的一个重要补充,不同的是,书单是由书友自行创建的,可以将自己喜欢的书放进书单里,并且写上一些推荐语,供其他读者自取。读者如果认同某位单主的品味,就会关注该单主,类似于视频网站上一些数码产品评测类的UP主,被UP主推荐的数码产品往往会得到更多的认同。某些大书单的单主甚至有几万关注者,相当于书单界的网红。

    经过仔细筛选,他发现书单单主大致上分成两类,一种是对书单内每本书都有洋洋洒洒大篇幅评价与介绍的,另一种是只有一句话简介的,而前者所获得的关注数量远大于后者,毕竟前者更能看出单主的用心程度。

    他白天的时候把长评单主的ID默默记在心里,然后去他们的书单评论区看了下,首先排除掉那几个最火的单主,因为他们的评论区里全是茫茫多的作者在自我推荐,或者是冒充读者的作者在自我推荐,估计这些单主就算一天24小时看书也看不过来。

    而关注者太少的书单,评论区门可罗雀,打广告的性价比不高。

    经过一番筛选,他把目标锁定在一位关注者数量排名第十的单主身上,单主ID是晨星猩,就是《地府外交人》那本书的作者提及的单主。

    这位单主写明了要求——打广告不要复制粘贴,都市小说单女主或者无女主。

    张子安看到这里松了口气,他是有三妻四妾的,此外还有好多可爱的妹子哭着喊着要当他的女朋友,只是π在写小说的时候本着七分实三分虚的原则把他的妻妾全隐去了,所以勉强还算符合要求……没错,就是这样,明天他得跟π说一声,最好别在这方面玩虚的。

    打广告这种事大致相当于向HR递送简历,必须要把小说的亮点尽量简明地写清楚。π的这本小说亮点是什么呢?嗯……当然不是没有女朋友!

    他用手机打字道:自推可以吗?书名是《宠物天王》,经营宠物店的主角下载到一款可以捕捉精灵的游戏,与精灵们一起见证宠物店的成长,无女主。

    想了想,他又在“无女主”这三个字前面加了个“目前”,这才算满意,然后点击发送。

    发完之后,他一遍遍刷新评论区,忐忑不安地等着单主的回复,就像是发送简历之后不断刷新邮箱等待HR的回复一样。他看过这位单主推荐的书,水平都很高,所以对方很有可能看不上π的小说,不过他希望阅书无数的单主至少能给出落选的原因,这样他可以试着帮π修改一下。此时的他就像一位即将饿死的求职者迫切需要得到一份足以果腹的工作,无论什么工作都可以。

    然而,现在已是深夜,将近1点,这位单主很可能睡觉了,张子安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评论被其他自我推荐的评论所淹没,不禁心灰意冷地叹了口气。

    可能是叹气的声音有些大,他听到吊篮藤椅发出一声吱呀,好像是π翻了个身。

    他把手机屏幕熄灭,又等了一会儿,吊篮藤椅的方向没再发出任何响动,才重新点亮屏幕。

    怎么办?

    他已经很困了,等明天这位单主起床再发一遍广告吗?

    不行,明天π就要上第一个小推荐,如果第一个推荐不能排在前三或者前四,成为分子,那恐怕就永远得不到下一个推荐了。

    想到这里,他决定再去别的书单打广告。打广告这种事就如同乞讨,只要第一次拉下脸,以后的脸皮就会变厚。

    这一次他决定不再贪多求大,把目光从过万关注的大单主转移至数千关注的中小单主,寄希望于他们还没睡。

    找着找着,他注意到有一位ID是杨辰空的单主,对于书单内每一本书的评论都有上千字,其中不乏真知灼见,然而问题是……这位单主的关注者只有寥寥三千,打广告会有效果么?

    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打开评论区,惊喜地发现这位单主居然在线,正在和朋友你一句我一句地交换对某本书的看法。

    张子安没看过他们正在谈论的那本书,但从他们的言语中却仿佛看到了那本书一样,了解到那本书的成败得失,给旁观者一种很专业的感觉。

    另外,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书单的评论区很干净,一个广告都没有。他见状心中窃喜,正好利用这个难得的空窗期打个广告。

    就算是打广告也是要讲基本法的,不能像厕所里的交友小广告一样随意乱贴。每位单主对于广告都有不同的要求,像之前那位单主明确要求的是单女主或者无女主,而现在这位单主的口味似乎比较杂,荤素不忌,除了灵异文之外什么都看。

    没有具体要求反而是最难的,因为不知道要从哪方面来迎合单主的品味。张子安琢磨了一会儿,还是按照之前那个格式写了一遍,只是把最后的“目前无女主”删了,改成“欢迎试毒,毒死莫怪”,希望这样自嘲的语气能引起单主的关注吧。

    点击发送之后,他没有像之前一样反复刷新评论区,因为他实在撑不住了,太困了,现在已经差不多半夜1点半,明天依然要早起。

    放下手机,他平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神游太虚,进入朦朦胧胧的半梦半醒状态,随时可能彻底进入梦乡。

    黑暗中,π一直在注视着他,除了之前腿麻了稍微移动一下之外全然没有动弹。

    它知道,它一直知道,它能够看出张子安神色间的疲惫。

    既然这么累,晚一天做这些也没有关系吧?

    它张着嘴,无声地比划出“谢谢你”的口型。

    嗯?

    张子安好像听到了什么,似乎有谁在跟他说话,他从朦胧中勉强睁开眼睛,沉重的困意如同大山一样压在他的眼皮上。

    他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什么异常,又点亮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半夜2点。

    起点app还没来得及退出,他点进第二位单主的书单评论区,想找到单主对π小说的评论,但是没找到,甚至连他刚才发的广告都不见了。

    怪不得评论区这么干净,原来这位单主删广告啊……又白忙一场。

    他实在撑不住了,随意把手机塞入枕头下,沉入了梦乡。